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14章 你在哪兒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22 22:48:44

  原來莫愁生前是京都城攬月樓的頭牌,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四大青樓里最有名氣的美人,艷冠群芳。

  我當年女扮男裝混進青樓,用魂音打敗了當時以琴會友的莫愁,她不知道我是女兒身,對我甚是傾慕。

  這一來二去我們就成了好朋友,她才曉得我的身份。她說當年我的笛子吹得出神入化,舉國上下無人不知。

  估計,我上輩子確實是個人物。

  我還送了一首曲子給莫愁,也就是小哥哥題字的那首曲子,叫《離魂曲》,她把這曲子編成了舞,聲名大噪。

  我當時在京都很吃得開,身邊都是王孫貴族,包括沈月熙,都與莫愁成了好朋友。

  莫愁喜歡上了沈月熙,我便極力撮合他們。只不過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這個媒人一直沒當成功。

  我對這事兒很是介懷,就對沈月熙用了一點小手段,讓他跟莫愁風花雪月了一晚上。但這非但沒幫到莫愁,還惹怒了沈月熙。

  后來沈丞相勾結外敵企圖謀反,我便殺了沈家所有參與過這事兒的人。沈月熙未曾參與此事,但也受牽連而鋃鐺入獄。

  莫愁來求我救沈月熙一命,我無能為力,她便先一步服毒自盡了。臨死之前我答應過她,如若魂音再現,我就圓她的愿望。

  “所以,你這幾百年都一直在等我的笛音?”

  “嗯,七公主從來都是言而有信,莫愁不敢忘!”

  看到莫愁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我著實覺得自己犯了個彌天大錯。這都過了七百多年,她居然一直在等我的消息。

  如果我不是無意間吹響了魂音,她恐怕還要等吧?

  為什么我嘴那么欠?

  想想方才沈月熙在車里跟我講的那些話,如果我再強行把他和莫愁撮合在一起,他恐怕會毫不猶豫殺了我。

  再說,人鬼殊途,也不太好在一起。

  我捏了捏眉心,訕訕道:“莫愁,你可知沈月熙是陳申改命輪回轉世了的,他是血肉之軀。再加上他是至陽之身,對你恐怕不好。”

  “我不怕!”莫愁垂下頭,眸子有些泛淚光,“雖然那一夜是他迫不得已的,卻是我這千百年來的寄托,我熬到現在不就是為了他嗎?”

  我有些不忍心,便又道:“那我改天跟他見個面說說此事,你也別心急,這幾百年都過來了,也不急在這一時對吧?”

  “莫愁多謝七公主。”

  “我已經轉世了,你也別叫我七公主,叫我七七好了。對了,你是要回連陰山住呢,還是將就在我這兒住下?”

  “既然我已經等到了七公主你,你若不嫌棄我就在這兒伺候你起居吧?”

  “這……也行,你喜歡就在這兒住下,除了右邊的廂房不能隨便進出之外,別的房間隨便你選,里面都布置好了的。”

