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武曲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1-23 19:32:01

  一辆印刷着动物保护字样的车,连夜开出梧明市, 前往与梧明市相邻的省会城市。
梧明市动物园的条件非常有限, 而这种北极狐是二级保护动物,当地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经过商量以后, 决定连夜把北极狐送到一个生活环境比较好的地方。
“也不知道这只狐狸是被哪个走私贩子弄到了梧明市这边,幸好遇到了好心人, 不然日子可怜着呢。”工作人员看?#25628;?#22312;笼子里叫个不停的狐狸,对同事道,?#23433;?#36807;这狐狸脾气真大。”
“说不定就是因为脾气大, 野生动物走私犯担?#21738;?#20986;动静来, 就把它扔了。”同事叹气, “它再这么闹下去, 我怕还没送到省会那边,它自己身体先受不了。”

  话音?#31456;? 忽然前方升起一股浓雾,高速公路上不能停车, 他们只好减缓车速, ?#35328;豆?#28783;打开:“怎么突然起这么大的雾?#20426;?br>司机在心里捏了把汗, 这种眨眼间降下浓雾的事情,他倒是听其他司机讲过,不过这种异常现象,往往与灵异现象?#22812;场?br>他扭头看向两位文?#26102;?#24428;的工作人员, 用力握紧?#36739;?#30424;:“二位,等下看到什么奇怪的想象, 千万不要发出声音。”
这话一说完,就见?#20998;?#38388;突然走出一个人,车辆直接撞了上去。

  “啊!”两个工作人员齐声高?#23567;?br>司机摸了把脸上的汗,刚才那堆话算?#21069;?#35828;了。

  “我、我们要不要报警?#20426;?#20854;中一位工作人员抖抖索索地拿出?#21482;?#21364;怎么都按不准数字。
“打个屁!”司机咬牙道,“这大晚上的,谁会从高速路上经过。而且……”他声音发着抖,“根本没有?#19981;?#30340;感觉。”

  两位工作人员愣住,好半晌才道:“什么意思?#20426;?br>“还能有什么意思,咱们撞鬼了。”司机见两个人被吓得面白如纸,“你?#21069;咽只?#25343;出来,打开音乐播放器。”
“干什么?#20426;?br>“搜正气阳刚的歌,国际歌也行。”
“Stand up, all victims of oppression”

  “关掉!”司机也?#34892;?#23475;怕,忍不住朝工作人员吼道,“你们两个能不能接地气一点,这荒郊野岭的鬼,能听得懂外语?给老子?#32531;?#35821;版的!”
“哦哦哦。”工作人员赶紧搜中文版,发现有好几个版本后,?#34892;?#20667;眼,他该挑哪个版本?
情急之下,他只好闭眼随便选了一版,哪知道歌声没有响起,只看到屏幕上亮出一排冷漠的字:“对不起,此歌曲因未得到版权授权,已在本网站下架。”
他连点了好几首歌,才找到一版能放的,可惜这个版?#20037;?#26174;是水平不太足的翻唱,听得让他们忍不住怀疑,究竟能不能?#25490;?#39740;。

  车窗外浓雾不散,最诡异的是,他们发现整条高速公路上,?#36335;?#21482;有他们这一辆车的存在。
有气无力的歌声在车里回荡,两个野保工作人员吓得面色发白,怂了一团。其中一个工作人员伸手把装着白狐狸的笼子拉到自?#22909;?#21069;,哆哆嗦嗦地打开笼子的锁。
“你干什么?#20426;?br>“等下如果真的有什么恶鬼,肯定也是针对我们活人,这个小东西还有机会跑。”打开笼子的工作人员吓得牙齿打颤,“能保一个……算一个。”
胡明?#27785;搜?#25163;抖得跟?#20004;?#26862;患者的人类,不屑地扭头,怂成这个样儿,谁保谁呢?

