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黄泉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2-13 00:00:29

  “成了!”
抓长老萎靡不振地趴在蒲团上,嘴里涌出无数鲜血。他撑起上半身, 看向坐在角落里的人, “高人,我已经把沈长安生魂拘入冥界。”
“很好。”坐在角落里的人, 穿着一身灰袍,面带愁苦之色, ?#21152;?#38388;似乎又带着几分悲天悯人之相,“生魂不得入冥界,但凡入者, 皆有去无回。”
“若是天道大人……”
“哼。”灰袍男人嘲讽地看向猪妖, “在你为了修为, 吞噬同族开始, 就不要妄想得到天道垂悯。若不是我,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 能不被天道发现?”

  猪妖趴在地上,?#37259;?#31085;坛上, 被插了针的傀儡娃娃, 沉默不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灰袍男人站起身, “现在害怕连累全族?晚了。”

  “高人,在下并没有这个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够不够听话。”灰袍男人冷笑两声,“这个沈长安不死, 便是你死,甚至整个走兽族都要因为而落难, 你自己?#37259;?#21150;吧。”

  “天道大人,小的不敢妄自前来打扰您的清修,但是兹事体大,请您明察。”阎王在前?#35282;?#33258;引路,“前些日子有城隍来报,说凡间有个命格特殊的生魂,被人为篡改了命格。小王得知后,连夜掐算,发现被篡改命格的特殊神魂,并非单例。所以小王怀疑,有人故意篡改生魂命格,引起凡间大乱。”
“生死簿拿来……”黄泉路上鬼影重重,道年?#37259;?#21069;方的忘川河,忽然想彼岸花有凝神养魂之效,便往河边走去。

  “大人?”阎王见天道大人忽然往河边走,赶忙跟了过去,“可是河底的恶魂扰了您?”
?#23433;唬?#25105;采花。”道年话音?#31456;洌?#24573;然听到对岸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

  黄泉路上有一个规矩,轻易不唤他人姓名。道年虽然不是人,但是放眼三界,修为不够的人记不住他的名字,修为高深的人,不?#19968;?#20182;的名字。
“大、大、大人……”阎王没想到地府还有这么虎的人,竟然敢直呼大?#35828;?#21517;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道年!道年!”沈长安担心道年看不清自己,原地崩了崩,“我在这里!”
沉睡在河底饥饿已经的恶鬼,察觉到生魂的气息,迫不及待地想要钻出河面,撕碎这个误入黄泉的生魂。
可是他们还来不及钻出水平,四面八方便涌来可怕的力量,把他们?#28010;?#21387;在了河底,别说爬出水面,连动一下腿脚都做不到。

  道年?#37259;?#22312;原地蹦高的沈长安,低头看?#25628;?#33258;己的双腿:“……”
?#23433;?#30693;是哪儿来的生魂扰了大人,请大人看在此人功德深厚的份上,饶了他的无礼……”阎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天道大人身上弥漫出无尽的力量,把?#21448;?#25152;有恶魂都压入了河底。

  “让你见笑了。”道年理直气壮道,“我家孩子不懂事,误入黄泉,稍后我便带他离开。”
阎王看向对岸的沈长安,二十多岁的……孩子?

  “难怪这位先生浑身功德金光?#20102;福?#36229;凡脱俗,原来是大人神府里的人。”阎王忽然想起一个在私下流传,不知是真是假的小?#32769;?#24687;。听说前?#38382;?#38388;天道大人身边多了一个人类,对他很是宠爱,甚至为他在人间界建造了神府,难道就是此人?
“那我们现在便过去?”阎王话音?#31456;洌?#21452;脚就离地面飘了起来。然而他飘起来不到十厘米,就被道年拉了回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家孩子胆子小,尚不知我的身份。”道年神情平静地?#37259;?#38414;王,“等下,要得罪了。”
阎王:嗯?#33510;牛浚?#21999;?!!

  摆渡人撑着船把阎王与道年送到对岸,阎王还没来?#30473;?#35828;话,就看到那个人类像是一道风般刮了过来,然后伸手在天道大人身上摸来摸去,举止不堪入目。

  “道年,你的腿……”沈长安小心翼翼地捏了捏道年的小腿,“你的腿能走了?”
他的祝福,成真了?
从此以后,道年就能自由的行走,自由的生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我不知怎么回事,双脚忽然就能走了。”说着自己忽然能走时,道年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这双腿太久没有用过,我忍不住出?#37259;?#20102;一圈,也不知怎的就来到了这里。”

  阎王沉默不言,心里?#20174;行?#29359;疑惑,大人是天道化身,以最完美的形态化形成人身,怎么可能无法走路?
难道这是天道大人跟人类小情?#35828;?#29305;殊爱好?

