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V438】禁地的真相

書名: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時間:2019-11-08 11:44:10

  青巖有些膽寒地咽了咽口水,那一幕實在是太過可怖,他連回想一下都感覺自己手腳發麻。

  俞婉鮮少見他這副樣子,似乎又回到了當初遇見修羅時那般,不同的是,修羅是實力上帶給人的懼怕與碾壓,而這一次,青巖他們能活著出來,至少說明他們是沒有被發現的,既然沒發現他們,沒對他們出手,那青巖在懼怕什么?

  俞婉的心也不由地跟著提了起來,見青巖面色發白開不了口,她轉頭看向一旁的月鉤:“你也看見了嗎?”

  月鉤不著痕跡地捏緊了手指,緩慢地搖搖頭,說:“青巖沒讓我看。”

  那時,為了探路,他們將阿嬤與老崔頭藏在一個樹洞里,他倆誤打誤撞地進了桑家禁地,當然,那會兒他們并不知那是禁地,是之后燕九朝問起,他倆一番描述,燕九朝才推斷出那是桑家禁地的。

  青巖的五感天生敏銳,進入禁地的一霎,便聞到了一股濃稠的血腥氣,隨后他看見了一潭血池,并非靜止不動,水池里似乎有什么東西緩緩地游動著,攪得一池子血腥氣越發濃稠四溢。

  青巖本能地感覺到危險,捂住了月鉤的眼睛。

  之后……

  青巖看見了兩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

  “男人?女人?”俞婉若有所思地頓了頓,“桑家主與圣女嗎?”

  “那個男人我不認識,不過那個女人……應該十有八九是圣女。”青巖回憶地說道,“她頂著你的臉,我第一眼還以為是你,可她的身形與說話的語氣都不像你,我于是想到了冒名頂替你的圣女,之后,那男子口中也的確承認了她圣女的身份,不過……”

  “怎么了?”

  “蘭家的那位圣女不是綠衣圣女嗎?可我聽那個男人對她的稱呼,似乎是紫衣圣女。”

  “唔?怎么會這樣?”俞婉錯愕。

  一直沉默的阿嬤開口了:“可能是桑家用了什么藥物,強行提升了她的血脈之力。”

  俞婉眨了眨眼:“還能這么做?”

  “會折壽。”阿嬤說,“而且會讓人無法孕育后嗣。”

  俞婉蹙了蹙眉:“圣女的血脈若是無法傳承,那么變得再強大也沒用,她怎么這么傻?”

  青巖想了想:“或許……是桑家人沒把利害關系告訴她,不,是一定沒告訴她。”

  青巖想到了在巖洞中聽到的對話——

  “還要走多久?”

  “快了。”

  “太難聞了,你要給我看什么東西,直接拿出來,我不想進去了!”

  “你不進去,怎么行呢?知道下面是什么嗎?我原本打算用圣王喂養它,可惜沒抓到,來紫衣圣女也不錯。”

  這是圣女與那個男人的原話,青巖一字不漏地記下了。

  青巖看看俞婉,又看看俞婉的肚子,欲言又止。

  燕九朝睨了青巖一眼,對俞婉道:“小寶在叫你。”

  “有嗎?”俞婉古怪地站起身來,“我去瞧瞧。”

  俞婉被支開了,倒不是他們誠心要隱瞞她,而是她懷著身孕,若是告訴她,她的孩子被一個如此恐怖的邪物盯上了,她一定會擔心的,當然更重要的是,她一直認為自己是蘭家史上最強大的圣女,他們實在不忍將真相戳破了告訴她……

  青巖將在巖洞內聽到的談話和盤托出。

  聽這囂張的語氣,是蘭姬無疑了,而另一個男人,從青巖對他外貌與氣質的描述,燕九朝斷定就是桑家主。

  圣女不甘心接受司空家的審判,不惜打傷朝陽殿的弟子逃出地牢,自認為找上桑家便有翻盤的機會了,卻不知自己根本是從狼窩跳進虎穴了。

  “九朝,你似乎并不驚訝,你是早猜到了嗎?”青巖看著燕九朝道。

  “猜到了一點。”燕九朝說。

  早在司空家的通道遭遇陰蠱時,他與俞婉便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濃稠的血腥氣,最初,他以為那是陰蠱的氣息,可真將陰蠱拿在手里時,他才發現陰蠱本身是沒有血氣的。

