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25章 引狼入室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27 10:06:41

  我沒有問莫愁為何攔著我指責沈月熙渣男一事,看她神情有些閃躲,估計是欺瞞了一些事實。

  只是我向來不喜歡給熟人難堪,便就當做不知。

  吃飯時,我跟她聊起契約家鬼的事,畢竟我與她非親非故,長期在這里如果沒有契約,總也覺得不安。

  我是那種一旦生出嫌隙就很難再回到從前的人,我可以接受她隱瞞我一些事情,但如若想要利用我達到某種目的,那絕對不行。

  契約家鬼,就像之前喬婉那樣認主。雖然她最后背叛了我,但至少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我也將她繩之以法了。

  莫愁似乎不太愿意,愣了好一會兒才訕訕道:“七七,我們關系都這么好了,必須要契約嗎?你……是不是覺得我在這兒很礙事?”

  她居然會拒絕我,倒令我很是意外。

  畢竟契約家鬼一事是互利,對她來說好處還是蠻多的,即便我什么都不會,給她吃的香火亦不會少。

  我講得有些直白,“倒不是覺得你礙事,只是這人心隔肚皮,誰又知道對方是不是坦誠相待呢?再說你我人鬼殊途,契約可以讓關系更進一步。我的鎖魂鈴里別有洞天,是極好的修行地方,時常我也會用血來養著你。”

  莫愁咬了一下唇,一臉的糾結。

  于是我又道:“這樣吧,我給你幾天時間考慮,如果你覺得不行也沒事,咱們是朋友嘛,我都接受。”

  “謝謝七七,那我考慮考慮。”

  “好!”

  其實我并不是非得要跟莫愁契約,我只是想試探她一下。看她萬般不情愿的樣子,我隱約覺得她可能來者不善。

  之前小哥哥用劍氣傷我她拼死保護我,這情分我是記住了的,自然不好以最大的惡意揣測她。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眼下我都這個樣子了,也沒什么好圖的。她一個女鬼,總不能來圖我洛家宅子吧?

  借身更不可能了,我是血棺與本體凝成的肉身,又是小哥哥用結魄神符令我身魂合一,這六界之中恐怕無人有那本事借我的身。

  我回房洗漱過后,便躺在床上揉眼睛。雖然眼底血絲被太上老君消除了,但傷還在,一直酸澀脹痛,也見不得強光。

  正揉著,手機忽然傳來個簡訊。我拿起看了眼,是韓月發過來的:七七,我們已經到這邊的財經學院報道了,有空過來玩。

  我立即回了過去:你們學校離麒山遠嗎?

  韓月:我剛導航了一下,不遠,打車起步價。

  我:沈月熙要去玄學書院進修,你可知道這事兒?

  韓月:知道,不光是他去了,連陳堅也去了。他們不是為了修行,而是為了陣法。

  我:什么陣法?

  韓月: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與你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七七,當年你用血肉祭獻,魂魄封印,下了一個彌天大陣,陣眼應該就在麒山云頂,他們去應該是為這事兒。

  我頓時呆若木雞,想不到我當年厲害到那種程度,看看現在,這強大的落差感一時半會兒還真接受不了。

  不知道沈月熙可否知道麒山云頂上的尊主是小哥哥,他在的話,他和陳堅倆跟炮灰有什么區別?

  在我眼中,小哥哥雖然混賬,但那修為卻是我目前見過最不得了的。畢竟他來回重修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強是不爭的事實。

  他現在強大到無法揣測,同時也那么的冷血殘忍,與之前不可同日而語。

  想到這個,我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殺氣,他若在我面前,我一定會用斬魂冥刃狠狠給他一刀。

  我原本想提醒一下沈月熙,但想想小哥哥一直都在麒山云頂上未曾現身,估計他去了也不會有節外生枝的事情。

  只是,若這陣法是我下的,既然千百年來無人能破,他們去了肯定也是白搭,興許要不了多久就灰溜溜回來了。

  我胡思亂想了許久才有點睡意,朦朦朧朧的,似乎看到了靈兒,她與我在一起的那些畫面。

  “娘親小心,靈兒保護你!”

  “娘親,娘親,靈兒要吃糖葫蘆,還有棉花糖。”

  “娘親,靈兒要魂飛魄散了,靈兒舍不得你……”

  從夢魘里醒來時,我臉上一片淚痕,眼睛像被人剜掉了似得疼得鉆心。我捂著眼,卻捂不住不斷落下的淚珠。

  我滿腦子都是帶靈兒去求醫的畫面,被輕塵師太戲弄,被靈清羞辱,又拖著無用的身子爬了幾天幾夜的云梯,可最終求來的卻是靈兒被小哥哥煉化成精元的結局。

  蕭逸歌,蕭逸歌你這個混賬!

  我氣血攻心,心口忽地一陣陣絞痛,腥甜的血氣也不斷從喉嚨里往外冒。我仰起頭,生生把那口血氣咽了下去。

  我不能哭,把眼睛哭瞎了我還怎么去為靈兒報仇?

