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值得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8-12-19 18:42:34

  百年好合店的副店长兼职送花的小哥,最近?#34892;?#24551;郁。因为那位热衷给朋友送向日葵、剑兰、马蹄莲等代表友情之花的沈先生, 似乎开始对他们店里的鲜花种类不够满意, 想要光顾其他店了。
为?#36865;?#30041;住这位客人,他跟未婚妻使出了浑身解数, 甚至用上了插花艺术一百零八?#21073;?#24635;算勉强让他打消了换个店的想法。
11月在不知不觉间已经?#37027;?#36807;去, 12月又快速地过去了一大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送花小哥对沈长安的看法, 从坏到好产生了质的飞跃。
有时候他们店里到了最好最新鲜的花, 他都不忘先打电话问沈长安, 要不要给他准备一份, 还只收友情价。

  “圣诞节那两天就不要送花了。”12月中下旬的某天早上,送花小哥见沈长安又来订花, 忍不住道,“那几天的花特别贵, 质量还不一定是最好的, 不划算。反正你是送朋友, 又不是送情人。”
送花小哥已经不太懂沈长安与那位年先生复杂的情感纠葛了,他以为年先生会因为沈长安的婉拒,会愤而不收鲜花,哪知道对方每次都收下了。
他以为沈先生只是为了拒绝年先生的心意, 才会去送花,没想到沈先生隔三差五地送花, 竟然已经坚持了一个多月。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38405;?#20808;生有反感的情绪,反而是真情实意地以为,年先生?#19981;?#37027;些花才送的。

  乱,真是太乱了,乱得让人看不清。贵圈的感情世界,真是让普通?#25628;?#26395;。@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事。”沈长安笑,“圣诞节一年就一次,贵点就贵点。”
“你这样对朋友,是不是太好?#35828;悖俊?br>“因为他对我更好。”沈长安熟练地拿出?#21482;?#25195;码支付,“还是送到老地?#21073;?#40635;?#27785;?#21834;,明哥。”

  “应该的。”送花小哥名字里有个明字,所以两人熟悉以后,沈长安就称呼他为明哥了。
据明哥说,他跟未婚妻老家都在乡下,这些年外出打工攒?#35828;?#38065;,就租了一间铺面做鲜花生意。两人每天的开店时间早,关店时间晚,对客人热情又吃得苦,渐渐地生意越来越好,两人最大的理想就是在城里买一套房子,以后孩子也能上个不错的幼儿园跟小学。
两人春节前准备结婚,并?#19968;?#36992;请了沈长安。

  沈长安拿?#35828;?#20027;给他的八折优惠卡,当场就答应了下来,最后还扛下了伴郎的责任。
见沈长安打定了主意要在圣诞节当天定花,送花小哥也不再继续劝,他把收费单打好,请沈长安下次再光临。

  不知道是不是圣诞节临近的关系,民服部门越来越忙,今天帮着这个部门抓?#20248;?#30340;动物,明天帮那个部门做打击违法犯罪的宣传,后天又要帮安全部门巡逻。
最近几天梧明市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一个谣言,说是有人在地里挖出了一具僵尸,这具僵尸趁着人不注意,偷偷?#24188;?#20102;。
关于僵尸的传言多不胜数,有说僵尸怕太阳的,也有说僵尸不怕太阳怕大蒜的,被僵尸咬了就会跟着变成僵尸,最骇?#35828;?#35828;法是僵尸可以伪装成普通人,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就一口咬住脖?#28216;?#34880;。
沈长安觉得,这些传言挺中西合璧的,把僵尸跟吸血鬼的优缺点都融合在一起说了。

  “打开朋友圈,四处都是关于僵尸的传言,我在亲人群里辟谣了一下,结果被七大姑八大姨围攻了,说什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妈还说要去庙里给我求个符。”陈盼盼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修辟谣宣传稿,“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这两天的工作算?#21069;?#20570;了。”
“这几天不久寺庙道观香火不断,那些乱七八糟,自称仙娘子、半仙的骗子都钻了出来,都说自己有克制僵尸的符?#21073;?#31526;只送有?#31561;说?#31561;。”丁洋把掌握到的骗子资?#25103;?#26494;到几个同事邮箱里,“?#34892;?#32769;爷子老太太七老八十,身上的钱财也不多,那些骗子骗这种钱?#20174;茫?#33391;心上过得去吗?”

