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8章 黃泉千尺之地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13 17:06:24

  八卦輪盤轉動起來的時候,我眼中景象忽然間斗轉星移,好像穿越了千山萬水,陰陰時空……

  我置身于一個血雨腥風的世界,眼底所見之處不是遍地尸骨就是血流成河,如此遼闊的大地,我竟看不到一點蒼綠。

  我拿著一柄長劍在尸體間行走,耳邊全是喊殺聲,咒罵聲。

  “殺了這禍國殃民的妖姬,殺了她!”

  “殺了她祭天下蒼生,殺了她才能天下太平。”

  “她背叛你,背叛了蕭氏王朝。”

  這些聲音好像都是地上死尸發出來的,聲嘶力竭,怒不可遏。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往前走,然后看到了小哥哥,他就站在摘星樓上。

  他穿著盔甲,全身上下血跡斑斑,瞧著比我還慘不忍睹。他的身邊竟然還站著祁同生,還有沈月熙,還有大伯他們。

  小哥哥痛心疾首地看著我,棱角分明的臉盡是殺機,“告訴我,為什么要背叛我,洛小七你為什么要背叛我?”

  “我沒有,我沒有!”

  我不知道小哥哥在說什么背叛,可我下意識就在否認。我一定不是他嘴里的洛小七,可我卻能感受到這份來自靈魂深處的痛苦。

  “把她綁在盤龍柱上,以血祭天!”

  士兵們蜂擁而上,把我五花大綁在摘星樓的石柱上,這個畫面跟我之前要死時夢見的一模一樣。

  小哥哥沖我咆哮,質問我為什么要背叛他。而他沒有給我任何解釋,也沒有人為我解釋,都眼睜睜看著他拿著劍狠狠刺進了我胸口。

  穿心之劍!

  我被痛得清醒了過來,睜眼才看到八卦輪盤已經停了。蕭逸歌居高臨下地俯瞰著我,臉色煞白。

  他負于身側的右手在不停滴答著血,每根指頭都血淋淋的,跟蕭漓施法時一樣。

  輪盤停了,我沒有灰飛煙滅?

  “你告訴我,我到底是在做夢還是回到蕭氏王朝去了?”我睨著蕭逸歌,把所見的事物都跟他說了,“那是我前世嗎?”

  “是,你的臉很蒼白,是看到真相難受嗎?”他面無表情道。

  “我是鬼,臉色本來就蒼白。而且那時前世,我為什么要難受?”

  其實我在打哆嗦,被夢里那一幕給嚇著了。想不到小哥哥居然親手殺了我,他一點沒手軟,一點沒心疼。

  即便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前世,心理上也接受不了。

  我這么多年心頭最惦念的男人,竟然在千百年前親手殺死了我。所以他生生世世追隨我,是因為心有愧疚嗎?

  而這些,我并不想讓蕭逸歌看穿。

  他怔怔看我許久,忽然跪在地上狠狠抱住了我,恨不能把我勒死似得。哦不,我忘記我已經死了,反正就是很用力的意思。

  他在我耳邊呢喃,“洛小七,如果你徹底灰飛煙滅了該多好,該多好,一切都可以停下來。”

  他是什么意思?我完全聽不懂!

  “你放開我。”我掙扎了下。

  蕭逸歌站起身,覆手震斷了我滿身的紅色絲線,我起身捻了個手訣就離開了逸園,話都沒跟他說一句。

  我恨他們,也恨這個世道!

  原本我活得好好的,或者我可以好好死去的,為什么要把我救回來,救回來為什么不好好陪著我,一個個都離我而去。

  我不想記起曾經那些可怕的東西,知道越多就越迷惘,最終把自己給迷失了。

  我不知不覺飄到了離心湖邊,準備從這兒下陰陽地界,到黃泉千尺之下去找奶奶。找到她后,我就守在那兒陪她,哪兒也不去了。

  什么人間繁華,什么紅塵俗世,都跟我沒有關系了。

  夜好靜,我坐在湖邊的石臺上發愣。回想著這十多年來的點點滴滴,才發現小哥哥一個人就占據了我生命的全部。

  可如今想起他,就想起了他拿劍刺我的一幕,越想越無法釋懷。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小哥哥了,也或許永遠都見不著了。

