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V278】国君来了,父女初遇(二更)

书名: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时间:2019-08-15 14:18:33

  在高处太久的人往往会往了脚踩在地上是什么感受,一如女君,她自出生以来便是?#39318;?#30340;掌上明珠,全天下没人敢欺负她,因此她才会有恃无恐。

  殊不知,世上总有那么些人是没将她的身份放在眼里的。

  小黑姜把人抓了起来,一把怼到墙壁上:“说不说?不说打死你!”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君,她才不要去害怕一个被皇室流放的孩子,然而死亡的恐惧笼罩了她,她?#36127;?#26159;本能地对眼前的女人产生了一丝惧怕。

  这可真是丢脸啊。

  堂堂女君,竟被人施暴到怂了?

  女君曾幻想过无数次与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相聚的场面,但没有一种是像眼前这样。

  一个出生就被家族遗弃的孩子,一个在乡野浑浑噩噩渡过了半生的村妇,就该是一副卑躬屈膝、畏畏缩缩、上不得台面的样子,自己能骄傲地将她踩在脚底,而不是被她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女君的目光艰难地四下张望。

  “你找他吗?”小黑姜抬手指了指天上。

  女君顺势一看,就见前一?#19981;?#22312;她身旁护驾的莫桑,不知何时竟?#36824;?#20102;在对面的屋檐上,华丽丽地晕过去了……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莫桑可是不亚于死士的高手!

  “啊——”

  不待女君想出个所以然,又被那只素手狠狠地抻到了地上。

  她的珠钗散了一地,发簪也摔断了,她度过了有生以来最痛苦难堪的一日。

  她试?#24049;?#25937;,却发现自己的喉咙里早已疼得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她祈祷着有谁能来救救自己,终于,那个人来了。

  俞邵青出宫后,惦记府里的姜氏,连燕九朝与赫连?#22721;?#37117;没等,赶忙坐上马?#31095;?#24220;了。

  我被抓了。

  阿淑一定好担心我。

  吃不下饭,喝不下水,以泪洗面……

  抓着女君暴揍的小黑姜弱弱地打了个饱嗝……

  俞邵青打算以最快的速?#28982;?#24220;,让车夫抄了条小道,结果就给堵在道上了。

  同样被堵在道上的还有国君。

  国君猜到今日之事闹得太大,皇后?#31080;?#20250;替女君府求情,他知道自己不会忍心拒绝皇后,可他又不想这么快原谅那个不孝女,于是想了个法子,先去外头静一静,待到皇后歇下了他再回宫。

  他?#36393;?#36710;夫抄了小道。

  正巧?#25237;?#22312;俞邵青的马车后。

  当然了,此时二人还不知对方都被困了在这条拥堵的小道上。

  此处距离他们的府邸不远,步行只需半盏茶的功夫。

  于是在继抄小道后,二人又神同步地选择了弃车步?#23567;?/p>

  俞邵青一下马车,便看见了被王內侍扶下来的国君。

  国君褪下了明黄色的龙袍,换上了一身寻常世家老爷的锦服,许是没拿自己当国君的缘故,他?#21152;?#38388;少了一分睥睨天下的龙威,然而饶是如此,俞邵青在看见对方的第一眼,也依然打心眼儿里感到了一阵紧张。

  俞邵青?#36127;?#26159;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摆出了自己最英姿飒爽的姿态。

  “二爷,您怎么了?”车夫纳闷地问。

  “我好看吗?”俞邵青?#27425;省?/p>

  车夫一愣:“呃……好看。”

  俞邵青还是理了理衣襟。

  另一头,国君自然?#37096;?#35265;他了。

  国君的眉心就是一蹙,怎么哪儿哪儿都有这个混小子?#22570;?#30524;死了!

  看一次想抽他一次!

  俞邵青大大方方地走上前,与国君?#25512;?#22320;打了招呼:“真?#26705;?#27809;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陛下。”

  国君懒得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俞邵青迈步跟上。

  国君严肃地问道:“你为何跟着朕?”

  俞邵青啊了一声,纳闷道:“我没跟着您啊,我是要回府,您和我是一个方向吗?”

  国君:?#21834;?/p>

  忘记了,这?#19968;?#26159;他邻居,他俩还真是同一个方向。

  国君不再说话,带着王內?#22530;?#22836;朝前走去。

  俞邵青不紧不慢地跟着,该尽的礼数他尽到了,搭不搭理他那是国君的事了,终归一会儿他就能到家,届时国君爱上哪儿上哪儿。

  就在三人闷不做声地走了一段路时,前方的一条小胡同里忽然传来姜氏的声音。

  “小鸡仔?谁是小鸡仔?”

