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人遁其一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1-17 19:33:57

  眼?#37259;?#24352;大爷忽?#24187;?#20986;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瓶子, 倒在手指头上就要往自己眼皮上抹,沈长安被吓了一跳:“张大爷,您这是干嘛呢?#20426;?br>“阿弥陀佛,张道友你心不静了。”严印从张大爷身后走出来,朝沈长安双手合十:“几日不见,沈施主更加清俊了。”
“你们修佛的人, 不是讲究六根清净?#20426;闭?#22823;爷冷笑,“怎么吹捧起人来的时候,一点都不讲究?#20426;?br>“张道友误会了, 拙僧所言句句属实, 并没有吹捧之意。”严印朝沈长安慈和一笑, “沈施主浑身灵气充盈,让人见之如沐春风,像极了我佛前的灵童……”

  “呵。?#38381;?#22823;爷冷笑,伸手把严印拉到身后, 对沈长安道:“你脚上有个死后不愿意去投胎的魂体, 但是你不要害怕,他魂相并不难看, 我让你看一看。”
“等等。”沈长安抬了抬脚,把挂在他脚上的宅男鬼提了起来,“您说的是这个?#20426;?/p>

  张大爷脸上的笑容僵住, 他愤怒地扭头看向张谷:“是你帮他开的天眼?!”
张谷一看师伯怒气冲冲的样子, 连忙摇头道:?#23433;?#26159;我,不是我, 是他自己能看到的?#20426;?/p>

  ?#23433;?#21487;能!?#38381;?#22823;爷忍不住道,“沈长安是十世功德身,成年后就是不视鬼邪的体质,除非他们修炼出实体,不然在沈长安面前与空气无异,他怎么可能看得见?#20426;?br>“可是……?#38381;?#35895;小声道,“他就是这么随随便便就看到了啊。”

  严印与张大爷的表情同时变得严肃起来,张大师把牛眼泪收起来,看?#25628;?#27784;长安与张谷:“你们俩先进来。”
“大师,我能不能顺便滚进来?#20426;闭?#30007;抱着沈长安的大腿,瑟瑟发抖。
张大师皱眉看向张谷:“怎么回事?#20426;?br>张谷把事情说了一遍,特意强调宅男鬼不仅没有害人,还帮着活人做产品网络营销。

  “当了鬼还在帮活人做事,这是有多想不通?#20426;闭?#22823;爷小声嘀咕了一句,让宅男鬼进了门。
宅男鬼往地上一滚,继续抱沈长安的大腿。虽然这位大佬身上的金光亮?#20040;?#30606;鬼眼,但是只要大佬没有想消灭他的意思,他抱着大佬的?#25447;祝?#31455;有种灵魂变得更加凝实的感觉。

  “有话坐下说。?#38381;?#22823;爷让严印大师去泡茶,然后对沈长安道,“这个鬼的事情稍候再说,我想谈一谈你的体质问题。”
“我的体质……还是挺好的。”面对张大爷如?#25628;?#32899;的神情,沈长安忍不住也跟着正经起来。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看到鬼的?#20426;?br>?#23433;?#30693;道。”沈长安摇头,“除非仔细辨认,我看不出鬼与人的差别,我也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见过鬼。”

  “可?#21069;?#29702;说,当你成年后,是看不到鬼的。?#38381;?#22823;爷摇了摇头,“这中间一定出了什?#27425;?#39064;。”
“很严重的问题?#20426;?br>“我不知道。?#38381;?#22823;爷沉默半晌后摇头,他神情凝重,“有关十世功德身的记载中,并没有你这样的情况。但是你身上的功德金光以及震慑鬼怪的能力,又与十世功德身一模一样,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特殊的人,会有与十世功德身相同的体质。”

  宅男鬼忍不住道:“会不会是什么佛子转世,神仙转世?#20426;?br>“这位……亡魂说得对。” 严印端着茶与水果出来,“说不定沈施主乃是佛子转世?#20426;?/p>

  “别瞎忽悠小辈,他若真是佛子转世,从小就会对佛学产生兴趣,甚至不忍伤害任何生灵。?#38381;?#22823;爷打算严印的忽悠打法,?#23433;?#26159;佛子转世,也不可能是神仙转世。”
“为什么不能是神仙转世?#20426;闭?#35895;?#34892;?#19981;解,在一些古籍中,早就有关于神仙转世为人,最后再次得道成仙飞升的故事,为什么沈长安就不能是其中一个?

