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揍他

书名:为科学奋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9-01-10 23:42:01

  变成?#35828;?#31532;一世,他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 被一个部族收养, 后来他跟着巫医学辨识草药的本领,成年以后, 便开始游走四方,教习他人治病救?#35828;?#26041;法, 辨识药草的本领,最后死于草药中毒。比较憋屈的是,千百年前的神农尝百草出名了, 而他却因为拒绝救以一位暴君宠爱的妃子, 最后被这个国君处以千刀万剐之刑。

  第二世, 他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庶民, 因为天生善战,进入军营以后, 由一个普通的士兵变成了将军,保家卫国, 守卫边疆。在他即将解甲归田之时, 君王无道, 鱼肉百姓,他不忍把守卫边疆的刀指向百姓,最后判腰斩之刑而死。

  第三世,他是个剑客, 因保护明君而亡。
第四世,他是个文人, 安安稳稳在书院教书育人,哪知天下大乱,他为了保护记载着各种知识的书籍,故意现身把乱军引走,最后死于乱箭之下。
第五世,他是个说书人,讲尽天下趣闻,最后因为不愿意讲一位良臣的坏话,最后被良臣的对手毒死……

  第六世,他是个杂耍艺人,无意间发现外族即将侵?#21592;?#22478;,他一路奔袭回臣,给郡守通风报信,最后因疲劳过度,脱力而死。
第七世,他是一位军师,为将军出?#34987;?#31574;,为朝廷守卫边疆。最后朝廷亡了,他们守卫的土地四周,渐渐被他国吞并。为了守卫这片领地,他呕心沥血,最后只能眼睁睁?#37259;?#25932;人闯入城中,以文弱之躯,护住了屠刀下的孩子,自己却身首异处。
第八世被火烧死。
第九世被乱石砸死。
……
第五十世,他是一名文臣,因反?#21592;?#21531;,最后被暴君处以极刑。
……
第九十九世,为了阻拦敌军进犯,他与队友拿着□□包,冲向?#35828;腥说?#22374;克。

  整整九十九世,他无一世寿终正寝。
来这个世间时,他无牵无挂。死去时,也?#24066;?#26080;愧。

  脑子里忽然被塞入这么多记忆,沈长安觉得自己脑袋快要爆炸了,他捂住自己的头,痛苦地蜷缩在了一起。

  “长安。”道年看到怀中的长安发出痛苦的闷哼,四面八方地灵气不断往沈长安身上涌去,颤抖着手把他?#24403;?#22312;胸口,?#23433;?#35201;怕,没事,没事。”
可是他的手,抖得比沈长安还要厉害,他不知道在此时此刻,真正害怕的人,究竟是谁。

  “哈哈哈哈哈。?#34987;?#34915;男人趴在地上,一边吐血,一边快意地大笑,“天道啊天道,你还有今天。”
他用手背抹去嘴上的血?#39608;?#24403;年我的爱人被人抽去魂?#29301;?#26368;后魂?#21892;?#25955;。我跪在神殿前,苦苦哀求了三天,可是你这个老天不开眼,满天神佛也都是没有感情的泥菩萨!”
“乱世之下,饿殍百里,你这个天老爷看不见吗?满天神佛,都看不见吗??#34987;?#34915;男人?#37259;?#34987;灵气包裹的沈长安,恨声道?#39608;?#32780;他在人间,明明是名满天下的神医,却不愿救我的爱人,什么生机道,实在是可笑!”
“天道不公,人皆无情。?#34987;?#34915;男人神情渐渐平静下来,摊开手?#30130;?#20182;的掌心躺着一?#24597;躺?#30340;神珠,忽然五指?#19979;#?#25226;它捏得粉碎。

  “啊!”
蜷缩在道年怀中的沈长安,忽然睁开没有意识的双眼,痛苦地嘶吼出声。刹那间,天地灵气乱涌,规则变得紊乱起来。
“长安!”道年?#37259;?#39123;风四起的虚无空间,此刻的长安虚弱得不能禁受任何刺激,他毫不犹豫地撕开空间,带着沈长安踏入人世。
此时的大街上,交通灯停用,天空一片阴沉,很多店铺的电也都停用。
短短几分钟内,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各地广播与电?#29369;?#37117;进行了紧急的自然灾害预警。
“各位观众朋友好,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消息,请各位市民紧急避回市内,请各位市民紧闭避回市内。”
“各位听众朋友,由于交通信号灯系统出现?#25910;希?#35831;各位司机朋友谨慎驾驶,为了您的安全,请系好安全带。”
天气预报?#25945;ǎ?#20063;像沿海市民推送了海啸预警跟台风预警。容易山体滑坡的地方,已经有相关部门开始紧?#32972;?#31163;工作,无数城市都陷入?#21482;?#20043;?#23567;?/p>

