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0章 血河女鬼2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8-12-13 17:04:55

  这女鬼近身时,我才感觉到她身上怨气好重,如排山倒海般令我透不过气。

  她霞帔上那些黑色符文像是封印着无数怨鬼,因此她的力量等同是集成千上万只怨鬼为一身,十分的凶戾。

  如此?#30475;?#30340;女鬼我无法对付,也不可能傻乎乎去以卵击石。于是我以符为刃在掌心划了一条很深的口子,用血在空中画了一道请神符。

  “以魂为誓,以血为祭,附?#30097;恚?#26025;阴煞,生无极,急急如律令,哚!”

  这是?#39029;?#36825;么大第一次使用请神符,也不知道灵不灵,但眼下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我姑且一试。

  结印打出去的时候,女鬼已经?#35828;?#20102;我面前,明明那?#26149;?#30475;一张脸,眼下却狰狞得令人发指。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我的脖子,尖利的指甲狠狠剜进了我皮肉里。

  这画面,竟如之前我以为鬼压床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

  脖子好疼,蚀骨的疼。

  “贱人,你知不知道?#31455;?#22256;在这儿多痛苦,知不知道?#31455;?#26085;日夜夜都在诅咒你不得超生。几百年了,几百年了啊!”

  她冲我歇斯底里地大喊,血红的泪从她眼角滚下来,瞧着特别的面目可憎。她这一身行头如此华贵,真是被她这模样给糟蹋了。

  我悲剧地发现请神符好像失灵了,半天没有神仙来助我。

  为防止女鬼把我的脖子掐断,我?#28010;雷?#30528;她的手不让她指甲剜得更深。但她力气很大,我很快就要扛不住了。

  我估摸着是她这身霞帔上的符文给了她无穷无尽的力量,于是我腾出一只手打了一道乾坤符在她霞帔上,想破了她这身符文。

  火“腾”地一下就燃了起来,然而这女鬼丝毫不为所动。她慢慢欺近我,露出了尖利的獠牙,随后狠狠一口咬向了我的脖子。

  “哎呀,哪个不识好歹的小兔崽子把本君请到这么个罪孽深重的地方来了?”

  倏然,一个愠怒的声音从天而降,紧接着一道拂尘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女鬼身上。她一声惨叫便逃开了,但身上霞帔却因为被乾坤符烧着落了下来。

  我见这霞帔古怪,便就收到了锁魂铃?#23567;?/p>

  转头一看,一个身着灰白色道袍的老者出现在?#30097;?#21518;,白须,鹤发,瞧着甚是?#35753;?#21892;目。他手里拿着一柄拂尘,与道教?#30002;?#22826;上老君长得一模一样。

  难不成,我一道请神符竟把老君给请下来了?我的号召力这么大?

  我看了他半天迟疑道:“你是……太上老君?”

  “废话,不是本君还有谁?”他十分不悦地瞪了我一眼,忽地一愣,“好你这混账七丫头,闲来没事把本君召来给你抓鬼吗?”

  “老君你是认识我?”

  ?#30097;?#20110;阴阳地界,可没有那么大的颜面跟神仙做朋友。而且听老君喊我“七丫头”,敢情两个人关系还不错?

  “你……”他微眯着眸子仔细打量了我几眼,掐指算了算,脸色顿变,“怎么会这样?#31354;?#21629;格不对。”

  “贱人,?#31455;?#32469;你不得!”

  女鬼不知天高地厚又朝我扑过来,我?#22993;?#20570;声,老君拂尘一晃,转头瞥向了杀气腾腾的女鬼。

  “孽畜,你区区一介幽冥小鬼也敢以下犯上,简直该死,本君现在就收了你。”

  老君这拂尘好像很厉害,女鬼直接被他一拂尘扫了好远。她匍匐在河面?#20185;?#29791;发抖,头都不敢太起来。

  我见她长得像萧漓便不想下死手,就?#35835;?#25199;老君的衣角,“老君,饶她?#24187;?#21543;。”

  老君转头又瞪了我一眼,“你确定?再有这种事可不许再请本君下来了,本君日理万机忙得很,没工夫来给你抓鬼。”

  “是,小七不敢,往后再不?#20197;?#27425;?#22836;?#20320;了!”

  “哼!”老君在血河上转了转,唏嘘地摇了摇头,“冤孽,冤孽啊,想不到这儿竟有如此多的冤魂,这鬼界真是越来越乱了。”

  老君说着一个盾身就不见了人影,四下里凶戾之气也小了许多。

  女鬼被我夺了霞帔,又挨了老君两拂尘,似乎没有那么凶了。眼下的她,我一道乾坤印便可灭了她,也就不足为患了。

  ?#39029;?#22905;走了过去,“你是谁,跟萧漓有什么关系?”