  “有良心的人,?#34935;?#20040;可能去做骗子。”徐泽点开丁洋发过来的资料,“这几天公安机关会抓几个名声最响亮的骗子,让老百姓知道这些人根本没有什么生气的能力,我们要做的就是配合他们的工作。”
“我把梧明市分了四个片区,咱们一人负责一个片区,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徐泽把各自负责的区域发给了大家。

  “我没问题。”
“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沈长?#37096;?#20102;下自己负责的区域,道年居住的小区,?#19981;?#20998;在这个区域里面。
这是巧合,还是徐泽有意?#23637;耍?/p>

  徐泽见大家都没有意见,愁苦道:“那就这么安排,这几天我们可能又要?#37327;?#22320;?#24433;?#20102;。”
“民服部门为人民嘛。”丁洋打个哈欠,“这几天忙一点没关系,元旦节有时间休息就好。”

  “长安,你元旦有什么安排?”丁洋转头问沈长安,“没有的话,我们元旦一起出去烤肉。”
?#23433;?#20102;,我元旦约好了跟朋友去省会玩。”沈长安起身给自己接了杯水,提前祝你们玩得开心。”
“又是跟你那个好朋友?”丁洋笑眯眯地问。
?#29677;擰!?#27784;长安点头,“怎么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什么,挺好的。”丁洋觉得,不分时机多嘴多舌招人讨厌,他不要做这样的人。
“?#19969;!?#27784;长安见他不说,就低?#25918;?#36215;茶杯,继续?#20154;?br>徐泽抬头看了看他们两个,?#32844;?#22836;埋了回去。

  为了做好僵尸辟谣工作,整个民服部门的人忙得脚不沾地,就连平时不爱用电脑的杜主任,都在用“一指禅”敲键盘。
沈长安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
他早上开了车过来,所以没有让神荼他们过来接,自己开着车慢吞吞往回走。

  天气越来越冷,晚上在外面散步的行人也变得越来越少,很多店铺都已经关了门。经过百年好合花店的时候,见到花店正门大开,两?#29863;?#31726;摔在门口,看起?#20174;行?#19981;对劲。
把车子熄了火,沈长安小心翼翼地靠近花店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细细的响声,他低头看了看,把摔碎的花盆瓷片揣进外套里:“有没有人在?”
“老板呢,开着门不做生意的吗?”

  “有什么事?”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从花店里面的小?#28216;?#38388;走出来,是个非常陌生的男人。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出来买花?”沈长安抖着腿,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跟家里婆娘?#27785;?#26550;,她把我赶了出来,不让老子进门,不买点花回去哄她,我可能要在外面冻一晚上。”
男人皱了皱眉,再看了下店里的花:“你要哪些?”
“就选几朵红玫瑰,你看你这个花都有点打卷了,便?#35828;?#21334;。”沈长安从身上掏出几十块钱,“?#39029;?#26469;就带了这么多钱,你看能买几支花?”

  男人随便抽了几支玫瑰给沈长安:“拿去。”
他急着让沈长安离开。
“你不给我包一下?”沈长安指了指店里摆着招揽客?#35828;?#26679;品花束,“像这种多好看。”
男人沉着脸把样品花拿了一束塞沈长安怀里:“你拿走吧。”
“这怎?#26149;?#24847;思?”嘴上说不好意思,脸上却露出了贪?#20998;?#33394;。

  男?#25628;?#24213;有鄙夷之色出现,但很快又消失了:“没事,反正这家店明天就要关门了,你拿去哄老婆。一个大老爷们的,怕女人怕成这样,是不是个男人?”
“怕老婆又不丢人。”沈长安抱着花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他转身叫住准备回?#28216;?#38388;的男人,“对了,老板,你店里花这么多,明天不做生意,这些花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送人。”男人见沈长安还不离开,?#25104;下?#20986;了不耐烦的情绪,“你如果还想要,就再拿一捧。天太晚,我要关店休息了。”
“那你等我一下,我先把这束花放车上,再过来那一束。”沈长安呵呵一笑,“老板,你这个人真是太大方了。”
男人冷笑,他走到店门口,见沈长安的车还停在路对面,于是走回?#28216;?#38388;,?#37259;?#35282;落里被他绑在一起的年轻小?#20449;?#24494;笑道:“怎么样,明知道一墙之隔的地方就有人,你们却只能?#37259;?#20182;们离去,然后静静等待死亡,是不是很绝望?”