  帝都安全部门特殊小组的成员们,接到了无数上级部门打来的电话,问他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特殊小组成员?#37259;?#30913;场混乱的法器,面色煞?#20303;?br>“老王!”其他部门的部长推门进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老王点开大屏幕上的卫星云图,绝望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沙哑道,“也许……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
“怎么可能?!”问话的部长伸手拉起王部长,把他拖到?#24043;?#19978;坐好,“你们特殊小组不是能联系到很多高人吗,他们难道也没有办法?”

  王部长被吼了一顿,渐渐从绝望中?#19968;?#29702;?#29301;?#20182;拨了几个?#24597;耄?#21457;现都是占线?#21050;?#26080;奈之下,只好划破指尖,在符纸上画了一道符,快速叠了起来,最后符纸焚烧成了?#21307;?#21464;成光飞出窗外。
“这、这是什么?”
“传音符。”王部长?#25163;?#19981;太好,光是这道符,就耗去了他所有灵力,整个人面白如纸地瘫在了?#24043;?#19978;。

  “真没看出来,原来你还有这个本领。”
“都二十一世纪了,有?#21482;?#26377;电脑,哪个脑子有病的修行人士,会浪费几滴心?#36153;?#21435;做传音符?”王部长翻个白眼,“修行人士也是与时俱进的好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34892;?#24605;谈这个。”王部长?#37259;?#31383;外,“大概什么时候能够收到回复?”

  “大概……两三个小时?”王部长道,“你要知道,网络速度已经快接近光速,我们玄学要考虑风雨的因素,跟网速比不?#35828;摹!?br>“可神话故事里,不是可以千里传音吗?”
?#23433;?#22909;意思啊,我们修行人士是人,不是神。”王部长喝了几口红枣枸?#35762;瑁?#32473;自己补了补血,“现在人们打?#21482;?#23601;是千里传音,还讲什么不?#31185;?#30340;神话?相信科学不好,非要拿神话故事当真,九年义务教育白上了。”
这个部长?#39608;啊?br>他小时候念书那会儿,还没有九年义务教育呢。

  “两个小时是不是有点久,这如果真有点什么事,黄花菜都凉了。?#38381;?#20010;部长掏出?#21482;?#36882;给王部长,“要不你再打个电话试试。”
王部长又拨了一遍,最后终于拨通了一个,低头看?#25628;?#21010;破的手指,他觉得自己刚才的心?#36153;前?#27969;了。
接他电话的人,是守在梧明市的张大师。
“别问我,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21482;?#21018;拨通,张大师不?#22836;?#30340;语气就传了过来,虽然信号不好,张大师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王部长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爆照。
“张大师,我是王……”

  “我知道你是谁。?#38381;?#22823;爷抓住一个逃出来的厉鬼塞进法器里,把?#21482;?#24320;了免提,“一些厉鬼逃了出来,我忙着抓鬼呢,没时间跟你废话。”
“是这样的,我就是想问问,您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被张大师这么一通吼,王部长?#34892;?#27668;弱,不自觉用上了?#38383;啤?/p>

  ?#23433;?#30693;道。?#38381;?#22823;爷扭头看?#25628;?#24110;他抓鬼的宅男鬼陈元,神情凝重道,?#30333;?#23436;这边逃出来的厉鬼,我就去招沈长安,也许他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部长连连点头,想起张大师看不到,?#25351;?#32039;道?#39608;?#23545;对对,他也许能知道点什么。”
好歹有个神仙?#20449;?#21451;。

