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朋友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1-01 20:07:40

  一大清早,沈长安?#25512;?#24202;把家里收拾了一遍,该炖的炖上,?#20204;?#30340;切好,还?#24187;?#23436;,就听到敲门声响起。
  他擦了擦手,拉开门一看,竟然是道年,他坐在轮椅上,身后跟着两个容貌相似的年轻人。
  “道年?”没想到道年这么早就过来了,他?#35835;?#19968;下,赶紧把门大打开:“快进来,我这栋楼没有电梯,辛苦你了。”
  ?#23433;?#36763;苦。”道年注意到,在看到他后,沈长安有下意识看时间的动作,但?#20174;?#24378;忍了下来,“我来太早?”

  ?#23433;?#26089;不早,刚好合适。”沈长安把电视打开,从房间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毯盖在道年膝盖上,“这两天开始降温了,屋里没有开空调。”
  闻到屋子里有股肉香味,道年鼻子动了一下。
  “你送我的那些肉很细嫩,所以我弄了一些来炸酥肉,刚刚炸了一盘,你尝尝味道。”沈长安从厨房端出洗干净的水果跟酥肉,见跟道年过来的两个年轻人还站在门口,“两位也请坐,不要?#25512;!?br>  年轻人对沈长安笑了笑,转头去看道年。
  “他们等下就走。”道年?#27599;?#23376;夹了一块酥脆鲜香的酥肉放进嘴里,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吃东西,更像是在品鉴某种?#28216;?#23581;试过的事务。

  “是的。”其中一位年轻人立刻道,“我们是送先生过来的,马上就要离开。”
  “那你们忙完以后,中午过来吃饭?”沈长安笑着道,“今天菜做得?#34892;?#22810;,我跟道年两个人吃不完。”
  两个年轻人齐齐摇头,纷纷表?#31455;?#20316;太忙,就不过来了。

  见他们去意已决,沈长安也不好继续挽留,只好给他们塞了一盒自己做的小饼干。
  “酥肉不要吃太多,会口干,吃点水果解腻。”沈长安没有坐沙发上,而?#21069;?#20102;小?#39318;?#22352;在道年轮椅?#21592;擼?#19968;下子比道年矮了小半个身子。他不知道道年是不是在意腿疾的问题,但他这种坐法,也许有利于增加道年的安全?#23567;?br>  一个巴掌大的盒子递到沈长安面前,盒子上雕刻着漂亮的祥云图纹,还镶嵌着漂亮的珠子,沈长安有理由怀疑,这些珠子可能是宝石。
  “这是什么?”沈长安接过盒子,偏头看还在吃酥肉的道年。
  他炸的酥肉这?#26149;貿月穡?#19978;次在道年?#19968;?#38149;那?#26149;?#21507;,都没见道年动几下筷子,倒是今天的这小半碗酥肉,道年已经吃了小半。

  伸手在碗里拿了一块放进自己嘴里,嫩脆鲜香,确?#24403;?#20197;往发挥得更好。
  似乎没想到沈长安竟然从自己碗里拿吃的,道年顿住了两三秒:“上门礼。”

  “咳咳咳。”沈长安拍着胸口,呛得连眼泪都出来了,“道年,你平时是不是不怎么拜访朋友?”
  道年静?#37096;醋?#20182;,懒洋洋地伸手在沈长安背上轻拍了一下。
  沈长安瞬间觉得自己喉咙好受了很多,他捧着盒子解释:“去朋友家带礼物叫随手礼,恋人初次去见?#39029;?#24102;的礼,才叫上门礼。”

  “哦。”道年继续低头吃酥肉,什么礼都一样。
  沈长安见道年又不说话了,在电视上找到一个搞笑节目:“你先看一会儿电视,我去厨房看一下火。”
  道年对他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听见了。

  走进厨房,沈长?#37096;戳搜?#25163;里漂亮的礼盒,从厨房探出头:“道年,我现在可以打开你送的礼物吗?”
  “嗯。”道年吃完最后一块酥肉,捧着空荡荡的碗,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屏幕,?#36335;?#20182;看的不是喜剧节目,而是无聊的说教节目。

  盒子实在太过精致漂亮,这让沈长安在打开盖子的时候,各位小心,但是当他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以后,还是?#34892;?#33151;软。
  里面装的竟然是一块拳头大的金元宝,金元宝做?#27809;朐部?#29233;,胖乎乎的身躯散发着迷?#35828;?#37329;色光芒。
  这元宝跟很多财神像上,财神爷爷捧着的元宝一模一样。

  颤颤巍巍地把盒子盖上,沈长安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在噗通噗通乱跳,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多的?#24179;稹?br>  捧着盒子走出厨房,沈长安说话的声音?#34892;?#21457;飘:“道年,你送的这个随手礼是不是太贵重了?”

