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84章 巔峰對決2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13 17:11:15

  沈漓鞭子揮過來的瞬間我又離開了紙人,所以她那一鞭子結結實實打在了盔甲上。里面的紙人被鞭子轟得粉碎,但盔甲上卻泛起了一層黑色符文。

  竟是一道封印!

  誰會在一套盔甲上下封印呢?難不成這盔甲還有別的能量?

  沈漓看到這封印也愣住了,神色有些詭異,她盯著我冷呲了聲,“以你現在的能力,一定解不開這封印吧?”

  廢話!

  若是往常我能輕易解開這封印,但現在我能力實在太弱,所以……

  我倏然想起方才從尊皇手里奪來的魂火,連忙從鎖魂鈴里召了出來。眼下我雖不能與魂火融合,但借它之力破了這封印是可以的。

  于是我捻了個手訣,借了魂火之力召了道乾坤符打在盔甲上。那黑色符文被乾坤符吞噬,盔甲上瞬間泛起一層灼眼的金光。

  “啊……”

  沈漓忽地一聲慘叫,被一股詭異的力量給震飛了好遠。她顫巍巍地站起來,臉卻成了之前被她自己剜爛的模樣。

  我這才發現盔甲上有一股十分強大的罡氣,這是陰物最怕的氣息。

  但這氣息我好熟悉,好熟悉。

  哐,哐,哐!

  我還愣著,卻見這盔甲像是長了眼睛似得噼里啪啦自己穿在了我身上,從頭到腳全副武裝。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這身金燦燦的盔甲,記憶深處忽地冒出來些許似是而非的記憶:戰火、硝煙、血雨腥風,以及……

  山河上下硝煙滾滾,我就穿著這身盔甲站一片橫七豎八的尸體中間,手里還拿著一把漆黑的長劍,劍鋒還滴答著血。

  不遠處是城樓,小哥哥身著黑色戰袍傲立于樓臺之上,特別的威風。他十分涼薄地俯瞰著我,在冷笑,笑得很殘忍。

  “你不過是本王一顆棋子,一顆對付洛家的棋子,你以為本王會愛你嗎?本王的太子妃只有一個,那就是沈漓。”

  他在樓臺上一呼百應,無數將士跪下朝拜,“太子殿下英明神武!”

  “洛小七你聽好了,什么青梅竹馬,什么海誓山盟,那都是誑你的,否則你怎會心甘情愿幫本王殺敵?這世上愛慕本王的女子成千上萬,你又算什么?”

  你又算什么,你又算什么……

  這是小哥哥嗎?

  我盯著他那棱角分明的臉,不相信這是他講出來的話,不相信他是小哥哥。可他周身的氣場,他那舉手投足間,除了他還有誰?

  縱使我明白這話與我這一世無關,可心依然如刀割一樣疼得撕心裂肺。原來我摯愛的男人,前世竟是如此瞧不上我。

  怪不得我死后他想盡辦法要讓我轉世,其實是在贖罪吧?

  “殺啊,殺啊,殺!”

  我被一陣瘋狂的喊殺聲拉回神智,看到魔兵和陰兵已經殺得難分難解。尊皇的實力不容小覷的,幾乎與小哥哥不分伯仲了。

  兩人從一重天打到兩重天,殺得風起云涌。無數魔兵和陰兵灰飛煙滅,腳下這片云層已經被染得血淋淋的。

  小哥哥三宗同修,修為可能在尊皇之上,十方鬼將用了陣法,所以已經逐漸逼退了魔兵,眼看著勝負已分。

  我怔怔盯著小哥哥那狂傲的影子,心里難過得無以復加。我特別不愿意去想那些過去的破事兒,可它們就好像病毒似得在我身體里蔓延。

  我一再說服自己,這是前世,與今世無關,這是已經過去的事情,我不能夠去計較。

  “你是不是想起來了?其實你不過是逸歌手中一顆棋子,是他拿來祭獻天下,封印大劫的棋子而已。”

  沈漓的聲音忽然在我身后響起,我霍然回頭,她咧嘴陰笑了下,一張稀爛的臉因為被牽動而涌出一股黑黑的血水。

  我冷呲一聲,故作無所謂道:“你以為我會被你蠱惑?”

  “本宮有沒有蠱惑你,你自己心里不知道么?既然你戰袍上封印已解,想必前世的記憶也想起來不少吧,感覺如何?”

  “既然是前世,與我今世何干?”

