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零四章 柏澍(二)

書名:幸存者游戲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沉匙A 更新時間:2019-11-08 11:08:08

  新班都是剛入學的孩子,也是三十四人,好騙又好嚇,柏澍狠下心開始執行自己的鐵腕統治。

  他先用文件夾制作了每個孩子的成長檔案冊,從小了解孩子的一切,學習師范的都知道,給一個人最大影響的就是原生家庭。

  整整一個星期的自習課,孩子們都老老實實的坐在班里寫自己,寫家庭,寫理想,寫過往……

  柏澍也沒閑著,每天晚上像追番一樣挨個看每個孩子寫的東西,遇見有問題的就拿筆記本記下來,抽空通過打電話或者家訪的形式了解清楚。

  他沒有讓學生知道自己有多關注他們,但是通過一舉一動讓學生明白,自己掌控著他們的一切。

  除此以外,柏澍還建立了一套魔鬼般的積分制度。除班干部有額外積分外,每個學生都有一百分,分數高的就可以申請獎助學金。

  而那些分數低的,輕則罰值日倒垃圾,重則叫家長,回家反省或者直接被調到vip專座,被全班忽視,看不到黑板。

  當然這些都是手段,柏澍真正的目的是希望他們能夠知道,待在班里好好學習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就這樣過了一年的時間,班里的成績一直穩列全年級第一,而柏澍也從一個受盡嫌棄的垃圾老師,成為了站在教師節領獎臺上的優秀教師。

  高二,新學期剛開學,班里一個叫劉歌錦的女孩兒引起了柏澍的注意。

  其實劉歌錦這個名字,在她的成長檔案第一頁里就寫得很清楚了:家中重男輕女,生第二胎也希望是個男孩,可發現是女孩之后只能寄全家希望于哥哥,于是給自己起名叫劉歌錦,意思是哥哥能有個錦繡前程。

  歌錦在班里算得上是品學兼優,因為家庭條件不好,初中按照片區劃分上了一所差勁的學校,請不起輔導老師只能自己找方法學,身邊的同學都好玩,她也就跟著玩了。

  后來三分之差,來到了這個學校,進到了柏澍的班。發現這里并沒有放棄那些學業不佳的孩子,于是準確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標,為了目標努力。

  但這學期開學后,她的狀態就變了。

  經常請假,上課無精打采,九月的天氣明明還算炎熱,卻總是穿著長衣長褲,脖子上永遠戴著條絲巾。

  柏澍覺得奇怪,她也不是新生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學校的禮儀要求,上課期間學生不允許戴帽子圍巾的。可每當柏澍想跟她好好談談時,她總是遮遮掩掩,然后用各種理由請假回家。

  給她媽媽打電話,她媽媽的態度更讓柏澍奇怪,一開始也是百般逃避,掛電話的借口千奇百怪。問多了態度就變差了,甚至直言有些事情老師是管不了的。

  劉歌錦在班里的位置靠墻,一天上數學課時,柏澍發現她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臉色慘白,額頭上能看見明顯的虛汗。

  當時是十一剛回來沒幾天,天氣轉涼,還沒到采暖的時候,溫度僅僅在十幾度。劉歌錦秋季校服外面還套了件薄外套,應該不熱啊。

  “你沒事吧?”

  柏澍聽見劉歌錦的同桌小聲的詢問,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

  同桌抬手摸了一下劉歌錦的額頭,放下來的時候手上的手表掛住了她的絲巾,慣性的作用在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扯下了那條絲巾。

  “啊!”

  聽到尖叫聲,柏澍立馬扔下粉筆跑了過去,劉歌錦突然表現的異常恐懼,她拼了命的去搶掛在同桌手表上的絲巾。絲巾卡得很死,發現拽不下來,劉歌錦用胳膊把自己連頭帶脖子裹了起來。

  但是柏澍看見了,他看見在劉歌錦的頸部,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針眼。

  “…下課來我辦公室。”

  猶豫了幾秒,他有很多話想問,但礙于學生在場,最終只憋出了這七個字。

  ……

  “你脖子上…怎么回事?”

  柏澍不知道怎樣問合適,只能選擇最直接的問法。他從小被人捧著長大,家庭和睦,條件良好。因為學習好,從來沒有挨過打,所有的人都說自己是天才。

  所以在面對劉歌錦的過往時,他常常會覺得難以想象。

  “生病了,要打針。”

  劉歌錦的回答很簡短,她假裝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但很明顯是假話。

  “老師不是傻子,脖子上面都是血管,搞不好要命的,你得的什么病往那兒打針?”

  此時的柏澍腦海中飛速閃過四種情況,一類是劉歌錦沒有騙人,她真的得了什么怪病,需要通過這種形式來治病。

  一類是她父母有虐童癖,通過用針扎的方式實施,虐待。但頸部不同于其他部位,有大動脈和靜脈,還有密布的毛細血管,扎不好就是要命的事,以她脖子上針眼的數量,不可能只是普通的虐待6。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劉歌錦吸毒,但和第二種一樣,可能性不大。

  最后一種可能,結合她的家庭條件,也是柏澍最擔心、最恐懼的:劉歌錦被賣去做人體實驗了。

  柏澍知道,除了第一種以外,其他哪種可能在劉歌錦這里都問不出結果,那只能自己來查了。

  下午,柏澍跟著通訊錄上的地址,來到了劉歌錦的家門口。之前他也來家訪過,但是劉歌錦媽媽表現得很抗拒,說不了幾句話就找理由出去了。

  她們家是一個單建的小平房,院墻半人高,窗戶比較低,柏澍只站在那就能看見屋內的陳設,整個房子由內而外給人一種寒酸的感覺。

  “咚咚咚”

  猶豫了一會兒,柏澍的教師身份告訴他偷窺是可恥的,還是選擇了最直接的方法,正面交鋒。

  開門的依舊是劉歌錦媽媽,開門的一瞬,柏澍捕捉到了她臉上的蒼老與疲憊。但是很快,被看見柏澍的恐懼代替了。

  劉歌錦媽媽立刻準備關門,在推門的一剎那,柏澍從外面擋住了。

  “歌錦媽媽,我不知道你們家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我來是想好好跟您聊一聊劉歌錦的情況的。”

  柏澍卯著勁想把門推開,但劉歌錦媽媽完全沒有要讓他進來的意思:“柏老師,我知道您是個好老師,但您也要清楚,該管的事管,不該管的不要管。”

  “歌錦媽媽,你這么說我就不愛聽了,今年是我工作的第三年,時間短不代表我責任心不夠。”

  “咣當”一聲。柏澍畢竟是男人,力氣要大一些,強行推開了門,進到房間里。

  房門再次被關上,劉歌錦媽媽看著柏澍,神色由發愁變為了怨毒,說起話來咬牙切齒:“不是什么事情有責任心就能解決的,你當你的老師就好,不要多管閑事!”

  多管閑事?

  柏澍想到教上一個班時,有學生要請假,明明知道人家并不是生病,只是想偷跑出去玩,打電話給家長核實,家長也是這么說的:你管好其他學生就行,不要多管閑事。

  那時的他沒資格也沒能力多管閑事,但是現在,直覺告訴他,這件事非管不可!

9325 3618057 MjAxOC8wNy8yMS8jIyM5MzI1 http://m.clewx.com/book/201807/21/9325_361805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广东时时彩 14场胜负彩玩法 哈尔滨体育彩票官网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027期 四川金7乐投注技巧 山西十一选五最新遗漏数据 极速飞艇pk10投注 大赢家体育比分 北京pk10赛车选号技巧 网络捕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