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二03:他来了,挨着那么近,套路那么深(3更)

书名: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08-15 15:22:33

  饭局没结束,段一诺就拉着京星遥先走了,说是在隔壁一家KTV订了包厢,还叫上了一堆朋友,说是出去聚聚。

  孩子都不愿意和?#39029;?#24453;在一起的,觉得闷,放不开。

  许鸢飞只叮嘱京星遥,让她注意安全、早些回家,也没多管。

  她刚回京,也需要交朋友。

  “六婶,你放心吧,我肯定会照顾好姐姐的。”段一诺以前和京星遥关系就不错,她又是个自来熟,即便很久没见,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很快就打成一片。

  “就是你有在,?#20063;?#19981;放心,一言,你注意点,别让她喝酒,喝点饮料就行。”段林白为这个女儿真是操碎了心。

  “我知道。”段一言就像个纪律委员。

  段一诺小学四年?#21486;?#27573;林白接他们兄妹放学,刚上车就告诉他,说是?#19981;?#19978;一个男孩,要和他结婚。

  “你……你说什么?”段林白都?#35834;?#32467;巴了。

  他以前也想过,孩子可能会早恋,可万万没想到,这件事会在自己女儿四年级的时候发生。

  “爸爸,我别难过,就算我结婚了,还是你女儿!”段一诺冲他?#36947;幀?/p>

  “段一言,怎么回事?”

  “爸,我们不是一个班的,我不知道。”

  段一言学习很好,一直在快班,段一诺就是中游水平,两人就没同班过。

  “段一诺,你给我说清楚,你要和谁结婚?”

  “就我们家的一个男生,上次?#39029;?#20250;你见过的,就坐在我后面,叫大壮!”

  段林白嘴角抽抽,大壮?

  那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段林白还没采取行动,过两天段一诺就说,不?#19981;?#22823;壮了,原因就是课间的时候,他一直和别的女生说话,不搭理她。

  说起这个,顺带说一下初中的一件事。

  那时候她?#19981;豆?#23398;校一个男生,据说是什么校草,迷恋的不行。

  这件事,还是许佳木给她检查作业时,在她作?#24403;舊戏?#29616;了那个男孩的名字,后来问了他哥,段一言才说,这是他们学校一个男生。

  她在本子上,工工整整写了一页纸,全是那个男生的名字。

  许佳木感慨,她?#37259;?#19994;都没这么认真过。

  那天晚上,趁着辅导她功课的时候,许佳木试图和她谈心。

  “诺诺,你是不是有?#19981;?#30340;人了?”

  段一诺当时就慌了,这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你别怕,妈妈不是想?#38405;?#20570;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你这个年纪,?#19981;?#19968;个人很正常,妈妈上初中时也暗恋过人。”对于早恋,还是需要正确引导的,一味扼杀不?#21069;?#27861;。

  段林?#23383;?#36947;许佳木要开导女儿,贴在门上听着,一听说许佳木初中还做过这种事,当时就醋大了。

  “其实我不?#19981;?#20182;了。”段一诺咬着嘴唇。

  “怎么又不?#19981;?#20102;?”

  “他上次打篮球,我给他送水,我发现他身上居然有味儿……我?#19981;?#30340;人,怎么能有汗臭?#21486; ?/p>

  段一诺说得很愤慨。

  许佳木愕然,这个理由……

  很好,很?#30475;螅?#22905;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段林白只能感慨:

  小孩子的爱情来得太快,像是龙卷风,让人措手不及啊。

  反正她从小到大,就没让人省心过。

  京家这丫头,显然不是她这种野路子的,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京寒川不可能拿孩子撒气,绝壁会把这笔账算在他头上,段林白只能叮嘱段一言看紧自?#22909;妹謾?/p>

  **

  出发去KTV的路上,段一诺?#35834;?#24320;朋友圈,刚才她发了条动态,想看看谁给她留言点赞了。

  “唔……他不是在上班,还有空给我点赞?”

