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427:徐紡與萌娃(一更

書名:爺是病嬌,得寵著!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顧南西 更新時間:2019-12-07 22:43:47

  七月二十二,宜喪葬。

  來殯儀館吊唁的人很多,停車位都滿了,江織把車開到了旁邊商場的停車場里,他把車挺穩:“你在這等我。”

  周徐紡把安全帶解開:“我跟你一起去。”

  江織按住她的手,讓她在座位上坐好:“你是孕婦,進靈堂不好,我就去露個面,很快回來。”

  許多地方都有這個習俗,孕婦不能參加葬禮。

  周徐紡想了一下,答應:“好。”

  “有事給我電話。”

  “嗯。”

  江織親了親她,才下車走了。

  他剛走沒多久,一輛灰色的七座SUV就停在周徐紡旁邊,車主是位年輕的女士,后面的兒童座椅上坐了個三四歲的小男孩。

  小孩兒在吃紙杯蛋糕,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沾了許多奶油。

  女士把車停好,下車去抱小孩:“先不吃了,媽媽要去上廁所,回來再吃好不好?”

  小孩兒抓著安全帶不放:“不要。”他奶聲奶氣地喊,“不去女廁所!”

  女士無奈,哄著:“聽話,嗯?”

  他不聽話,頭一甩:“不去不去。”

  女士解開兒童座椅的安全帶,想把小孩兒硬抱出來,他哇的就開始哭,女士沒辦法了:“那寶寶在車里等媽媽好不好?”

  眼淚珠子還掛在眼睫毛上呢,小孩兒咯咯笑:“好~”

  女士環顧了一圈,看見了旁邊車上的周徐紡,她點了點頭。

  周徐紡也點了點頭。

  她放心一些了,將車窗開了一條很小的細縫,確保空氣流通,也確保外面的手伸不進去,這才鎖上車門,囑咐車里的孩子:“媽媽很快就回來,寶寶要乖乖等媽媽,不要哭哦。”

  小孩兒胖乎乎的,臉蛋像個白嫩的豆包:“好~”

  女士一步三回頭地走了,腳步很急忙。

  小孩兒一個人在車里不哭不鬧,用勺子舀著蛋糕吃,滴溜溜的眼珠子好奇地到處轉,在看到周徐紡之后,咧嘴就笑,滿手的奶油蹭在了車玻璃上:“姨,姨姨~

  周徐紡心都被小娃娃叫化了。

  殯儀館的位置就在商場不遠處,江家的名望還在,前來吊唁的賓客絡繹不絕,江維爾從早上起就滴水未進,占了快有六個小時了。

  她臉都尖了,薛冰雪看得心疼:“維爾,你去吃點東西好不好?”

  “我不餓,你去歇會兒,不用陪我了。”

  她聲音都是啞的,除了黑眼圈,臉上就白得不像樣。

  薛冰雪也好不到哪里去,這幾天他都寸步不離地守著江維爾,基本沒合過眼:“你不歇我也不歇。”

  江維爾想推他去休息,剛好這時薛家人來了,薛老爺子和他兩個兒子,還有薛寶怡都來了。

  老爺子先看了看自家小兒子的臉,再看江維爾的,這一個個的,都受罪啊。

  “維爾。”

  “是,薛伯伯。”

  這姑娘家本來就瘦,這才幾天沒見,皮包骨似的,薛老爺子看得不忍心,也不知道怎么勸,囑咐了句:“千萬要注意身體。”

  江維爾回:“我知道了。”

  老爺子嘆了聲氣,領著兒子孫子過去上香,他年紀大了,膝蓋也彎不下去,在牌位前面站了一會兒:“老太太,你放心去吧,維爾還有我們老薛家呢。”

  本來不想哭,薛老爺子一句話,江維爾眼就眼酸了,她想起了母親生前的話:維爾啊,你要是嫁到薛家母親就放心了,我年輕的時候,喊過薛老爺子一陣子薛二哥,看在這個份,他也會多疼愛你幾分。

  怪不得她母親總盼著她能進薛家的門。

  薛家之后,四大世家的喬家也來了。

  江維開接待完吊唁的賓客,問兒子:“江川呢?”

  “沒看見。”江孝林說,“從前天起就沒見著人。”

  江維開撥了個電話:“手機也打不通,不知道去哪兒了。”江川對老太太忠心耿耿,葬禮不來實在不應該。

  江扶離一副看誰都不順的樣子,陰陽怪氣地說著風涼話:“逃了吧,奶奶去了,他還留江家干嘛?”

  商場車庫在負一樓,最近的女廁在二樓。

  周徐紡看了一下時間,那位寶媽已經去了六分鐘了。

  小男孩一個人玩得自在,蛋糕被他扔在了旁邊的座椅上,一邊扣著玻璃玩,一邊唱著幼兒園小班教的童。

  “我的好媽媽,下班回到家,勞動了一天多么辛苦呀,媽媽媽媽快坐下,媽媽媽媽快坐下,請喝一杯茶,啦啦啦啦啦……”

  后面歌詞不記得了,就啦啦啦。

  周徐紡正聽得認真,突然一個老婆婆倒下了,就倒在她的車前面。

  她愣了一下,這是碰瓷嗎?

  她猶豫了好幾秒鐘,還是下車了。

  “老人家。”

  “老人家。”

  周徐紡喊了兩句之后,地上的老人家動了動,自個兒扶著車前蓋坐起來了,從包里拿出一瓶水,吃了一顆藥,緩了緩,抬頭看周徐紡:“小姑娘,能扶我一把嗎?”

  老人家頭發全白了,應該是七老八十。

  “哦。”

  周徐紡就扶了,她心想,行車記錄儀都開著,不怕被碰瓷。

  老人家扶著她的手站了起來:“謝謝啊。”她說話有點喘,解釋說,“別害怕,我不是碰瓷的,就是心臟不太好,吃藥就沒事了。”

  周徐紡:“哦。”

  老人家又道了好幾次謝謝,說自己好了能走,可她剛走了兩步,就趔趄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兒子就在樓上的百鮮居,能不能麻煩你扶我過去?”

  這個商場周徐紡來過,三樓的確有一家叫百鮮居的餐飲店。

  她還是很猶豫,是助人為樂呢,還是保持警惕,她思考了一下:“我扶你去電梯口吧。”就不扶她上三樓了。

  “那謝謝啊。

  “不用謝。”

  ------題外話------

  **

  不要等二更哈,明早看,今天又很卡,寫得不順手,我得加個夜班

9731 3626038 MjAxOC8xMS8wOS8jIyM5NzMx http://m.clewx.com/book/201811/09/9731_362603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彩幸运农场的玩法 天津11选5 处理线路板赚钱利润 新疆25选7开奖查询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贵州十一选五开 关于篮球的小说排行榜 四川时时彩vv平台 广西11选5 一定牛彩票购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