  “呵呵,你仿佛忘記了,逸歌墮入鬼道之后從未轉世。他曾經能殺你,現在也一定會殺你,說到底,你對他來說就只是一顆棋子。”

  我心下一沉,怒道:“就算他可能會殺了我,也輪不到你笑到最后!”

  “放屁,陪在他身邊的人只會是本宮!”

  “那也要看你配不配!”

  “你這個無恥的賤人,就是因為你蕭氏王朝才覆滅,就是因為你本宮和逸歌才無法在一起!”

  沈漓被我激怒,揚起鞭子又朝我劈過來,我仗著盔甲罡氣護身沒有躲,伸手拽住了長鞭狠狠一扯,她居然不敵我撒手了。

  我心里有恨,二話不說撲上前直接一鞭子抽了上去。

  “住手!”

  “七兒手下留情!”

  “放肆!”

  三個聲音不約而同響起,三道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來。小哥哥、蕭逸歌、尊皇,三人無不都一臉緊張。

  我怔住了,尊皇和蕭逸歌護著沈漓也還好,為什么小哥哥也要護著她,他沒看到她三番五次想要我灰飛煙滅嗎?

  小哥哥那震驚萬分的臉令我心頭一陣刺痛,所以我想也沒想,狠狠一鞭子抽在了沈漓身上。

  方才我本沒有起殺機,但現在有了。

  大概是因為盔甲上的罡氣太強,我這一鞭子抽過去把沈漓直接攔腰劈斷,血沫子飛了一片。

  她的身子掉了一半下去,但還在掙扎,蠕動,恐怖如斯。

  “你這毒辣的儈子手!”

  尊皇和蕭逸歌異口同聲吼道,并同時揮出一掌朝我打過來,而小哥哥卻轉身沖到沈漓身邊護住了她就要灰飛煙滅的元神力。

  這一刻我呆若木雞,小哥哥居然去保護別的女人,他……我又想起了在皇宮時他刻意放過沈漓的事情。

  砰砰!

  兩道勁風齊齊打在我心口,縱使這盔甲上罡氣強烈,我也不敵他們這兩掌。我被震飛,震碎了,感覺那點兒意識已經四分五裂。

  原本我是笑對生死的,我覺得我灰飛煙滅能換得天下太平,那也是一件好事。

  可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對小哥哥來說并不是那么重要,至少在這一刻,我深深感受到了被他漠視的滋味。

  “七兒,你怎么樣?”

  小哥哥用鎮魂符護住了沈漓,才急急朝我走來。他還是一副柔情萬種的樣子,可我心里不再那么感動。。

  就剛剛那一瞬間,我受傷了。

  我顫巍巍站了起來,保持著不以為意的姿態,“我沒事,沈漓呢,有沒有被我打死?對不起小哥哥,我不知道她對你來說那么重要。”

  “七兒,不是你想的那樣,是因為……”小哥哥頓了下,面色十分尷尬。

  “不用解釋,她跟我也沒什么關系。你們還要繼續打嗎,不打了的話我就先走了,你別來找我,更不要用什么焚天血祭來逼我出來,我惡心這種手段,告辭!”

  言罷我召出大白,縱身躍了上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七兒,別走。”

  小哥哥飛身而來想要攔住我,我瞥了他一眼,“你告訴我,千百年前你可否說過我是你棋子的話,可否說過你的太子妃只有一個沈漓的話?”

  “七兒,我……”

  看到小哥哥那一臉愧疚的樣子,我什么都懂了。

  我不想聽什么解釋,什么理由。我始終堅信,但凡愛一個人是絕對不忍心傷害半點的,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不會!

  所以我不懂他這是為什么,為什么上輩子傷害了我不夠,這輩子還要當著我的面傷害我?

  我盯著小哥哥看了許久,很舍不得,因為他六歲那年就把我迷得神魂顛倒的,我以為我們會永遠不離不棄,只可惜……

  人生若只如初見,那該多好。

  我揮掌打在了心口,把放在心頭的那一枚鳳璽召了出來,“這既然是你蕭家的東西,還給你吧,從此以后天上地下,我們再無瓜葛。”

9834 3503280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328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迅盈篮球nba比分直播 新疆18选7 宣城中彩票2700万 斯诺克排名2018最新 武汉麻将怎么胡牌 免费22选5杀号软件 034期特码资料 秒速时时彩 浙江20选5中三个多少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