  我帶著莫愁把余下的幾個房間都看了看,讓她隨便選。她選了靠在我邊上的房間,還拉著我的手說個不停。

  我有些困,便找了個借口回屋了。

  對于莫愁,我是有些戒備的,她能保持那么好的氣質和元神,絕非一般的修為。但我現在看不出她的品階,也不好問。

  好在她的目標是沈月熙,我就放心多了。

  我把陰陽乾坤符和陰棺娘子的畫像都掛在了墻上,又拿起笛子看了起來。這笛子約三十厘米長,通體凝白,上面刻著怪異的符文。

  這是一種古老的符文,我記得《乾坤陰陽訣》上似乎有一篇專門針對古老符文的注釋。

  我一時好奇,連忙又起床找了支筆,把笛子上面的符文全部寫了下來。我憑著記憶把這些符文全都翻譯了過來,才發現這符文記載著笛子來處。

  魂音,又名攝魂笛,取自魔宗尊祖的一截腿骨雕刻,并用魔界三昧真火鍛造了百年才煉成。

  魂音能攝六界萬物蒼生之魂,并操控這些魂魄。這也是陰棺娘子的本命物,亦是至尊法器。

  原來這是魔宗的東西,怪不得如此詭異。無塵大師想必是知道事情真相,不曉得他為何要把這笛子還給我。

  我把笛子收了起來,因為不懂如何操控這笛子,自然也不敢輕易用,萬一不小心攝了誰的魂,那我可擔待不起。

  我熄了燈就躺下了,但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這些破事越想越煩。

  驀然,一股陰戾的氣息從門縫慢慢鉆進來,還帶著些許的血腥味。這屋里雖然暗,但依稀還能看見東西。

  我沒動,瞪大眼睛死死盯著門口,看到一只血淋淋的手從門縫伸進來,把門栓輕輕打開了。

  這手像剝了皮似得,特別瘆人。

  門在緩緩開啟,悄無聲息的,這股陰氣也越來越重,充斥著整個房間。

  隨后,一個滿身血淋淋的人飄了進來,它好像真的是被剝了皮,連頭發都沒有,光溜溜一個不停淌血的身子。

  它站在那兒打量了一下房間,隨后朝我這邊看了過來,緩緩舉起了它的手。

  我正想一躍而起撲上去,掛在墻上的陰陽乾坤符忽然泛起一股強熾的血光,直接打在了這血人的身上,嚇得它奪門而逃。

  血人離開后,這股血光依然沒散去,它慢慢凝成了一個人形,緩緩飄到了我面前。

  我裝著睡沉了的樣子,一動不動。隨即,一只冰涼的手悄然覆上了我的臉,五指修長,這是小哥哥的手。

  是小哥哥回來了?亦或者這是他鎖在乾坤符里的一絲殘魂?

  他為什么不直接跟我相見?

  我不敢動,怕把他嚇跑了,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態,任憑他在我臉上廝磨,但眼淚花則止不住地順著眼角滾。

  緊接著,這手從我鎖骨滑下,掃過我的胸,肚子,后背……若是在平日里,我早就跳起來跟小哥哥理論了,但此時我不敢。

  他的手掃遍了我全身,冰涼涼卻又十分輕柔。最后他的手停在了我腳底板上,輕輕捏了幾下,頓時一股沁人心脾的感覺傳遍我的全身。

  “小哥哥,小哥哥!”

  我再也控制不住,坐起來一把抱住了他。然而他真的像受到驚嚇一樣沒了,我慌忙打開了燈,這屋里已什么都沒有。

  “你在哪兒?我知道你在的,小哥哥,小哥哥你出來啊。你為什么要躲著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我取下了墻上的陰陽乾坤符死死抱著,瞬間淚如雨下,“小哥哥,你是在這符印里嗎?為什么不出來見我?”

  沒有任何反應,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我的幻覺。莫非真的是我在做夢,我如此不矜持,竟夢見小哥哥摸遍了我的全身?

  我揉了揉眼睛,拉開了睡衣門襟看了看,才發現身上的淤青已經全部散去,甚至連我腳底板上的血泡都沒了。

  所以我剛才不是在做夢,小哥哥確實出現了,他是來給我療傷的。他在這乾坤符里,他是不是能力太弱不能現身?

  “七七,七七你怎么了?我聽到你在哭,發生什么事了嗎?”

  門外響起了莫愁的聲音,緊接著她就進來了。看到我手里乾坤符愣了下,忙后退了幾步,臉色也不對。

  “你,你拿的是什么東西啊?”

  我吸了吸鼻子,瞥了她一眼道:“是陰陽乾坤符,你怕嗎?”

  莫愁愣了下,訕訕道:“誰不知道陰陽乾坤符是震百鬼的呀,我自然怕了,你趕快把這個收起來吧。”

  “別怕,沒有人加持它就跟普通的紙一樣。”我仔細打量了她一下,也沒發現什么異樣,于是又道:“莫愁,你修鬼道修的是哪一門的術法呀?跟我說說唄。”

  我說著又把乾坤符掛在了墻上,莫愁緊跟了過來,看到邊上陰棺娘子的畫像時,她臉色頓變。

9834 350723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723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北京赛车软件 金苹果彩票游戏 吉林快3官网 大乐透历史开奖结果 2006西班牙足球直播 上证指数2009年走势图 篮球规则ppt 急速赛车 北京赛车pk10稳赢技巧 乒乓球新浪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