  被封住嘴?#20572;?#32465;得严?#40092;?#23454;的店长与明哥,只能瞪大眼睛?#37259;?#36825;个疯疯癫癫的男人。
“?#37259;?#40092;活的生命,走向令人无比恐惧的死亡,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了……”男?#35828;?#24773;感抒发还没有结束,就听到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他脸上扭曲的笑容瞬间消失,把?#25345;?#25918;到嘴边:“嘘,让你们的心安静下来,听听最后一个希望,是怎样抱着一?#30424;襖分?#24515;离开的。”

  男人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沈长安手里捧着两大束花,花束太大,他想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同时捧起来两束,显得?#34892;?#22256;?#36873;?br>见到男人出来,他不太好意思地放下其中一束:“我只是……只是想抱一抱这花有多重。”
“行了。”男人不耐道,“拿了东西就滚,别烦我。”

  沈长安抱着花转身就走,就在男人以为他不会再回来,准备慢慢折磨关在?#28216;?#38388;的两人时,沈长安?#21482;?#26469;了。
男人阴沉着?#24120;?#20960;乎掩饰不住自己疯癫的情绪。
他想杀了这个碍事的?#19968;鎩?/p>

  “拿了你那么多花,还是?#34892;?#19981;好意思,这个算是还礼。”沈长安把一袋?#24433;?#25163;礼放到桌上,那是一?#39029;?#24066;开业时,给路人送的一盒牙膏跟?#21448;?#27611;巾。
男人走到柜台边,摸着抽屉的手在微微颤?#19969;?br>他控制不住自?#21512;?#35201;伤害?#35828;?#27442;望,他想让眼前这个嗦、贪婪的男人从这个世界消失。
只可惜了这副好皮囊,长得这?#26149;?#30475;,却没有一颗让人觉得?#19981;?#30340;心。

  只有?#29616;?#30340;人,绝望的时候才最漂亮。

  沈长安放下东西,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忽然尖叫一声:“啊,老板,你家外面躺了一个人,好像还在流血。”

  怎么可能?
他刚刚才在门口看过,什么都没?#23567;?br>男人阴沉着脸走到门口,没想到那里竟然真的躺了一个人,他眼睛?#24187;校?#36716;头对沈长安道:“这里交给我,你快?#27809;?#22238;去哄老婆高兴。”
说完,他俯身看向躺在地上的人,似乎想要确定这人究竟是死是活。

  就在这电光火星间,躺在地上的人忽然暴起,一个剪刀?#20154;?#20303;了男?#35828;?#33046;子,黑暗中冲出好几个人来。
“警察,不许动!”
男人疯狂地挣扎,他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被愚蠢的警察抓住,这不可能!当冰凉的手铐,戴在他手腕上的时候,他忽然就?#35272;?#22320;哭?#20284;?#26469;。

  “哭什么啊,真正?#27599;?#30340;,是被你绑起来的受害者才对。?#26412;?#23519;们解救出?#35805;?#22312;?#28216;?#38388;的店主跟明哥,两人不断地向警察道谢。
“这次是有热心群众发?#20540;?#37324;的不对劲,跟歹徒斗智斗勇,拖延时间到我们来救你。”

  听到警方提到“热心群众”时,明哥就知道,发?#20540;?#37324;不对劲的人肯定是沈先生。刚才他在?#28216;?#38388;听到沈先生装作没有来过这家店,谎?#31080;?#32769;婆赶出家门时,就知道沈先生一定是发?#20540;?#37324;出了事了。
两人频频向沈长安道谢,并且打算进行金钱上的报恩,但无论他们怎么说,沈先生就是不点头。无奈之下,店主只好道:“沈先生,你的?#35753;?#20043;恩,我们两个无以为报,以后我们每周送两束代表友谊的花给年先生,并且不收任何费。”
“这个好。”沈长安担心自己一直不?#37038;埽?#36825;对情侣会内?#21738;?#23433;,所以干脆答应了下来。

  “有僵尸!”
被警察押住的男人忽然指着街头的黑?#21040;?#33853;,“那里有僵尸!”