  “以前古籍中记载,常有人请神除邪魔,可是近百年来,我们整个玄学界,再也没有人能够请神成功。?#38381;?#22823;爷叹口气,“或许神早已经陨落,就算他们还存在,也不会再插手人间的事,又怎么可能转世为人,这又不是拍神话电视剧。”
被张大爷与严印大师用探索的眼神盯着看,沈长安觉得自己坐得?#34892;?#33136;疼,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要不我们还是先解决鬼的事情?#20426;?br>管他是几辈子功德身,反正前面二十多年都这么过来了,也不急在这一会儿。早点把这个鬼的事情解决,他好赶回去跟道年吃午饭。

  张大爷叹了口气,他低头看宅男鬼:“把你的名字跟生辰八字,出生方位都告诉我。”
见这位大师没有灭鬼的意思,宅男鬼毫不犹豫便报了自己的名字跟生辰八字:“我妈生我的那天,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提到自己的出生经历,宅男鬼?#34892;?#39556;傲,“在我们这儿,冬天一般都是雨夹雪,可是那年的雪特别大,二十年都难得一见,我家里人都觉得,?#39029;?#22823;后一定不平凡……”
结果父母过世以后,给他留了几套房,他每天过着收租、玩游戏,写小说的宅男日子,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平凡。

  好在二老过世得早,不用目睹在他们眼中不平凡的儿子,成了别人眼中没有斗志的宅男,这样也好。
“你生于腊月三十子时,正是新旧交替之日。?#38381;?#22823;爷掐指算了很久,“你的命格,确实不该是平凡之相。”
腊月,祭百神,祛百邪,乃一年之末,渡过腊月便是新春的开始,在人们心中意义非凡。

  “奇怪,你这个八字,分明是福禄双全,长寿?#36824;?#30340;命格,怎么在正值壮年的时候,忽然丧命?#20426;闭?#22823;爷忍了忍,到底没说,还过得这么普通。
本该是龙傲天的命,却过成了路人甲,而?#19968;?#30701;命,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灭顶的打击。

  “你的意思是,我命不该绝?#20426;闭?#30007;鬼脑子?#34892;?#21457;懵,能不能变成一个厉害的大人物,他其实没有那么大的?#38750;蟆?#21487;是若能好好活着,当个安于平凡的包租公,吃自己想吃的美?#24120;?#20063;挺不错的。
能好好活着,谁又想死?
在这个瞬间,宅男鬼心中忽然?#31185;?#26080;限的怨恨,可他偏偏却不知道恨谁。他扭头四顾,想要在这些大师身上找到一个答?#31119;?#21487;是他看到的,只有几张沉默的脸。

  “他一直遗留在人间,不能转世投胎,是因为在生死簿记录上,他还活着?#20426;?#27784;长安大概明白了张大爷的意思,“所以他现在是阴间的黑户?#20426;?br>?#23433;?#19981;多……就是这个意思。?#38381;?#22823;爷点头,“没有户籍,在哪儿都不好办事。”

  “你们也没有办法?#20426;?#27784;长安道,“我看电视剧里,大师们能够设祭?#24120;?#35831;阴兵为无?#32426;?#39746;给些便利,要不你们想个办法,帮他解决一下户口问题?#20426;?br>张大爷干咳一声:“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看张大爷与严印大师的表情,沈长安瞬间明白过来,看来他们是无法请阴兵的。

  因为他多了这句嘴,气氛?#34892;┺限危?#27784;长安频频看手表,最后低头对宅男鬼道:“要不你先留在张大爷这里,我去跟朋友吃个饭,晚上再过来找你。”

  宅男鬼满腔的不?#35270;?#24868;怒,被沈长安身上的功德金光一照,慢慢平息了下来,他晃了?#25991;?#34955;,刚才他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生出那么强烈的恨意?
“大佬,你要去哪儿?#20426;?#20182;不敢离开沈长安,抱住沈长安大腿道,“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你就想办法帮帮我吧。”