  被无数人寄予厚望的沈长安,现在?#26149;?#19981;好过,他觉得自己四肢百骸?#36335;?#34987;人碾成了粉末,没有一块好地。
有什么塞进他的嘴里,他一口咬了下去,口腔瞬间被浓郁的灵气与鲜血包围。
这个血?#36335;?#26377;神奇的功能,能够减缓他的疼痛,他忍不住猛吸了几口,大脑终于有了些微的清醒。
这个血,是谁的?
道年的……
道年是谁?
道年的血不能吸。
谁是道年……
不能伤害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是令人感动,高高在上的天道,既然以身?#21069;?#20154;。?#34987;?#34915;男人捏破那枚?#36538;?#30340;珠子以后,便变成了一个不人不鬼的?#27835;錚?#20182;笑眯眯地?#37259;?#36947;年喂进沈长安嘴里的手,“你想让他吞了你?”
“真是可歌可泣的爱情。?#34987;?#34915;男人轻轻鼓?#30130;安?#26505;我费尽心力,收集了生机道九十九世的情感,我不能杀他,却能让他自取灭亡。没想到,竟然还能看到这样感?#35828;?#19968;幕,真是让人泪流满面。”
他抹?#22235;?#30524;角并不存在的泪?#39608;?#21487;惜,就算你舍弃自身让他活下来,让他代替你的地位,他也不会再记得你。”
“你的牺牲,你的情感,都会变成一场笑话。?#34987;?#34915;男人哈哈大笑,“多可笑啊,多可笑啊,曾经?#37259;?#26377;情人生离死别都不会动容的天道,竟然?#19981;?#26377;这样一天,哈哈哈,报应!”

  “人类的疾病与战争,都是你们人类自己的野心造成的。”道年似乎感受不到身体中的灵气与神力慢慢消失在沈长?#37096;?#20013;,他神情平静地?#37259;?#36825;个?#37096;?#30340;男人,“你的爱人,死于你的野心。她为了你,用巫术毒杀良臣,才会被反噬。这样的人,即使那一世的长安不曾与我相遇,不曾与我相识,我也知道,他自然是不会救这样的人。”道年用另一只手,轻轻摸着沈长安苍白的?#33251;眨?#35753;她魂?#21892;?#25955;的不是神,而是死在她手中那些无辜之?#35828;脑?#24680;。”

  “因为你们相爱,所以其他无辜的人,就活该做你?#21069;?#24773;的牺牲品?”道年永远?#24187;?#30333;凡?#35828;?#36825;种私信,自以为是真爱,便值得原谅所有?
那么被他们害死的那些无辜生灵,又是谁的爱人,是谁在意的人,他们死前,是不是也有相见还没来得及见的爱人?
?#20843;?#26159;被你害死的。”
“至于我跟长安如何,不需要你置喙,不要吞噬?#35828;?#22823;道?#24515;睿?#23601;以为自己是大道化身,推翻我们就能成为世界的主?#20303;!?br>跟沈长安在一起待久了,道年似乎也学会了怎么说?#23433;?#26356;气人。

  “住口,住口,你懂得什么,那些卑微的贱民,凭什么与她相比。”
“然而在漫天神佛眼中,你们与那些贱民并没有差别。”道年神情冷漠,“在我眼里,你们没有尊卑,也不比其他生灵高贵,一切都是生死循环,因果报应而已。”

  ?#20843;阅?#20204;现在这样,也是报应!”
灰衣男人疯狂地想要扑过来,却被道年轻松地拦了下来,“你以王君之身,吞噬万千怨念,与大道留下的?#24515;?#34701;合在一起,成为不神不鬼的?#27835;錚?#26412;可积德行善,为过往恕罪。”
他低头看向怀中的长安?#39608;?#25110;许还能为你的爱人,寻回一线重生的机会,可你却没?#23567;!?/p>

  “你在人间诞生,也该在人间消亡,身为天道,我本不该管你。”道年垂下眼睑,“可是你们人类中,似乎有句话叫老天爷?#25165;?#26080;常。”
此话一落,道年弹指间,便穿透了灰衣男?#35828;?#32937;?#21890;牵?#22312;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大洞?#39608;?#25105;现在,大约是不高兴了。”

  “我不信,我不信。?#34987;?#34915;男人趴在地上,“你说她还有一线生机,你是不是骗我,是不是?!”
明明她已经被贱民们的怨魂撕?#27809;攴善?#25955;……
天道一定是在故意骗他。

  “原本是该有的。”道年唇角忽然翘了翘,“可是被你?#36164;只?#20102;。”

