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六十四章 癩痢頭

書名:陰倌法醫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天工匠人 更新時間:2019-07-04 12:16:33

  封萬三和王希真的財力、勢力加起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好家伙,光是兩噸的貨車就開來了兩輛,其余商務車、面包車,更是排成了排。

  看到這陣勢,別說我和史胖子了,就連竇大寶也是直翻白眼。

  “你以為是‘錢’都能流通呢?純粹瞎胡鬧!”

  竇大寶一邊說,一邊跳上一輛貨車,拆開一個紙箱看了看,眉毛更是立了起來,“娘的,這東西連鬼都糊弄不了!”

  見封萬三一副無措的樣子,我只好對他說:

  “冥紙也是有講究的,除去那些壓根不講良心的商販整出來的‘假幣’,單純從廠里出來的冥紙,沒經過喪葬鋪這一環節,就等同是咱們活人使的鈔票,少經過了一個流通的必須流程,都是不能用的。讓這些貨車去把貨退了吧,其余的,我們再摘一摘。”

  最后挑來揀去,雖然有一大半都不能用,但剩下的數目,在我看來,還是相當可觀的。

  封萬三問我,剩下這些夠不夠,不夠的話,他繼續讓人去弄。

  我說夠了,話鋒一轉,又對他說:

  “那次我幫你,算是意外;這次幫岳珊,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她的職業。她,和我是同行。”

  封萬三不可置信的瞪圓了眼:“小珊也是陰陽先生?”

  我搖頭,“我的另一個職業,是法醫。”

  封萬三這才釋然。

  我對封萬三說:“就陰倌這個職業而言,沒有白干的。”

  封萬三一拍巴掌,跟著掏出個支票本,“要多少,您盡管開口……得了,也別那什么了……”

  他隨手在一張支票上簽了名,撕下來遞給我:“數目你隨便填!”

  “支票你收回去。”我擺擺手,朝著堆積的冥鈔一指,“這些,我要一半!”

  “你要……死人錢?”

  ……

  等指揮著人燒完紙錢回來,史胖子已經氣得不行了。

  趁別人不注意的當口,指著我鼻子罵道:

  “我就說,小白臉全他媽不是好東西,你狗日的也太陰了!還以為誰占了算誰的,你特么居然把話跟人挑明了,竟然‘吃獨食’!”

  “我這不叫吃獨食。”我正視他道:“我本來就是陰倌,這個行當不屬七十二行,但也是拿來謀生的。我幫事主,事主給我報酬,天經地義。活人錢和死人錢,我開口,他們就得給。我拿也拿的堂堂正正!”

  史胖子一怔,跟著撓頭問我:“陰倌真的可以作為……作為被人認可的謀生職業嗎?”

  我笑著拍了拍他厚實的肩膀:“這個世界上,孤家寡人不止你一個。老實說,我能順順當當上完學,能有一份穩定的收入,都是靠做陰倌賺來的。”

  我本來是有感而發,可沒想到,胖子聽了后,想了一會兒,忽然向我問道:

  “做陰倌該怎么才能接到生意?”

  他的問題,讓我回想起剛接觸這個行業之初的一些事。

  我剛要回答他,突然就見一輛面包車飛馳而來,一個急剎停在門口。

  車門一開,跳下來四五個大漢,急匆匆將兩個鼓鼓囊囊的麻袋抬進了院子里。

  我和史胖子眼皮都是猛一跳。

  史胖子道:“麻袋在動,里邊裝的該不會是……”

  “趕緊去看看!”

  比起王希真,封萬三更加的霸氣。

  或者說,痞子出身的他,做事更缺乏底線。

  兩個麻袋被重重丟在院里,袋口解開,一個雙手反綁,嘴里也勒著繩套的矮胖中年人率先掙扎著鉆了出來。

  隨著封萬三一使眼色,一個大漢過去替他把繩子解開。

  中年人顧不得解開勒著嘴的繩套,撲到另一個麻袋旁,邊慌手慌腳的把里頭的人向外拉,邊“嗚嗚”的從嗓子眼里直叫喚。

  看到這人,我和孫屠子都吃了一驚。

  “是癩痢頭!”孫祿愕然看向我。

  我只能是點點頭。

  這個被裝在麻袋里帶來的,居然就是那年我和孫祿、張喜來這里時,和我們起沖突的那個算命先生癩痢頭。

  被癩痢頭從另一個麻袋里拽出來的,是一個年紀十分大的老太婆。

  這老太婆瘸著一條腿,而她的臉,更是有些駭人。

  她的前額比普通人要凸出的厲害,相比之下,下半截臉比一般人小了將近三分之一,而且除了額頭還算平滑,臉上其余部位全是橫呲肉。

  乍一看,人們多半會以為見到了怪物。

  我卻已經看出,這長相丑乖的老太婆是先天畸形。

  而一旁的史胖子,在看到老太婆的樣貌后,忽然說了一句話:

  “還真是個正經的陰媒!”

  封萬三搬了一張椅子,就大馬金刀的坐在岳珊的‘靈堂’門口。

  他一言不發,冷眼看著癩痢頭掙扎著將丑老太婆解開,等到兩人嘴里全都沒了束縛,才惡狠狠道:

  “死老婆子,今兒當著‘真神’,你最好把你那點歪底子,一五一十給我交代清楚。要不然……”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我卻已經看到,癩痢頭和那老太婆雙雙打了個冷顫。

  讓我沒想到的是,癩痢頭環顧了一下四周,忽然抬手指向我:“我認得你!你認不認識我?!”

  我一怔,下意識就想點頭,不料癩痢頭突地抬高了聲音:

  “前年和你們一起的那個短命鬼,是不是已經死了?!那時候你可以不信我的話,現在你們總該相信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同是外八行,你總該替我和我老娘說句話,讓我們有個活命的機會吧?!”

  我反應過來,盯著那丑老太婆看了一會兒,湊到竇大寶耳邊問:

  “這是不是就是你在城河鎮見過的那個‘老女人’?”

  竇大寶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直撥楞腦袋,“不是不是,那老娘們兒可比她年輕,比她好看。這老婆婆,我壓根沒見過。”

  “居然不是她?”我看看一院子的殺氣騰騰,想了想,走過去對封萬三說:

  “我想和他們娘倆單獨談談。還有,別把事鬧大,你真以為警察都是吃干飯的?”

  封萬三現在對我敬畏有加,可我還是能看出,他對我的后半句話不以為然。

  我暗暗嘆了口氣,心說,一個人一個命,此話當真不假。

  我陰差陽錯救你一回,可照你這性格,下一回,怕是無力回天,在數難逃……

9048 3584774 MjAxOC8wMi8xNi8jIyM5MDQ4 http://m.clewx.com/book/201802/16/9048_358477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今日涨停股票推荐 股票分析 股票融资工具 兴业配资 阿里巴巴股票 赣州期货配资 08年上证指数图 点点赢配资 红通投资理财平台 怎么样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