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69章 原來如此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1-15 16:56:01

  我醒來時,四下里很是靜謐,也不曉得是白天還是黑夜,反正眼睛也看不見。

  我四處摸索了一陣,發現并無旁人,就下床了。小心翼翼走到窗邊,推開窗子伸手往外撈了一把,空氣有些潮濕,恐怕是入夜了。

  也不知道小哥哥離開云頂了沒有,他是不是去魔宗了,我心里有些慌亂。瞧見念先生不在,就把莫愁和方琦從鎖魂鈴招了出來。

  平日師父不準我在玄學書院將她們召出來,但如今我眼睛看不見,也是萬不得已。

  我記得上次方琦為保護我被打得支離破碎,忙問道:“方琦,你如今身體好些了嗎?恢復了沒有?”

  “謝主人記掛,鎖魂鈴里陰氣很足,又有莫愁姐姐幫我,我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倒是主人你這眼睛,要不要緊啊?”

  莫愁也插話道:“對啊主人,你眼睛上這紗布都浸血了,還好吧?”

  “我沒事,師父說養個一個多月就好。莫愁,你去看看尊主離開書院沒有,別上云頂,那兒戾氣重你扛不住,在前廳去打探一下就好。”

  “是!”

  莫愁離開后,我又讓方琦陪我去了趟衛生間,隨后也沒回房,徑直往奇林這邊來了。我讓方琦用我手機給沈月熙發了個信息,讓他來一趟。

  關于魔宗四大長老的事情,我不敢問念先生,沈月熙倒是可以。這地方人跡罕至,沒人注意。

  不多時,我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這邊過來,應該是那家伙。我不想他看到方琦,就將她又收了起來。

  “洛小七,你居然一個人走到這邊來了?你是不是瘋了,萬一摔倒了怎么辦?”

  人未到,聲先至,沈月熙這家伙嗓門真夠大的,嚇得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朝他那方向扭了過去,低聲喝道:“你神經病啊,能不能小聲點,被師父聽到了要生氣的。”

  他嘲諷我,“喲,你也知道師父會生氣,那還敢三更半夜一個人來這邊?萬一摔了磕了,你豈不是要躺在這兒等死?”

  “你當我像你那么弱智!”我懟了他一句,頓了頓又道:“好了,不跟你廢話了,找你就是想問問小哥哥的事,魔宗長老走了嗎?”

  “洛小七,你居然還惦記著他,你腦子是不是不會開竅了,我跟你說了那么多你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嗎?他沒有你想象中那么愛你,他對你的糾纏都源自他不甘心。”

  聽到這話我就火了,怒道:“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好嗎?放下若真那么容易,前世今生這千百年來你放下我了嗎?”

  我可能戳到沈月熙痛處了,他忽然就不講話了,我用手往他那邊探了一下也沒探到,心頭不面有些愧疚了。

  終歸,他喜歡我并不是他的錯。

  “對不起,我,我只是覺得……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也不知道如何道歉,感情這種事根本沒有對錯。好比沈漓對小哥哥,莫愁對沈月熙,以及那些為情所困的凡夫俗子。

  這世上,任何殺傷力強大的武器都比不得一個情字來得狠,來得兇。

  氣氛壓抑得我惶恐不知所措,忙道:“沈月熙,你還在嗎?”

  我又伸手往前面探了探,摸到了他的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說的,我,我只是覺得將心比心……”

  “魔宗四大長老已經離開了,尊主并未離開,說是要等中秋過了再做定奪。不過他在云頂設下了結界,不準書院任何人靠近,包括你!”

  他冷冰冰說了一通,又將我手撥開,道:“你好自為之吧,他既然是三魂融合,那自然連帶把尊皇全部的恨意也融合了。他有多愛你,便有多恨你。哼,不知好歹的混賬東西,懶得理你。”

  沈月熙說完就要走,我忙拉住了他的衣角,“沈月熙,那你可知小哥哥為何會三魂分離?前世或者前前世,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幽幽然道:“你真想知道?知道會后悔的。”

  “我想!”

  “好,那我告訴你!他當年犯下彌天大禍遭到了天譴,肉身骨骸被封印,三魂七魄被貶下誅仙臺后,只留得了三魂未散。”

  骨骸被封印……我想起了連陰山下那具骨骸,那一直伸著手想要擁抱什么東西的手,原來是仙界的人干的。

  可到底是什么樣的彌天大禍害得小哥哥遭這么狠毒的天譴?

