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4章 你在哪儿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8-12-22 22:48:44

  原来莫愁生前是京都城揽月楼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四大青楼里最有名气的美人,艳冠群芳。

  我当年女扮男装混进青楼,用魂音打败了当时以琴会友?#21738;?#24833;,她不知道我是女儿身,对?#30097;?#26159;倾慕。

  这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她才晓得我的身份。她说当年我的笛子吹得出神入化,举国上下无人不知。

  估计,?#30097;?#36744;子确实是个人物。

  我还送了一首曲子给莫愁,也就是小哥哥题字?#21738;?#39318;曲子,?#23567;?#31163;魂曲》,她把这曲子编成了舞,声名大噪。

  我当时在京都很?#32536;?#24320;,身边都是王孙贵族,包括沈月熙,都与莫愁成了好朋友。

  莫愁?#19981;?#19978;了沈月熙,我便极力撮合他们。只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这个媒人一直没当成功。

  我对这事儿很是介怀,?#25237;?#27784;月熙用了一点小手段,让他跟莫愁风花雪月了一晚上。但这非但没帮到莫愁,还惹怒了沈月熙。

  后来沈丞相勾结外敌企图谋反,我便杀了沈家所有参与过这事儿的人。沈月熙未曾参与此事,但也受牵连而锒铛入狱。

  莫愁来求我救沈月熙?#24187;?#25105;无能为力,她便先一步服毒自尽了。临死之前我答应过她,如若魂音再现,我就圆她的愿望。

  “所以,你这几百年都一直在等我的笛音?”

  “嗯,七公主从来都是言而?#34892;牛?#33707;愁不敢忘!”

  看到莫愁那楚楚可怜?#21738;?#26679;,我着实觉得自己犯了个弥天大错。这都过了七百多年,她居然一直在等我的消息。

  如果我不是无意间吹响了魂音,她恐怕还要等吧?

  为什?#27425;?#22068;那么欠?

  想想方才沈月熙在车里跟我讲?#21738;?#20123;话,如果我再强行把他和莫愁撮合在一起,他恐怕会毫不犹豫杀了我。

  再说,人鬼殊途,也不太好在一起。

  我捏了捏眉?#27169;?#35754;讪道:“莫愁,你可知沈月熙是陈申改命?#21482;?#36716;世?#35828;模?#20182;是血肉之躯。再加上他是至阳之身,对你恐怕不好。”

  “我不怕!”莫愁垂下头,眸子?#34892;?#27867;泪光,“虽然那一夜是他迫不得已的,却是我这千百年来的寄托,我熬到现在不就是为了他吗?”

  我?#34892;?#19981;忍?#27169;?#20415;又道:“那我?#22902;?#36319;他见个面说说此事,你也别心急,这几百年都过来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对吧?”

  “莫愁多谢七公主。”

  “我已经转世了,你也别叫我七公主,叫我七七好了。对了,你是要回连阴山住呢,还是将就在我这儿住下?”

  “既然我已经等到了七公主你,你若不嫌弃我就在这儿伺候你起居吧?”

  “这……也行,你?#19981;?#23601;在这儿住下,除了右边的厢房不能随便进出之外,别的房间随便你选,里面都布置好?#35828;摹!?/p>

  我带着莫愁把余下的几个房间都看了看,让她随便选。她选了靠在我边上的房间,?#20272;?#30528;我的手说个不停。

  我?#34892;?#22256;,便找了个借口回屋了。

  对于莫愁,我是?#34892;?#25106;备的,她能保持那?#26149;?#30340;气质和元神,绝非一般的修为。但我现在看不出她的?#26041;祝?#20063;不好问。

  好在她?#21738;?#26631;是沈月熙,我?#22836;?#24515;多了。

  我把阴阳乾坤符和阴棺娘子的画像都挂在了墙上,又拿起笛子看了起来。这笛子?#26082;?#21313;厘米长,通体凝白,上面刻着怪异的符文。

  这是一种古老的符文,我记得《乾坤阴阳诀》上似乎有一篇专门针对古?#25103;?#25991;的注释。

  我一时好奇,连忙又起床找了支笔,把笛子上面的符文全部写了下来。我凭着记忆把这些符文全都翻译了过来,才发现这符文记载着笛子来处。

  魂音,又名摄魂笛,取?#38405;?#23447;尊祖的一截腿骨雕刻,并用魔界三昧真火锻造了百年才炼成。

  魂音能摄六界万物苍生之魂,并操控这些魂魄。这也是阴棺娘子的本命物,亦是至尊法器。

  原来这是魔宗的东西,怪不得如此诡异。无尘大师想必是知道事情真相,不晓得他为?#25105;?#25226;这笛子还给我。

  我把笛子收了起来,因为不懂如何操控这笛子,自然也不敢轻?#23376;茫?#19975;一不小心摄了谁的魂,那我可担待不起。

  我熄?#35828;?#23601;?#19978;?#20102;,但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这些破事越想越烦。