  “办法是肯定会想办法的,可是我朋友也很重要。”沈长安低头伸手把宅男鬼从自己腿上撕开,“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要讲信誉,说好了陪朋友吃饭,就一定不能食言。张大爷这里很安全,我晚上就过来找你。”
宅男鬼可怜兮兮地?#37259;?#27784;长安:“大佬,你晚上一定要来啊。”

  “来来来,一定来。”沈长安一边点头一边往门外走,“在这里好好听张大爷的话,他肯定不会害你。”
说到这,他扭头看向张大爷:“张大爷,这个鬼就拜托给你了。”
“行了。?#38381;?#22823;爷点头,“你走吧,我查一查他,是不是被人借走了福运与寿命。”

  得到张大爷?#20449;担?#27784;长安匆匆往外走,没有提张大爷说什么?#23433;?#21523;他一大跳,就不姓张?#38381;?#20107;。

  房间门再次关上,坐在沙发上喝茶的严印放下茶杯,脸?#20185;?#21457;着慈悲的微笑:“王道友,此事你怎么看?#20426;?br>张大爷愤怒地扭头:“你?#20852;?#21602;?#20426;?br>“叫你啊。”严印口里念着佛?#29275;?#38463;弥陀佛,修行之人不打诳语,既然你以后都不再姓张,我看姓王也挺好。”
“滚!?#38381;?#22823;爷一脚把严印从沙发上踢了下去,低头看乖巧蹲在地上的宅男鬼,起身?#28216;?#37324;拿出朱砂与符纸,开?#32426;?#31639;宅男鬼的运势轨迹。
一道符画完,他浑身汗如雨下,面色难看至极。
严印伸手在他后背上拍了一掌,张大爷面色好看了一些,他摇了摇头:“有人恶意毁去了他的运势,我算不出来。”

  在玄学界,张大爷已经是杰出之辈,若是连他都算不出来,说明行事之人修为?#23545;?#39640;于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23433;?#22914;让?#21697;?#21340;算一次?#20426;?#20005;印?#37259;?#22320;?#25103;?#28903;干净的符纸,心里隐隐有种担忧,也许有某种阴?#38381;?#22312;不知不觉间展开,偏偏他们还对此一无所知。?#21697;?#26159;整个玄学界虽擅长卜算的人,若是连他都束手无策,那么谁都没有办法了。

  “没用。?#38381;?#22823;爷吞下一粒丹药,苍白如纸的脸勉强?#25351;?#20102;几分血色,?#25300;一?#30097;做这件事的,不是人。”
?#23433;?#26159;人,会是什么?#20426;?#20005;□□中的不安变得更加强烈,比人更厉害的是什么,神还是妖?

  沈长安匆匆赶到道年家里,已经过了中午一点,他匆匆扒完饭,顺手帮道年夹了几筷子鱼肉,抹抹嘴又起身?#24613;?#24448;办公室赶。
走到门口,他想起晚上还有事,便对道年道:“道年,今晚我?#34892;?#20107;,晚上就不过来了。”
?#37259;怕?#26700;子的鱼肉蔬菜,道年放下筷子,面无表情:“哦。”

  急促的脚步声越行越远,道年闭上眼睛,伸手一扫桌面,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消失得干干净净。
沈长安一走,刚才还有几分热闹的屋子,顿时冷清了下来。

  “先生。”刘茅小声道,“东海有极大的台风形成,两天后就会席卷沿海地带,是否让它登陆?#20426;?br>道年:“冬?#31350;?#21040;了。”
刘茅欲言?#31181;梗?#30524;神中出?#20540;?#24551;。@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冬季不是台风高发时期,不用登陆。”道年刚说完这一句,天际忽然雷声隆隆,声音大得?#36335;?#22312;他们住的房屋上空炸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正在花园里拔草的胡明吓得瑟瑟发抖,连尾巴都控制不住钻了出来。鸟架上的鹦鹉绯莹更是吓得把脑袋藏进翅膀里,抓住鸟架的脚爪不住颤抖。
“先生!”刘茅颤抖着嗓音道,“您?#24179;?#20102;。”
“大道早已经消亡,它能耐我何?#20426;?#36947;年抬眼?#37259;?#31383;外,天际乌云不?#25103;?#28378;,?#36335;?#22312;咆哮,他眼底露出讥讽之色,“我说不用登陆,那就不用登陆。”

