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摘星

書名:等星星墜落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時間:2019-11-08 09:38:05

  唯創科技的總部在江城的科技園, 江途新上任,第一天上班就忙個不停,不過他從高中開始一直是這種狀態生活下來的, 也沒什么不適應的。
晚上大家都下班了, 江途才走出辦公室。
一開門, 就看見個熟悉的面孔,袁洋穿著格子襯衫, 拎著行李袋風塵仆仆地站在門口, 一副要敲門的樣子。袁洋身高178公分, 江途高了他差不多十公分, 他抬頭盯著江途看一會兒,朗聲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沒走, 專門回來看看的。”

  江途笑了笑:“老袁,好久不見。”

  值得一提的是,袁洋這兩年也在唯創, 現在剛出差回來。

  江途一直覺得自己這性格能有人親近他,跟他做朋友真的很不容易, 林佳語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類似于親人。高中的時候有祝星遙黎西西和丁巷,大學有袁洋和杜云飛。

  老袁嘖了聲:“哎這幾年沒見, 你變化還挺大的啊,這要是被系花們看見了,肯定后悔當年沒多努力努力, 死纏爛打地也要追上你。”

  “你倒是跟以前差不多。”江途關上辦公室的門。

  老袁挑眉:“我可專門來找你的,不一起吃頓飯敘敘舊, 說不過去吧?”

  “是說不過去。”江途手里拿著車鑰匙,他看向老袁, “走吧。”

  兩人畢業后就沒見過面,聯系是有的,關系也沒顯得生疏,畢竟大學一個宿舍四年,加上是同行同公司,老袁又是個話癆,從樓上下來一路都在說話。
老袁說:“杜云飛前段時間來這邊出差,我們一起吃了頓飯,還說等你回來了,得專門飛過來一趟。”
江途想起杜云飛大學買的那一堆祝星遙的個人專輯,低頭笑了,“等他有時間吧。”

  這些年江城變化很大,江途回來幾天還不熟悉,而且他也對吃什么從來沒要求,能吃飽就行。除了工作應酬,他也很少到一家餐廳吃飯,餐廳還是老袁指著路選的。
現在已經八點了,餐廳人少,兩人在一個小包廂坐下,老袁點完菜就給杜云飛打了個電話,開著免提。
杜云飛在電話里問:“你怎么不開個視頻?”
老袁樂了,說:“三個大男人,開什么視頻啊?又不是小女生。”

  “就你規矩多,男人怎么就不能開視頻了?”杜云飛也笑了,語氣忽然嚴肅起來,“江途,我現在就想問你一個問題。”

  江途把菜單交給服務員,他說:“你問。”
杜云飛嚴肅問:“你有女朋友了嗎?”
江途說:“沒有。”
杜云飛咳了聲:“就……還沒談過啊?”
老袁的目光也迅速看向江途,江途臉上沒什么表情,靠在椅子上,語氣寡淡:“沒有。”

  杜云飛沉默了。
老袁忽然沖江途豎了個大拇指。

  江途忍不住笑了,“你就問這個?”

  都二十七八歲的男人了,還沒談過戀愛,在杜云飛和老袁眼里跟怪物差不多,還是個長得很帥的怪物。杜云飛嘆了口氣:“老實說,我跟老袁討論過好多次,要是你這幾年還沒交過一個女朋友,我們就要懷疑你是不是哪方面有問題了。”
江途看了一眼老袁,語氣寡淡:“討論我?那你們挺無聊的。”
杜云飛:“……”
老袁:“……”
這個話題揭過去了,電話打了十來分鐘,基本是老袁跟杜云飛在貧。最后,杜云飛忽然喊了聲:“哎不行,我得掛了。女神演奏會門票今晚開售,我得弄個搶票程序,今晚搶個貴賓席票,我要跟女神近距離會面。”

  祝星遙11月8日要在江城舉辦個人演奏會,這件事江途知道。她前兩年沒開過個人演奏會,只跟著樂團在各國巡演,這兩年才慢慢恢復活躍度,在江城的這場演奏會,是今年第二場了。

  老袁笑著說:“聽說是在江城,你不順便給我搶一張?”
杜云飛說:“微信轉賬,親兄弟明算賬,貴賓席票價還挺貴的。”

  老袁笑罵著掛斷電話,抬頭對江途說:“人家都追星,你看看杜云飛迷個大提琴手也能迷這么多年。”江途冷不丁問:“杜云飛有女朋友嗎?”
“他啊,這幾年談過兩個,都分手了。”老袁嘆了口氣,“我也談了一個,也分了。咱們這個年紀談戀愛都奔著結婚去的,找個合適的對象,挺難的。”

  江途不知道怎么樣才叫合適的對象,在他的心底深處,喜歡的人,想談的戀愛,想要的未來,都只有祝星遙。

  盡管那時候他已經決定放棄祝星遙,斷了念想,不去打擾她。可即使那樣,他心里還是不受控地想她,只想她一個人。他不知道如果祝星遙跟陸霽沒有分手,或者祝星遙跟別人在一起了,他那種狀態會持續多少年。那種感覺,每次想起來對江途來說比高考出事那天,還難受無望。

  夜里十點半,江途把車開進小區,他把行李箱從后備箱拿出來,提上樓。公寓是三房兩廳的,江途把行李箱放下,不知道祝星遙現在睡了沒有,他站在臥室的窗前,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電話撥了過去。

  祝星遙還沒睡,她床頭開著閱讀燈,手里拿著書在看,這些年她試過各種助眠的方式,睡前看一點書對她睡眠有幫助,正準備放下書本的時候,聽到手機在桌上響。她低頭,看到手機屏幕上的一串陌生號碼,她咬住唇,覺得電話是江途打來的。

  她曲起雙腿,拿起手機,抱著自己的膝蓋,接通了。

  電話那端安靜了一秒,傳來江途低沉帶點磁性的聲音:“我有打擾你睡覺嗎?”

