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41章 他來了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8-12-31 22:55:46

  我轉頭看了眼直挺挺躺在血泊里的張小沫,她那口被鎖魂符壓著的氣已經沒了。可能是因為逆天借命的緣故,她的魂魄已經支離破碎。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無辜的女孩死在我面前,而我無能為力。我甚至連保存她魂魄的能力都沒有,眼睜睜看著她這樣化為了烏有。

  張子欣抱著氣絕身亡的張小沫嚎啕大哭,哭得聲音都撕裂了,“女兒啊,你讓媽媽以后可怎么辦,怎么辦啊……我就你這么一個女兒啊,天殺的洛小七,你這賤人。”

  我竟無言以對。

  輕塵師太顫巍巍爬到了蕭景深的面前,抱著他的腿哽咽道:“姐夫,人不是我殺的,我是小沫的小姨,怎么舍得殺她呢。你看看那孽障,全身上下都是血跡,我進來的時候她就在掏小沫的心臟,我攔不住啊。”

  我冷冷盯著這賤人,氣得唇瓣都在哆嗦。可我如何跟一個原本就憎惡的人辯解,蕭景深此時的眼里全都是殺氣。

  我該怎么辦?

  我不能這般逆來順受,玉璽還在輕塵師太身上,一定能搜出來的。

  “我要殺了你,你這賤人,殺千刀的。”張子欣哀嚎著,人都癱在那兒了。

  我想了想道:“董事長,小沫與韓星韓月是最好的朋友,那便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為了什么玉璽殺她。而且,我拿著這玉璽壓根也沒用。”

  輕塵師太霍然轉頭厲聲喊道:“沒用?你難道不是想拿了玉璽去破誅仙陣救尊主出來嗎?”

  “我與他不共戴天,怎么會救他出來?而且,我下山之前從來就沒聽說什么玉璽,它長什么樣我也沒見過。”

  “姐夫,玉璽在她身上,不信你用大力金剛神壓將玉璽震出來,這一定可以的。”

  “無恥!”

  我從未見過這么心思歹毒的女人,氣得完全失去了理智,我覆手召出了斬魂冥刃,朝著輕塵師太飛撲了過去。

  她忙躲在了蕭景深身后,還裝可憐兮兮叫“姐夫救命”,把我氣得質壁分離。

  蕭景深陰著臉死盯著我,眉頭青筋一根根全都股了起來。他緩緩舉起了手掌,一個清晰的黑色的“卍”字便出現在他掌心。

  他要殺我!

  我覆手召出了魂音,可還沒來得及吹他便用盡全力狠狠一掌打在了過來。大力金剛神壓是我見識過的,之前我就抵擋不了,現在更……

  砰!

  凌厲的掌風將我壓得無法動彈,那個卍字狠狠打在了我心口位置。鳳璽瞬間泛起了一縷強熾的血色光芒,為我化解了不少掌力。

  蕭景深驚得目瞪口呆,徹底狂怒了,“孽障,果然是你殺了沫兒,還把玉璽奪走了,我今天要將你碎尸萬段!”

  語音未落,他揮掌又是一記大力金剛神壓拍向了我。就在此時,大白從鎖魂鈴里沖了出來,硬生生用它身體擋在了我面前。

  “吼,吼!”

  大白瘋狂地咆哮著,震得一屋子陰風大作。但它終究只是鬼獸,哪里抵得住蕭景深的大力金剛神壓,一掌就被打得小了好多。

  我怕它被打回原形,慌忙把它收回了鎖魂鈴。

  此時的蕭景深殺氣騰騰,大力金剛神壓一道又一道朝我打過來。非但如此,輕塵師太還在助攻,用靈力給他加持。

  他們這次,似乎是想合力把我殺了。

  “姐夫,玉璽就在她心臟里,你將它剜出來吧。”

  “景深,殺了這賤貨,就是她殺了我們家小沫,不要放過他。”張子欣也哽咽著道,她與輕塵師太是同仇敵愾的,不,他們三人都是。

  所以,今朝不管那玉璽是否是我拿的,我都逃不過一個死字。

  我忍著痛拿起了魂音,可還沒出手蕭景深與輕塵師太便各自朝我打出了一掌。我實在避無可避,死死抱著了雙臂等著他們這挫骨揚灰的一擊。

  我以為我必死無疑!

  倏然,憑空一聲龍嘯傳來,整個房間被狂戾的陰風填滿,一條渾身冒著黑氣的長龍從窗外飛進來,直接將我卷在了懷中。

  與此同時,又一把泛著寒氣的光劍從門口飛進來,將蕭景深的大力金剛神壓與輕塵師太的掌風均擋了回去,還將他們倆震退了好幾步。

  門口傳來沉重的腳步聲,隨后念先生滿臉鐵青地出現在了門口。他的步伐從容不迫,可他眼底全都是殺氣。

  他進來時,周身帶著一股兇戾之氣,微微泛著風,我從未見過他這個樣子。

  我一時間愣在當場,想不到師父會來救我,更想不到小哥哥的大黑龍也來了,他竟然也會起一點惻隱之心。

  “師父!”我鼻頭一酸,從大黑龍懷中鉆出來就朝他撲了過去,淚眼婆娑地望著他,“師父,我沒有殺小沫,我也沒有不聽你的話。”

  他寒著臉,從兜里掏出一張手絹遞給了我,壓著怒火道:“把眼淚擦了,不是跟你說過不能哭嗎?”