  我緩了很久才緩過來,又拿起太上老君留下的符紙看了起來。

  老君這道符紙看起來確實亂,但整張符紙是一氣呵成以至于靈力貫穿始終,道派始祖的能力絕對不容小覷的。

  只是我還參不透,他到底要我悟什么。

  這會兒已經是后半夜了,我尋思再睡一覺,明早起來就去齊淮那邊看看靈兒的紙人扎好了沒,我實在想她得緊。

  其實也睡不著,一想到靈兒被煉化的畫面連呼吸都是疼的,很疼。我死死摁著心窩子,又一陣悲從中來。

  呼……

  倏然一股陰風蔓延進來,這房間一下降了好幾度,我蓋著薄被子都泛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掀開眸子警惕地看著四周,悄然召出了魂音。

  一股血氣從門口飄了進來,緊接著門縫的地方又伸進來一只手,血淋淋的,像莫愁第一天來的那天晚上一樣。

  這只手又摸索著打開了門栓,微微掀開一絲門縫鉆了進來,就是那個剝了皮的血人。

  我沒有遲疑,拿起魂音便吹了一道禁錮咒音過去。這血人可能沒想到我是醒的,愣了下想逃,卻被禁錮咒音困住了。

  它發出了嘶叫,在門口不停地掙扎。

  我起身拄著拐杖走了過去,微瞇起眸子打量它。之前,我有過一剎那的懷疑它就是莫愁,但后來她為了救我奮不顧身,我便打消了這疑慮。

  可此時……

  這院子內外是有陣法的,沈月熙素常吊兒郎當,但對我他從來沒有含糊過,里里外外的陣法布得十分規整。

  而這種陣法,一般的孤魂野鬼是絕對不敢靠近的,除了本身就在這宅子里的鬼魂。

  莫愁雖然藏得深,但終究比不得我這個在陰陽地界長大的半人半鬼的物種,我對陰物的敏感比任何人來得強烈。

  把她禁錮之后,我把太上老君給我的符紙貼在了她腦門上,她全身上下頓時滋滋滋地冒起血泡來,跟加了硫酸腐蝕一樣。

  她把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兩顆紅彤彤的眸子死死盯著我,恨,怒,殺氣,都有,令我特別意外。

  “你似乎特別恨我?”我靠著衣柜,冷冷打量著她,“你修的也是焚寂血咒吧?你自己殺我沒有得手,便故意把蕭漓引來,目的是想殺我?”

  “既然我已經落在了你手里,要殺要剮隨你!”

  莫愁昂起頭,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只是她的臉不停地冒著血泡,瞧上去十分惡心。

  我真沒想到,竟是她把蕭漓引過來的!

  我恨不能一巴掌呼死自己,我居然引狼入室把靈兒給害了。看著莫愁那絲毫不后悔的樣子,我心頭殺機頓起。

  “為什么要這么做?我他媽收留你難道還錯了嗎?”

  “若非當年你擅作主張讓我跟公子共度一夜,他又怎會那么厭惡我。他連看我一眼都覺得惡心,可他也曾喜歡過我跳的舞,唱的曲兒,就是你自以為是才讓他厭惡我。”

  莫愁歇斯底里時,她滿身的血泡鼓起來又爆開,噼里啪啦看得人毛骨悚然。老君這符印實在太惡心了,我胃里一陣翻江倒海。

  但她很不以為意,可能對我的恨強大到令她不在乎這形象。

  我甚是譏諷地盯著她冷笑,“莫愁,你屢次三番殺我,是真以為我現在全身被封印就動不得你?那你太小看我了,我是血棺與本體凝成的肉身,要我死得想盡一切辦法,你這點小伎倆遠遠不夠的。”

  “千百年了,你還是那副普天之下唯我獨尊的樣子,狗行千里改不了吃屎!”

  “我是不是唯我獨尊跟你沒有任何關系,倒是你,你好好選個死法,畢竟你之前裝模作樣護了我一下,我這個人感恩。”

  “別廢話了,動手吧!”

  “不識好歹的東西!”

  我最討厭這種做錯事還死不悔改的人,還一臉的橫。

  其實我并不想殺莫愁,雖然蕭漓是她引來的,但即便她不引,這事情遲早會發生。有些東西,命運一直在安排著。

  我若把她像蕭漓那樣挫骨揚灰,著實有些可惜,畢竟是活了好幾百年的鬼,精元的靈力很充沛。

  可要得到她的精元,須得乾坤符煉化,我現在畫出的乾坤符沒有任何作用,只有魂音吹出來的咒音倒是……

  我腦中忽地靈光一現,好像悟到了什么!

9834 3509414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0941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金丰彩票游戏 百家乐群 街机捕鱼大富翁破解版 快速赛车比赛视频 浙江体彩舟山飞鱼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大全 山西麻将扣点点好友房 单双中特料 双色球ac值计算 七星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