  她阴森森盯着我,一字一句道:“贱人,别以为?#31455;?#20250;?#34892;?#20320;,你一天不死,?#31455;?#20415;让你不得安宁。”

  “哦?意思你还要报?#27425;遙?#21621;呵,那我怕是留不得你了,我这个人向来不是慈悲心肠,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我便超度了你吧。”

  说着我捻了个手诀,正要打出乾坤符时,?#26149;?#24863;头顶被人狠狠拍了一下。我眼前顿时一黑,好像被一只有力的?#30452;?#32473;抱住了。

  “主人,主人醒醒,醒醒!”

  这不是乔婉的声音么?

  我慌忙掀开眸子,看到乔婉站在?#33046;?#25289;着我的手一个劲地晃,急得不得了。我狐疑地坐了起来,才发现这竟然是我的房间。

  “吓死我了,你刚才做噩梦大喊大叫的,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

  梦?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有那么真实的梦,?#30097;?#33267;还请来了太上老君,甚至……我连忙伸出手看了看,却不见掌心有伤口,可我明明为了请神符割破?#35828;?#21568;?

  我心下一阵狐疑,连忙看了下锁魂铃里,那件血红的霞帔却还在。我连忙把衣服召了出来,然而它一见风就失去?#25628;?#20029;的光芒,变得很旧很破。

  我觉得纳闷,拿起来?#35835;?#19979;,谁料它一下子就碎了。

  从衣服夹层里落下来一张巴掌大的丝帛,上面有着暗红色的血印。这好像?#21069;?#24352;符文,我拿着看了许久也没认出来这是什么符。

  边上乔婉看到这东西却愣住了,“主人,这个东西我看到过。”

  “你看到过?”

  “嗯,振山自小有一块护身符,他从不离身。有次我赖着他要看看,他取下来给我瞄了一眼,也只有半张。他还说这符很厉害,让我不要乱碰。”

  半张符能做什么?

  我不禁?#34892;?#22909;奇了,杜振山之前跟我说他是无神论者我差点都信了。眼下看来,他非但不是无神论者,兴许对玄门还颇有研究。

  可他为什么要藏着?#37259;拍兀?/p>

  我睨了乔婉一眼,又道:“他可跟你说过这是什么符吗?”

  “没?#23567;!?/p>

  “好了,那先不说这个了,雯雯呢?”

  “萧先生派人把她接走了,我怕他发现我也不敢阻拦。”

  这?#19968;?#19981;待见雯雯,兴许是要把她送走。

  我连忙跑了出去,才发现此时已近黄昏。

  天边一道血色残阳藏在云层里,把整片天空都染得红彤彤的,很是妖冶。

  我算了算时间,我在那诡异的地方差不多耗了一下午。我也搞不懂到底是梦还是什么,回头问一下小哥哥。

  萧逸歌所在的地方是四进?#28023;?#33831;漓说他生性?#19981;?#23433;静,所以这边也没安排什么佣人过来。

  我刚进院子就听到一阵剧烈的?#20154;?#22768;,我走近一看才发现萧逸歌坐在书房里写什么东西,他此?#38381;?#29992;锦帕捂着嘴,咳得很厉害。

  看到我进去,他勉强?#26874;?#20102;?#20154;?#22768;,悄然?#25484;?#20102;那锦帕。我隐约看到锦帕上全是血迹,估摸是他咳出来的。

  我讪讪问道:“你怎么是不是感冒了?咳得这么厉害?”

  “有事说事,我很忙。”他喘了喘气,仍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这?#19968;?#33086;气真臭。

  ?#38452;?#20102;蹙眉,迟疑道:“雯雯不见了,我过来找她,她一个小孩子?#19981;?#36153;不了什么,希望你不要把她送走。”

  “她命格不好,不适合呆在这儿。我已经派人把她送走了,你不用再费心了。”

  “萧逸歌,你这人怎么这样没心没肺啊,你送走她不能先跟我说一声吗?”我顿时就火了,见过冷漠的人,但没见过他这般冷漠得令人发指的。

  他倏然脸一沉,眸光凌厉地?#28216;?#33080;上剜过。我以为他又要冲我咆哮,谁料他一个瞬间挪到我面前,直接张手扣住了我的喉咙。

9834 3503213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321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