  我又問道:“那然后呢?”

  “他那三魂,一魂成了墮仙尊皇,一魂轉世成了蕭氏王朝小王爺,還有一魂被師父收了,成了蕭家少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我如夢初醒,頓時呆若木雞,身體忽然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來。

  沈月熙忙雙手把我抱住了,將我扶到石墩上坐下,輕撫著我的臉道:“七七,別再重蹈覆轍了,忘記他吧,他不是你命中注定的良人。”

  “你知道這些事,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

  “告訴你有什么意義?這都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前塵往事,與你何干呢?”他輕嘆了聲,又道:“天色不早,我送你回屋……”

  “公子!”

  沈月熙話沒說完便被打斷了,是莫愁的聲音,聽著凄凄艾艾的十分可憐。她跟我來玄學書院就為了見沈月熙一面,我倒把這事兒給忘記了。

  于是我忙道:“沈月熙,莫愁也追隨你千百年了,你也給她個交代吧?”

  “洛小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懂么?”

  “那你就讓她死心,就像我對你一樣!”

  隨后我把方琦招了出來,讓她扶著我往后山的靜心湖去,沒再理會他們倆了。

  靜心湖這邊很是安靜,可能是因為有結界的緣故,那懾人的戾氣已經小了很多。

  也不曉得小哥哥看不看得到我,他怎么樣了。為什么他不跟我說關于前世的那些點點滴滴,他到底犯下了什么錯。

  我心里有好多的疑問,想不到,猜不透,擠得腦子都要爆炸了。

  我頓了頓道:“方琦,扶我到云梯那邊去坐著吧,我下午睡夠了也不想睡,想在這兒坐坐。”

  “主人,這兒更深露重的,你眼睛又不好,還是回去吧。”

  “無妨,就坐一會兒。”

  方琦拗不過我,將我小心翼翼扶到了云梯坐著。

  我又將她收回了鎖魂鈴里,便靠在這石壁上想著沈月熙跟我講的那些話。毫無疑問,我是被那些話深深影響了。

  我沒想到蕭家少主蕭逸歌竟是念先生的徒弟,這很奇怪。

  小哥哥遭那么惡毒的天譴,師父居然敢留他一魂并且教他禁術修出肉身,這有些說不通。他畢竟是仙界的神君,怎可徇私舞弊?

  他們倆的關系很好么?

  但如果關系很好的話,那小哥哥破誅仙陣成魔之時,他為何沒有出手阻止呢?按理說他是仙界神君,即便他無法阻止,那請神是很容易的啊,可他……

  不,我不能如此惡意地揣測念先生,他對我那么好,對小哥哥也好,肯定不會有什么私心的。

  我只是不明白,我有太多的不明白了!

  “賤人,還我眼睛!”

  我正暗忖著,忽然一股帶著濃濃血氣的陰風襲來,我怪不得多想,覆手召出斬魂冥刃擋了過去。

  斬魂冥刃的戾氣十分鋒利,估計是傷到偷襲我的人了。

  “靈清,是你么?”

  我想起了斬傷陰陽君那夜遇到的靈清的魂魄,想不到她竟還跟到了這兒來,還沒善罷甘休。

  其實因為這雙眼珠子,我心里多少有些同情她。

  她倒是恨我得很,聲嘶力竭道:“賤人你把眼睛還給我,還給我!”

  我頓時有些不悅,“這對眼珠子是陰陽君送給我師父的,冤有頭債有主,你要報仇就去找陰陽君好了。不過這眼珠子已經是我的了,你愿意不愿意都改變不了。”

  “賤人,把眼睛還給我!”

  靈清怒吼著有朝我撲來,滿身狂戾的煞氣。我眼睛看不著,但嗅覺聽覺都十分靈敏,她一時也把我奈何不得。

  我不敢戀戰,準備把方琦叫出來帶我回書院,但還沒把她召出來,我忽然聞到一股濃烈的血氣如排山倒海般朝我襲來。

  焚寂血咒,沈漓的必殺技!

9834 3518353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835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英超冠军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11选5走势图事件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三人麻将软件下载 三四连码奖上数打一肖 北京赛车平投能赚钱吗 中国竟彩蓝球 熊猫麻将怎么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