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36章 背叛师门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8-12-30 18:06:46

  因为沈漓的事,?#30097;?#35831;退学,可那个招生办的李道长跟我说,玄学书院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想走,等手腕上朱砂印消失了再说。

  我自然不能跟书院为敌,只好妥协请他帮我转到别的师父门下,除了轻尘师太,别的都行。

  李道长依然铁面无私地说不行,我肉疼地塞了两千块红包给他,他才勉为其难地帮我问了下书院哪位师父愿意收我这种离经叛道的逆徒。

  我以为无尘大师跟我相交甚好会收我,谁料他很无情地拒绝了我。随后吕道长也觉得我刚进师门就背叛师父,属于人品不端行事乖张之辈,也拒绝了我。

  最后剩下了念先生,他在闭关养身体,拖了两天过后才给我回复。

  他愿意收我为徒,但必须要答应他一个条件:在书院的时候,不得用魂音,不准使唤家鬼,否则将踢出师门。

  眼?#37259;?#27809;人要我,就只好答应他这算不得太刻薄的条件了!

  于是,我在轻尘师太和灵清阴毒的目光注视下,拎着少?#27599;?#24604;的行礼屁颠颠地来到了念先生院?#23567;?/p>

  沈月熙对我的到来欣喜若狂,亲自给我准备了拜师茶。

  我恭恭敬敬给念先生磕了三个头,捧着拜师茶举在了他面前,“师父,请用茶!”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七儿,轻尘跟你的师徒缘分虽浅,但她给你赐的道号我不好改,我再赐你两个字为‘阴棺娘子’可好?”

  “阴棺娘子……”

  怎么会这么巧?到底是冥冥中注定?#35828;模?#36824;是念先生和轻尘师太知道我就是阴棺娘子,所以一人赐了一半的道号给我?

  边?#20185;?#26376;熙的脸色变了,我看他端着茶盘的手在下意识紧拽。

  半晌,我才回过神来,重重点?#35828;?#22836;,“师父赐的号自然是最好的,七儿谢谢师父。”

  “你是叛离鬼宗入到我儒宗门下,这处罚必不可少,就罚你打扫一个月书院吧,里里外外都要打扫。”

  “是!”

  ?#37259;?#25105;这一脸淡漠却又温文儒雅的师父,再想想之前的轻尘师太,果?#24187;?#26377;?#21592;?#23601;没有伤害。

  就连他处罚我打扫书院内外,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念先生门下徒弟有七个,是书院徒弟最多的,但却只有我一个女徒弟。

  大师兄方知宸、二师兄陆樵、三师兄阮小飞、四师兄秦柯、五师兄齐晓峰、六师兄就是沈月熙,我排行老七。

  虽然我之前因为破坏师父?#22949;?#20027;的棋局,接着又背叛师门而名声狼藉,但他们见我乖巧听话,对我?#37096;?#23481;得很。

  所以,不过两三日的时间,我就成了师门团宠,师兄们还趁着师父不在时来帮?#30097;?#22320;。

  这几个师兄当中,我最关注的就是齐晓峰,因为他是齐淮的儿子。原本是阴司的十方鬼将,却想不到在这儿修行,令我十分纳闷。

  逮着机会,我便偷偷找到了齐晓峰问他,“五师兄,你不在阴司当鬼将,怎么来这儿修行了?而?#19968;?#36827;了儒宗。”

  他莞尔一笑,“不告诉你!”

  “那你可知道大伯和小?#26874;?#20182;们在阴曹地府过得好不好?”

  “现在鬼界算太平,你也别太担心,大?#19968;?#37117;挺好的。”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迟疑道:“七七,你……”

  “嗯?”

  “没事,好好学修行吧,?#38405;?#26377;好处。对了,师父接了生意,明天我和六师弟会下山处理这生意,过些天才回来,你有什么想要的我带给你。”

  “处理生意?什么生意啊?”

  “这次是去帮一个有钱人看风水,他要修建新宅子。”

  “书院?#26874;?#36825;种事?”

  “书院也要营生的嘛,素常会承接各种各样的生意:驱鬼、看风水、测算等,不然这庞大开支哪里来?”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书院修得这般气势磅礴,敢情这些钱都是民间搜刮来的呀?”

  看来书院这些个师父们,个个都不是六根清净的人呢。

  齐晓峰眉头一拧,“怎么叫搜?#25991;兀?#25105;们收取费用,书院占五成,师父占三成,其余两成是我们自己的。”

  “五成?#31354;?#36824;不算搜刮简直是压榨?”