  段一诺说着就给傅钦原拨了个电话。

  京星遥一边走,一边拿着?#21482;?#25293;照,她很久没回京了,俨然与她离开时大不一样,她真的是挑着父母优秀的基因遗传,拍照特别好看,京寒川有很多相机,设备现在都是她在用。

  她本以为段一诺是在联系朋友,他们三个人太少,段一诺提前就和她说,会叫几个朋友过来,热闹一下,她没意见。

  只是她打电话,开口就说了句:“钦原哥——”

  她手指顿了下,偏头看了眼段一诺。

  ?#21834;?#27809;空过来?你怎么那么忙,我们准备去KTV了,就是我们常去的那家,老包厢,你要是有空就过来玩啊。”

  “就几个人,我和我哥,还?#34892;?#26143;姐,剩下的就是我几个朋友,你应该都见过。”

  “那行吧,你有空来……”

  段一诺挂了电话,还嘀咕了两句,“这钱又不是一天能赚完的,需要这么拼命?这都?#35834;?#22810;了,还加班?”

  “在他心里,我们几个还不如那堆破工作来的重要?”

  京星遥只是一笑,“可能真的忙。”

  “我爸,三叔他们,哪个?#24187;?#21834;,再忙总得吃饭吧,姐,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你俩以前关系好,说不准他就过来。”

  “还是让他工作吧。”

  京星遥收起?#21482;?#20004;人很久没联系了,打电话过去,都不知道说些什么,要是他不来,岂不是很尴尬。

  **

  几?#35828;?#21253;厢的时候,里面?#20011;?#22352;了七八个人,男男女女,很热闹,KTV内很暗,若不是离近些,甚至看不清里面?#35828;某?#30456;。

  只是灯光照过去,都是些打扮入时,年纪相仿的人。

  “一诺,你们可算来了,这是你提到个那个姐姐啊……”

  在场有情侣,自然也有单身狗,几个男生瞄到京星遥,心底就打起了小鼓,没看清长相,端看她身形,走路的体态也知道气质很好。

  “小姐姐好!”有个油嘴滑舌的?#20011;?#20945;了过来。

  “滚一边去,我姐不是你能泡的,别打她主意,今天叫你们出来是作陪的,你别打歪主意。”段一诺警告。

  自己这群朋友是什么德性她心底清楚。

  和京星遥不是一个路子的人,她肯定?#37096;?#19981;上。

  再说了,人是她带出来的,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六叔绝对会被她丢进池塘喂鱼的。

  六叔可不是他爸,不是几句话就能忽悠的。

  京星遥对国内的歌都不太熟,加上与他们都不太熟悉,就是听他们唱歌,过了些时候,就干脆猫在角落玩?#21482;?/p>

  她刚下载了一些国内常用的软件,用?#27809;?#19981;是很顺手。

  “姐,你真的不去点两首?”段一诺时不?#34987;?#26469;招呼她。

  “不用,你自?#21644;?#21543;,我听听就好。”

  “那行吧,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告诉?#36965;?#25105;们先走。”

  ?#29677;擰!?/p>

  段一诺刚离开,就有一个男生凑了过来,“姐,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你之前在哪个国家啊?学什么的?”

  京星遥只是简单应付着。

  ……

  包厢外

  段一言去了趟洗手间,他素来都是早睡早起的,此时?#20011;?#36807;了晚上十点半,他已有困意,出去洗了把脸。

  拐弯准备进包厢时,看到了一个熟人。

  “哥?你不是要加班,怎么来这里了?”

  “见了个客户,你们还没散场?”

  这家KTV是去年刚开的,装潢特别好,不少人应酬完都会带客户来这里消费,段一言并没多想,点着头。

  “你也知道我妹妹进了ktv是什么样子,不唱到12点,怎么可能回家?”

  “就你们俩?”

  “不是,京家的姐姐也在,还有诺诺的几个朋友,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傅钦原看向身侧的助理,“小纪,我待会儿还有安排吗?”

