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6章 背叛師門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30 18:06:46

  因為沈漓的事,我申請退學,可那個招生辦的李道長跟我說,玄學書院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

  想走,等手腕上朱砂印消失了再說。

  我自然不能跟書院為敵,只好妥協請他幫我轉到別的師父門下,除了輕塵師太,別的都行。

  李道長依然鐵面無私地說不行,我肉疼地塞了兩千塊紅包給他,他才勉為其難地幫我問了下書院哪位師父愿意收我這種離經叛道的逆徒。

  我以為無塵大師跟我相交甚好會收我,誰料他很無情地拒絕了我。隨后呂道長也覺得我剛進師門就背叛師父,屬于人品不端行事乖張之輩,也拒絕了我。

  最后剩下了念先生,他在閉關養身體,拖了兩天過后才給我回復。

  他愿意收我為徒,但必須要答應他一個條件:在書院的時候,不得用魂音,不準使喚家鬼,否則將踢出師門。

  眼看著沒人要我,就只好答應他這算不得太刻薄的條件了!

  于是,我在輕塵師太和靈清陰毒的目光注視下,拎著少得可憐的行禮屁顛顛地來到了念先生院中。

  沈月熙對我的到來欣喜若狂,親自給我準備了拜師茶。

  我恭恭敬敬給念先生磕了三個頭,捧著拜師茶舉在了他面前,“師父,請用茶!”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七兒,輕塵跟你的師徒緣分雖淺,但她給你賜的道號我不好改,我再賜你兩個字為‘陰棺娘子’可好?”

  “陰棺娘子……”

  怎么會這么巧?到底是冥冥中注定了的,還是念先生和輕塵師太知道我就是陰棺娘子,所以一人賜了一半的道號給我?

  邊上沈月熙的臉色變了,我看他端著茶盤的手在下意識緊拽。

  半晌,我才回過神來,重重點了點頭,“師父賜的號自然是最好的,七兒謝謝師父。”

  “你是叛離鬼宗入到我儒宗門下,這處罰必不可少,就罰你打掃一個月書院吧,里里外外都要打掃。”

  “是!”

  看著我這一臉淡漠卻又溫文儒雅的師父,再想想之前的輕塵師太,果然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就連他處罰我打掃書院內外,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念先生門下徒弟有七個,是書院徒弟最多的,但卻只有我一個女徒弟。

  大師兄方知宸、二師兄陸樵、三師兄阮小飛、四師兄秦柯、五師兄齊曉峰、六師兄就是沈月熙,我排行老七。

  雖然我之前因為破壞師父和尊主的棋局,接著又背叛師門而名聲狼藉,但他們見我乖巧聽話,對我也寬容得很。

  所以,不過兩三日的時間,我就成了師門團寵,師兄們還趁著師父不在時來幫我掃地。

  這幾個師兄當中,我最關注的就是齊曉峰,因為他是齊淮的兒子。原本是陰司的十方鬼將,卻想不到在這兒修行,令我十分納悶。

  逮著機會,我便偷偷找到了齊曉峰問他,“五師兄,你不在陰司當鬼將,怎么來這兒修行了?而且還進了儒宗。”

  他莞爾一笑,“不告訴你!”

  “那你可知道大伯和小豆子他們在陰曹地府過得好不好?”

  “現在鬼界算太平,你也別太擔心,大家伙都挺好的。”他頓了頓,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遲疑道:“七七,你……”

  “嗯?”

  “沒事,好好學修行吧,對你有好處。對了,師父接了生意,明天我和六師弟會下山處理這生意,過些天才回來,你有什么想要的我帶給你。”

  “處理生意?什么生意啊?”

  “這次是去幫一個有錢人看風水,他要修建新宅子。”

  “書院還做這種事?”

  “書院也要營生的嘛,素常會承接各種各樣的生意:驅鬼、看風水、測算等,不然這龐大開支哪里來?”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書院修得這般氣勢磅礴,敢情這些錢都是民間搜刮來的呀?”

  看來書院這些個師父們,個個都不是六根清凈的人呢。

  齊曉峰眉頭一擰,“怎么叫搜刮呢?我們收取費用,書院占五成,師父占三成,其余兩成是我們自己的。”

  “五成?這還不算搜刮簡直是壓榨?”

  “小聲點,沒見過世面!”

