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4章 血嬰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13 16:59:59

  男子頓時有些不悅,“原來洛小哥也是位道長啊?想不到咱們南城道士還挺多的,隨隨便便就能遇上。”

  聽語氣,他對道士很不滿,估摸是因為孩子墜湖一事。

  我微微頷首,不冷不熱道:“我不是道士,我研究玄學,可不屑像一般道士那般裝神弄鬼。”我是玩兒真的。

  后半句話,我沒說出口。

  男子聽罷眉頭擰得更緊,但他老婆卻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既然是寶寶的好朋友,那真是幸會,往后我倒是想跟小哥多多請教關于玄學方面的東西。”

  我莞爾一笑,“阿姨客氣!”

  我們剛走到太平間門口,這男子忽地一個踉蹌倒在地上,死死抓著脖子在地上拼命掙扎,很是詭異。

  我狐疑地轉頭瞄了他一眼,看到他脖子上多了一雙血淋淋的小手,像是嬰兒的手。我正待招符看看這是什么東西時,它又消失了。

  男子顫巍巍站了起來,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并無其他異樣,他還有點窘迫。

  我很是納悶,剛剛那血淋淋的小手……

  于是我又轉頭看了眼太平間里,都是一些低階的孤魂野鬼,根本不足為懼,便就沒管這事兒了。

  大家一起回到了醫院門診部,方才搶救我的醫生看到韓星韓月一起出現,跟中邪似得驚得目瞪口呆。

  他立即給兩人把了把脈,又看了看氣色,直喊著“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你這狗屁醫生,你說我兒子和女兒都死了,還把他們送去太平間,你是想蓄意謀殺是不是?”

  貴婦氣壞了,就在這走廊里指著醫生鼻子罵得他狗血淋頭,整個樓層都聽得到她怒不可遏的咆哮聲。

  醫院里好多人都圍聚了過去,盯著他們在竊竊私語。

  “好像是杜振山兩口子呢,出什么事了?”

  “聽說一對雙胞胎墜湖,醫生說死了可又詐尸了,這會兒找醫生撕呢。這女人可是個潑婦,這醫生怕是有得受了。”

  我在人群中偷聽了許久,總算弄清楚了這一家子身份。

  男子姓杜,叫杜振山,是南城市的地產商,家里很是有錢。這貴婦是他的妻子穆晚霞,據說特別迷信,素常最喜歡燒香拜佛,對大師們言聽計從。

  他們的一對龍鳳胎今年剛好也是十六歲,兒子叫杜寶寶,女兒叫杜貝貝,是兩人的掌上明珠。

  此次出事據說是穆晚霞聽信一個高深道士讒言,懷疑家里來了邪祟,便請了大師來家里作法。

  這道士把杜家搞得烏煙瘴氣不說,還說杜貝貝和杜寶寶有邪祟附體,要給他們驅鬼,氣得兄妹倆直接就跳湖自盡了。

  只不過墜湖的是他們倆,結果撈起來三個人,也就是多了一個我。醫生搞不清楚身份,還以為我們是一家人。

  因此我特別狐疑,這雙胞胎同時墜湖,怎么都像大伯說的天時地利人和,他目的就是要讓韓星韓月兩人借尸還魂。

  難不成……這是他的計劃?

  眼看著穆晚霞越鬧越兇,杜振山走過去拽了她一下,“別鬧了,你看孩子們一身又冷又濕,得回家換一換。”

  “可……算了!”穆晚霞頓了下,又惡狠狠指著醫生道:“你給我等著,這事兒我跟你沒完,寶貝,咱們走。”

  醫生自知理虧,也就沒再說什么。

  我一時不知道該去哪兒,跟著韓星韓月顯然也不太合適,畢竟他們倆現在對這新身份都還懵里懵懂的。

  韓星看出我窘迫,過來拉了下我,“七七,你不然去我們家吧?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問你呢。”

  “這……”

  我自然是想去的,就是擔心這杜振山發現什么貓膩。

  正猶豫著,杜振山轉頭冷冷瞥了眼我,道:“寶寶,小七家里人肯定也著急,就讓他先回家報個平安吧。”

  “我家也沒什么要緊的事兒,不急,就去你家轉轉吧……”

  初來乍到,我總不能真如大伯說的混得餐風露宿,還是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見機行事。

  杜振山不好明著拒絕我,便黑著臉進了電梯。我跟了進去,抬眼便瞧見他脖子上騎著個血淋淋的東西,不由得一愣,可是太平間那東西?