  “没了啊。”

  小纪今天真的是一天都在懵圈,一大早跑去机场蹲了两个小时,加班到晚上,又突然说来见客户。

  他们公司今天的确在这里有招待人,可有公关部应?#21486;?#20063;不需要他来作陪啊。

  莫名其妙的……

  “?#28909;幻?#26377;,要不进来坐一下。”段一言可不是段林白教养出来的,是段家与林家几个老人教养的,处?#36335;?#24120;稳妥。

  “那你先回去吧。”他转身看向助理。

  “您自己开车?”

  “有问题?”

  “没有没?#23567;!?#23567;纪急忙摸出车钥匙递给他,他能早些下班,定然是很高?#35828;摹?/p>

  段一言推门进去的时候,京星遥还抬头看了眼,只是傅钦原在他后面,她没瞧见,就低头继续玩?#21482;?#20102;。

  也就?#35813;?#38047;的功夫,她感觉到自己身侧的沙发略微塌陷,微微?#20037;肌?/p>

  又是哪个死孩子……

  偏头的时候,就看到他正伸手勾扯着领带。

  两人那之间,也就两拳距离,黑暗包裹着,将他棱角衬得?#34892;?#20919;硬,利落短发,侧面轮廓深邃,挺鼻,抬手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

  他与傅沉长得很像,可相比较他的禁欲内敛,他身上更多了一点桀骜不?#23567;?/p>

  此时前面?#32842;?#30011;面切换,白亮的光线,将他五官凸显,他恍一偏头,清隽矜贵,目下无尘般。

  京星遥只看到他张嘴和自己说了些什么,却没听到,只能?#20037;肌班牛俊?#20102;声。

  傅钦原倒是一笑,往她那边挪了两寸,距离瞬间迫近,“什么时候回国的?”

  “上午。”

  周围太?#24120;?#21482;能靠得近些才能听清彼?#35828;?#22768;音。

  “怎么没联系?#36965;?#19981;把我当朋友了?”

  可能是周围太暗,将他声音裹挟着,有点低?#20102;?#21713;。

  为了她能听清些,他偏头说着,段一言坐在不远处的一?#35834;?#20154;沙发上,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人侧身几乎是紧贴着的。

  不是说好多年没联系了?

  两句话就熟络起来了?

  “不是。”京星遥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觉?#27599;?#24471;太近,心底莫名?#21482;蹋?#24448;另一?#21999;?#20102;点,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三叔说你很忙,刚?#25490;?#35834;也打电话给你,说你在加班,就没打扰。”

  ?#20843;阅?#27809;找?#36965;俊?/p>

  “你不是在工作嘛。”

  “你给我打电话,我就会过来。”

  京星遥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水,试图纾解心底的那股莫名燥?#21462;?/p>

  “你这话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20063;幻Γ?#20320;会联系?#36965;俊?/p>

  他又凑近了些。

  京星遥另一侧?#20011;?#26159;沙发边角,没什么退路。

  “怎么不说话了?没听清?”他似乎又逼近了。

  “不是,如果你?#24187;?#33258;然可以联系。”京星遥攥着水杯,手心燥热得出了点汗。

  “?#19968;?#20197;为因为以前的事,你不打算理我了。”

  “以前……”

  京星遥攥紧水杯。

  这不要脸的人,怎么还好意思提以前。

  “以前的事我都记不清了。”

  傅钦原眯着眼点头,眸子被?#32842;?#28783;光滑过,泛起一起幽绿色的暗光,?#29677;牛?#19981;记得挺好的,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京星遥笑容?#34892;?#20725;硬。

  “钦原哥,你来啦!”段一诺又过来了,?#29677;齲?#22992;,我给你点了英文歌,你过来唱一首啊,过来一直坐着多没劲儿啊。”