  乌云中雷光?#20102;福?#24778;?#30528;?#19979;。
道年挥手,一道金光从他掌中飞出,劈下的惊雷被这道光硬生生挡了回去。
“雷声太吵。”道年眼神不移,“早晚都会消亡,现在还讲这种规矩,有什么用?#20426;?br>乌云在空中翻滚了片刻,最后慢慢消散,天空?#21482;指?#20102;晴朗的模样,?#36335;?#21018;才的惊?#23376;?#22825;变皆不存在。

  “先、先生,你为?#25105;?#36829;背规律?#20426;?#21016;茅吓得牙齿发颤,“您这样下去,会跟大道一样……”
“哦?#20426;?#36947;年反讽,“大道自己都撑不住消亡了,留下这些规则,能有多大?#20040;Γ俊?br>“可是你也不该如此,虽说你掌管天下四十九法则,但还有一道生机并不在您手?#23567;?#33251;下担心,这道生机化为您的克星,让您像大道一样……”

  “我是存在,并不是生命。”道年垂下眼睑,面无表情道,“若要消亡,那便消亡。”
“可是……可是……”刘茅不知道该怎么劝诫一个无喜无怒的存在,他?#37259;?#31354;?#21561;?#30340;餐桌,忽然道,“可是你收下沈先生的钥匙,即便您不在乎消亡,至少也要陪伴他百年。您现在这样做,臣下很担心您。”

  百年何其短暂,可是天道消散,却只需要一个瞬间。
“大道五十,天衍四?#29275;?#20154;遁其一。”道年轻轻念着这句话,“其他族以为是我偏爱人类,却不知道,真正偏爱人类的,是大道。”
所以临消散前,把能克制天道的生机道赋予了人类,所以这么多族类,唯有人类敢说“人定胜天”。

  在人类影视剧中,妖与神得道后,总会以人类的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然而人类不知道,这个世间是先有神妖才有人,只是大道让人类从出生起,就能拥有神妖修行得道后才能有的模样,这样明?#20301;?#30340;偏爱,又有哪个族类能比。
既然大道如此偏爱人类,他不如顺着大道的意,让这次自然灾害不要伤害到人类。可是大道留下的规则潜意识,似乎很想让他做这个恶道,想让他?#24066;?#21488;风登陆,再让人类靠着自己的力量,来克服这场灾难。

  人们总爱骂“老天无眼”“贼老天”?#23433;?#22825;不公?#20445;?#20182;这次就顺着他们的心意,真正不公平一次。
本该登陆的台风忽然停留在海上盘旋,水族的妖修非常意外,水族的族长甚至特意掐算了一次。

  “奇怪,按照原定的轨迹,台风应该在今晚凌晨登陆沿海城市,造成不少的伤亡,怎么突然停着不动了?#20426;?#27700;族大妖掐算了几次,得出的结果都一样,他在洞府中犹豫了很久,还是起身去求见了大人。

  然而拜见大人以后,他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什么,这是您的意思?#20426;?#27700;族大妖?#34892;?#38663;惊,究竟是他掐算出了错,还是天道大人忽然发了疯。
道年把玩着一粒闪着光芒的星辰,面无表情道:“嗯。”
“可是原本……”
道年?#37259;?#20182;不说?#21834;?br>水族大妖心中一惊,躬身道:“多谢大人告知,我明白了。”

  他退出大人的结界,脑子里乱哄哄一团。自从天道大人越来越不爱见各族长老以后,他内心就一直觉得不安。
今天有此变故,他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有种终于来?#35828;?#26080;奈?#23567;?/p>

  “你们?#27425;?#21338;没有,有?#20332;?#30417;测到海面上有个巨大的气流,这团气流有可能形成十几?#30701;?#39118;登陆沿海地带。?#32972;?#30460;盼刷到网上的消息,跟同事们道,“气象局说,如果台风成功登陆,临海将有好几个城市受灾,现在已经开始紧急撤离附近群众到台风避难点了。”

  听到陈盼盼的话,沈长安掏出?#21482;?#30475;了看,?#20332;?#25293;下来的照片上,台风气流团?#36335;?#31548;罩了半个地球,看起来十分吓人。
“这要是登陆,不知道有多少财产与人身安全损失。?#32972;?#30460;盼叹气,“我有同学家里就住在沿海地带,希望老天保佑,让这团台风自己在海上消化了。”