  我在岸邊坐了很久,才縱身躍下了離心湖。

  這兒果然是陰陽地界的結界處,我沉下去就好像沉入了冰河之中,一股久違的來自幽冥的氣息充斥我整個感官。

  這一次沒有人來給我渡氣,當然我也不需要渡氣了。

  不過頃刻間的功夫,我就從靈河冒了出來,這河里面仍舊飄滿了枯骨殘肢,黑漆漆的水面戾氣很重。

  我沒有去蕭家宅子看大伯,直接從陳家村墳場這邊入了鬼門關,因為我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奶奶。

  黃泉路上甚是昏暗,但路兩邊開的幽冥花卻如火如荼,這是陰間唯一有顏色的地方。估計是怕剛入黃泉的鬼魂害怕,生了這么點慈悲。

  這一路上的孤魂野鬼很多,也不曉得是為什么,他們有點兒怕我。看到我走過去老大遠就躲遠了,話都不會來搭一句。

  我也沒多想,順著黃泉路一路走到了奈何橋,遇見了千百年如一日勞作的孟婆婆。

  她還是那么個樣子:穿著一身青布素衣,佝僂著背,長滿皺褶的臉永遠都耷拉著。她在這兒日復一日地熬湯,贈湯,好像從未歇過。

  我走過去打了個招呼,“孟婆婆!”

  她轉過頭瞇著眸子瞅我半天,舀了一碗湯給我,“丫頭,剛熬的湯,好喝!”

  “我不喝湯,婆婆我想問一下黃泉千尺之地怎么去,我想去找我奶奶!”

  “黃泉千尺之地可不是鬼呆的地方,那兒太可怕了。”

  “我不怕,我要去。”

  孟婆婆拗不過我,告訴我過了奈何橋就往東走,那邊有個萬丈深淵,跳下去便是黃泉千尺之地。

  她再三說那深淵之下兇險無比,是六界之中最可怕的地方。但我不怕,我都已經死了我怕什么呢?

  我來到了懸崖邊,這兒比孟婆婆形容的要可怕多了。四下里陰風大作,卷起一地骨骸頭顱在半空中打轉,特別瘆人。

  深淵之下一片血霧層層,什么也看不到。可那鬼哭狼嚎之聲卻不絕于耳,瘆得我不停地地打哆嗦。

  孟婆婆說,陰司孤魂野鬼眾多,但凡誰不聽管教就會被丟進這萬丈深淵中,到不了千尺之下就會灰飛煙滅。

  不曉得我跳下去會不會也沒了,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心頭好像憋著一團火,如若見不到奶奶,那我就死徹底吧。

  “奶奶!”

  我躍下深淵時喊了聲奶奶,這聲音回蕩在深淵里就成了這樣的“奶奶奶奶奶奶……”

  深淵之中,到處都是被厲風撕得粉碎的鬼魂,血淋淋的胳膊、大腿、頭蓋骨都沒有的半個腦袋,還有破碎的肝臟。

  原來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喊就是他們發出來的,不是因為痛,而是恐懼,被厲風撕碎的恐懼。

  可能是有血棺護體的緣故,我身上又冒出來一層血光,形成了一對翅翼保護著我,于是我沒有被這兇戾的陰風傷著。

  穿過這些被撕碎的鬼魂后,便是熊熊燃燒的紅蓮業火,整個深淵全都是這種火。我一墜下去就像被凌遲一樣,身上的肉一層一層地掉。

  沒錯,我能清清楚楚看到我身上的肉一塊一塊被這業火焚為灰燼,而我自己就剩下了個骷髏架。

  我無法直視自己變成這么個鬼樣子,閉上眼睛眼不見為凈。再疼,再難受,我也不去想了,反正最慘不過骨骸也沒有,灰飛煙滅。

  也不曉得我下墜了多久,總之被焚燒過后就是冰雪之地,再后來我像被挫骨揚灰一樣感覺骨頭全部散架了。

  直到最后,我好像一朵雪花似得輕飄飄落在了地上,不,是一雙結實有力的臂彎里。

  很熟悉的氣息!

  我睜開眼,對上了小哥哥低垂的臉,棱角分明,俊朗如昔。他穿著玄色龍袍,頭上戴的是九旒冕而并非玉冠。

  我想起他用劍刺我的畫面,立即從他身上下來了,還一個箭步躲了很遠。

  一低頭,我才看到自己并非被挫骨揚灰了,而是……

9834 3503226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322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网上真钱捕鱼 四川快乐12投注软件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北单竞彩哪个更划算 光大彩票苹果 香港马会二肖中特 开心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幸运宝 即时比分体球手机 一定牛彩票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