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89.被操纵的思想

书名:钟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姽婳莲翩 更新时间:2019-04-16 14:26:08

  于芳菲在医院守了谈竞一夜,那枚子弹打的位置很凶险,他被推进手术室,直到后半夜才将弹头取了出来。

  金贤振赶到的医院的时候,于芳菲已经不哭了。她跨部门调动了特别行动科的科员,将那条街围了个水泄不通,开始地毯式搜索。金贤振隔着病房玻璃向里看了一眼,谈竞麻药还?#36824;?#23578;在昏睡。他转过来面向于芳菲,问:“怎么回事?”

  于芳菲不?#22836;?#22320;皱眉,她正压抑着暴怒的情绪,这一点金贤振看得出来:“有人要杀我,谈竞替我挡了枪。”

  金贤振脸色铁青,两腮咬肌硬邦邦地凸出来。于芳菲对其中的门道不清楚,但他却了如指掌。这绝对是谈竞动的手,于芳菲晚上的行程是谈竞一手安排的,刺客能准确的安排好刺杀位置,除了谈竞泄密,不做二想。

  他拉住于芳菲,咬牙切齿地说:“你包围那条?#38047;?#20160;么用,谁会在那里开了枪,还躲在原地让你抓。”

  于芳菲道:“他就算逃,也总能留下些证据来,当时太混乱,我没看清枪是从哪个位置发出来的。”

  她说着,摊开手,掌心里躺着?#24187;?#26579;血的子弹,是从谈竞身体里取出来的。金贤振皱着眉,伸出两根手指,嫌弃地捏起来看了看,报出一个狙击枪的型号。

  于芳菲点了一下头:“你亲自带队去搜。”

  金贤振嗤笑一声:“搜什么,等他醒了,抓起来一审就都知道了。”

  于芳菲瞪着他:“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杀我的人是谈竞?”

  金贤振扬手将子弹抛进垃圾桶,从路过的护?#23458;?#30424;里拿了一卷纱布擦拭手指,漫不经心道:“那不是你平常从政保?#21482;?#23478;的路,如果不是他,刺客怎么知道你是从哪条路回去的?”

  “你干什么!”于芳菲亲自跑去垃圾桶里,将那没子弹拣出来,紧紧握在掌心,怒视金贤振,“我同他在一起时毫不设防,如果是他安排的刺客,那我现在早就死了。”

  事发时谈竞在她身后,她的注意力全部被那声上膛的声响吸引,如果谈竞想杀她,只需要在背后补一枪,一了百了。

  他们正在争执,先前被于芳菲派出去的科员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一手提着一小包东西,另一只手里捏着一张相片:“于科长,这是在现场发现的,刺客想杀的不是,是谈竞。”

  于芳菲和金贤振都吃了一惊,前者迅速将?#25484;?#25509;过来。那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半身像,背面?#37259;?#20170;天的?#25484;?#21644;那条街的名字。

  两人面面相觑,谈?#22909;?#38754;上的身份是个中立记者,因仗义直言而颇有口碑,现在有人要杀他,难道是他同领事馆的关?#24403;┞读耍?/p>

  可如果是这样,又何必多此一举地杀他?直接将这段关系公之于众就行了。一旦他被证实为领事馆的走狗,那先前收到的诸多赞誉都会在此?#34987;?#20026;憎恨,被蒙骗的民众自觉被戏耍,会比唾弃一般汉奸更唾弃他。

  金贤振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意识到这或许并不是谈竞策划的阴谋,而是真的有人想杀他,这个人?#37259;?#20110;日方或是汪伪内部,是他们的“自己人”。

  他不是要谈竞身败名裂,他是要谈竞就此消失。

  于芳菲使劲握着那枚子弹,面色阴沉地吐出三个字:?#26263;?#19979;?#22330;!?/p>

  金贤振诧异地?#37259;?#22905;,于芳菲像是能把一切她憎恨的东西全部安到地下党头上一样。她不管其中的逻辑链条,也不推测凶手动机,只简单?#30452;?#22320;将两者联系到一起,然后对他们赶尽杀绝。

  “搜,”她神情阴冷,“全城搜,哪怕有一丁点嫌疑,都给我抓到政保局里来,我亲自审。”

  行动科的人纷纷看向金贤振,于芳菲注意到他们的眼神,尖着嗓子大吼:“没听到我说话吗!”

