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但求心安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1-21 20:06:02

  “路人怎么了,武侠小说里最厉害的高手, 还是默默无闻的扫地僧呢。”沈长安干咳一声, 打断师徒二?#35828;?#20105;吵,“按?#23637;?#23478;相关规定, 他人在没有经过主?#35828;脑市?#19979;,不能闯入主?#35828;?#31169;人空间。另外, 我们尊重宗教信仰,但是公众场合禁止传教,两位道长有什?#27425;?#39064;, 可以私下慢慢讨论。”
关上门斗法都行, 就是不要拉他下水。

  “年轻人, 我看你?#25163;?#19981;凡, 有没?#34892;?#36259;跟我一起研习道学。”老人很快改口,把宗教论改成了学说论, “道学也是哲学的一部分,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人生哲学, 生命意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长安:“谢谢, 我可能没有成为哲学家的天?#22330;!?br>老人似乎并不想放过跟沈长安谈论人生哲学的打算, 仍旧劝道:“?#27425;?#20204;这边,我可以开高工资……”
“可拉倒吧,你那个破道观,一年四季都没有几个香客, 全靠协会扶持着才勉强维持下去。”黄袍道?#31185;沉搜?#20572;在路边的车,“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 多一个小时,要多给一?#39318;?#36710;费。”

  “?#21069;。?#20320;当年租车去接业务的时候,不就是因为一个小时的租车费,差点跟人打一架?”被逆徒拆穿自己的窘迫境地,老人?#34892;┺限危?#21453;呛道,“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口?#24515;?#20123;废材师兄妹帮忙,你早被租车司机打?#27599;?#29241;喊娘了。”

  王总经理愣愣地?#37259;?#36825;一幕,他只是想报警把闹事的道士抓走,怎么事情发展成老道士要收沈先生为徒了?他扭头看?#25628;?#27784;先生,对方一脸茫然,显然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34892;?#25720;不着头脑。

  “沈先生?”王经理走到沈长安身边,“外面人来人往的,要不我们进去再说?”
听到“进去”两个字,黄袍道士眼神一亮,双目灼灼地盯着沈长安,?#36335;?#27784;长安不同意,他就摁着他的头同意。

  假装没有看到黄袍道士的眼神,沈长安点?#35828;?#22836;:“好。”
王经理松了口气,警车跟警察都站在大门口,万一被不怀好意的人拍下照片,说是他们公司的人犯了事,闹到了会影响整个公司的。

  一行人进了接待室,黄袍道士?#27809;?#25487;出藏在袖子里的罗盘,但是罗盘上的指针丝毫不动,他的?#25104;?#36234;来越难看,连警察让他把罗盘收起来都没听见。

  怎么会这样?
这栋楼里毫无鬼气,非常干净。
?#23433;?#21487;能,这不可能……”黄袍道士晃了?#38382;?#37324;的罗盘,“一定是这个坏了。”

  走进接待室,老人看?#25628;?#36824;在摆弄罗盘的黄袍道人:“我以为你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年,会有不少的长进,没想到也不过如此。你在这家公?#20037;?#21475;闹了这么久,难道就没有发现,这里根本没有鬼气?”

  黄袍道人怔住,他抬头看向老人:“你早看出来了?”
可是为什么那位长辈非常肯定地告诉他,这里有一只恶鬼,只要他把这只恶鬼收押起来,就会得到无数功德?
这几年来,那位老前辈给他指点过无数次,?#28216;闯?#36807;一次错,为什么这次出现这么明显的错误?

  “这几年你在外面的名气越来越大,功力却不见长,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也不想管你,念在往日的师徒情分上,我多嘴劝你一句,太过偏执的人,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
“你倒是不偏执,见到可怜的鬼,还给他们烧纸钱。”黄袍道人心神本就?#34892;?#19981;稳,听到老人这么说,忍不住反驳道,“这些年,你靠着包容温?#20572;?#36807;上大富大贵的日子了?”