  前方的雾已经浓得伸手不见五指,司机不敢继续把车往前开,干脆一踩刹车,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打开了应急双闪灯。
三个?#35828;?#21628;吸声,在寂静的车里此起彼伏。
“哇!”不知哪来的乌鸦忽然落在了车头上,双眼?#28010;?#30447;着车里的三人。这不像是动物的眼里,它的眼睛里,有?#35828;?#24773;绪。
工作人员把北极狐塞进座位底下,摁住它不让它出来。

  乌鸦扇着翅膀离开,道路前方出现了一队穿着红色?#36335;?#30340;人,这些人动作僵硬,浑身没有一点活气儿。
“鬼王出巡,众人回避。”
为首的那个人,机械地念着这一句,在即将路过野保协会的车时,忽然停下脚步,僵硬地扭头看向三人:“扰路者,杀无赦。”

  胡明从座位下爬出来,一爪子打开车?#30424;?#19979;去,挥抓便向为首者挠去。
一个孤魂野鬼,你装你爷爷个腿儿呢。
还鬼王,鬼个屁的王,刚进入梧明市的地界,就敢这?#37259;?#36924;。自从天道大人在梧明市立下神府后,连阴间界老大阎王来到这个地界,都要老老实?#20498;?#35268;矩矩,一个刚从外地来的破鬼,就敢带着群杂碎称王?
他动不了沈长安,还动不了这种垃圾?胡明本就一肚子火气,丢妖丢到报纸上不说,还有鬼在他面前装逼。
以爪子下去,这个鬼?#36335;?#34987;撕破的纸,分裂成两半倒在?#35828;?#19978;。

  “何人?#30097;?#25105;鬼使?#20426;?br>“你装你爷爷的逼呢!”胡明飞身跳到轿子里,轿子里坐着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胡明二?#23433;?#35828;,一尾巴扇在恶鬼脸上,恶鬼咕噜噜跌出轿子,爬起来就想跑。
胡明正愁没有地方发泄自己的情绪,又怎么会让他跑掉,一阵连环踢,就?#35759;?#39740;打得身体透明,神魂不稳。

  缩在车里的三个人类目瞪口呆地?#37259;?#36825;一幕,连呼吸都差点忘了。
这是……现场版的白狐报恩,影视剧没有骗人哦。

  胡明本就不是修功德道的妖,他?#35759;?#39740;揍得差不多,出够气后,张大嘴巴?#35759;?#39740;吞吃入腹。吃完鬼王还不算,他把其他小鬼全都揉成一团,在路边随意捡了个脏兮兮的矿泉水瓶子,把小鬼们的魂魄全部塞?#31169;?#21435;。
做完这些以后,他转身看?#25628;?#36710;上又怂又弱的人类,钻进草丛中消失不见。
他以后再也不想看到沈长安了,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听见!

  “跑、跑了?#20426;?#37326;保协会工作人员看到北极狐跑走,见?#38393;?#27987;雾已经渐渐散开,慢慢回过神来。
“我们回去以后,说路上遇到鬼,白狐把鬼消灭以后,就自己跑了,领导会不会相信?#20426;?br>?#21834;?br>谁会信啊!
“车上?#34892;?#36710;记录仪……”司机咽?#25628;?#21475;水,“我们赶紧回去。”再不回去,他怕半路又窜出什么妖王、虎王的。

  晚上在道年?#39029;?#23436;饭,沈长安才想起报纸的事情,他把叠得整整齐齐的报纸塞给刘茅:“刘哥,你让人把白狐送去警察局的事情,已经上报了。”
“怎么回事?#20426;?#36947;年看?#25628;?#21016;茅,“谁送去警察局。”
“沈先生昨天晚上在家里发现了一只跑丢的北极狐,我们已经安排人把狐狸送到派出所,现在这只白狐已经受到了最妥当的救助。”

  “嗯……”道年拿过沈长安手里的报纸,?#30333;?#24471;好。”
听到这话,刘茅心里明白过来,以后胡明就不能再出现在这里了。

  聊了会儿白狐,沈长安?#21482;?#36339;出一条消息,是双十一的促销广告。他扭头问道年:“道年,你最近有什么想买的?#20426;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道年摇头。
沈长安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需要的,可是这种购物节如果不买点什么真总觉得缺少热闹。

  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到能买什么。早上起来以后,在小花园里剪了几枝花,往?#38393;?#25214;了找,发现那个长着锥子脸的年轻花匠不在这边,便问正在?#21592;?#31449;着的神?#20445;骸?#37027;个长着锥子脸的小哥今天不在?#20426;?br>因为他被你抓起来送到派出所了。
神荼干咳一句:“他工作的时候不认真,还被刘哥发现偷?#28783;鄹吼?#40521;,所以先生把他辞退了。”
“哦。”沈长安点头,?#25353;?#21160;物这种行为不能容忍,辞退了好。