  隨后,冥山遭遇了桑家高手的刺殺。

  緊要關頭,所有高手都朝他與俞婉的屋子涌來,旁人以為他們是要刺殺他,只有他明白,他們是沖著俞婉腹中的胎兒來的,而方才司空家主與圣女的談話,更是證實了這一猜測。

  圣女與圣王同出一脈,抓不到圣王,有個圣女自投羅網也是好的,燕九朝猜到圣女去了沒有好果子吃,這才沒讓司空家主冒著被桑家襲擊的風險去追捕她。

  這么做有利也有弊,弊端是那邪物得了圣女血,勢必變得從前更為強大,好處就是它得了圣女血,暫時不會打圣王的主意。

  青巖恍然大悟,若換做是他,一定只顧著不讓那邪物壯大,將圣女給追回來了,可追回來的后果是不堪設想的,桑家勢必會再次前來抓捕圣王,冥山與司空家將連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還是九朝看得明白。”青巖拍了拍燕九朝的肩膀,被燕九朝賜了個涼颼颼的眼神,他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抽回手來,喃喃道,“話說回來,桑家禁地養著的到底是個什么邪物?”

  “是羅剎。”阿嬤說。

  “羅……剎?”青巖愕然。

  阿嬤蹙眉道:“羅剎,最初也叫陰修羅,是與修羅一樣強大,卻比修羅更陰邪可怕的死士,他們修煉的功法十分陰毒,被羅剎打傷的人幾乎沒有生還之力,而桑家血池中的邪物還不是普通的羅剎,而是羅剎中嗜血殘暴的血羅剎。血羅剎以萬毒之血飼養,桑家的陰蠱應當是他的祭品之一。”

  這么說,青巖就明白了:“難怪桑家不惜暴露實力也要把陰蠱搶回去……可惜沒搶到,這時,他們又發現了圣王……”

  阿嬤點點頭:“圣王是比陰蠱更好的祭品,血羅剎若了圣王,將能一舉突破九重之境,變成羅剎王,那時,冥都就再也沒人是他的對手了。”

  “那我們該怎么辦?”青巖問。

  阿嬤道:“要趁著他沒成羅剎王,趕緊殺了他!”

  青巖小聲地問道:“怎么殺?”

  “長生訣本可克制血羅剎,不過,那是在境界相差不大的前提下,司空老祖出關了,或許殺得了,你們……”阿嬤不忍心打擊他們,可血羅剎的實力擺在那里,饒是他沒進桑家禁地,卻也感應到了血羅剎的強大,他們與血羅剎在境界上的察覺絕不是人數與戰術能夠彌補的。

  青巖沮喪地低下頭:“難道我們只有等死的份兒了嗎?”

  阿嬤嘆息一聲道:“就看是老祖先突破第九重,還是血羅剎先變成羅剎王了。”

  一旦血羅剎成了羅剎王,將會成為不死不滅的存在,那時,就算是九重長生訣也沒辦法除掉它。

  青巖想到那個血池里的家伙有一天會成為殺不死的怪物,不由地不寒而栗:“阿嬤,這些事你都是聽誰說的?”

  阿嬤道:“我最近看了不少司空家的書冊,上頭就有關于血羅剎的記載。”

  青巖苦惱地問道:“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有。”阿嬤道。

  “什么?”青巖朝他看來。

  燕九朝也眸光微動。

  “巫王。”阿嬤道,“巫王能殺死羅剎王。”

  青巖再次垂頭喪氣:“那還是算了,我們連巫師都沒找到,談何巫王?我去看看老祖閉關閉得怎么樣了,希望他老人家能盡早出關,在血羅剎成氣候前把他給殺了!”

  眾人起身回了各自的屋,俞婉躺在榻上睡著了,手里抓著一本司空燁留給她的長生訣。

  燕九朝先將俞婉輕輕地抱回柔軟的床鋪上,拉過棉被給她蓋上,隨后拿過她手中的長生訣,一頁頁地翻看了起來。

9645 3618059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5_361805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秒速时时彩彩官方app 富二代为啥喜欢给女生赚钱 北京赛车pk 蓝洞棋牌作弊器 体彩p3开机号 棒球比分直播7m 划水宁夏麻将有挂吗 怎么在微信转发广告赚钱是真的吗 浙江20选5几个有奖 天天乐棋牌pc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