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1章 屠村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13 16:59:25

  我本著擒賊先擒王的想法先下了手,誰料陳大新在離魂箭飛過去時,直接把杵在他身后的一個陰兵抓來擋住了。

  那陰兵級別很低微,被這離魂箭一碰便灰飛煙滅。

  陳大新怔了下,兇神惡煞地朝我盯了過來,“媽了個巴子的,你居然敢偷襲老子!”

  這家伙縱身落在了我面前,把我從上到下打量了番,揚起方天畫戟直接對準了我,“想不到你已經十六歲了,看來老子此番沒白來。”

  我睨了眼面前這方天畫戟,不禁一陣頭皮發麻。

  這方天畫戟與我在《乾坤陰陽訣》上看到的不同,只有尖端槍尖是玄鐵打造,而中間井字部位卻嵌了一只泛著黑霧的血骷髏。

  這是鬼巫所修的一種巫蠱之術,叫“血髏頭”。

  血髏頭是專門用死人頭顱做成的一種鬼蠱,不但攻擊性強,傳播速度也快,被中了血髏頭的厲鬼咬上一口或者傷了,那立即就變成同類了。

  就像僵尸,但血髏頭比僵尸要恐怖多了,因為它會聽從蠱王的命令不停廝殺,一直到灰飛煙滅才罷休。

  這個混蛋竟然是個鬼巫,太可怕了。萬一他身后那些陰兵傷了一個村里人,那勢必整個村都會覆滅。

  大伯從步輦上下來了,袖袍一揮擋開了我面前的方天畫戟,“陳大新,這兒可是蕭家村,本官勸你不要興風作浪。”

  “蕭家村又如何?聽聞你們蕭家王爺已經灰飛煙滅,老子難不成還怕他一個名號?荒唐!”

  “七兒,你先退下!”大伯轉頭跟我道。

  “那大伯你要小心!”

  我估摸大伯的道行很厲害,這么多年他雖從未出過手,但他的威信在這村里是絕對存在的。

  于是我準備離開去搬救兵,但剛轉身,陳大新的方天畫戟“咻”地又飛來了,這次他沒有留情。

  “想從老子眼皮子底下逃跑,不可能!”

  然而我并未出手,就見得一道血光從我周身泛起,那方天畫戟砍在我頭頂像砍在石頭上一樣。

  “血棺護體?”這家伙愣了下,隨后臉一沉,“蕭十一,看來咱們沒必要和談了,開戰吧,這陰陽地界早就該易主了!”

  果然,陳大新緝拿是假,奪陰陽地界才是真,他也真自信。

  “混賬東西!”大伯一怒,拂袖甩了一張符紙出去,“判官何在!”

  我眼前一晃,卻見得韓星韓月憑空出現了,兩人都穿著判官官服。我這才曉得,他們倆竟是大伯手底下的文武判官。

  “大人!”兩人一作揖,氣質都變了,不像平日里跟著我混時那么稚氣。

  “召集兵馬,與這犯上作亂的孽畜決一死戰!”

  “是!”

  韓星隨即扔出了一面黑紅色令旗,不多久四下里刮起一陣狂戾的陰風,喊殺聲由遠及近,一片塵土飛揚。

  陳大新頓時笑了,“哈哈哈,蕭十一,你這點兵如何與老子百萬雄兵對抗,怕是以卵擊石吧?”

  說罷他方天畫戟一揮,“殺,給老子殺他個落花流水!”

  鬼界兩軍交戰與陽間不同,這是要灰飛煙滅的。所以我被大伯強行劃入了一個強大的結界中,他和韓星韓月直面陳大新。

  陰風陣陣,整個陰陽地界飛沙走石,天象詭異,一邊陰霾得跟末日一樣,一邊卻紅的跟血似得。

  村民們自發地加入了戰爭,這是我從未見過的殘酷的畫面。

  “啪!”

  忽地一顆血淋淋的頭顱落在了我面前,不,是半顆,白森森的腦漿子都看得到,我從他被砍掉一小半的臉上認出他是隔壁四叔。

  接著又是“啊”的一聲慘叫,李嫂的半截身體落在了結界上,她肝臟都流出來了,順著結界往下淌。

  她是趴在結界上的,臉還錯愕著,可能那一瞬間她都沒反應過來發生什么事了。

  我鼻頭一酸,還來不及悲戚,不知道哪兒又飛來一只斷臂,從她手腕戴的銀鐲子我認出她是我貼身丫頭蓮花,她也去戰斗了。

  我急得淚眼婆娑,“大伯,大伯你讓我出去啊,求求你讓我出去啊!”