  京星遥正好想逃离某人,就瞬时跟着段一诺出去了。

  她是学唱戏的,唱歌自然不错。

  段一?#24403;?#26469;还想怂恿傅钦原唱歌的,被拒绝了。

  段一言坐在一侧,拿玩?#21482;?#25171;掩护,一直在观察傅钦原,这两人小时候关系就很好,那时候大家都小,就算玩得近些也没什么所谓,只是都这个年纪了,走得太近,难免?#34892;?#19981;寻常……

  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

  傅钦原并没一直盯着某人看,而是低头发了几条信息,无非是告知自己母亲:

  【晚上加班应酬,回?#19968;?#24456;迟。】

  宋风晚当时?#20011;?#19978;床睡觉了,微微?#20037;跡骸?#26376;中这么忙?】

  【我忙?#24187;Γ?#20063;不取决于我啊。】

  傅沉洗澡出来时,就看到看他的自己眼神特别古怪。

  ……

  因为傅钦原过来,段一诺那群朋友都?#34892;?#24629;他,没法放开玩,十一点就准备散场了。

  京星遥知道要散场了,就是去了趟洗手间的功夫,回来时,包厢就只有傅钦原一个人了。

  “人呢?”

  “都走了。”

  “都走了?”段一诺居?#35805;?#22905;给“抛弃”了,说好送她回家的。

  “还有东西落在这里吗?”

  “没?#23567;!?/p>

  “那我送你回去。”

  “也不顺路,我打个车吧。”

  “我知道不顺路。”傅钦原看了她一眼,“就是想送你回去。”

  京星遥攥紧手中的包,耳根莫名有点发烫。

  今天吃饭的时候,大?#19968;?#32842;到了这件事,都说他长大懂事了,与以前变化太大,此时见到了,才知道,真的是变了很多。

  她对傅钦原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时候,蓝白色校服,干净清爽,此时面前的这个人,是他……

  也好像不是他了。

  “出去吧,我的车在外面。”

  京星遥没办法,若是一直拒绝,就真的显得太生分了,两家父母那么熟,以后总要见面的,总不能把关系弄得太复?#21360;?/p>

  ……

  上车后

  京星遥除却中途和父母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20011;?#22238;家之外,一直在低头玩?#21482;?#20004;人全程没任何交流。

  她久居国外,对国内的道路规划自然是不了解的,只是时间长了,她才发觉不对劲。

  这家KTV距离他们聚餐的地方很近,所以她?#25237;?#23478;兄?#20040;?#37202;店出来,是徒步过去的,她和父母去酒店,遇到堵车也就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现在他们从KTV出来,一路畅通无阻,怎么快四十分钟还没到家?

  “你确定能找到我家在哪儿?”京星遥?#39277;?#22235;周,压根不知道身处何地。

  她莫名有点后悔上他车了。

  “知道。”某人攥着方向盘,直视前方。

  “?#20197;?#20040;觉得这路和我过来的时候不一样啊?你是不是开错了。”

  “没错。”他说得笃定,不过紧接着又说了句,“就是饶了远路。”

  京城这地方,一个高架出口走错了,都得饶很久,况且傅钦原是故意绕?#21486;?#23450;然不可能半个小时到京家。

  “绕路?”

  “放心,会送你回去的。”傅钦原偏头看了她一眼,“就是时间久一点,你就这么紧赶着要回家?”

  就这么……

  不想和我多待会儿?

  京星遥看向?#24052;猓?#36825;马上都夜里十二点了,谁不回家啊。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我只想说某?#35828;?#22871;路有点多。

  三爷:你和你妈说了些什么?赶紧回家,我在等你。

  傅钦原:……

  *

  日常求个票票呀~

9460 3597004 MjAxOC8wOC8yOC8jIyM5NDYw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8/9460_359700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双色杀红球好的专家 000069股票行情 彩票极速快3有什么技巧 河南11选5走游戏规则 pk10带人上岸是真的吗 体育彩票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3d胆两码拖其它数含组三吗 喜乐彩 2019十大信誉棋牌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