  輕塵師太蹭了過來,陰陽怪氣道:“二師兄,你該不會是來護短的吧?你可是咱們書院有名的鐵面無私,這是要徇私枉法的意思?”

  她一轉頭,陰森森指著我道:“人就是她殺的,玉璽就在她的心口,剛才我們大家都看到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大黑龍忽地一擺尾巴,轉頭看向了輕塵師太,“輕塵,休得放肆!”

  居然是……小哥哥的聲音,還十分凌厲。

  輕塵師太忙跪在了大黑龍面前,“尊主,人確實是她殺的,玉璽也就在她的身上,我們大家都看到了,要不然剖開她的心臟看看,一切均可水落石出。”

  “混賬東西,你是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嗎?”

  “我沒有撒謊,不信你讓二師兄探一下她身上是否有玉璽。尊主是輕塵最敬佩的人,怎么會撒謊來騙你呢。”

  這個賤人如此篤定,恐怕是因為我心口的鳳璽。

  她口口聲聲咬定是玉璽,這鳳璽也是玉璽之一,就算我被開膛破肚弄了個鳳璽出來,她也沒錯,她這是在偷換概念。

  如若此時我把心口有鳳璽的事說出來,別說蕭景深不信,恐怕師父也會疑惑。所以唯一能證明清白的,就是從輕塵師太身上講玉璽弄出來。

  可是,她能這般信口雌黃,想必是留有后招的。屆時我不但沒能證明清白,反倒被反咬一口就得不償失了。

  這蕭景深絕不是一個傻子,他選擇相信輕塵師太是有充分理由的。就算我反駁,他不選擇相信也無濟于事。

  可,我總不能就這樣被這賤人禍害,得想辦法。

  “怎么,不敢了?”

  輕塵師太如此咄咄逼人,倒令我很是驚愕。賊喊捉賊的張狂到這種份上,要么是有恃無恐,要么是有后招。

  我瞥了眼她一眼正要說話,窗外天色倏然一下暗了下來,黑漆漆好像入暮了一樣。天際狂風大作,吹得窗戶都砰砰砰的響。

  大黑龍狂嘯著從窗口從了出去,我轉頭望去,看到夜幕之中緩緩飄來一個人影。

  玄色云紋龍袍,一頭白色長發,是小哥哥來了。他是從半空中飄過來的,帶著一股好像從地獄里冒出來的戾氣。

  所有人都驚呆了,包括念先生,他下意識將我往他胸前摟了一下。

  小哥哥怎么會過來?他不是被困在誅仙陣里么?

  我的心瘋狂地顫動了起來,“砰砰砰”的完全控制不住,我極力想要自己平靜下來,可人卻不自主地瑟瑟發抖。

  念先生擰了一下眉,拍了拍我肩,“別怕,有師父在。”

  “尊主,你來了?”

  輕塵師太欣喜若狂地跪拜了過去,毫不掩飾她眼中濃濃的愛戀。小哥哥并未理她,從窗外飄了進來,淡淡掃了眼我們,最后目光落在了蕭景深臉上。

  蕭景深的眼神十分復雜,恨意滔天,卻又十分忌憚,“逸歌,好久不見,你還是從那上面下來了,可好?”

  小哥哥一臉淡漠道:“勞你擔心,一切都好!”

  “玉璽是蕭家的傳世之寶,這你也是知道的,蕭家的主業若沒有這玉璽壓著,恐怕早就散了,我希望你不要偏袒這孽畜。”

  “她們既然都是書院的人,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給你個說法。至于令千金橫死一事,我感到十分抱歉。”

  蕭景深輕哼了聲,“逸歌,一句抱歉就完事了?”

  “待真兇查出來,人交給你處置,要殺要剮還是要挫骨揚灰,都隨你!”

  小哥哥說著涼涼掃了我一眼,不,確切地說是掃我下意識拽著念先生衣角的手,又道:“念斟,這件事就交給你來查,在事情查清楚之前,人由我帶回麒山云頂。何時查清楚了,何時來領人。”

  輕塵師太連忙匍匐了過來,雙手揪住了小哥哥的衣擺,“尊主,那我,我呢?”

  “你本是書院的師父,在事情真相沒查明之前居然幫著一個外人來迫害書院弟子,回去自己閉門思過,好生配合念斟調查。”

  輕塵師太一愣,氣急敗壞地指向了我,“可人明明就是她殺了的……”

  小哥哥一挑眉,眼中頓時戾氣滔天,“嗯?”

  她腦袋頓時就耷拉下去了,用眼底余光狠狠剜了我一眼,“是,輕塵謹記尊主教誨,回去一定好生配合二師兄徹查此事。”

  小哥哥眸光一轉,又瞥向了蕭景深,“蕭董事長覺得這樣處理可好?”

  蕭景深冷呲了聲,咬牙道:“好!那我便等你的好消息!”

9834 3511456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145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网上江苏快3靠谱吗 河北20选5 全天北京快乐8在线计划 2014曾道人特码资料 山东11选5 王者荣耀体验服官网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2013福彩开奖号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yy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