  我破不了這結界,只能眼睜睜看著素日疼我的村民們在戰斗中灰飛煙滅。我拼命叫著大伯,但他指揮著陰兵在對抗陳大新,壓根也沒注意到我。

  就這么一瞬間,殘肢、五臟六腑、頭顱滿天亂飛,蕭家村里遍地尸骨,好多陰兵和鬼修均被打得魂飛魄散。

  地上血流成河,把這草木都染紅了。

  “大伯,韓星韓月,快讓我出去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幫到他們,可眼睜睜看著他們灰飛煙滅我怎么忍心?我要去戰斗,死也要跟他們死在一起。

  之前我并不曉得大伯只是文官,他其實無任何道行。再加上他這邊兵力不多,局勢很快呈一邊倒,再戰下去,整個村子的人和陰兵全都要覆滅。

  勝負,好像已成定局!

  “蕭十一,你還不想認輸么?你的兵快被老子殺光了!”

  陳大新狂妄地笑著,不停招呼手里的黑幡旗一次又一次進攻。那些中了巫蠱的陰兵十分彪悍,即便只剩下了一顆頭顱都還在瘋狂進攻。

  大伯顯然也注意到這點了,他滿目寒霜地盯著陳大新,齒關咬得緊緊的。

  “陳大新,我可以把陰陽地界交給你!”許久,大伯平靜下來,語氣冷冷的。

  村民們和陰兵頓時喊叫了起來,“大人不要,千萬不要把陰陽地界交給他,我們誓死也要保護自己的家園!”

  大伯悲戚地看了眼所剩不多的村民和陰兵,眼圈微微泛起了紅光。

  鬼是有眼淚的,血淚!

  斂下眸子時,大伯已經恢復了正常,他又道:“陰陽地界的印符在我身上,你過來拿吧,只你一個人就好。”

  大伯說完轉身走向了我布的弒鬼符和陰陽乾坤符的路口。

  “老子諒你也做不出什么!”陳大新十分張狂地跟了過去,春風得意得好像這陰陽地界已經成了他的地盤似得。

  我一次又一次用乾坤印破結界,竟然沒用,加持精血也沒用。

  最后我毫無辦法,用力晃了晃手腕上鈴鐺,“血棺,你不是有靈性嗎?我要破這結界,我要出去!”

  然而血棺沒反應!

  “韓星韓月,快把我放出去!”我又朝韓星他們喊道。

  他為難地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你是這陰陽地界唯一的生人,跟我們不一樣,你不能死!”

  “你快把我放出去,我有血棺護體那混蛋拿我沒招,韓星我求求你了。”

  “這是城隍印璽,若非城隍本人來,否則是破不了的。”

  “韓星,快放我出去,我會道法,我幫你們……”

  我話還沒有說完,卻聽得大伯一聲怒吼,他竟一把抱住陳大新朝我布的弒鬼符撲了過去。因為有乾坤印加持,弒鬼符威力高了很多。

  一股強熾的火焰“騰”地一下燃起,把他們倆死死鎖在了里面。原來……大伯竟是選擇了和陳大新同歸于盡。

  “蕭十一,老子要讓你灰飛煙滅!”

  陳大新在烈火中歇斯底里嚎叫,我看到他方天畫戟不停地劈向大伯,但他沒有松手,一直死死抱著他。

  弒鬼符是鬼物最害怕的東西,遇鬼殺鬼,所以陳大新也怕。他和大伯都被燒成了骷髏,眼看著快要化為烏有。

  “韓星快想辦法讓我出去,快啊!”

  我打了個結印想收回加持在弒鬼符上乾坤印,可我的結印穿不透這結界,倒把我自己震得頭昏腦漲。

  韓星也慌了,用他的判官筆化為利刃,生生在結界上扎了一個洞。于是我翻掌打出一道請雷符,借來一道驚雷把結界劈開了。

  “大伯,大伯!”

  我飛身朝大伯跑了過去,咬破指尖抹了一滴血在眉心,翻手召回了覆在弒鬼符上的乾坤印。

9834 3503173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317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内蒙古十一选五 福利彩票3d开机号试机号对应码 熊猫麻将辅助外挂 18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扑克3豹子 电子体育比分屏 金六福彩票游戏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陕西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什么是胜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