  他把剪好的花放进花瓶里,转身?#19979;?#30340;时候见道年已经起床,就把手里的花瓶跟昨天的花瓶换了:“我下楼去跑会儿步,吃饭的时候叫我。”
运动会就要开始了,他还是要临阵磨一下枪。
“嗯。”道年看?#25628;?#33457;瓶中犹带晨露的鲜花,“我让老赵给你准备了运动餐。”
?#23433;?#29992;这么严格吧?#20426;?#27784;长安震惊了,运动餐很难吃的。

  “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道年靠着椅?#24120;裂?#27915;地?#37259;?#27784;长安,“神荼有个叫武曲的朋友,十分擅长运动,我让他来给你进行专业的培训。”
“啊?!”道年虽然还是一副眼睛都不想睁开的模样,但沈长安就是觉得,对方在笑,还笑得很开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道年,我觉得吧,这种事重在参与,名次什么的……”
?#23433;?#35201;担心,我们所有人都会配合你的训练。”道年垂下眼睑,不再去看沈长安,“好好锻炼。”
沈长安:?#21834;?br>所以他前天晚上吃的烧烤,是他锻炼身体前最后一顿享受吗?

  “道年,以后你做了?#39029;ぃ?#21487;不能这样。”沈长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23433;?#28982;孩子的压力多大啊。”
道年抬头看他:“既然你不愿意,那……”
“算了,能拿个名次更好。”沈长安自己先妥协了,?#23433;?#36807;先提前说好,我不一定保证能拿奖。”
道年点头,等沈长安离开以后,他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几本书,直接扔进了垃圾?#21834;?br>这些书的封面上,印着?#23545;?#20040;让你孩子成功》《如何养出令人骄傲的孩?#21360;貳?#26377;压力才有进步》等等名字。
人类这些所谓的成功父?#24863;?#20986;来的书,一点用都没?#23567;?/p>

  十分钟后,沈长安就见到了神荼的朋友武曲,对方不是他想象中的肌肉猛男,反而是个身材修长,相貌英俊的青年,就是头发看起来特别坚?#20572;?#20687;是一根根竖起来的钢针。
“这位便是沈先生?#20426;?#27494;曲朝沈长安笑得一脸阳光,“你好,我是武曲。”

  “武哥好,接下来的几天要麻烦你了。”沈长安跟对方握了握手。
“哪里,能帮到你的忙,我很高兴。”武曲对沈长?#37096;推?#25105;对这类比赛还是……?#34892;?#32463;验,沈先生主要比哪些项目。”
沈长安把项目表交给了武曲。
“一千米长跑,百米冲刺跑,铅球比赛跟跳远?#20426;?#27494;器看完轻松一笑,“没问题,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输。”
沈长安:?#21834;?br>为什么从道年到他的职员,各个对输赢都这么看重?

  接下来的几天里,沈长安以后自己会遭受教练的严格摧残,没想到武曲跟健身房里的教练不同,不仅没有严格要求他,还提醒他劳逸结合。
不过武曲教给他的方法确实很有用,沈长安发现自己进步神速,就连饭量也增大了不少。
赵叔一天三顿变着花样给他做运动?#20572;?#21016;茅每天接他上下班,武曲神荼一遍帮着他纠正各种姿势,还要兼职心理辅导。
大家这?#21482;?#26497;热情的态度,让沈长安?#34892;?#24576;疑,他究竟是去参加运动项目,还是去参加高考?

  临到运动会开幕式那天,赵叔起了个大早,给沈长安做了一碗面,这碗面总共只有一根面,里面还卧着两个?#36215;鵲啊?br>“赵叔,这是啥?#20426;?#27784;长安夹起?#36215;?#34507;塞进嘴里吃掉,这么简单的一碗面,赵叔都能做出无比的美味。在道年?#20063;?#22810;了饭,他在吃的这方面,已经越来越挑剔了。

