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V056】腹黑祖孫(三更)

書名: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時間:2020-01-27 18:02:45

  俞婉就寢前先去了一趟三小蛋的屋子,二寶小寶已經睡了,大寶在搗騰自己的小奶瓶。

  三人的小奶瓶都是俞婉用羊皮囊改良的,耐用程度不如前世真正的奶瓶,俞婉定期會給他們更換,然而也不知是不是俞婉的錯覺,大寶的小奶瓶明顯比二寶、小寶的使用過度。

  “還不睡呢?怎么了?”俞婉走過去,輕撫著兒子的小腦袋問。

  大寶仍不開口說話,不過與燕王住了這么久,燕王教小鐵蛋,他偶爾也在一旁聽聽,竟然學會寫字了。

  大寶拿了紙筆,寫:“奶瓶壞了,我修修。”

  俞婉一下子樂了,兒子這熟稔的語氣怎么這么讓她想笑呢?活像個小大人似的。

  俞婉打趣他道:“你還會修奶瓶呢,這么厲害。”

  大寶點頭。

  他就是這么厲害。

  哎喲,我兒子真可愛,俞婉快被萌死了,忍不住笑道:“你是吃得比兩個弟弟多么?怎么他們的奶瓶都還好好的,你的卻已經壞了?”

  大寶一下子不說話了。

  確實是吃得比兩個弟弟多呀,但不是他吃的。

  大寶擔心給妹妹做小奶娘的事被發現,導致自己光輝的小形象崩塌,堅決咬緊牙關不吭聲。

  他的小心虛全寫在臉上了,只不過俞婉并沒往燕小四的身上想,只覺得是大寶比較廢奶瓶,結果讓自己給批評了,俞婉絕對沒有責怪兒子的意思,她只是逗逗他而已,奶瓶嘛,用壞了她再給他做就是了,她才不心疼呢!

  俞婉揉揉他小腦袋:“好了好了,別難過,娘親沒別的意思,明天娘親再給你做幾個。”

  大寶搖搖頭:“我會修。”

  俞婉一愣:“……行,你修。”

  話雖如此,俞婉還是回屋,連夜給兒子做了個新的小奶瓶。

  ……

  少主府的事動靜雖大,不過少主府沒有鄰居,因此除了少主府的下人,外人并不清楚里頭的動靜。

  朝堂上的折子多如雪花,燕王全都一一批閱了,他沒刻意模仿燕九朝的字跡,不少熟悉的大臣認出了他的筆跡,然而竟然誰也沒懷疑燕九朝是因私不能處理奏折了,都覺得燕九朝是故意的。

  就知道那小瘋子不靠譜兒,當了幾天攝政王當膩了吧,讓自家親爹去收拾爛攤子了吧?

  這事兒說起來荒唐,換別人去做,早不知被御史們彈劾幾百遍了,但還是那句話,燕九朝的黑歷史罄竹難書,他不出來禍害大家,大家都很阿彌陀佛了,何況燕王治國才能并不差,甚至堪稱優秀。

  在被燕九朝用極為兇殘的手段處置了幾名貪官后,大臣們人心惶惶,這時候燕王出來處理朝政,大家只會感激燕王好么?

  當然了,凡事也有例外,燕懷璟府中的幕僚便勸燕懷璟抓緊時機,掌握燕九朝瀆職的證據,用以逼迫燕王將攝政的職權交出來。

  從律法和道理上說,這個是行得通的。

  然而燕懷璟并沒有這么做。

  他的確恨燕九朝,但大敵當前,他所有的私人恩怨都可以暫時放在一邊。

  ……

  “王爺。”

  燕王正在書房處理公務,影十三邁步走了進來。

  “何事?”燕王批閱奏折的動作頓了頓。

  影十三道:“君長安方才來過了。”

  “君長安?太子身邊的那個江湖高手么?”燕王問。

  “是他。”影十三答。

  燕王放下了奏折:“他有什么事?”

  影十三如實道:“是太子讓他來的,太子讓他帶消息給我們,說從太子府逃走的那些圣族人……手中握有軍隊。”

  燕王眉心微微一蹙。

  影十三接著道:“那些人當初答應輔佐太子時,就曾說過遠洋之外有幾個小族,擁有十分強大的兵力,只要太子出得起價錢,那些雇傭兵便能為太子效力,太子的酬金已經給出去了,雇傭兵已經在來大周的路上了。”

  燕王若有所思道:“只怕不是雇傭兵,是圣族的大軍。”

  影十三點頭:“太子也是這個意思。”

  燕懷璟原先被蒙在鼓里不知情,而今既然那伙人的身份暴露了,燕懷璟再傻也猜出那些雇傭兵不對勁了。

  不過,該敞開的通道已經全部為他們敞開了,因此就連燕懷璟自己也不清楚那些圣族大軍究竟到了哪里。

  “對方一共來了多少人?”燕王問。

  影十三道:“他們對太子說的是一萬精兵,但我覺得遠不止這些。”

  他們怎么可能會對燕懷璟說實話?他們連接近燕懷璟的動機都是假的,兵力的實情當然更會嚴加隱瞞了。

  影十三又道:“太子已經聯系不上手底下的探子了,估計是東窗事發后,圣族人果斷將太子派去接應他們的人殺掉了。”

  “我知道了。”燕王點點頭,“你先讓影六去查圣族的大軍到哪兒了,那么多人想要隱匿并不容易,一旦查出他們在哪里,即刻命當地官府封鎖城池。”

  “官府……會聽嗎?”影十三表示懷疑。

  燕王從抽屜里拎出一個四四方方的東西。

  影十三定睛一看,瞬間傻眼了!

  這不是玉璽么?

  合著您口口聲聲淡泊名利,竟暗戳戳把玉璽給搞到手了?

  “咳。”燕王清了清嗓子,“你拿給影六。”

  “呃……是!”影十三顫抖著接過玉璽,這不是您讓哪個死士進宮偷來的吧?您都沒入宮,總不會是皇帝當面送給您玩玩兒的!

  “還有。”影十三正要出去,燕王想到什么,又叫住了他,“阿婉在坐月子,有些事情不用鬧到她跟前,你們以她的名義去做就好了,皇宮那邊,還是要盯著點。”

  皇宮?這要怎么把手插進去啊?

  不等影十三道出心底的疑惑,就見燕王再次拉開抽屜,拿出了一個比玉璽稍小一點的東西——皇后鳳印。

  影十三嘴角抽得都要飛起了。

  “太子府與鴻臚寺以及皇室宗親那邊其實也是有些牽扯的……”燕王又拿出了太子金印。

  “……”

  影十三滿面黑線。

  王爺,說真的,您確定不是讓人去把皇宮給洗劫了么?您這么趁火打劫真的沒關系么?

  ------題外話------

  快月底啦,票票都投了吧~

9645 3638994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5_363899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四人单机麻将全集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哈灵麻将上海敲麻 腾讯血战到底麻将下载 科乐吉林麻将苹果下载 河北快三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 搜 贵州快3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 秒速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