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4章 勿念

書名:殃妃錯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孟長情 更新時間:2019-08-21 15:20:48

  見到司南羽的時候,蒼子夢一瞬間就想起了很多往事。

  那些原本早就塵封在記憶力的畫面在腦海閃現,她對司南羽笑道:“好久不見。”

  司南羽見到蒼子夢先是一愣,隨后不解的問道:“姑娘,我們認識么?”

  蒼子夢現在還帶著洛書書的面具,他認不出來也算正常。

  和閻銘玖對視了一眼,閻銘玖回給了蒼子夢一個鑒定眼神。

  蒼子夢繼續道:“你不認識這張臉很正常,三年前北昭太子府邸的事情,司南公子可還記得?”

  “你是……”司南羽想破腦袋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時候見過這個女子,可這個女子知道自己在北昭的事情,真奇怪。

  見他沒有承認的意思,蒼子夢緩緩抬手,掀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具,露出那張精致小巧的臉。

  看清了她的容貌,司南羽呆愣片刻,后忽然激動的問:“你是馨寧?”

  怪不得她知道三年前的事情,怪不得看見帶著面具的那張臉時感覺到了幾分熟悉。一看見蒼子夢的臉,他就瞬間明白了緣由。

  蒼子夢點頭:“是啊,很意外吧。”

  “我還以為……”他話講到一半就卡在了嘴里,似是忽然發現講出來根本不妥。

  “以為我死了吧?”

  蒼子夢明白他想的什么,畢竟天下人都認為蒼子夢已死,時間早無公主馨寧。

  司南羽抿了抿薄唇,儒雅的姿態帶著上了幾分拘束,甚至可以說是緊張。

  “這是怎么回事?”他看向蘇祁玉:“你之前說的小姑娘,不會就是馨寧吧?”

  蘇祁玉坦然的點頭:“是。”

  “要找江璃復仇的,也是她?”

  “是我。”這回回答的是蒼子夢,她回答完后繼續說道:“還有,以后叫我子夢就好。”

  司南羽已經徹底相信,蒼子夢真的是馨寧。

  他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起身離開座位走到蒼子夢面前抓起她的左手,目不轉睛的看著蒼子夢:“真的是你,太不可思議了簡直。”

  蒼子夢略微尷尬的看了眼自己被她牽住的手,沒有想到他會有這么大的反應,只無奈的笑道:“是啊,沒想到這么多年還會再見,并且是在這種情況下。”

  司南羽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連忙放開她的手回答:“當初離開北昭后我找了個地方修養,一年后我去過北昭皇城,因為身份原因不能進皇宮,就去太子府走了一趟但是被告知說太子帶你出去玩了,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你。”

  他沒有說,第二年他也去了哪里,但是還沒靠近太子府就聽說了公主定親的消息。他就走了,直到北昭亡滅,馬不停蹄去了皇宮,只有人去樓空一片荒涼。

  他聽聞,皇族覆滅,公主墜崖。

  罪魁禍首,是公主一心想要嫁與的南晟皇子。

  隨后他來了南晟,一直待到現在。

  做夢都沒有想過此生還會相逢,并且還會有如此深厚的牽扯。

  蒼子夢收回手,身側感受到了來自某人刀削一般的目光。

  “嘿嘿,要不是我總纏著皇兄帶我出去玩,還不會遇見重傷的你呢,說起來有你在的那些天,我還是蠻開心的。”

  畢竟有了除皇兄外的人陪著,無聊的日子總會縮短一點。

  盡管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連床都下不來,但還是和蒼子夢聊了很多話。

  當他傷好的差不多時,陪蒼子夢玩了短暫幾天就匆匆離開了。

  他臨走之際,還對蒼子夢說,一定會再見的。

  所以這一次,也算是他說對了吧。

  “還是要多謝子夢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當初苦苦相勸,太子殿下也不會同意帶我回去。”他清晰記得自己在太子府里度過了十三天。每天都有上等的藥材,還有蒼子夢的陪伴。

  正因為有了蒼子夢,她對外界的好奇使他展現了自己游歷四方的見識。每天跟蒼子夢講一些各國的奇珍異事以及見聞,蒼子夢好奇的模樣讓枯燥的臥床日子變得有滋有味。

  “都過去這么久了,不用在意的,只是你當初怎么沒跟我說你是皇子,要不是我記性好,連你名字可都望了。”

  當初為了讓皇兄帶他回去,蒼子夢使出了渾身解數,撒嬌賣萌全部用上。

  因為她實在不忍心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就這么死去,所以軟磨硬泡讓皇兄承受不住才答應了。

  司南羽低下頭,唇角還上揚著的弧度代表了他的興奮:“只有你不知道而已,你皇兄是清楚的。”

  當初蒼藍找到他,提醒他傷好之后立刻離開,太子府不會收留他太久。

  一共一十三天,他在哪里呆了十三天。

  傷勢好的差不多了,他立刻離開,沒有違背蒼藍半點意愿。

  縱然不舍,他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哦對,皇兄提醒過我,只是當初我不知道東華皇姓司南,更不知你是哪里的二皇子。”

  司南羽擺了擺手,牽強的回答:“我早已不當自己是什么皇子,脫離皇室也有三年之久。好了,先跟我講一下你是怎么來這里的?”