  金贤振站在她身后,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他好像醒了,你要不要进去看看?#31354;?#36793;我来处理。”

  于芳菲惊喜地转过身,三步叠做两步地跑进病房。她进去后,金贤振手下的科员们明显放?#19978;?#26469;,压低声音同他抱怨:“大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不用管她,你们就随便做做样子,糊弄糊弄她,别被她发现就行了。”金贤振道,“大伙先散了吧,这么晚把你们折腾起来,实在不好意思。”

  他说着,一手搭到身边一?#24605;?#22836;,一手揣进口袋里摸索半天,掏出一把军票:“兄弟们去吃个夜宵,不够谁先垫上,回?#27425;?#25253;销。”

  那些人接了钱,笑嘻嘻地?#36824;?#37329;贤振,互相推搡着出去了。但他身边那人却一直没动。金贤振?#37259;?#31185;员们走远,拉着他找了个角落,问道:“老四,棉谷晋夫的事情怎么样了?”

  “有了一点眉目,但?#20040;?#19981;大。”老四回答,这人正是当初他假模假样地要枪决谈竞时,在刑房门口守着人,“他的确是特务机关的人,但也只存在在名册里,特务机关没?#24605;?#36807;他的面,不过他们都晓得有这么一个大尉在,他自己在外行动,好像完全不受藤井寿管辖。”

  金贤振皱起眉,搓着自己的下巴:“他应该还有别的身份,他让大小姐查谈竞,那么他的那个身份,应?#27599;?#20197;接触到谈竞,但因为一些别的什么原因,没有办法自己上手,只能假手给我姐姐。”

  老四问道:“这次的案子,有没有可能是他做的?”

  金贤振沉吟道:“即便不是他,应该同他也?#34892;?#20851;系。”

  老四接着问:“那下面我们该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盯着玶格格?”

  “要。”金贤振道,“你把谈竞遇刺的事情放出去,闹大,闹得人尽皆知,要格外注明他命大,没有死。如果这桩案子真的同那个棉谷晋夫有关系,那他近期应该会再次联系我姐姐。”

  老四领了命,转身离去。金贤振折身往病房走,谈竞其实还没醒,但于芳菲正坐在他床边,紧张地?#37259;?#25252;士测量他各种生命体征。他正发着高烧,脸色潮红,但唇色白里泛青。于芳菲拿手去贴他的脸,道:“他在发高烧。”

  护士点点头,宽慰道:“这是他的身体在同病魔作斗争。”

  于芳菲将手收回来,闭上嘴没再说话。她?#27809;?#22763;将测量的数据给她留一份,然后一项项地询?#23460;?#24605;,护士直接将结果告诉她,可她不信,非要自己理解各项指标,自己做判断。

  护士知道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身份,因此不敢对她不?#22836;常?#23558;那些数据代表的含义全部都解释清楚了,最后向她保证:“虽然凶险,但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他可以靠自己康复过来。”

  于芳菲盯着那些数据,机械地点头:“谢谢。”

  护士推门出去的时候,金贤振正在病房外透过玻璃向里看。病床上的谈竞虚弱苍白,如果这真的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那他可真是什么都豁得出去。

  疯子,全他妈一群疯子。

  金贤振没有进病房,他从医院楼梯下去,点燃了一根香烟。

  谈竞遇刺的消息在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下,很快轰动了滨海。最初的风向是日本人对他下的手,但随即第二种声音开始抢占高低,说谈竞被于芳菲迷惑,自?#35782;?#33853;,所以被地下锄奸队清扫了。

  ?#34903;?#20256;言都有模有样地刊登在花边小报上,谈竞读完,颇觉知识分?#21448;?#21487;怜。苦工们困于生计,无暇关注上层人士的风花雪月,而将打把空闲时间浪费在上的人自认有独立思考之能力,却不知他们思考的结果,他们发出的声音,都是新闻背后之人操纵的结果。

9247 3552805 MjAxOC8wNi8wOC8jIyM5MjQ3 http://m.clewx.com/book/201806/08/9247_355280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万科股票 海上皇宫线上娱乐 哈灵浙江麻将官网下载 大学城做什么生意赚钱 湖北快3技巧 55677品特轩特码资料 安徽时时彩开奖号 彩经网app下载单双 建筑的建怎么赚钱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