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恶兽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2-13 19:54:35

  “这是……什么?”沈长安所有注意力都被那头奇怪的巨兽吸引,并没有注意到道年偷偷伸出一条腿, 轻轻松松就把恶兽绊倒在地。
这么不符?#20185;?#20307;生长逻辑的生物, 沈长安只在几年前的劣质网页游戏里见过,近两年玩家对游戏要求越来越高, 游戏商都不好意思做这么丑的游戏模型出来了。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恶?#27169;?#36825;么丑陋的玩意儿, 差点当场吐出来。

  “别看。”微凉的手捂住他的双眼,让他眼前一片漆黑。
“太丑,?#25628;邸!?/p>

  从地上爬起来, 匆忙关上地府通往人世大门的阎王看到这一幕, 把迈向道年的腿?#36136;?#20102;回来。

  ?#23433;?#30693;此处是何地, 为何有如此可怕的怪物?”道年一边把沈长安护在自己的臂弯中, 一边趁着沈长?#37096;?#19981;见,挥手间就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凶兽, 再次压倒在地。

  这是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
堂堂天道, 竟也学会说一套, 做一套了么?

  地狱凶兽积天下所有生灵恶念为生, 食生魂,有吞天遁地之能,这些年来一直被锁在地狱最深处,无法为祸生灵, 没想到今日?#26149;?#28982;逃出。
若不是天道大人在此,恐怕这头恶兽就会?#24597;?#25972;个地府, 最后逃亡人间。以这恶兽之能,短短眨眼的时间,就是吸食无数生物的灵魂,到了那时,就算天道大人亲自出手,?#19981;?#26377;不少的损失。
更何况……
这凶兽逃出,若是早就注定好的事情,天道大人就不会露面。

  想到这,阎王在心底无数次庆幸,今天他鼓足了勇气去求见天道大人,并把他请来?#35828;?#24220;。更巧的是,天道最看重的人类,也来了此处,即使是天道大人不愿意插手这些事,为了保护这个人类的安全,?#19981;?#36873;择出手。
一切都是命?#35828;?#23433;排,?#34892;?#36825;个迷惑了天道的人类,如果没有他,他们地府就麻?#27785;恕?/p>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地府救世主的沈长安,扒住道年的手,透过指缝偷偷看向躺在地上的恶兽,就发现它朝自己咆哮了一声,似乎想向他冲过来。
见状,沈长安赶紧拉着道年往城隍背后躲,对他小声道:“这个凶兽看起?#20174;行?#21487;怕,你别出去。”

  以弱小身躯挡在道年跟沈长安前面的城隍:……
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面对这样的结局?

  凶兽不通人语,它愤怒的咆哮着,说着狠话,然而除了修为很高的阎王,以及能够听懂世间一切生灵语言的道年以外,城隍与沈长安都自以为它在嗷嗷乱?#23567;?br>?#25226;?#32599;小子,我被困地府数万年,锁魂链断?#38414;?#26102;,便是我离开地狱之日,你为?#25105;?#38459;我?!”凶兽?#37259;?#34987;城隍“护”在身后的道年,“你又是何人,为?#25991;?#38459;我去路?”
“锁魂链断?#38414;?#26102;,确实是你离开地狱之日。但你凶?#38405;蜒保?#21018;出来便想食生魂,违反地府人员规则,按律当被缉拿。”有道年在场,阎王背能挺直了,说话也有底气了。

  “胡说,区区地狱,凭什么管我?”
“你在地狱,就要遵守我地狱的规矩。现在你违法了规矩,自然该伏法。”阎王抛出手中的阎王印,“大胆恶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凶兽冷笑,区区阎王,他还不放在眼里。
可是他的笑容还来不及收回去,就发现阎王印对他竟有束缚之力。
这不可能,他乃天地恶气幻化的凶兽,不受阎王管束,为何阎王印对他会?#34892;?#26524;?
阎王自己也挺意外,他抛出阎王印,只是想在天道大人面前装一?#25226;?#23376;,让他?#27809;?#20986;手帮一把自己,没想到阎王印出去以后,竟然感知到了恶兽的魂体。
这是……
他偷偷看?#25628;?#27784;长安身边的道年,难道天道大人给他开后门了。

  凶悍无比的恶兽在阎王印的管制下动弹不得,它拼命想要站起身,逃脱阎王印对它的?#24618;疲?#20294;是无论他怎么躲,都逃不出阎王印的范围。

  “道年,你看这个像不像法海拿出金钵收伏白素贞的场面?”沈长?#37096;醋?#38414;王印发出的金光笼罩着恶兽,对他小声道,“最后这个恶兽会不会嗖的一下,被吸进阎王印里?”
城隍默默回头看?#25628;?#27784;长安,小先生,您好歹严肃点,这可是存活无数万年的恶兽,世间恶念越多就越?#30475;?#30340;恶兽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许能。”道年面无表情道,“电视里都这么演。”
说完以后,他偷偷抬了下手指。
还在跟阎王印做斗争的恶兽就感到自己全身的力气在眨眼间消失,它的身体被急速压缩,最后被吸入?#25628;?#29579;印中,连一句遗言都来不及说。
“收、收进去了?!”沈长安目瞪口呆,“真厉害啊!”

