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歲月靜好

書名:農門之樂:錦繡寶貝小嬌娘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六月丁香 更新時間:2018-04-26 09:38:07

  冷閱炒好一桌的菜,周員外這時也酒醒了,看到月娘忙上忙上,心里過意不去,“月娘,真是討擾了,總為我們張羅。”

  到月娘家,不是吃就是睡,感覺自己又要胖幾斤了。

  “周老爺客氣,都是些家常時季小菜,難得周老爺還喜歡吃,是我榮幸。”冷閱擺好菜,在圍裙上擦了把手,熱情的迎周員外入座,“周老爺,您先坐!霄大人和我家那位等下就過來了。”

  周員外點了點頭,邊入座邊笑道:“月娘的菜做的好吃,是我榮幸才是,連兄弟真是好福氣,能娶到你這么賢惠的妻子。”

  冷閱被周員外夸的有些不好意思,正好連浩和霄稷過來了,連浩聽到周員外的話,嘴角上揚瞥了眼焉焉的霄稷:“周老爺說的正是,我家月娘在我眼里那是無價之寶,別人是羨慕不來的。”

  霄稷說他輸的很不服氣,要不是他不知道月娘的底,那天他也愿意花三千兩,三萬兩都愿意,連浩很是鄙視他,月娘的好豈是金錢所能衡量的?

  再說月娘早就是他的女人了,要不是看在霄稷跟他認識一場的份上,這樣明目張膽的搶他老婆,真想揍他一頓。

  “月娘,幫我拿三壇酒過來,我要借酒消愁。”霄稷坐下,瞪著連浩,像一只受傷的小綿羊。

  周員外笑著搖了搖頭,這個霄大人,也太……

  “好,我給你去搬。”冷閱看了看連浩,連浩正一臉得意的望著霄稷,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真不知道他們搞什么鬼。

  酒一上來,連浩和霄稷開啟了斗酒模式,先是用杯,再是用碗,到后來直接用壇了,周員外樂得其成,他們斗他們的,自己盛了一碗飯,對著桌上的美味的菜肴好好的吃了幾碗飯。

  月娘炒的菜太可口了,要不是月娘做脂粉生意,光開個飯館也會門庭若市,連家有了月娘,注定窮不到哪里去,霄大人還擔心連家欠了幾千兩銀子,日子會過的清貧,要他照顧一二,他們家像是要他照顧的樣子嗎?

  以后說不定他要月娘多照顧照顧才是真的,月娘制脂粉潤膚膏的技術真的比百年工坊里制出來的脂粉還好,保濕的效果能達到一整天臉上皮膚都不干,太神奇了,就沖這技術,連家很快富甲一方,將來找月娘訂貨的人將絡繹不絕,到時他想再拿貨,恐怕要排隊了。

  連浩和霄稷斗完一壇酒,倆人都暈乎的不行,連浩舌頭發麻,瞇著眼睛看著重影的霄稷問道:“霄……大人,還喝嗎?你不服,咱們再比。”

  “不……不喝了,我……我認輸。”霄稷整個人都站不住,要不周員外扶住了他,這會人已經癱倒在地上了。

  “喝這么多?”冷閱端著甜點上來,才一會的功夫,這倆人就把自己灌醉了,真是人才。

  周員外用力的托住霄稷,對冷閱說道:“我扶霄大人回房去休息,真不好意思。”

  “沒事,男人嘛,難免大醉幾次,他們高興就好。”冷閱放下甜點看著霄稷整個人都趴在周員外的身上,擰著眉道:“只是霄大人喝的這么醉,只怕是要辛苦周老爺照顧他了。”

  “應該的。”他們倆同來,總不能讓月娘來照顧霄大人吧。

  冷閱叫來連老漢幫忙,把霄稷弄回了房間休息,等她再回正廳時,連浩很清醒的坐在桌上吃飯,一臉的佩服:“可以啊,酒神啊,這樣都沒醉?”

  連浩邊吃邊笑,“什么酒神,剛只不過趁你們把霄大人扶回房的時候,我把酒吐了。”

  那么烈的一壇酒下肚,酒量再好,不醉都對不起月娘的親釀。

  “你到挺懂得珍惜自己的。”冷閱笑道。

  心里更是對連浩點了個贊,男人最重要的是懂得分寸,愛惜自己,一個連自己都不愛惜的人,如何來愛惜家人?

  “可不,我現在是有嬌妻的人,將來還要生一大堆孩子呢,才不會跟霄大人去瘋。”連浩蹭到冷閱身上,柔情蜜意道:“娘子,你的到來是我連浩一輩子的福氣。”

  “我看你是真的喝醉了。”冷閱推開連浩,笑罵道。

  微風撫過面頰,帶著泥土的芬芳,冷閱與連浩坐在自家的院里依在連浩懷里舒服的閉上了眼,今夜繁星點點,讓人不由的深深沉醉在這靜謐祥和的夜色里,歲月靜好,家人安康,人生在世,還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

  “月娘。”連浩婆娑著冷閱的秀發,愛意四起,“真希望我們的日子每天都能這樣美好。”

  “會的。”冷閱也很珍惜現在的生活,有連浩的愛,有家人的支持,一家人整整齊齊,這就是世上最完整的幸福。

  “我……”連浩實在不忍心在這美好的時刻去提他答應霄大人去幫霄武的事。

  “連浩。”冷閱想了想道:“周員外跟我們訂了那么多單,光靠我們幾個采花,恐怕要很久才能完成那兩千兩的貨,不如我們請村里人幫著采花吧,我們論斤收怎么樣?”