  凶巴巴的,俞邵青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阿淑?”

  他试探地唤了一声。

  这声音不大,然而以小黑姜的耳力还是瞬间给听到了。

  正把半死不活的女君高高举起,打算?#29141;?#19968;下摔成肉饼饼的小黑姜,身子忽然?#24466;?#20303;啦!

  小黑姜唰的将人放下来,?#24187;?#36867;离战场,?#32773;者?#22320;跑掉了!

  原地懵圈的三个小黑蛋:?#21834;?/p>

  呃。

  姥?#36873;?/p>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小黑姜一口气跑回了东府后门,随后一?#21738;?#34955;,哎呀她的蛋!

  小黑姜又?#32773;者?#22320;跑了回来。

  小黑蛋打算抱着蛋蛋们离开,?#19978;?#26469;不及了。

  ——他的阿淑从来没有独自出过门,遇上坏人了可怎?#26149;?#21834;?

  阿淑会?#33804;?#27450;负的!!!

  念头闪过的俞邵青以赶着投胎的速度奔进了巷子里。

  “阿淑!”

  俞邵青一眼看见了满地血迹,心都要跳出胸腔了!

  他一会儿不在家,他的阿淑果真出事了!!!

  小黑姜西子捧心,扶住额头,软?#21981;?#22320;倒在了地上。

  三个小黑蛋见她倒了,也齐刷刷地躺倒了。

  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女君盯着猪头脸抬起头:?#21834;?/p>

  大宝忽然爬起来,捡起地上的棍子,塞进了女君的手里,随后“啊”的一声倒下啦!

  “阿淑!”

  “大宝!”

  “二宝!”

  “小宝!”

  俞邵青火?#34987;?#29134;地冲进了巷子。

  国君晚了俞邵青几步,但也没慢太多,他抵达现场时俞邵青已经将姜氏抱进了怀里。

  姜氏的半边身子让俞邵青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国君看不见她的容貌,只听见她病歪歪的?#20154;?#22768;:?#21834;?#22905;……她自己摔倒了……就怪我……相公……我好怕……”

  俞邵青心痛地说道:“别怕,我来了,我不会再?#33804;?#27450;负你了!”

  “嗯。”姜氏委屈巴巴地将头埋进了自家相公的怀里。

  唤俞邵青相公,这么说来,那女子是俞邵青的妻子?

  国君的心底升起了一丝好奇,然而国君并没有冒昧地走过去,他的目光被满地的血迹,以及三个倒在血迹中的小黑蛋吸引了。

  这不是大宝和小宝吗?

  等等?

  还有一个宝?!

  一个、两个、三个!!!

  国君惊呆了。

  三?#35828;牧已?#32418;唇早就花了,看上去像是被人揍了几十拳,红红?#23383;?#30340;。

  国君分不清谁是大宝、谁是小宝,他只知三个孩子都倒下了,似乎?#35828;?#24456;重。

  他顾不上满地血污,先将最近的一个小黑蛋抱了起来。

  这是小宝。

  小宝被他抱起来的一霎,“艰难”地睁开眼,看了看他。

  他抱小宝交给王內侍,又去抱大宝和二宝。

  二人也都“虚弱”得不像话,小手手捧着小胸口,西子捧?#30007;摹?/p>

  国君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是谁这么残忍?连?#29238;?#26080;辜的孩子都不放过?!

  国君按耐住滔天怒火,浑身发抖地说:“谁……谁干的?!”

  三个小?#19968;?#39076;颤巍巍地抬起小手手,指了指被揍得爹妈都认不出的女君。

  女君趴在地上,手里抓着一根棍子,她不知是哪个好心的孩子递给她的,总之她不要再挨打了。

  国君放下孩子,走过去就要询问她一番,哪知刚一靠近就挨了她一棍子!

  国君:“!!!”

  王內侍三两步跳了过来,一脚踹开她:“哎呀!你连国君都敢打!你是找死吗!你这恶妇!”

  我不是恶妇……

  我是女君……

  是女君啊!!!

  不怪王內侍不认得她,实在她亲爹都认不出她了,何况一个太监呢?

  王內侍炸毛了:“来人!此恶妇在天子脚下行凶,欺凌弱小,行刺国君!还不快把她抓进大牢!!!”

  不许抓我!

  我是女君!

  是女君啊——

9645 3597000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5_359700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