  “罢了。”老人叹息一声,“你我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日后的路你自己好好走,希望我下一次再听到你的消息时,不是噩耗。”
接待室安静了下来,沈长安坐在角落,从这对师徒的谈话中,提取出了一些信息。这个黄袍道?#35828;淖手?#24212;该算不上特别好,不然他的师父不会说这?#21482;啊?br>但是他在这个黄袍道人身上,看到了一个修行人士对普通?#35828;?#39640;傲。或许在他眼里,普通人不值得他多看一眼,就连本事比不上他的修行人士,也是他轻视的对象。
这样人,或许经过了一段?#21592;?#30340;日子,在飞黄腾达后,就会变得格外的自傲。

  “两位道长,看来今天的事情都是误会。”沈长安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关于这家公司闹鬼的传言,早已经查明了原因。只是电脑系统被人植入了木马。补上系统漏洞以后,那些闹鬼现象就已经全部消息,这位道长可能是因为听到网上的那些传言,信以为真了。”
“现在某些没有底线的自媒体,最?#19981;?#28155;油加醋地报道一些事情,来引起民众的关注与讨论。”沈长安看?#25628;?#22352;在?#21592;?#30340;王经理,“道长您这样三天两头来公司大门口闹着有鬼,对公司名誉是很大的影响。公司这边的负责人,是可以起诉你的,并且要求你经?#38376;?#20607;的。”

  黄袍道士用眼角余光看?#25628;?#27784;长安,没有说?#21834;?br>?#23433;?#36807;道长身为修行人士,怎么会因为网上一些谣言,就信誓旦旦说这里有鬼了呢?”沈长安摇着头叹息道,“虽然说你可能是因为一片好心,但是网上有关闹鬼的谣言太多了,您如果每个都相信,会不会……”
沈长安的话没有说尽,但是黄袍道士觉得他是在骂自己是傻子。

  “你在嘲笑我?”黄袍道士内心的怒火,就像是小火苗遇上?#20572;?#36461;蹭直冒,“你以为我是那些没有长脑子的傻子?!”
王经理在?#21592;?#40664;默点头,?#37259;?#19981;仅傻,还有点神经质。

  “你知道什么,我是?#23567;?br>沈长安装作不关心答案的样子,结果对方说到一半,又把话吞了回去。他内心?#34892;?#22833;望,看来这个道士背后果然还有其他人,而且这个人还知道陈元的魂魄一直徘徊在这家公司没有离开。
如果前几天他没有来这家公司,只有张谷会来收鬼,最后是陈元被张谷收走,还是怨气忽然爆发,变成厉鬼让张谷受伤?

  “这位道长,是什么时候开始过来闹的?”沈长安小声问了王经理一句。
“说起来?#25512;?#20154;,您帮我?#21069;?#28431;洞查出来的那天晚上凌晨,他跟公司的门卫说什么有鬼,门卫把他赶走以后,他就天天过来闹了。”说到这,王经理就心有余悸,幸好沈先生当天就把公?#22659;?#30340;问题找了出来,不然他有可能真的会相信这个道士的说辞。

  他跟张?#21364;?#30528;陈元那个宅男鬼离开的当晚,他就来了?
是凑巧还是算好了时间?

  “当天晚上正是恶鬼觉醒之时,你们耽误我去抓鬼……”
“道士先生,请您清醒一点,鄙公司并没有鬼。”王经理忍无可忍,反唇相讥道,“撒谎撒得太多,连你自己都信了?”
黄袍道人想骂对方无知,可是想到这家公司里面,确实没有鬼气,他面色变得青白交加,半晌才道:“说不定是那个鬼见到有人要抓他,提前逃了呢。”
这话他自己说得?#34892;?#24515;虚,枉死鬼若要变成危害一方的厉鬼,必须讲究天时地利人?#20572;?#21482;要有半点不符合,就不可能变成厉鬼。
那个鬼若是离开了这家公司,变成厉鬼的可能性?#19981;?#22823;大降低。可是,究竟是谁带走了那个鬼?
他不相信那位前?#19981;?#39575;他,所以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

  “你们公?#31384;?#20960;天,是不是来过别的大师?”他?#37259;?#29579;经理,仍旧不死心。
“没有,没?#23567;!?#29579;经理被他?#36710;?#19981;行,站起身对两位警察道:“警察同志,我还?#34892;?#24037;作需要处理,这边会有工作人员过来处理。”
“好的。”两位警察也?#34892;?#21516;情这家公司的经理,加上这家分公司是招商引资进来的,为当地一些?#20064;?#22995;提供了工作岗位,所以他们也不想让对?#25945;?#36807;为难。