  “你们人……小孩子?#38469;?#21069;,?#39029;?#19981;都是?#19981;?#32473;你们做两个蛋,祝福你们考满分?#20426;闭?#21460;把配菜放到沈长安面前,笑得满脸憨厚,“我没养过孩子,也不知道对不对,反正就是祝你拿个好成绩的意思。不过我怕你吃两个鸡蛋或是鸭蛋胃里会难受,所以用两个?#36215;鵲按?#26367;,意思意思一下。”
沈长安?#34892;?#22833;笑,他去参加运动会,又不是参加小学?#38469;裕?#21487;是?#37259;?#36213;叔憨厚温和的笑容,他低头把面跟蛋吃得干干净净,又吃了些其他东西,才擦干净嘴,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27425;?#23376;里的众人,想问他们要不要一起过去看他比赛,又怕影响他们今天的工作,又把目光收了回来。

  “沈先生,你落下什么东西了?#20426;?#25226;车开在外面,等着沈长安上车的神荼见他在门口踟蹰,以为他忘了带东西,?#25237;?#22068;问了一句。

  “没什么。”沈长?#37096;戳搜?#22352;在桌边喝茶的道年,磨磨蹭蹭地上了车,发现武曲也在车上,向他问了声好。
?#30333;?#20320;今天旗开得胜。”武曲道,“我跟神荼今天陪你一起过去。”
“谢谢。”沈长安朝两人露出了笑容。

  比赛场地在梧明市的一所大学里,经过没有什么新意的开幕式后,第一场比赛就?#21069;倜着堋?br>沈长安今天有两个比赛项目,一个百?#30528;埽?#19968;个铅球比赛。

  “长安,加?#20572; ?#27665;服部门的人都来了,他们部门穿着统一的运动装,后背上还?#23567;?#27665;服”两个字,不过与其他部门一比,他们部门显得渺小又可怜。
?#23433;?#35201;紧张。”杜仲海拍了拍沈长安的肩膀,“输赢不重要。”
反正就他们部门这个模样,他也没想到能赢。

  “对,参与就是胜利。”丁洋帮沈长安捏着肩,“咱们自己跟自己比就成。”

  ?#23433;?#36319;自己比,也没法跟其他人比啊。”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的年轻男人从他们身边走过,闲闲地抛下一句,?#23433;?#36807;反正都是拿最后一名的命,早点找好借口,等下输了面上也好过一点。”
“关你屁事。”丁洋翻个白眼,“就你有嘴在那汪汪?#23567;!?/p>

  “随便你们嘴硬。”年轻男?#25628;锪搜?#25331;头,“等下你们这个养老部门,就要输得哇哇大哭了。”
“说话这么刻薄,家里长辈没有教你什么叫做?#35828;?#26368;基本礼貌?#20426;?#27784;长安坐着赛前的热身运动,看也不看这个年轻男人,“等下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呃……”丁洋看了看沈长安,又看了看那个男人,没有当着外?#35828;拿媯?#25286;沈长安的台。

  “呵。”男人看?#25628;?#27784;长安细皮嫩肉的样子,不屑地斜着眼睛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特意撩起袖子,秀了秀自己的肱二头肌。
“长安,我觉得吧……你可能还真赢不了他。”丁洋小声道,“他以前是市田?#25238;?#30340;,退役后本来想进我们部门,可是杜主任觉得他性格不适合我们部门的工作,所以没有接他的?#34507;浮?#25152;以他现在只要在外面,就?#19981;?#22066;讽我们是养老部门,说没出息的人,才?#19981;?#24453;我们这。”
“这还是因爱生恨?#20426;?#27784;长安了然地点头,“求爱不得,就死命的诋毁,这种男人品性有问题啊。”
丁洋:?#21834;?br>重点是这个?

  “看?#27425;?#35201;努力赢过他,让他知道,高攀不起女神是正常的,高攀不上还诋毁就可耻了。”沈长安拍了拍丁洋的肩膀,“你们在终点等我得胜的消息吧。”
民服部门众人:?#21834;?br>杜仲海摸了摸自己胖乎乎的肚子,笑眯眯道:“年轻人有斗志是好事。”

  “我觉得沈先生一定会赢。?#38381;?#22312;?#21592;?#19968;直没有打扰他们交谈的神荼微笑着道,“我们去终点线那等沈先生。”
说完,他跟武曲率先往百?#30528;?#32456;点线走去。
民服部门众人:?#21834;?br>看来长安的这些朋友,也很有斗志,并且对沈长安拥有一种迷之信任。
难道这就是友谊的?#21496;担?/p>

