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V290】如此下场(二更)

书名: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时间:2019-08-21 16:31:39

  那砒霜提纯过,药效快,几乎一下肚便国君有了不适。

  国君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35828;?#20154;,他做?#39318;?#26102;可不像女君这般?#20197;耍?#26159;他唯一养在身边的骨肉,他乃元后嫡出,上头皇贵妃所出的大?#39318;櫻?#19979;头有继后所出的五?#39318;櫻?#36824;有大大小小许多兄弟,谁都眼热太子之位,他占尽正统,他?#20146;?#22823;的靶子,偏又没了皇后与母族的庇佑,他所遭受的算计不必燕九朝遭受的少。

  当然他比燕九朝?#20197;说?#26159;,他有个罩得住自己的父君。

  有惊无险过许多次,人没出大事,倒是长了一身本事。

  国君感受到异样的一霎,赶忙吩咐王內侍:“皂胰子!”

  王內侍也察觉到了不妥,忙不迭地去小厨房拿了皂胰子水来。

  国君用皂胰子催吐,吐出了体内的毒物。

  然而还是有部分吸收进去了,国君面色发紫、印堂发黑,无力地?#27604;?#22312;?#35828;?#19978;。

  三个小黑蛋一脸错愕地去叫俞婉。

  俞婉一把脉便知是中了砒霜。

  砒霜这种毒在乡下也有,不过都是用?#37259;?#32791;子药的,一小勺粉末下去,能毒死一个村的耗子。

  国君中的砒霜还不是普通的砒霜,它提纯过,毒性无限接近鹤顶红,不是国君吐得及时,只怕已经?#24187;?#21596;呼了。

  可饶是如此,他体内的余毒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清楚的。

  俞婉让茯苓将国君抱进厢房。

  王內侍本打算去叫侍?#35272;?#25260;国君,就见一个虎背熊腰的丫鬟将国君轻轻松松地抱了进去。

  忽然不知该说些什?#26149;?#30340;王內侍:?#21834;?/p>

  俞婉先施针护住了国君的心脉,又让紫苏去将老崔?#26041;?#20102;过来。

  “我这一天天的,还能不能有个消停了!”

  又要给燕九朝压制毒性,又要给赫连?#22721;?#27835;愈伤情,好不容易来女君府了,还得配合驸马装病,他一个头两个大,?#33804;?#26131;有?#35828;?#20799;自个儿的清闲,又被捞来给国君解?#23613;?/p>

  “你们南诏的御医都死绝了吗?!”

  老崔头炸毛坏了。

  老崔头继续给国君催吐。

  国君连胆汁都险些吐出来。

  国君登基多年,早忘记当初?#33804;?#31639;计的感觉,这会子却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满脑子都是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惶恐。

  他是真没料到自己都这把岁数了,还会遭遇这种飞?#26149;?#31096;。

  老崔头下手重,一是,不重不足保命;二也是他都要睡了,突然被人吵了瞌睡,心里很毛躁的好不好!

  经过大半夜的抢救,国君的命总算是保住了,然而他也结结实实地被折腾惨了。

  他发丝凌乱地躺在病床上,面色惨白得像是被人狠狠糟蹋过一样。

  出了这样大的事,女君府想不轰动都不?#23567;?/p>

  听说国君在紫薇阁中了?#23613;?/p>

  女君第一反应是,父君?#32431;此?#20102;?父君心里果真是有她的!

  第二反应是,父君怎么直接去紫薇阁了?

  随后才猛地站起身来:“你说什么?我父君他怎么了?”

  前来禀报消息的侍卫道:“陛下他……他……他中毒了!”

  南宫璃自然也得了消息,却比女君那头要晚,因着他去?#35828;?#29282;,待到从地牢出来已是后半夜。

  院子的侍卫将国君在紫薇阁中毒一事禀报给了南宫璃。

  南宫璃倒是没认为国君是来探望女君的,十有八九是听说驸马醒了前来审问驸马的,因此会出现在紫薇阁并不奇怪。

  他外公在紫薇阁中了毒,甭管是谁干的,都一定与紫薇阁那群人拖不了?#19978;担?#36825;下好了,不必他动手离间女君与驸马,国君就得先把那伙人一锅端了。

  他是?#33804;?#20010;准修罗的事冲昏头脑了,一时间没联想到自己头上。

  直到他接连喝了好几口茶,才隐隐觉出一丝不对味儿来:“等等,国君是怎么中毒的?”

  侍卫道:“据说是……吃了一口糖葫芦。”

  南宫璃的?#25104;?#21808;的变了!