  话音?#31456;洌?#23601;听到男人惨叫一声,一道黑色影子像利箭般,朝这边飞了过来。黑影的目标,是正在给男?#25628;?#35805;的姚?#27785;幀?br>今晚上他故意拖延时间,就是为?#35828;?#23002;?#27785;?#20182;们赶过来。他无法判定这个男人身上有没有其他武器,更不知道这对情侣现在是什么情况,所以报警是最好的办法。

  黑影冲过来的时候,沈长安脑子还在浑浑噩噩中,抬头见有东西朝姚?#27785;制?#36807;来,他下意识地伸脚一踹。
只听黑影惨叫一声,随即便摔倒在地。

  这就是传说中的僵尸?
众人?#37259;排?#22312;地上的“人?#20445;?#20182;皮肤?#34892;?#27867;青,四肢明明看起?#20174;行?#20725;硬,但是速?#28909;?#20986;乎意料地快。
姚?#27785;中?#26377;余悸地想,刚才如果不是沈长安出腿拦了一下,说不定他真的被这个奇?#20540;?#20154;袭击了。
“谢了啊。”姚?#27785;?#26397;沈长安道谢。
?#23433;?#29992;。”沈长安摆了摆手,踩在这个奇?#20540;?#20154;背上,对准备去碰他的警察道,“你们暂时别碰他,我担心他身上会有传?#38745; !?#35828;完,他拿出?#21482;?#25320;通了一个?#24597;搿?br>姚?#27785;?#38395;言皱了皱眉,对其他警察道:“你们?#26149;?#36825;个歹?#21073;?#25105;过去。”

  “姚队!”
“怎么能让你去。”
?#23433;?#34892;,我们?#20540;?#20204;绝对不能?#37259;?#20320;去送死。”

  沈长安打完电话,回头就看到姚?#27785;?#36319;几个警察眼眶发红,似乎经历了一场人生中的重大告别。
“你们在干什么呢,又不是拍生离死别大戏。”沈长安没让其他人碰这个奇?#20540;?#20154;,“我刚才联系了一位朋友,他对这种奇症怪状的病有所了解,我们先等他过来再说。”

  “行。”姚?#27785;挚醋?#22320;上,被沈长安踩得无法挣扎的怪人,拿出一包烟分给大家,猛吸了一口,如果这玩意儿就是近来老百姓谣传的僵尸,他必须要让怪人绳之以法,也算是给处于惊恐状态的老百姓吃颗定心丸。

  神?#22791;?#36807;来的时间很快,他?#23545;?#23601;看到沈长安把一团脏兮兮的东西踩在脚下,他?#32426;?#19968;挑,走到沈长安?#21592;擼?#38271;安,你怎?#37259;?#20102;这么个玩意儿?”
“咳。”沈长安干咳了一声,给姚?#27785;值?#20154;介绍了一下神荼的身份。
神荼:?#21834;?br>见识很多,对奇怪病症有所涉猎,这说的是他?
他一个门神,为什么要对奇怪病症?#34892;?#36259;?

  “神荼。”沈长安小声问神荼,“我脚底下这个,是人还是其他的东西?”

  “暂时是个人,但我觉得你在这么踩下去,就有可能变成鬼了。”神荼?#27785;?#20004;眼,就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有?#21482;?#20154;,不想着好好工作,就惦记着死人墓里那点东西。那些沉睡在泥土中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墓穴里,谁知道会长些什么奇?#20540;?#19996;西出来?”
?#20843;?#20197;……”
“他就是被墓地中的病菌感染了,放心吧,没有传染的。”神荼提高声音,让警察听到这句话放了心以后,就把沈长安从怪人身上拉开,“这?#20540;?#22675;贼,是被墓穴诅咒了。”

  “人死了,还能诅咒?”沈长安惊讶,?#23433;?#26159;说,人死如灯灭?”
“那动物还能变成人呢,科学吗?”神荼?#27425;省?br>“抱歉,冒犯你了。”沈长安想到神荼也是动物或是植物变成的妖,赶紧道歉。
神荼:嗯?
关他什么事呢?