  “你骗我!你骗我!?#34987;?#34915;男人趴在地上,忽然又哭?#20013;Γ?#22825;道,你不?#38391;?#25105;。现在眼?#37259;?#20154;间就要迎?#26149;平伲?#35813;担?#21738;?#36807;的是你才对。”
“人间早就该有此劫,是生机道一世一世的转生,才减缓了?#24179;?#26469;临的速度。”道年无情道,“有死便有生,人类死了,便会有其他物种来代替他们,与我何干?”
他低头?#37259;?#27784;长安,可是他知道长安在乎,他爱着这个世界,想让它好好?#26377;?#19979;去。

  很快,他发现身上的灵气停止了输?#20572;?#26159;长安没有再吸收他身上的灵气与神力。
不对。
道年?#37259;呕?#20013;神情痛苦的长安,再次把手指喂进长安的嘴里。

  正在与疼?#37259;?#26007;争的沈长安很生气,这是哪个缺德的人,把他的?#20449;?#21451;送到他嘴边?
他虽然很?#19981;丁?#21507;”?#20449;?#21451;,但绝对不是这个吃。
他沈长安就算痛死,饿死,也绝对不想动?#20449;?#21451;一根手指头。

  “拿……”
沈长安绝对自己此时已经拿出了力?#32010;劫?#27668;盖世的气?#30130;?#20854;实也只?#21069;?#25163;指动了几毫米而已。
“长安,你说什么?”道年注意到沈长安嘴唇动了,低头?#35759;?#26421;放到他嘴边,“是不是难受?”说着,又再次把手指头喂到沈长安嘴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别动老子?#20449;?#21451;……”
“别动他!”
沈长安猛地抓住?#35828;?#24180;的手指,缓缓睁开眼,他的视线是模糊的,脑子也不够清醒,但他能够感觉到,抱着他的人是道年。
“天老爷只有?#30097;?#38271;安能动,谁也不许伤害他。”

  道年?#37259;?#24847;识不清的沈长安,怔忪了几秒钟,忽?#22351;?#22768;笑了。
他爱的这个人啊,为什么这么可爱。

  听到道年的笑声,沈长安拼命睁开眼睛,终于看清?#35828;?#24180;的?#22330;?br>看清道年后,沈长安嘴唇动了动?#39608;?#26377;人欺负你?#20449;?#21451;,打死他!”

  “好。”道年伸手从天空中拽下一朵?#30130;?#21464;成舒适的躺椅,轻轻把沈长安放在上面?#39608;?#38271;安,不要睡,?#37259;?#25105;帮你揍他好不好?”
“好。”沈长安白着脸笑。

  道年面无表情地走到灰衣男人面前,用灵气修补好他肩上的破洞,然后拽起他往地上狠狠一扔?#39608;安?#22909;意思,我的?#20449;?#21451;想?#27425;?#25171;死你,请你配合一下。”
扔完以后,他回头看?#25628;?#27784;长安。
沈长安眨了眨眼,张开嘴无声说了句加油。
于是道年拎起灰衣男人,重新扔了一遍,一不小心折断了对方的?#21462;?/p>

  他知道,按照原本轨迹,生机道在一百世时,本就会因为外部原因唤醒记忆。但他是人类口中?#25165;?#26080;常的贼老天,凭什么要对这种不神不鬼的?#27835;?#35762;理?

  沈长安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痛得想喊天,?#36335;?#26377;人强行碾碎他的骨头,又厚颜无耻地黏上,然后再碾碎,再黏上一般。
舔了舔嘴?#29301;?#20182;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20219;叮?#36825;个血?#20219;?#24182;不难闻,甚至还有种清甜可口?#23567;?br>刚才是道年把血喂到他嘴里的?
他想做什么?
以沈长?#37096;?#21508;种武侠剧、仙侠剧的经验,甲需要喝乙的血时,他们的爱情故事就要走向虐恋情深这条大道上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是他不?#19981;?#34384;恋情深,只?#19981;?#22825;作之合这种甜蜜故事啊。

  注意到道年?#28783;?#22238;头朝他这边看,沈长安怕他担心,假装自己一点都不痛,世间苦难都是虚无,一切只是对他?#21069;?#24773;的考验,他觉得自己能够扛住。
他沈长安,是铁血真汉子,为了爱情,勇往直前!
在道年再一次回头时,沈长安微笑着道?#39608;?#36947;年,继续揍!”
他不仅铁血,还记仇呢!

  灰衣男人?#39608;啊?br>天道,生机道,你们这两个狗东西!

  

9646 3516203 MjAxOC8xMC8xNy8jIyM5NjQ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6_3516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