  我吐了吐舌頭,小聲道:“那就麻煩五師兄幫我帶一串糖葫蘆,一串棉花糖回來好不好?”

  他眉頭又是一擰,“你多大的人了,怎地還吃這種小玩意?”

  “靈兒喜歡吃,她人沒了,精元卻還在小哥哥那邊,我想看看能否喚醒她。”

  “……”

  ……

  念先生就我一個女徒弟,便把我安排在了他的后院里,伺候他的起居。

  這兒靠近后山那個小湖,打開窗便能看到,舉目往上就能看到小哥哥的影子。他時常傲立在懸崖邊,宛如尊神凝望天下蒼生一樣。

  我每每看到他那影子,心里頭都又恨又痛。狠狠愛過的人,恨起來也是肝腸寸斷的。

  因為眼睛的原因,我分不清顏色,所以鬧了好些笑話。最后念先生發現了我眼睛的傷,臉色陰霾了一整天,最后把自己關進了房間里。

  我送飯送水果過去他都沒吃,就連講堂的公共授課他也沒去。

  師兄們一致認為是我又惹惱了師父,硬逼著我去跟師父請罪,于是我搬了張凳子坐在他臥室門口,非常誠懇地道歉。

  “師父,七兒是不是又做錯什么啦?你要不出來吃口飯再罵我嘛,不吃飯也沒力氣生氣呀?”

  他沒理我!

  “師父,今天的水果是大師兄買回來的車厘子,很貴的呢,特別新鮮,我剛幫你嘗了幾個,還挺甜的。”

  他還是沒理我!

  “師父,這都三天了,你要不要洗澡啊,七兒給你打洗澡水吧?”

  依然沒反應!

  “師父,你是不是病了?我要破門而……”

  我語音未落,臥室的門“吱呀”一聲就開了,念先生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口,瞥了眼我屁股下的凳子,蹙了蹙眉。

  我訕訕站了起來,道:“師,師父,你終于開門了呀,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弄些吃的來。”

  他沒吭聲,拿出一副晶瑩剔透的眼鏡戴在了我鼻梁上,倏然一股涼悠悠的氣息鉆入我眼眶,那股一直揮之不去的酸澀刺痛感頓然全無。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眼底所見的東西再不是血淋淋的,已經恢復正常了。

  我仔細打量了下念先生,他越發氣度不凡,他長得也特別好看,跟小哥哥一樣好看。但兩人的氣質又完全不一樣,小哥哥霸氣高冷,師父溫文儒雅。

  他探了一下我眉心,道:“看得清楚東西了嗎?”

  “嗯,已經恢復正常了,謝謝師父!”

  “你眼睛被劍氣傷得很厲害,切記不要看強光,更不要流淚。這眼鏡是我靈力凝成,但也只能緩解你的傷勢,根治還需要長期養著才行。”

  原來,他閉關三天三夜竟是為了給我造這副眼鏡子。

  我一直以為念先生是那種看透世態炎涼的涼薄之人,卻沒想到他對我竟是這般好,我一時間感動到不能自已。

  “我要沐浴更衣,去給我打些靜心湖的水來吧。”

  “哎,師父稍等!”

  我激動到不行,二話沒說回了廚房,拎著水桶就屁顛顛往后山的靜心湖去了。

  走到湖邊時,我不自覺就抬頭朝云頂望去。之前隱隱約約看到的那片血霧已經沒有了,很清晰。

  小哥哥正站在懸崖邊俯瞰著書院,或者說俯瞰著我。戴著這眼鏡,我連他的眼神都看得清清楚楚,冰涼無情。

  他穿著那身玄色龍袍,滿頭白發是披著的,正迎著風飛揚,這是何等絕世冷傲的一個男人,可惜他那么狠。

  我多希望回到當初我們兩小無猜的時候,多希望……

  我把水桶放進水里的剎那,看到了我此刻的樣子,很文靜,也很可愛,只是眼眶里都是血紅色的淚光。

  我不能哭,會瞎的。

  我連忙昂起頭想要忍去眼底的淚光,卻看到了一張陰霾無比的臉,就在我的身后瞪著我,我尚未反應過來,她一把將我推下了湖。

9834 351090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090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幸运农场实时开奖结果 有上海麻将微信群么 今天湖北快三预测号 百赢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河北20选5 快乐12每期必出号 二分彩是什么东西 腾讯分分彩玩法介绍 福建时时彩11选五 二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