  他一直以為蒼子夢是被江璃逼死了,畢竟坊間都是這么傳聞的,要不然也不會來南晟。

  蒼子夢先是看了一眼此時臉已經黑成碳的閻銘玖,隨后回道:“我是落了懸崖,好在命大被蘇祁玉救了,來這里的用意想必你也清楚。”

  司南羽看了一眼閻銘玖,好像也一下子懂了什么,轉身回道自己的座位上,做的比來時還要端正。

  他問蘇祁玉:“你怎么不告訴我?”

  蘇祁玉聳肩,頗為無奈的回答:“我怎么知道你們認識。”說完就抬起頭,扮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他心里有些不爽,因為從司南羽認出蒼子夢的時候他就看出了很多端倪,但他不會說出來。

  司南羽啞言,對閻銘玖問道:“不知閣下是何人?”

  閻銘玖的臉色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是黑著的,只是這會司南羽才注意到他臉色不太好看,問話的時候也是格外小心翼翼。

  “她丈夫。”

  簡單的三個字,讓司南羽的心一下子跌進了冰窖里。

  他疑惑的看向蒼子夢,十分想要她來否定這個答案,但蒼子夢只是愣了下,隨后回答:“他是西慕的冥王,我如今是冥王側妃。”

  聽她特意強調是側妃,閻銘玖略微不滿的問:“沒有區別,總歸都是你。”

  正妃側妃沒有區別,反正到頭來都只有蒼子夢一個人。

  蒼子夢輕輕搖頭:“對你而言并無不同,在外人眼里可不一樣。”

  司南羽聽了,自覺給自己找到了位置。

  一個“外人”而已,好像沒理由過問太多。

  他點頭:“早就聽聞冥王及其寵愛側妃,整個王府只有這一位女主人,如今看來果真不假。”

  “二皇子倒是聽多識廣,不愧是游歷過四方的人。”

  蒼子夢覺得兩個人說話的語調怪怪的,像是里面藏著刀子一樣,連忙打斷兩個人繼續下去的意思:“好了,說了這么些也差不多了,司南公子,我就不隱瞞我們的用意了。”

  司南羽回答:“好,子夢你講。”

  “在此之前我們想知道,你明知南晟變動的幕后推手是司南臨,也就是你的皇兄,為什么還要幫我們,幫蘇祁玉去拿兵符呢?”

  因為不明白司南羽為什么會做損害自己親兄弟利益的事情,蒼子夢首先問的就是這個問題。

  司南羽臉上依然帶著謙和笑意,卻難掩苦澀。他回答:“其實,當年一路追殺我的人,就是他派來的。”

  在場的三個人都一愣,也都沒有說話,等著他繼續回答。

  原來,三年前追殺他將他重傷的人,是司南臨派的。

  離開皇宮是他自己的意愿,因為不滿君主父親給他安排的婚事,所以不辭而別。

  沒想到的是,在路上,他被人行刺。

  寡不敵眾他選擇逃離,在一次戰斗中他看見那些追殺的的人身上帶著司南臨的令牌。

  直到最后一次他遭暗算受了重傷,躲在草叢里避開那些人的追殺,才保住了性命。當聽見附近有人的時候他立刻提高了警惕,隨后看見的就是一路走來的一眾人。

  他先是辨別出了那些并不是追殺他的人,后又認出了一個女孩身邊從蒼藍。

  他和蒼藍曾有過交際,而且過程并不愉快,所以從草叢里出去就是在跟自己打賭。

  他有機會在這里得到被救的希望,就比在自己一個人隨時高度警惕被人追殺,極大可能喪命要強。

  他這一場賭贏了,因為蒼藍身邊有一個被寵大的妹妹,他得救了。

  傷好之后他就離開了北昭,幽居在東華的一處深山中,一來為了養傷,二來為了搜集司南臨的情報。

  身為皇子,他本就對皇位沒什么興趣,可司南臨還是防著他,他也必須做到自保。

  直到后來他聽說了北昭的事情,也調查到了司南臨的疑點,在處理好了一些事情后就只身去了南晟。

  畢竟他沒忘公主救命之恩,沒忘太子不計前嫌之義,沒忘自己雙生兄長的追殺之仇。

  能夠在綁架慕容蓮之后坦然相對,是因為他離開蒼藍的太子府后給司南臨寫過一封信。

  信中寫道:

  今已遠離故土,雖一路總有不明士追殺,幸在偶遇貴人,得以保全。此去一別,不知歸期,勞煩告知君主父親,一切安好,勿念。

9555 3598610 MjAxOC8wOS8yNS8jIyM5NTU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5/9555_359861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联环药业股票 黑马股票推荐2017 中盛配资 股票配资合法 上涨股票推荐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类型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系 今日黑马股票推荐 投资理财平台哪家好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