  见王经理离开,黄袍道士忽然不闹了,他扭头看向沈长安:“难道是你?”
“对,是我。”沈长安点?#35828;?#22836;,在黄袍道士?#21767;?#21464;脸的时候,才继续道,?#26696;?#25165;不是跟你说了,这家公司的系统问题是我查出来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黄袍道人忽然想起,他这个师父虽?#24187;?#26377;什么?#20040;Γ?#20294;绝对不会为了打击他,故意说某个路人?#25163;?#22909;,“是不?#21069;?#37027;个鬼带走的?”

  “道长,你别开这种玩笑。”面对两个警察满是打量的目光,沈长安一脸震惊,“什么鬼不鬼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世界上哪来的鬼。”
两个警察见沈长安一脸无?#21361;?#21482;好开口道:“这是民服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部门平时的工作,就是破除封建迷信,为百?#25307;?#20256;科学,怎么可能跟鬼神之说牵扯上。

  最后这位黄袍道士被警方的人带走了,因为态度恶劣,拒不认错,最后被?#21497;?#19971;日,罚款1500元,顺便还上了当地的报纸。
当地很快传出一个流言,说是有假道?#31185;?#38065;,拿出一张符纸让人闻一闻,就会让人失去神?#29301;?#25226;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送给假道士。
这个流言传播的速度很快,尤其是在中老年群体中成了热门话题。真道士们被这个流言弄得焦头烂额,有网络?#25945;?#36134;号的道长们纷纷?#22659;?#26469;,给网友们科普“如何拆穿假道士”“遇到假道士我们该如何做”等小知识,也算是为了近来的流言操碎了心。

  网上这些事情,沈长安关心得并不多,他回去以后,跟张大爷跟严印商量了一下。这两位都是玄学圈的人,查那个黄袍道?#35828;?#36807;往生平肯定比他容易很多。

  “唉。?#38381;?#22823;爷看?#25628;?#22352;在沙发上,吭哧吭哧扒饭吃的宅男鬼,实在想象不到他变成厉鬼会是什么场面。
察觉到张大爷?#37259;?#24049;,宅男鬼抬头朝他笑了笑。
张大爷:?#21834;?br>“我们打个?#30830;劍确?#35828;那个道士背后的人算到陈元有可能变成厉鬼,所以就让那个道?#21683;?#25417;鬼,但是他有没有想过,也许那个道士根本不是陈元的对手,反而有可能成为陈元的养料。?#38381;毆认?#20102;想,“怎么想,都觉得那个人不怀好意。”
“也许他本就想让那个道士成为养料。”沈长安皱着眉道,“我总觉得,那个背后之人,其实是希望陈元变成厉鬼的。”
“陈元变成厉鬼对他又有什?#26149;么Γ俊闭?#22823;爷道,?#23433;?#33021;吃又不能喝,又不能用?#37259;?#24441;鬼。像陈元这种八字特别的鬼,如果变成厉鬼只会后患无穷,如果阴间的鬼差来不及管,不知要折损多少玄学界的人,才能把把他降伏。”

  “然而生死簿上,他的阳寿未尽,如果他真的化身成了厉鬼……”阴差肯定不可能及时发现,等事情闹大的时候,阴差赶过来恐怕也来不及了。想到这,张谷?#25104;?#21464;得极其难看,这背后之?#35828;?#24515;思,何其歹?#23613;?br>?#30333;?#36825;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不仅损阴德还要担因果,那个人图什么?”

  ?#32610;?#24120;人永远无法揣测疯子的想法。”沈长安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严印,“大师,您有何高见。”
?#30333;?#20711;只是在想,若是当日沈施主没有把陈元施主的魂魄带回来,那个?#35828;?#35745;划可能已经成功了。”严印看向沈长安的眼神,充满了热切,“沈施主果真是济世?#28909;说?#21629;格,当真……”
?#23433;豢悸牵?#35874;谢。”沈长安果断拒绝,?#25937;?#37027;?#26149;?#21507;,大排?#30340;?#20040;热闹,火锅那么美味可口,出家是不可能出家的,打死他都不可能出家的。