  ?#23433;?#22909;?”道年皱眉,明明每到过年的时候,很多人类都?#19981;?#36148;带着元宝的图。
  ?#23433;?#26159;不好,而是太好了。”沈长安咽?#25628;?#21475;水,“是不是……”

  “好就行。”道年把装过酥肉的空碗递到沈长安面前,“还要。”
  “这太贵重了。”沈长安摇头,“我不能收。”

  道年收回递空碗的手:?#23433;?#36319;我做朋友了?”
  “就是因为我把你当做朋友,才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沈长安见道年不高兴,干净解释道,“朋友之间的友谊,不需要用金钱?#26149;?#37327;。”
  道年点头:“嗯,我不嫌你穷。”

  沈长安:“……”
  谢谢您的善解人意哦。

  “可是,我这样的行为,叫占便宜。”沈长安无?#38382;?#31505;,“道年,也许你从小就生活在简单又优渥的环境中,不知道金钱的力量有多可怕,世间有无数人因为利益面目全非。”
  沈长安指了指自己,又拍了拍道年的手背:“我想跟你做朋友,仅此而已,不为别的,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道年静?#37096;醋?#24180;轻人黑白分明的双眼,平静无波的双眼中,多了半分认真:“我见过世间所有罪恶与黑暗。”

  “好好好,我知道你见过。”沈长安知道对方介意自己刚才说他没见过金钱力量有多可怕这句话,只好顺着他的意思道,“那你把这个收回去。”

  ?#23433;弧!?#36947;年垂着眼睑,“朋友,就收。”
  四目相对,沈长?#37096;醋?#23545;方漂亮如浩瀚星空的双眼,脑子晕晕乎乎地?#35980;?#20102;:“好,我收下。”

  道年继续?#37259;?#20182;。

  沈长安见状,赶紧补充道:“谢谢你的礼物,我很?#19981;丁!?#19990;上,又有几个人不?#19981;?#37329;元宝呢。他抱着木盒,暗自思量,等道年结婚的时候,他就用这个金元宝打个金娃娃送给他。

  听到沈长安说很?#19981;?#20197;后,道年?#21482;指?#20102;面无表情看喜剧节目的状态,只是用眼神多瞟了几下装过酥肉的空碗。
  沈长安瞬间看懂了他的眼神:“酥肉不能多吃,中午还要吃饭,蛋糕马上就烤好了,我给你取一块过来。”
  道年垂着眼睑不说话。

  “好吧,好吧。”明明道年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沈长安就是能看出,他这是不高兴?#34892;?#24773;绪了,“只能吃小半碗,吃完我们就吃水果,行不行?”

  道年扭头继续看电视,一副“我什么都没说,这都是你自己的意思”的模样。
  沈长安进厨房把酥肉装好,放在道年手里,陪道年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开始?#24202;?#21507;饭。

  中午十二点,所有的菜全部上桌,沈长安见道年靠?#24597;?#26885;闭目养神,小声叫他:“道年,吃饭了。”
  道年睁开眼,沈长安才发现他的双眼毫无睡意。

  ?#23433;?#26700;?#34892;?#39640;,你介意去餐椅上去吃饭吗?”
  道年微微摇头,双手扶在了扶手上。就在这个瞬间,沈长安忽然俯身下来,把他拦腰抱起,直接朝餐桌方向走去。
  道年:“……”
  道年:?

  抱起道年的那个瞬间,沈长安发现,道年的双?#20154;?#20046;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畸形,只是怕刺激道年的情绪,他没有可疑去看他的双腿,把人放到餐椅上后,他还贴心地给道年的腿盖上了毛毯。
  做完这一切,他发现道年?#37259;?#24049;的眼神十分怪异。
  “我力气大,不用担心。”把筷子递到道年手里,沈长安想让道年尽?#23458;?#35760;双腿的事情,“尝尝我的手艺。”

  吃了几筷子菜,道年:“好。”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很小就会做饭了。”见道年?#19981;叮?#27784;长安担心他腰部力气不够,夹菜不方便,就不断用公筷给他夹菜,“八岁过后,我就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有个老爷爷祖上做过御厨,我跟他学了很多做?#35828;?#25163;艺。那时候我的理想是做个大厨,可惜他老人家嫌弃我做菜太匠气,所以拒绝了我拜师的请求。”
  “好吃。”道年又强调了一句。

  “谢谢。”沈长安笑容灿烂,“你如果?#19981;?#30340;话,以后常?#27425;?#23478;,我做给你吃。”想到道年的双腿?#19979;?#19981;方便,他改口道,“当然,去你家做饭?#37096;?#20197;。”
  “大学那会儿,每次我做好泡椒鸡爪带去宿舍,都会被宿舍里的几个哥们抢得干干净净。”说到这,沈长安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恐怕从此以后,天南地北,他很?#35328;?#36319;他们见面了。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工作是不是顺利,有没有脱单。

  “明天去?#27169;俊?#36947;年抬?#25151;醋?#20182;,开口问了一句。
  “明天?”沈长安回过神,想起他还邀请?#35828;?#24180;一起出去玩,难得道年主动提出来,怕他改变主意,沈长安连忙道,“去附近的山泉谷,那边交通比?#25103;?#20415;,可以开?#21040;?#20986;。”原本他打算带道年去当地特色民居村玩,可是那边有很多乡村小道,对道年而言?#34892;?#19981;方便。

  吃完午饭后不久,来接道年的人就到了,沈长安把自己炸的小酥肉、小饼干还有蛋糕都装给?#35828;?#24180;,约好了明天早上见面的时间。

  抱着一大包沈长安给的东西坐上?#25285;?#22352;在车里等的刘茅见状,刚想伸手去拿,?#25237;?#19978;?#35828;?#24180;幽深的双眼。

  他默默地、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爪子。

  

9646 3481977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48197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为什么跟计划老是连挂 幸运飞艇是什么鬼 pc卡红一天卡5000 快乐12胆拖对照表 体彩电子投注单下线 手机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 时时彩双面什么意思 期期20码中特 福彩快三怎么买大小 pk10技巧规律2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