  小地方的运动会比不上正规赛事讲究,百?#30528;?#30340;初赛总共有五十多人参加,总共分了六个小组,每组前三名直接晋级半决赛。
巧合的是,沈长安跟嘲讽他们部门的那个年轻男人分在了一组,并且两人还在相邻的跑道。
“真巧啊。”沈长安做好备跑姿势,朝年轻男人笑了笑,“这么快就碰面了。”
年轻男人翻白眼:“我不跟弱鸡说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这句话说了以后,年轻男人就体会到脸疼是什么感觉了。
因为他在田?#25238;?#24453;过,所以起跑的时候比其他人更专?#25285;?#19968;马当先就跑到了前面。听着?#38393;?#22899;孩子们的加油声,他?#34892;?#24471;意,跑得更快了。
眼看离终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张开双臂,准备迎接胜利的欢呼声。就在这个时候,?#21592;?#26377;一道影子从他身边刮过,领他他一步撞断了终点绳。

  “啊啊啊啊啊!长安!你赢了啊啊啊啊!?#32972;?#30460;盼激动尖叫,一把推开拦在自?#22909;?#21069;的丁洋跟徐泽,跑着上前把毛巾递给沈长安,“你赢了,赢了。”
“还好吧。”沈长安微微喘着气,看向朝他微笑的武曲,“幸好有老师教得好。”
“从此你就是我的男神了!?#32972;?#30460;盼还在激动?#23567;?br>沈长安接过丁洋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虽然你一天换三个男神,但我还是要礼?#37096;吞?#30340;谢你一下。?#34180;?/p>

  “哎呀,你怎么能这么说。?#32972;?#30460;盼嘿嘿一笑,挑眉看向沈长安身后某人,“虽然咱们部门是养老部门,可惜?#34892;?#20154;连养老部门的人都跑不过,?#24605;Γ ?br>“大姐,你可闭嘴吧。”丁洋一把拉住陈盼盼,这话跟“我不是针对谁,而是说在座各位都是垃圾”有什么区别,长?#37096;?#26159;跑?#35828;?#19968;。
他们要团结群众,打击作妖的神经病,而不是让群众站到对立面去。

  沈长安转头看向刚才嘲讽他们部门的年轻男人,笑得人畜无害,对他道:“虽然你不?#19981;?#36319;弱鸡说话,不过我不介意,半决赛的时候见。”
年轻男人一时?#34892;?#36716;不过弯,这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沈长安?#24187;?#26381;部门的人簇拥着离开,他才?#20174;?#36807;来,对方是在骂他弱鸡?!
?#23433;藎 ?br>他骂了一句,把手里的毛巾狠狠摔在地上。

  百?#30528;?#21021;赛通过以后,沈长安又给同事去加?#20572;?#30475;到丁洋在五十米赛?#28010;?#20498;,拿?#35828;?#25968;最后一名,陈盼?#25105;?#25955;步的速度,在女子千米赛道上挣扎后,默默捂脸后退?#35762;劍?#20182;终于明白,为什么整个部门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了。
“没事。”杜仲海安慰沈长安,指了指远处撑杆跳却把杆子撞倒的徐泽,?#30333;?#20154;嘛,最重要的就是凑热闹,多经历失败几次就习惯了。”
沈长安:?#21834;?br>这个安慰,真?#21069;?#28857;?#20040;?#37117;没?#23567;?br>上午的比赛结束,沈长安心情复杂地跟神荼、武曲往停车场走。
“沈先生的同事,还挺有意思。”武曲笑了笑,“都是些心思简单的人。”

  沈长安满脸沧桑:“到?#31169;?#22825;,我才知道一个王者带三个青铜的感受。”
那就是心累。
神荼见沈长安满嘴嫌弃,眼里却有着化不开的亲近之意,就知道他跟那些同事关系好着:“没事,你拿几个?#34987;?#21435;,也算是为部门争光。”

  “我……”沈长安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汽车。
“沈先生,怎么了?#20426;?#31070;荼见沈长安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其他地方,刚想多问几句,就见他大步走开了。

  沈长安来到黑色?#21592;擼骸?#36947;年,是你吗?#20426;?br>车窗缓缓打开,露出?#35828;?#24180;俊美的脸?#21360;?/p>

  

9646 3493969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49396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3d直选怎么守号 精准彩票全天计划 二肖八码是什么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100 竞彩2串1赚钱 手机最新活动 防连挂计划软件下载 双升扑克牌四人规则 福彩快三加减乘除技巧 彩票助赢计划软件app怎么打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