  “罢了。”严印?#34892;?#36951;憾,“那我下次再?#27425;?#20320;。”
沈长安:“大师,就算您问我无数次,我也不会改变主意。不都是说出家人要六根清净,万事不可?#37259;?#20040;,您这样是着相了。”
“?#21069; !?#21548;到沈长安这话,严印理直气壮道,“所以我修行这么多年,都还没有成佛。说不定沈施主你皈依佛门后,我就能顿悟成佛了。”
沈长安:?#21834;?br>得呢,他还是选择闭嘴就好。

  “也不知道城隍大人有没有查到事情原委。”沈长安算了算日子,这都三四天过去了,城隍大人既没给他投过?#21361;?#20063;没在他面前显现过神身,难道是查不到真相,不好意思见他。
听到“城隍”二字,严印与张大爷的表情都?#34892;?#24494;妙,张大爷甚至忍不住开口,“小沈啊,既然你不想修佛,要不要?#24760;?#19968;下修道,我们道门规矩没?#24515;?#20040;多,实在不行,还可以当做记名弟子,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又能学道术,是不是一举两得?”
“我平时还?#19981;凍月?#29275;肉。”沈长安委婉地拒绝。
“?#36843;?#31359;肠过,道在心中留。?#38381;?#22823;爷干咳一声,“你别当着我的面吃就行。”

  “阿弥陀佛。”严印叹为观止,没想到张道友为了把沈施主拉进玄学圈,底线竟然低到没有底线。幸好沈长安能够请神的事情,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若是传到玄学圈,恐怕沈长安门外就会上演万?#25628;?#20070;求修行的大戏。

  ?#32610;?#22823;爷……”沈长安?#38480;我?#31505;,最后选择了实话实说,“抱歉,我对符水一道,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更何况,对于我来说,鬼与人差别并不大,学与不学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张大爷诡异地沉默了下来,良久后他才道:“?#21069;。?#25105;倒是忘了,你都能徒手抓疫鬼了,还用学什么道术。”
“什么疫鬼?”沈长安听到这话?#34892;?#33707;名其妙,“我什么时候抓过疫鬼?”

  “万圣节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抓到一个歹徒?”
“对呀。”沈长安?#38405;?#20010;人还是?#34892;?#21360;象的,毕竟把自己弄得那么恶心的人并不常见。
“那个……就是疫鬼。?#38381;?#22823;爷?#37259;?#27784;长安眼睛慢慢瞪大,露出不可置信地模样,慢悠悠抛出了一句,“为了抓住这个疫鬼,我们派出了很多修行者,不过还是被他逃了。”

  “所以,您的意思是说……”被他几拳揍翻的男人,是整个修真界都抓不到的疫鬼?
张大爷跟严印虽然不是那么想承认,但还是沉默的点?#35828;?#22836;。

  “难怪我只是抓了一个歹徒,上面不仅特意给我颁了奖,还让整个部门都领了奖金。”沈长安恍然大悟,“我就说为什?#26149;罄次?#25235;了小偷或是歹徒,都没再给我奖金了,原来还有这一出。”
仔细想想当天的情况,他怎么都无法相信,那个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的男人是疫鬼,因为实在是……太虚弱了。

  “会不会是我们人间阳气太重,所以才那么轻易的被我抓住?”为了顾全玄学界大佬们的面子,沈长安给他们找了一个理由,“毕竟现在我们人人都打了疫苗,疫苗就是他的克?#29301;?#25152;以一来人间就虚弱了。”
?#23433;?#21487;能……”

  张大爷的话被?#21482;?#38083;声打断,沈长安的?#21482;?#21709;了。
?#20658;?#21733;?”
“现在吗?”沈长安看?#25628;?#24352;大爷等人,“好,等我十分?#21360;!?/p>

  挂?#35828;?#35805;,沈长安拿了几袋零食几瓶可乐给宅男鬼,对张大爷歉然笑道:?#23433;?#22909;意思,我朋友请我去吃宵夜,我先过去了。”
张大爷想到了沈长安个神秘又大方的朋友,沉默地点头。

