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80章 焚天血祭2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13 17:10:31

  “天啊,又一個人被雷劈死了,又死了一個啊!”

  圍觀的人群被女人的死嚇得作鳥獸散,很快整條街上的人都瘋了一般到處藏躲,許多人被擠倒踩踏。

  而時不時的,就有那么一個人被巨雷劈成數塊,再奪了心臟。

  我堅信這不是小哥哥做的,他就算想用焚天血祭來找我,也不可能挨個把人劈成這個模樣。

  這是“他”,那個跟小哥哥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干的。

  天空的烏云慢慢被血氣吞噬,以至于整片天空都看上去都血淋淋的,飄著血沫子。四下里倏然間刮起一陣冒著血腥的狂風,飛沙走石。

  小哥哥這是……

  我急急回到制作間,齊淮已經把紙人糊好了,正盯著它發愣。

  紙人還是我曾經的樣子,就是制作稍微粗糙了些。我此時也顧不得有什么忌諱,捻了個手訣便附了上去。

  這個紙人很普通,我沒有任何難度就能操控了。只是這全身上下都是紙糊的,感覺有些怪怪的。

  我試著動了動手腳,能勉強行走,就跟齊淮行了個禮,“大爺,太謝謝你了。”

  齊淮看到我這樣子,重重嘆了一聲,“唉,姑娘,你好歹也是鬼界的冥王后,這副身子實在太委屈你了。”

  “無妨,能夠暫時棲身已經不錯。我得馬上離開了,大爺你保重,如若我此番沒有灰飛煙滅,回頭一定把欠下的工天給你補上。”

  我說著準備離開,齊淮連忙叫住了我,遞給了我一個木盒子。

  “姑娘,你把這套衣服換上吧,這原本是那副仙骨才配得上的東西,現在你都已經這樣了,我也沒得選。”

  “嗯?”

  我打開盒子一看,里面竟是一套冒著淡淡金光的盔甲與一張金色骷髏面具,下邊還有雙匹配的靴子。

  也不曉得哪個朝代傳下來的,居然一點兒都沒壞。

  我也沒推辭,抱著盔甲回到偏房就換上了。這盔甲大小跟我很配,我穿在身上的瞬間,竟莫名生出了幾分熟悉感。

  再把面具扣在臉上,一瞬間我腦袋像被禁錮了似得一陣劇痛,無數奇怪的術法、符印與道法竟放電影一樣在我腦中涌現。

  焚寂血咒、焚天血祭……

  六界十大禁術好像就埋葬在我心底,忽然間全部涌了出來,還帶著一些陌生又熟悉的記憶,感覺這些東西我都練過。

  我腦中浮現出與此時一模一樣的畫面:血染的天空,飄飛的血沫子,以及那些四分五裂卻又少了心臟的尸塊,漫山遍野都是。

  而這個施術的人,是我!

  怎么回事?齊淮說焚天血祭上一次出現是在蕭氏王朝,難不成那個施術的人是我,我大開殺戒了?

  算了,眼下我也顧不得,等塵埃落定再說。

  我走出偏房時,齊淮正站在屋檐下望天,臉上愁眉不展。聽到我腳步聲轉過頭,忽地一愣,變得激動起來。

  “想不到還很合適。”他喃喃道。

  “確實,穿著這盔甲我肢體都協調了一些,大爺,我先走了,后會有期!”

  此地不宜久留,小哥哥這焚天血祭已經施法一半,如若再不阻止,等天空中燃起紅蓮業火時,那一切都來不及。

  我召出了大白,它看到我也愣了下,隨即很是虔誠地跪在了我面前,大腦袋匍匐在地,尾巴卻跟哈巴狗似得搖得特別歡。

  腦中陌生又熟悉的記憶片段告訴我,大白在千百年前就跟了我,當時的人都騎馬,就我一個人騎白虎,因此橫行千里。

  我揉了揉它大腦袋,心頭五味陳雜。

  轟!

  又一聲炸雷響起,一道血紅閃電劃破天際,那血髏頭竟從云層中冒了出來,就那樣血淋淋地掛在天上,恐怖至極。

  “大開殺戒吧蕭逸歌,她已經灰飛煙滅了,你只有屠盡這蒼生才能找到她的蹤跡,快把這些凡人都殺了吧。”

  那個可惡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狂妄中透著不可一世的囂張,“你是鬼界的王,是最強大的,你的女人死了,你不想找她回來嗎?你這孬種。”

  “這個混賬東西,大白,我們上天去弄死那唯恐天下不亂的王八蛋!”