  阎王用颤抖的双手捧着阎王印,?#21069;。?#36830;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这是天道大人,赋予了他权利。
“多谢……”阎王走到道年跟沈长安面前,想要向道年致谢,可是想到天道大人似乎并不想在人类面前,泄露他的能力与身份,口风一转:“让两位遭此意外,我感到非常抱歉。”
沈长安摇头:“这种事,谁也不想发生,您不用道歉。”

  “多谢小先生的体谅,话虽如此,小王内心仍旧过意不去。不知先生可有亲人离世,小王在安排投胎转世的时候,倒也能行个方便。”当着天道的面,阎王毫不犹豫地觉得给沈长?#37096;?#21518;门。

  ?#23433;?#30693;大人是?”沈长安听他口称小王,心里隐隐有个可怕的猜测。
“小王掌管地府琐碎事务,鬼怪们给小王颜面,便称小王为阎罗王。”阎王笑得十分谦虚。

  沈长安:?#21834;?br>原来这位就是传说?#23567;把?#29579;叫你三更死,哪能留你到五更”的阎罗王。身为一个活人,他对这位阎王爷有着天然的?#27425;貳?br>“原来您竟是阎王爷,晚辈见过阎王爷。”沈长安要给阎王行礼,阎王连说不敢,怎么都不受沈长安这个礼。
见他这样,沈长安也不好继续坚持。他扭头看?#25628;?#36947;年,不知道今天见识过这些以后,道年心中的唯物主义会不会支离破碎?

  “我的父母已经投胎转世,所以并无特别亲近之人。”沈长安心中起了一个念头,“前?#38382;?#38388;?#34892;?#19982;城隍爷相见,巧然得知在下并非父母亲生,不知阎王能否查出,我的亲生父母是何人?”
阎王当即便答应下来,在阎王印上一点,上面就清楚地显示出沈长安今生的亲属关系。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阎王印上并没有沈长安的出生信息,?#36335;?#20182;是凭空出现,没有前世。

  但沈长安明明是十世功德身,连鬼神都要?#25512;?#19977;分的大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前世?
他再?#36214;?#30475;下去,里面有沈长安亲人朋友的详细介绍,涉及天道大?#35828;?#20869;容时,记录便被强光替代,一个字都看不清。

  ?#20449;?#24050;经给出去了,结果却查不出来,阎王面上?#34892;?#36807;不起,他偷偷瞅?#25628;?#22825;道大人,对方正一脸苍白,抓着人类小情人儿的手,?#36335;?#20998;分钟就要晕倒的样子,根本不接收他求助的目光。
关键时刻,要他何用?
天道大人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半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后,忽然身体一个?#24590;模?#30524;见就要摔倒在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道年?”沈长安眼疾手快扶住道年,“你怎么了?”
?#23433;?#30693;为何,膝盖忽然特别痛。” 道年面色惨白,半边身体靠在沈长安身上,苦笑道,“是我太心急了,想到自己能走路,?#25512;?#19981;及待走这么远,还遇到这些奇怪的麻?#22330;!?br>“这怎么能怪你呢?”沈长安在四周看了一眼,发现没有适合坐的地方,于是脱下身上的外套垫在地上,扶着道年慢慢坐下,“你先休息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可能是因为腿太久没有走路,有点不?#35270;Γ?#20197;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沈长安捏着道年的膝盖,“以后你再也不用轮椅了。”

  道年低下头,?#25104;下?#20986;沉痛之色。

  沈长安以为他是想起过去不能走路的岁月而心酸,便开?#20960;?#20182;许诺,以后去哪儿吃,去哪儿玩,去哪儿看风?#21834;?br>道年神情似乎好了一点,但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阎王抬头?#37259;?#22312;空着?#20102;?#30528;光芒的阎王印,觉得自己眼睛?#34892;?#38590;受,可能是因为功德光太夺目绚烂了吧。
在沈长安密密麻麻的生平中,阎王还发现沈长安的寿数是空缺的,也就是说对方活多少岁,他这个阎王与生死簿都管不着。

  咦?阎王仔细看去,发现沈长安的一位亲人,寿命只剩下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沈先生。”等沈长安跟道年说得差不多了,阎王走过去道,“小王查出,沈先生有位亲人即将离世,您如果还有什么话想与这位亲人说,小王愿送先生一程。”

  “我的亲人?”沈长安愣住,他的亲人早已经离世,?#24149;?#26377;什么亲人,难道阎王说的是他亲生父母?
“正是这位女士。”阎王伸手在虚空中一拂,空中便露出一个?#35828;?#24433;像。

  这是他……奶奶?

  在沈长安已经成年的岁月中,他从不愿意回忆起这位老人,就连他对她的恨意,在得知自己不?#21069;致?#20146;生孩子以后,也消散了大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是原谅不原谅,只是因为他的人生还漫长,而她已经垂垂老矣,只能是算了。

  “沈先生?”阎王见他发呆,于是?#21482;?#20102;一声。
“我……”沈长安张开嘴,忽然觉得,自己见或者不见她,对她以及对自己而言,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他刚想拒绝,就看到影像中,这个?#24405;?#30340;老人,从枕头下拿出了一张照片。

  

9646 3503419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50341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二分pk拾技巧 时时彩手机稳定版计划软件 香港赛马会员3肖六码资料 重庆时时现场直播视频 四星做号技巧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算法 彩世界时时APP苹果版 御彩轩安卓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幸运快艇彩票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