  “这位先生是?”沈长?#37096;醋?#36319;在道年身后一两?#30342;?#30340;中年男人,他双目有神,额高面阔,穿着黑色外?#31069;?#30475;起来有几分黑?#35272;?#22823;的气势。

  阎王:“您好,我是……”
?#23433;?#35748;识。”道年垂着眼睑,“我迷了路,?#21482;?#21448;没?#34892;?#21495;,为了安全就找了个同路人。”
阎王又闭上了嘴。

  沈长安防备地看?#25628;?#38414;王,小声在他耳边道:?#20843;然?#22797;如常,有没有哪里不习惯?”
“?#23567;!?#36947;年板着脸,严肃正经道,“可能是太久没有走路,刚才差点了摔了一跤。”

  “那你小心点,这点水多,别掉进河里。大冬天的,掉进去可不好受。”沈长安把手递到道年面前,“来,我牵着你。”
道年心安理得,从?#36843;?#27969;地把手递给了沈长安。牵着道年,沈长安微笑着转身对阎王道:“先生,我们对这边路不熟悉,可能要麻烦您在前面带路了。”
阎王干笑:“应该的,应该的。”
他默默走在前面,觉得自己此刻在这阴暗的地府中,亮得像是一轮太阳。

  沈长安掏出?#21482;?#30475;了看,小声?#27490;?#36947;:“好像真的没?#34892;?#21495;。”
阎王想,当然不可能?#34892;?#21495;,他们地府又没有开通人间?#21482;?#36890;讯功能。

  见走在前面的黑道大哥没有回头,沈长?#37096;?#36895;在?#21482;?#19978;打了一段话。
【我怀疑这里?#34892;?#19981;对劲,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26376;?#30340;吗?】
道年摇头。
【等会儿如果出现什么怪异的想象,你都不要不要害怕,我体质特殊,能够保护你。】

  ?#37259;?#36825;句话,道年张开嘴:“长安,其实……”
沈长安伸手捂住他的嘴,确定道年不会继续开口说话后,才继续在?#21482;?#19978;打字。
【前面带路的这个人,看起来也?#34892;?#19981;对劲。刚才木船到岸边,他从船上下来的时候,船身纹丝不动,?#36335;?#20182;一点重量都没?#23567;!?
可惜这里阴气沉沉,他无法从影子上判断,走在他们前面的,是人还是鬼。

  往前走了一段路,沈长安发现路边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生死石”三个大字,右下角有两行小批注。
“观前世今生,看命格兴衰。”

  他想移开目光,发现这块石头?#36335;?#21448;巨大的吸引力般,让他无法转移视线。忽然,眼前升起一股浓雾,他只看到了两个画面。
一个是无尽的黑?#25285;?#36824;有一个是满地死尸的乱世。

  “长安。”
手背被人轻轻敲了一下,沈长安收回神,对上道年关切的目光:“你怎么了?”
“我没事。”沈长安再抬头看那块石头的时候,什么奇怪的感觉都没有了。难道是他最近两天身体不舒适,产生了幻觉。

  地底深处,一头浑身血红的巨兽抬起了头:“生魂,好想的生魂,还有功德的味道。”
饿。
他的灵魂好饿。
他要吞了这个生魂。

  “从这里过去,就是出口了。”阎王停下脚步,转身?#37259;?#36947;年与沈长安,“这边路况复杂,又没有安装路灯,很多人来到这里,都会?#26376;貳!?br>话音?#31456;洌?#20986;口处走来一个高瘦男人,男人穿着红色官袍,头戴乌纱?#20445;?#36523;后跟着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些COSPLAY爱好者,平时最?#19981;对?#20204;国家传统文化,?#19981;?#25198;演什么城隍、牛?#20998;?#31867;……”阎王?#38480;我?#31505;,他觉得这个谎扯不下去了。

  “小先生?”城隍?#23545;?#20415;看到一团冲天的功德金光在移动,走近一看,连沈长安身边有?#30007;?#20154;都顾不得,就震惊道:“小先生,你阳寿未金,为何会在此处?”
沈长安抓紧道年的手,不折痕迹地拉着他往出口方向挪着小碎步:“请问城隍爷,这里是何处?”
这位城隍他是见过的,就是上次请过神,说要查清宅男鬼命格改变原因,结果一直都没查到原因的城隍。

  “这里是黄泉路。”城隍道,“生魂不能久留之地。”
“黄泉?”沈长安把道年的手抓得更紧,“我与朋友皆是生魂,为何会莫名到?#35828;兀俊?br>朋友?
城隍?#37259;?#27784;长安身后的男人,膝盖骨?#34892;?#21457;软:“大……”

  “大白天的,怎么可能让你们来黄泉,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阎王接过话头,“请二位放心,我这就送你么出去。”

  沈长安?#20302;?#26494;了口气,看来道年阳寿还未尽,地府的人也不会强留下他来。他手心已经渗出一层薄汗,不是热的,是吓的。
出口大门缓缓打开,阎王弯腰道:“二位请。”

  恰在此时,忽然整个地府开始晃动起来,从地底渗出传来了某个怪物的咆哮声。
?#23736;?#20861;苏醒了?!”
“看守恶兽的神兽呢?!”地面剧烈的晃动,让阎王站不稳身体,他转身?#37259;?#24050;经打开的地狱大?#29275;?#25379;扎着想用灵力把大门关上。
绝对不能让这恶兽逃出此?#29275;?#20026;祸人间。

  害怕什么就来什么,他眼睁睁?#37259;判?#20861;从地狱裂缝中飞出,以摧枯拉朽之势,?#19978;蛄说?#29425;大门。
正在他绝望之际,他看到天道大人,缓缓地,面无表情地,伸出了他尊贵的左腿。
把凶兽绊倒在了门口。
随后又若无其事把腿收了回来。

  

9646 3502952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50295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北京pk冠亚单双一起压 飞艇冠亚和值全天计划 龙虎看盘技巧 奇趣分分彩计划软件 红魔肖码 问道五行竞猜公式 北京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分分彩定位胆大小玩法怎么玩稳赚 北京比赛pk10直播开奖 最火真钱捕鱼棋牌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