  我飛身躍上了大白的背,它撒開蹄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了天空,朝著那顆囂張的血髏頭奔去。

  “小哥哥,不要被他蠱惑,我還在。”

  我聲嘶力竭地大喊著,就怕小哥哥被這家伙蠱惑屠了整個南城市,那造下的殺孽恐怕會天怒人怨,不單單是遭天譴那么簡單。

  奇怪的是小哥哥并未回應我,天空斗轉星移,像是扭曲了時空一樣,彌漫的血氣慢慢形成一朵火紅血蓮,竟然覆蓋了整個天空。

  糟糕,小哥哥要焚天了!

  我連忙召出了血棺,它見不得血,一現身就瘋狂地吞噬著漫天的血氣,棺身也越來越大,慢慢變成了它曾經的樣子。

  我縱身躍上了血棺,召出離魂箭對準了那只喪心病狂的血髏頭,“你這唯恐天下不亂的混蛋,本姑娘還活得好好的你就詛咒我。”

  血髏頭本在天空中蹦跶得起勁,看到我好像愣住了,僵在那兒也不動,就是不停滴答著血。

  但是隨即,一陣欠揍的笑聲響起,“哈哈哈,哈哈哈……洛小七你這該死的女人,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得灰飛煙滅!”

  居然是陳大新的聲音,只見一聲大笑過后,六顆壘成三角形的血骷髏呼嘯著朝我砸過來。

  這家伙會鬼蠱之術,我不敢怠慢,抬手一陣箭雨射過去,把這幾個血骷髏的靈血都給打了出來。

  “大白,把它們給啃了!”

  大白方才看到血髏頭上躥下跳早就按耐不住,我語音未落就撲了出去,充分展現了它獸中之王的威武霸氣。

  這些血骷髏修為不及大白,被它一口一個全給啃了,氣得陳大新暴跳如雷。

  “媽了個巴子,老子今天要把你抓住送給主公生祭。”

  陳大新說著揚起他的方天畫戟朝我砍過來,我還沒做反應,身后倏然泛起一股血光,形成了一對翅翼保護著我。

  而就在此時,我隱約聽到了一聲龍嘯的聲音,由遠及近。

  空中由血氣形成的紅蓮也像是被解咒了似得,慢慢化為一層血霧,繼而被風吹得無影無蹤。

  陳大新怔了下,反手又揚起方天畫戟朝我砍了過來,“洛小七,老子今天就算不能讓你灰飛煙滅,也一定要把你挫骨揚灰。”

  “來啊,找死的東西!”

  紅蓮散去,我估摸著是小哥哥知道我還活著。我心下一喜,揚起離魂箭對準陳大新的腦門就射了過去。

  原本我以為萬無一失的,誰料一道白影忽然飄出來,伸手接住了離魂箭。緊接著他拂袖一道勁風襲向大白,它打著滾被震了回來。

  我怕大白又被打回原形,連忙把它召回了鎖魂鈴里,轉頭怒視著那長得跟小哥哥一模一樣的家伙。

  不可否認,他是很出眾的,一身寬大的白袍仙氣十足,豎著玉冠,如此臉就越發棱角分明。

  如果他不三番兩次找我晦氣,我會覺得他看著也賞心悅目。

  這人盯了我半晌,甚是譏諷道:“洛小七,你也有今天,竟然成紙糊的了。虧了你這身戰袍,著實有些不配啊。”

  “關你屁事,你到底是誰?為什么長得跟我小哥哥一模一樣?”

  “不不不,你錯了,你小哥哥怎么能跟本座相提并論呢,他不過是本座眼中一粒砂礫,一只螻蟻。”頓了頓,他又道:“跟你一樣!”

  本座……

  難不成這家伙是尊皇?

  我還記得之前在皇宮的時候,大伯曾跟我提過他。可他怎么也跟小哥哥長得一模一樣,還有那蕭逸歌,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冷道:“你莫不是尊皇,你到底從哪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混蛋啊?”

9834 350327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327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篮球比分直播网雷速 微信大乐透 体育足球比分网 广东时时彩 865连连棋牌游戏大厅下 扑克脸什么意思 喜乐彩票app官方版 华东15选5每期预测推荐 广西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打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