  国君在紫薇阁虚弱了整整一夜,第二日才有力气处置自己中毒的事。

  这种小事自然不必他亲自去查,王內侍就给查了个一清二楚。

  国君是在吃了那串糖葫芦后中的毒,想必毒就下在那串糖葫芦上,王內侍是宫里的老人儿了,一琢磨便在心里猜了个大概。

  为验证自己的猜测,他将三个小黑蛋送给国君的糖葫芦全?#33804;?#32473;俞婉验?#23613;?/p>

  俞婉将糖葫芦浸入干净的水中,再以银针一试,果不其然,银针黑掉了。

  这些糖葫芦原是送给她儿子的,若不是国君横插一脚,用浮元子换了他们的糖葫芦,现在中毒的就是她三个宝贝乖儿子。

  东西是女君?#33804;?#20080;的,女君嫌疑最大。

  然而俞婉却并不觉得凶手是她。

  女君眼下?#24187;判乃计?#22312;驸马身上,为了挽回驸马她连尊严都不要了,别说去毒害驸马的宝贝小?#27597;?#20799;,便是动他们一根头发丝她只怕都不敢。

  也不大可能是小郡主那草包,她若有这等计?#20445;?#23601;不至于回回让俞婉欺负个半死了。

  逐一排除后,便只剩南宫璃了。

  南宫璃这个男人,诡计多端,?#26222;?#38452;险,他定是发现他们在利用女君,为离间他们与女君的关系,才想出在女君送来的食物上投毒的阴损招数。

  若不是他们了解南宫璃的为人,兴许真怀疑到女君头上了。

  而?#36864;?#20182;们知道凶手不是女君,可几个孩子若当真出了好歹,燕王也一定会迁怒女君,无论如何,南宫璃的目的都算是达到了。

  从计策上?#27492;担?#38500;了太狠毒,还真?#30343;?#20040;纰漏的。

  只?#19978;В?#20182;运气不好。

  这事儿让国君给搅黄了。

  紫薇阁任何人中毒,燕王都会迁怒。

  国君嘛……

  俞婉摸了摸下巴。

  教出那种十恶不赦的女儿,燕王心里貌似对他更有意见吧……

  俞婉猜得没错,听说中毒的是国君,燕王的表情很淡定,牵着三个一脸懵圈的小黑蛋回屋困觉觉了。

  国君不知女君为了挽回驸马所做的努力,自然就不能排除女君的嫌疑。

  他当然也明白,那毒药不是冲着他来的,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气了。

  不是他临时起意,要来看几个孩子,他们就?#20197;?#27602;手了!

  那么可爱的小?#19968;錚?#19968;想到他们一个个……

  国君不敢往下想。

  国君气?#27809;?#36523;发抖。

  连几个无辜的孩子都不放过,她的心是什?#37259;?#30340;?

  难道就因为他们是驸马与别的女?#35828;?#21518;人,她就如此容不下他们?

  她的心里连几个无辜的孩子都容不下,将来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她又如何容得下?!

  国君坐在床头,?#20570;?#30005;怒地说:“把女君给朕叫来!”

  女君早在偏房候着了,王內侍查案时她就在一旁?#37259;牛?#22905;?#20154;?#37117;清楚自己遭人陷害了,不过她并没有怀疑自己的儿子,而是怀疑上?#25628;?#20061;朝两口子。

  她担心是不是他们不?#25954;?#25509;纳自己,才故意演了一出苦情戏,?#19978;?#24819;又觉得不可能,谁会拿儿子去冒险?

  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让国君宣进了屋。

  “父王……”

  “孽障,给朕跪下!”

  女君的?#30446;?#22100;一下,愣愣地跪下了:“父君,儿臣冤枉啊——”

  国君道:“东西是你?#33804;?#20080;的,也是你?#33804;?#36865;的,中途小厮去过璃儿的院子,之后就来了紫薇阁,紫薇阁的人没有接触过糖葫芦,朕是第一个。”

  国君丝毫不给女君?#24202;?#30340;机会,将所有证据都摆在了她面前:“是不是你让璃儿给他们下毒的?!”

  “发现了又怎样?人是女君派去的,东西是女君让买的,他们还能怀疑到本郡王头上不成??#36864;?#30693;道本郡王曾接触过那些东西,可本郡王是女君的儿子,女君还想把自己摘干净?”

  南宫璃的计策奏效了,他动过手脚的事被人发现了,女君也成功被他拖下水了。

  只?#19978;В?#24576;疑他们的人从驸马,变成了国君。

  这就是另外一个?#36866;?#20102;。

  女君膝行至床前,?#28010;?#22320;抓住国君的手哭诉道:“父君,儿臣没?#23567;?#20799;臣冤枉……儿臣冤枉啊……儿臣从没想过加害他们……”

  国君的眸光冷了下来:“这?#27492;的?#26159;想害朕了?”

  女君一愣。

  国君自嘲地说道:“也是,你是朕唯一承认的女儿,是未来的国君,纵然一时失势也撼动不了你的地位,朕老了,没几年活头了,江山?#31449;?#20250;是你的,那?#22909;?#33034;梁骨的下人早早地投奔你了,你要知晓朕的行踪,并不难吧……”

  她在皇宫有眼线没错,国君身边不少人投靠了她也没错,但这一次她的确没与他们联络!没?#23567;?#27809;有啊!

  国君笑了。

  民间有句传闻——宁见鬼哭,莫见鬼笑。

  这话放在国君身上也一样,国君板着脸时不?#20146;?#21487;怕的,可怕的是他笑起来。

  那是他最狠心绝情的时候。

  国君望着窗外的黎明,喃喃地说道:?#21322;?#36824;不知,朕在你们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女君摇头:“父君!”

  国君懒得多费口舌,冷冰冰地说道:“来人,传朕?#23478;猓?#22899;君无德,不堪重任,即日起,废黜女君之位!迁出女君府!”

9645 3598623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5_359862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