  沈长安刷着新闻下的评论,也有不少网友在发祈祷的?#24613;輳?#31048;求苍天保佑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倒是当地人十分淡定,还有网友在网上吐槽某个牌子的食物不受欢迎,超市里其他食物都被搬空了,就这个牌子还剩着。

  “这个牌子的食物明明很好吃。”沈长安小声道,“又辣又麻,吃到肚子里多爽。”他叹了口气,也跟着网友们一起,祈求这?#25991;?#22815;平安度过。
“希望当地的人们,能平安度过这次自然灾害。”

  下午下班,沈长安急急忙忙赶到张大爷家里的时候,就看到宅男鬼坐在地板上,手里捧着几根香烛吃得津津有味。
“大佬,您吃了吗?#20426;闭?#30007;鬼看到沈长安回来,下意识道,“要不一起吃点?#20426;?br>沈长安:?#21834;?br>?#23433;?#20102;,谢谢。”近几十年内,他都不会对这?#36136;?#29289;?#34892;?#36259;。

  宅男鬼这才?#20174;?#36807;?#37259;?#24049;说错了话,朝沈长安讨好一笑:?#25300;一?#33258;己做饭,要不我去给您做点,中午的饭,都是我做的呢。”

  沈长?#37096;?#21521;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34892;?#19981;敢置信,这三个人连鬼都要奴役?
想了想,他往张谷身边一坐,朝宅男鬼笑道:“那就麻?#27785;恕!?br>张大爷与严印齐齐扭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笑。

  “事情查清楚了没有?#20426;?#27784;长?#37096;戳搜?#31354;?#21561;?#30340;桌子,习惯?#35828;?#24180;家坐在哪儿都有食物的日子,现在看到空无一食的桌面,他反而?#34892;?#19981;习惯了。
?#23433;?#34892;。?#38381;?#22823;爷摇头,“我们玄学界最厉害的?#21697;?#20986;手,也算不出原因。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此子都是福禄双全的命。”

  “可他偏偏猝死了。”沈长?#37096;醋?#21416;房方向,宅男鬼从门口伸出脑袋,“大佬,你能不能吃?#20445;俊?br>虽然宅男鬼相貌只能算普通,但是笑起来的样子,却有几分讨喜。想到这样一个单纯的年轻人,不仅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丧命,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沈长安忍不住心生了几分同情。

  他朝宅男鬼笑了笑:“我不太能吃?#20445;?#19981;过?#32423;不?#24819;吃一点,?#37327;?#20320;了。”

  “好?#24076;?#25105;明白了,绝?#38405;?#20570;出你?#19981;?#21507;的菜。?#38381;?#30007;鬼朝他笑了笑,缩回了脑袋,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出炒?#35828;?#22768;音。

  沈长安摸了摸下巴,再次问张大爷与严印大师:“真不能试着请阴兵?#20426;?br>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么乖巧的年轻人,遇到这么不公平的事。

  因为连一个小鬼的事都处理不好,已经让张大爷觉得自?#22909;幻?#23376;,听到沈长安这?#27425;剩?#20182;破罐子破摔道:“你行你上啊。”
沈长安被这句话怼得没脾气:“大爷,您别跟我说笑了,我连术法都没学过。”

  ?#23433;皇允?#24590;么知道,不能成功?#20426;闭?#22823;爷站起身,气势汹汹道,“你等着,我给你?#24613;?#31085;坛。”想要说服一个自我意识比较强的年轻人,只有让他自己经历失败,才能彻底让他明白什么叫现实。

  “哎……”沈长?#37096;醋?#30495;的进屋?#24613;?#31085;坛的张大爷,?#34892;?#20667;眼,玄学界办事,都爱打直球的?
张谷同情地拍了怕他的肩:“我家师伯向来这个脾气,等下你请神失败后,他就能?#25351;?#27491;常了。”
?#24052;?#19968;成功了呢?#20426;?#27784;长安玩笑道。

  “沈施主,真是位想象力丰富的年轻人。”严印温和一笑,“拙僧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才,很适合修佛,你真的不考?#24378;?#34385;?#20426;?br>沈长安:?#21834;?br>?#23433;?#29992;了,谢谢。”

  

9646 3489918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489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