  蓦然,一股阴戾的气息?#29992;?#32541;慢慢钻进来,还带着些许的血腥味。这屋里虽然?#25285;?#20294;?#32769;?#36824;能看见东西。

  我?#27426;?#30634;大眼睛?#28010;?#30447;着门口,看到一只血淋淋的手?#29992;?#32541;伸进来,把门栓轻轻打开了。

  这手像剥了皮似得,特别瘆人。

  门在缓缓开启,悄无声息的,这股阴气也越来越重,充斥着整个房间。

  随后,一个满身血淋淋的人飘了进来,它好像真的是?#35805;?#20102;皮,连头发都没有,光溜溜一个不停淌血的身子。

  它站在那儿打量了一下房间,随后朝我这边看了过来,缓缓举起了它的手。

  我正想一跃而起扑上去,挂在墙上的阴阳乾坤符忽然泛起一股强炽的血光,直接打在了这血?#35828;?#36523;上,吓得它夺门而逃。

  血人离开后,这股血光依?#24187;?#25955;去,它慢慢凝成了一个人形,缓缓飘到了我面前。

  我装着睡沉?#35828;?#26679;子,一动不动。随即,一只冰凉的手悄然覆上了我的脸,五指修长,这是小哥哥的手。

  是小哥哥回来了?亦或者这是他锁在乾坤符里的一丝残魂?

  他为什么不直接跟我相见?

  我不敢动,怕把他?#25490;?#20102;,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任凭他在我脸上?#22235;ィ?#20294;眼泪花则止不住?#21422;?#30528;眼角滚。

  紧接着,这手?#28216;?#38145;骨滑下,扫过我的胸,肚子,后背……若是在平日里,我早就跳起来跟小哥哥理论了,但此时我不敢。

  他的手扫遍了我全身,冰凉凉却又十分轻柔。最后他的手停在了我脚?#35013;?#19978;,轻轻捏了几下,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

  “小哥哥,小哥哥!”

  我再?#37096;?#21046;不住,坐起来一把抱住了他。?#27426;?#20182;真的像受到惊吓一样没了,我慌忙打开?#35828;疲?#36825;屋里已什么都没?#23567;?/p>

  “你在哪儿?我知道你在的,小哥哥,小哥哥你出来啊。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我取下了墙上的阴阳乾坤符?#28010;?#25265;着,瞬间泪如雨下,“小哥哥,你是在这符印里吗?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我的幻觉。莫非真的是我在做梦,我如此不矜持,竟梦见小哥哥摸遍了我的全身?

  我揉了揉眼睛,拉开了睡衣门襟看了看,才发现身上的淤青已经全部散去,甚至连我脚?#35013;?#19978;的血泡都没了。

  所以我刚才不是在做梦,小哥哥确实出现了,他是来给我疗?#35828;摹?#20182;在这乾坤符里,他是不是能力太弱不能现身?

  “七七,七七你怎么了?我听到你在哭,发生什么事了吗?”

  门外响起了莫愁的声音,紧接着她就进来了。看到我手里乾坤符?#35835;?#19979;,忙后退了几步,?#25104;?#20063;不对。

  “你,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啊?”

  我吸了吸鼻子,瞥了她一眼道:“是阴阳乾坤符,你怕吗?”

  莫愁?#35835;?#19979;,讪讪道:“谁不知道阴阳乾坤符是震百鬼的呀,我自然怕了,你赶快把这个收起来吧。”

  “别怕,没有人加持它就跟普通的纸一样。”我仔细打量了她一下,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又道:“莫愁,你修鬼道修的是哪?#24187;?#30340;术法呀?跟我说说呗。”

  我说着又把乾坤符挂在了墙上,莫愁紧跟了过来,看到边上阴棺娘子的画像时,她?#25104;?#39039;变。

9834 350723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723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