  “小声点,没见过世面!”

  我吐了吐舌头,小声道:“那就麻烦五师兄帮我带一串糖葫芦,一串棉花糖回?#26149;?#19981;好?”

  他眉头又是一拧,“你多大的人了,怎地还吃这种小玩意?”

  “灵儿?#19981;?#21507;,她人没了,精元却还在小哥哥那边,我想看看能否唤醒她。”

  ?#21834;?/p>

  ……

  念先生就我一个女徒弟,便把我安排在了他的后院里,伺候他的起?#21360;?/p>

  这儿靠近后山那个小湖,打开窗便能看到,举目往上就能看到小哥哥的影子。他?#32972;?#20658;立在悬崖边,宛如尊神凝望天下苍生一样。

  我每每看到他那影子,心里头都又恨又痛。狠狠爱过的人,恨起来也是肝肠寸断的。

  因为眼睛的原因,我分不清颜色,所?#38405;?#20102;好些笑话。最后念先生发现了我眼睛的伤,脸色阴霾了一整天,最后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我?#22836;顧退?#26524;过去他都没吃,就连讲堂的公共授课他也没去。

  师兄们一致认为是我又惹恼了师父,硬逼着我去跟师父请罪,于是我搬了张凳子坐在他卧室门口,?#27973;?#35802;恳地道歉。

  “师父,七儿是不是又做错什么啦?#30933;?#35201;不出来吃口饭再骂我嘛,不吃饭也没力气生气呀?”

  他没理我!

  “师父,今天的水果是大师兄买回来的?#36947;?#23376;,很贵的呢,特别新?#21097;?#25105;刚帮你尝了几个,还挺甜的。”

  他还是没理我!

  “师父,这都三天了,你要不要洗澡啊,七儿给你打洗澡水吧?”

  依?#24187;?#21453;应!

  “师父,你是不是病了?我要破门而……”

  我语音未落,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念先生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瞥?#25628;?#25105;屁?#19978;?#30340;凳子,蹙了蹙眉。

  我讪讪站了起来,道:“师,师父,你终于开门?#25628;剑?#20320;饿不饿?我去给你弄些吃的来。”

  他没吭声,拿出一?#26412;?#33721;剔透的眼镜戴在了我鼻梁上,倏然一股凉悠悠的气息钻入我眼眶,那股一直挥之不去的酸涩刺痛感顿然全无。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眼底所见的东西再不是血淋淋的,已经恢复正常了。

  我仔细打量了下念先生,他越发气度不凡,他长得也特别好看,跟小哥哥一样好看。但两?#35828;?#27668;?#35270;?#23436;全不一样,小哥哥霸气高冷,师父温文儒雅。

  他探了一下我眉心,道:“看得清楚东西了吗?”

  “嗯,已经恢复正常了,谢谢师父!”

  “你眼睛?#21796;?#27668;?#35828;?#24456;厉害,切记不要看强光,更不要流泪。这眼镜是我灵力凝成,但也只能缓解你的伤势,根?#20301;?#38656;要长期养着才行。”

  原来,他闭关三天三夜竟是为了给我造这副眼镜子。

  我一直以为念先生是那种看?#29976;?#24577;炎凉的凉薄之人,却没想到他对我竟是这般好,我一时间感动到不能自已。

  “我要沐浴更衣,去给我打些静心湖的水来吧。”

  “哎,师父?#32536;齲 ?/p>

  我激动到不行,二话没说回了厨房,拎着水桶?#25512;?#39072;颠往后山的静心湖去了。

  走到湖边时,我不自觉就抬头朝云顶望去。之前隐隐约约看到的那片血雾已经没有了,很清晰。

  小哥哥正站在悬崖边俯瞰着书院,或者说俯瞰着我。戴着这眼?#25285;?#25105;连他的眼神都看得清清楚楚,冰凉无情。

  他穿着那身玄色龙袍,满头白发是披着的,正迎着风飞扬,这是何等绝?#35272;?#20658;的一个男人,可惜他那?#26149;蕁?/p>

  我多希望回到?#32972;?#25105;们两小无猜的时候,多希望……

  我把水桶放进水里的刹那,看到了我此刻的样子,很文静,也很可爱,只是眼眶里都是血红色的泪光。

  我不能哭,会瞎的。

  我连忙昂起头想要忍去眼底的泪光,却看到了一张阴霾无比的脸,就在我的身后瞪着我,?#30097;?#26410;反应过来,她一把将我推下了湖。

9834 351090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090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