  “你決定吧。”連浩在生意上向來以月娘為主,她說怎么做就怎么做。

  冷閱點頭:“只是辛苦你從明日開始要多打些獵物賣了,不然家里那點銀兩可付不起開銷。”

  “這是應該的。”連浩也知還了兩千兩銀子,家里的負擔更重了,光買裝脂粉的小瓶盒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還要收花瓣,他以后要更賣力的多打些獵物,才能支起這個家來。

  月娘不會用箭,那些值錢的白狐,用月娘的捕網根本逮不到它們,狐貍本就狡猾,再好的陷井它們都能避開。

  天不亮,小四駕著馬車來接霄稷,冷閱把家里幾十瓶的存貨打包好讓周員外帶去賣,剩下的她跟周員外說大概這幾天便能交貨了。

  送走霄稷和周員外,連浩吃了早飯就帶著鐵牛他們進山了,鐵牛他們找了快半個月,也沒找到山子,還是昨夜連浩無意間從霄稷嘴里得知,原來山子去年進了縣城,報名參軍去了,大家這才放心下來。

  冷閱一早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金嬸,金嬸聽后,只道:“人在就好。”

  “金嬸,要不你到我家做事可好?每月一兩銀子,幫著我整理整理收上來的花,你覺得怎么樣?”冷閱想著金嬸一個人守在家里靠著村里人接濟也不是辦法,便請她做事。

  每回大家送飯給金嬸,都要說半天金嬸才肯吃,金嬸的眼神不好,卻也不愿接受村里人的接濟,總想著等山子回來日子就好了,現在山子參了軍,只怕回來也不知何時,冷閱就想,反正她和邱嬸也忙不過來,金嬸人也勤快,把家里收拾的妥妥當當,幫著理理花瓣是不成問題的。

  “不用給我銀子,大家掙點錢都不容易,我幫你做事,有口飯吃就可以了,也免得麻煩鄉鄰鄉親他們來照顧我。”金嬸也聽說了月娘接了生意,家里估計缺人做事,自己幫的上忙,有手有腳的,做份事掙口飯吃等山子回來,日子也好打發些。

  “要的。”冷閱見金嬸答應,拍著金嬸的手道:“我請你做事,哪有不付工錢的道理?就這么說定了,我還要去村長家,讓村長幫忙著看看村里哪些人愿意采花呢,我先走了。”

  說完,冷閱就出了山子家直奔村長家而去。

  “月娘,真的不用那么多。”金嬸視力有限,看不到月娘人時便抬高聲音說道。

  村里人聽說月娘要收花瓣,那些坐在家里沒什么事做的婆娘們拿起自家的麻袋四處采花,半天的功夫,冷閱就收了十多袋。

  院里,邱嬸和金嬸一個負責整理花瓣,一個負責清洗,錦兒繡兒把洗好的花瓣放干凈的篩子上濾水,大家忙的不亦樂乎。

  村長夫人也提了一袋花到連家來賣,月娘出的價高,這銀子不賺白不賺,不就是采個花瓣嗎,也累不了多少,她家的后院就種了不少花,是她當家的附炎風雅,說霄大人府上就種了不少品種的花,陶冶心境。

  她才不管陶冶什么,總之家里種的那些花能賣錢就好,這足不出戶就采了這一大袋的花過來了。

  “村長夫人,你怎么來了?”冷閱見村長夫人拎著一大袋花瓣,趕緊把人請進來。

  “聽我當家的說,你要收花瓣,我家那些花留著也是枯萎,就給你采了些來,你看看。”村長夫人打開袋子道。

  “好艷的花啊。”冷閱沒想到村長家的花竟種的這么好,看樣子她也考慮培植些顏色好的花出來。

  過了稱,因村長夫人的花顏色好,冷閱便多出了十幾文一斤,一共四百文,冷閱付了現帳,想著自己還欠村長家三十七兩銀子,挺過意不去的:“村長夫人,我欠您的銀子恐怕要過些天才能還,真不好意思。”

  “不急,不急。”村長夫人訕笑著,“什么時候有銀子,什么時候再還。”

  連霄大人都幫著連家介紹生意,她家的那點錢子,還怕連家還不起嗎?眼見著連家這單生意做完,恐怕得賺百千兩呢。

  “謝謝村長夫人體諒。”冷閱是真心道謝,在這村里住久了,也多少了解了村里人,這里民風樸實,大家有個什么事,都互相照顧,就算偶爾有些爭執都是些芝麻小事,三兩天大家又坐一塊聊天了。

  “不謝不謝!那你忙吧,我回去了。”村長夫人收了錢,見她們都在忙,也不好意思多留。

  “那你慢走啊,村長夫人。”冷閱把人送出了屋,客氣道。

  剛側了個身,就見遠處連浩從山里回來的方向背著個人急急忙忙朝家里跑,冷閱迎了上去,這才看清連浩背回來了的一十七八歲面色青紫呼吸微弱的小姑娘,看她身上衣料上乘,看樣子是個富家小姐,冷閱問道:“你在哪救的她?”

  “山里,被毒蛇咬了,給她用蛇草拔了毒,還得去請大夫來,不然萬一有余毒,這姑娘也是救不過來。”連浩喘著氣道。

  “我去請。”救人如救火,冷閱片刻也沒擔誤,就跑去請大夫,冷閱怎么也沒想到,他們夫妻好心救回來的這位姑娘后來差點害得他們家破人亡。

9172 3400705 MjAxOC8wNC8yNi8jIyM5MTcy http://m.clewx.com/book/201804/26/9172_340070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熟客温州麻将边锋浙江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一定 澳洲幸运10我微信 怎么炒股新手入门 快3开奖北京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快乐十分陕西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广东推倒胡麻将技巧 配资平台哪个好优秀融创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