  “我刚才出来的时候,先生还跟我说,如果顺路的话,跟你一起回去。”神荼见警察把伤人者、受害者都带着走后,?#25237;?#27784;长安道,“你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能打能?#38405;?#36339;,身上还有功德金光附体,谁能伤害到你?#31185;?#20559;先生总担心这,担心那,唉。实话说,像你这样的人,走夜路都是对鬼的一种伤害。”

  说到鬼……
沈长安忽然想起,他好像有一?#38382;?#38388;没有好好投喂宅男鬼陈元了,他要不要找个时间,买点美食去看看?

  沈长安跟神?#34987;?#21040;家,他刚轻手轻脚的?#19979;ィ?#23601;看到道年房间门开了。
“回来了?”道年穿着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后,明显是一副还没开始睡的样子。
“道年,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沈长安躬着的腰站直了,“听说早睡有利于发育骨?#28291;?#20320;的腿刚好,说不定早睡能让你双腿变得更加强?#22330;!?

  ?#20843;?#19981;着。”道年看了他一眼,长安的身上,似乎有股淡淡的?#25293;?#21619;儿,还?#23567;怕夜?#21017;的迹象。
他在心中暗自一算,神情?#34892;?#24494;妙。

  沈长安今天救的那对未婚夫妻,按照注定要的轨迹,是要死在变态杀人狂手里,而杀人狂也因为对他们的?#21543;保?#26356;加控制不住自己扭曲的爱好,杀了很多无辜的老人与孩子。这对夫妻死前遭受了各种折磨,死后怨气震天,加上沾染上?#25293;?#30340;尸气,最后?#22815;?#25104;了恶鬼。
而那个警察,?#19981;?#34987;失去理智的盗墓贼咬?#21916;?#23376;,当场不治身亡。
从此以后,那个花店附近就经常发生死亡事件,然后……
然后各?#34935;?#27668;凝在一起,让上?#21028;资?#37325;生,最后导致了很多?#35828;?#27515;亡,以?#21543;?#20250;的动荡不安。

  然而这件事,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遇上了沈长安。那对未婚夫妻的性命保下来了,还因为沈长安见义勇为的举止,觉得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中年发达以后,做了不少慈善回馈社会。
那个变态杀人狂在第一次杀人时被阻拦下来,最后被关进了特殊精神病医院。
而那个叫姚?#27785;值?#35686;察更不用说,以后会成为一名很厉害,也很有正义感的警察。

  可如果不是当初他忽然给长安买了一束红玫瑰,长安也不会认识这对夫妻,也许当他开车经过这家花店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花店的不正常。
这一切似乎因他而起,又因为沈长安得到了救赎。

  所以,是他这个天道,在无意?#37117;洌?#32473;生机道偷偷放水了?

  “道年,你怎么了?”沈长安觉得道年的?#25104;行?#24618;?#20540;摹?br>“没事。”道年摇头,“早点睡觉。”

  沈长安明白过来,道年这么晚不睡,是在等他回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住在道年家里以后,他似乎已经渐渐习惯,晚上回家的时候有?#35828;齲?#26089;上出门的时候,有?#35828;?#24515;他会不会好好吃早餐。
“以后我如果回来的晚,就不要再等我了。”沈长安叹气,“熬夜对身体不好。”

  道年深邃不见底的双眸?#37259;?#20182;,似乎在问,经常熬夜的他,怎?#26149;?#24847;思说这句话的?
沈长安灰溜溜地低下头,往自己房间跑。

  “长安。”道年叫住他。
沈长安回头,?#37259;?#31449;在辉光中道年:?#29677;牛俊?/p>

  ?#23433;还?#20320;去了哪,只要你回来,我都会为你留一盏灯。”道年?#37259;?#20182;,神情十分平静,语气也并没有刻意地严肃,但沈长安却觉得,道年说这句话时,非常认真。
“为你熬夜而已,值得。”

  

9646 3505873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50587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江苏快三稳赢套利方法 时时彩定位胆个位 重庆时时计划预测 福彩3d稳定3胆技巧 投资的心态去玩彩票 五星娱乐城龙虎技巧 快三8期倍投技巧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玩法规则 和值玩法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