  我連忙往電梯里面擠了擠,看清楚了騎在他脖子上的東西:一只支離破碎的血嬰,血淋淋的,小臉稀爛都看不出本來面目。

  她只剩一只眼睛,此時就瞪著那只眼睛看著我,說不出來的可怕。

  果真是太平間那個東西,也不曉得它當時鉆到哪里了。

  我記得這樣的血嬰是不能輪回轉世的,要么灰飛煙滅,要么被人做成小鬼害人,或者永遠在不見天日的陰穢之地生存。

  我用眼底余光瞥了杜振山一眼,見他印堂開始出現一層淡淡黑霧,這是血霉將至的預兆。

  這個人,想必做過不少虧心事!

  我沒有提醒他,畢竟這是陽間我不敢放肆,而且這種血嬰我也下不去手煉化她。

  出醫院時已是午夜,南城街頭萬家燈火,跟陰陽地界完全不一樣。這里的夜空繁星點點,清晰得能看見薄薄的星云。

  陰陽地界與這兒相比,至少落后了十年。好在大伯當年有先見之明讓我學習陽間的習俗,不然還顯得我很土。

  杜振山是自己開的車,我坐的副駕駛,因為穆晚霞舍不得她兩個孩子,要訴說衷腸。

  那小鬼嬰一直都在杜振山頭頂趴著,卻又目不轉睛看著我,就那獨獨一只眼睛,竟明亮得像夜空的星辰。

  我尋思,等找個無人的時候把她招過來,看看她怎會變成這個樣子。

  “叮鈴鈴!”

  車子正行駛著,杜振山的電話忽然響了,他就放在車檔桿邊,所以我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是一個叫“第三方”的人打來的。

  我看到他戒備地從后視鏡里掃了眼車后,才拿起電話接通,聽了半晌把電話掛了。

  隨后又過了一個路口,他把車停在了一棟豪華大洋房前,“晚霞,你帶著孩子們先下車吧,我有點事情得出去一下。”

  穆晚霞臉色頓時有些不悅,“莫不是那狐貍精又打電話給你了吧?”

  “怎么可能,是我第三方的客戶,約好了的。”

  “那你早點回來,開車小心點!”

  穆晚霞不悅歸不悅,還是帶著韓星韓月下車了。我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杜振山,也跟著下車了。

  其實剛才他那電話我全部聽到了,是一個女的打來的,說想他了,他要是不馬上趕過去就要跳樓。

  估摸著,這是杜振山在外面的小老婆。

  但我也沒把這事兒告訴穆晚霞,不想多事,再說她可能也未必信。

  一進杜家的大門,便有股詭異的陰風悄然而至,我驚愕地看了眼這房子格局,不由得心頭一沉。

  大門進來是一個偌大的花園,后面是主樓,邊上還有游泳池,這是只有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房子,氣勢磅礴。

  但……這房子格局十分不好,聚陰。

  洋房四周還貼著黃符,竟是一種毫無作用且還會惹來一些陰物的道符。非但如此,院中還有開壇做法的痕跡,可見穆晚霞真的很迷信。

  我裝著不經意問了句,“阿姨,你這院子里里外外可貼了不少道符啊,不過似乎……”

  她頓時急了,一把拉著我,“不過什么,小七你可看出了什么嗎?是不是我這宅子里真的有狐貍精作祟?”

  “狐貍精?”我蹙了蹙眉。

  “就是……”穆晚霞欲言又止,垂頭喪氣地走進了大廳,軟軟癱坐在沙發上。

  有個約莫四十多歲的家傭端著一碗什么東西急急走過來,看到韓星和韓月時臉色頓變,手里碗“啪”地一聲掉在地上碎了。

  她滿眼驚恐地盯著韓星和韓月,結結巴巴道:“少爺,小姐,你們……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

9834 3503179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317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河南十一选五 白小姐一波中特九龙心水 吉林快三 龙井说唱很赚钱吗 天津11选5走势图前三基本走势 体彩4场进球 2018平特精版图 问道工作室如何赚钱吗 中国体彩网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北京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