  沈长安跑下楼的时候,见刘茅把车停到小区外,伸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20658;?#21733;,道年怎?#26149;?#28982;想起吃烧烤了?”
?#26696;?#25165;先生想起你?#19981;?#21507;烧烤,?#20540;?#24515;外面的东西不卫生,就让老赵摆了烧烤架,弄好了肉串,等着你过去?#38405;亍!?#21016;茅等沈长安系好安全带以后,才开始发动汽车,“老?#21592;?#30340;不说,做饭的手艺肯定是一流的。”

  话题不知不觉从要不要去道年?#39029;?#23477;夜,很快就发展为今晚吃什么。路过一家水果店的时候,沈长安发现店门口有卖炒栗子的,赶紧下车买了两份。
“沈先生,你买这个做什么?”
“道年?#19981;?#21507;这个。”
刘茅?#35835;算叮?#20808;生怎么可能有?#19981;?#30340;东西?可是当他从后视镜里看到沈长安脱下外套,把炒栗?#24433;?#36215;来,免得它们凉得太快以后,又沉默了下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许先生?#19981;?#30340;不是这份炒栗子,他?#19981;?#30340;是这份为了保证炒栗?#28216;?#36947;,脱下外套捂着栗子的心意。

  车子停在路口?#32676;?#32511;灯时,沈长安看到有个老太太慢?#25487;?#22320;过人行道,这个老太太看起?#20174;行?#30524;熟。
沈长安看?#25628;?#21482;剩下两三秒的红绿灯,叹了口气,拉下车门走了下去。

  走到老人身边,沈长安弯腰道:“婆?#29275;?#24590;么这次又是您一个人?”
老婆?#25243;?#32454;看了他很久,用苍老的声音道:“你是上次背我过街的小伙子?”
“您老还认识我呢?”沈长安背起老婆?#29275;?#24555;步往街边走,“冬天晚上冷,路又黑,您尽?#21487;?#20986;门吧。”
老婆?#25490;?#22312;他的背上,笑?#21595;?#36947;:?#23433;?#34892;啊,今天必须要出门呢。”

  “那您下次要出门过街道,尽?#31354;?#20154;多的时候。”走过斑马线,沈长安放下老婆?#29275;?#23110;?#29275;?#24744;路上小心点,我回车上去了。”

  “等?#21462;!?#32769;婆婆忽然抓住沈长安的手,“年轻人,你这么善良,好心应该有好报的。”
“我是民服部门工作人员,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沈长安笑了笑,转身就准?#29238;?#22238;去。
“你记住,千万不要随意轻易相信他人。”老婆婆站在原地?#37259;?#20182;离去的背影,声音沙哑,“一定要小心,不要让……”

  ?#23433;?#35201;让什么?”沈长安回头再看时,老太太正微笑着看他,?#36335;?#20160;么都没有说。

  “沈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的刘茅朝沈长安招手,“外面冷,你没有穿外套,快点上车。”
“马上来。”沈长安朝老婆婆挥了挥手,转身快步朝刘茅跑去。

  刘茅转身与老婆婆的视线对上,刘茅朝她微微颔首,老婆婆退后了一步,眼神复杂地?#37259;?#27784;长安坐上车,然后慢慢消失在夜色?#23567;?br>她慢慢转身面对斑马线,等着下一辆车经过时,蹒跚地走过街头。
一辆又一辆车从她身边开过,有车主对她破口大骂,让她年纪一大把,就不要影响交通。
没有人为她停下脚步,扶着她或是背着她经过这条?#25628;?#31232;少的街道。

  “沈先生,你认识那个老太太?”刘茅问。
?#23433;?#35748;识,上次从道年?#19968;?#21435;的时候,我也遇到了这位老太太过街道,当天车特别多,?#34892;?#21496;机性格比较?#20445;?#22312;不断的按喇叭,我怕她摔跤,就下车把她?#27785;?#36807;去。”
“你不怕她碰瓷儿?”
“有摄像头呢,更何况我那么穷,能有什么让人碰瓷的?”沈长安笑,“但求心安嘛。”

  

9646 3492399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49239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北京pk10全天计划 时时彩后二稳赚大底 时时彩后1杀2码规律 分分彩后三独胆 福彩3d稳定3胆技巧 12选5组选复式投注表 3d试机号选胆图 五分快三官方计划 时时彩稳赢技巧7年心得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