  祝星遙下巴擱在膝蓋上,小聲說:“我還沒睡。”

  “那就好。”江途說。

  祝星遙聽到他輕輕松了一口氣,她原本緊繃的情緒,忽然也放松了一些,她垂著眼問:“你打電話給我,有什么事嗎?”

  江途頓了一下,低聲問:“演奏會門票,還能給我留嗎?”

  他聽林佳語說過,祝星遙給她和她爸媽留了門票,現在他回來了,不知道她會不會也給他留一張票。

  祝星遙嘴角抿緊,有點不高興地說:“你想去看的話,自己可以買票啊。”
江途聽到她這樣說,低聲笑了:“好。”
祝星遙心情很復雜,她在生他的氣,氣他好多年沒有理她,但是她想起他年少吃的苦,隱忍和克制的感情,她又忍不住心軟。她不知道自己這種氣,能生多久。
總之,現在她還在生氣。

  其實,她也不知道不確定,他現在是不是還喜歡她,像以前一樣。

  祝星遙有點委屈地說:“我跟你很多年沒見了,也沒有聯系,關系……沒以前那么好了,你回來就想讓我送你貴賓票嗎?我不送給你。”
江途沉默了兩秒,輕聲說:“你演奏會的貴賓票很難買。”
祝星遙不吭聲。
過了一會兒,江途低聲說:“早點睡覺,晚安。”

  兩人掛了電話,祝星遙拿著手機,有點輾轉難眠。

  第二天早上,老袁在公司樓下碰見江途,他指著杜云飛的朋友圈無情嘲笑:“你看這家伙,白忙活一晚上,不知道誰把貴賓票都買光了,他只搶到一張后排的。”
江途瞥了一眼,又不動聲色地收回目光。
中午,林佳語發來一條微信:“我可以關心一下進展嗎?你跟祝星遙怎么樣了?”她的小說還在坑里待填,但是江途那性格,她就別指望他能跟她多說了,就想以后他們進展好了,她去問祝星遙。
江途給她回復:“江城哪家餐廳好一點?你選一家,周末我請你們吃飯。”
林佳語問:“我們?誰?”
江途回:“祝星遙,你和丁巷以及他妻子。”
林佳語有點懵,不單獨約嗎?為什么要帶幾個電燈泡!想想可能是因為單獨約的話,祝星遙可能會拒絕,畢竟江途失聯很多年了。

  8月25日,周五。

  江途那天晚上加班,回到家已經已經快十二點了,他洗完澡躺下沒多久,就聽到手機在響。他手機很少會在半夜響,他在黑暗里睜開了眼,從柜子上拿過手機。
看見上面的號碼,他愣住了,幾乎是飛快地接通了。
電話那頭很安靜,安靜得他能聽見她輕輕的喘息。江途很快坐起起來,他低聲:“祝星遙?”他拿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02:32。他語氣急了,又問:“怎么了?”

  祝星遙咽了一口氣,握著手機,聲音很小:“嗯……”
她側躺在床上,額頭上有些汗,她又小聲說了一句:“我沒事,就是做了一個不太好的夢。”
江途松了口氣,低聲問:“跟我有關?”
祝星遙說:“嗯。”

  “夢見什么了?”

  “不太好的夢,還是不告訴你了,就是……”祝星遙又夢見自己追著江途跑,那種無止盡地奔跑,望不到盡頭,醒來的時候特別空茫。她忽然想起,江途之前給她打過電話,她幾乎是沒有猶豫,也沒看時間,就把電話打過去了。現在腦子恢復清醒,她有點不知所措,大半夜給人家打電話,似乎很不好。她抿了抿唇:“你別問了,我就是做噩夢了,打電話給你驗證一下,是不是真的。”

  深夜,兩人身邊都是安安靜靜的環境。

  江途不知道她具體夢見什么,不過,他很高興她給他打電話,他低聲安撫她:“夢是反的,不要多想。”
祝星遙想說,以前的四年,她做的夢都是真實的,不是反的。
她坐起來,坐在床邊穿上拖鞋準備去倒杯水,她站起來說:“嗯,我知道。”

  “明天,我去接你一起吃飯?”

9816 3618037 MjAxOC8xMi8wNS8jIyM5ODE2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6_361803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辽宁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 福建快3走势图怎么看 pk10单双计划在线 篮球让分胜负怎么玩 温州麻将打牌顺序 广西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北京时时彩是否正规 竞彩篮球大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