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74章 不化骨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1-17 16:13:59

  入宗的大力金剛神壓,小哥哥這神識凝成的靈體如何受得了?

  情急之下,我召出斬魂冥刃飛身撲了過去,硬生生接下這人一掌神壓時,也揚起斬魂冥刃狠狠朝他脖子抹了去。

  這人脖子被我砍斷一半,腦袋就連著點皮掛在了肩頭。我也沒落著好,被這一掌大力金剛神壓直接震飛了。

  “七兒!”

  “七七!”

  小哥哥飛身而來接住了我,我下意識拽著他的手,喉嚨一口鮮血如噴泉般涌了出來,這瞬間感覺全身骨頭都碎了似得。

  好疼,撕心裂肺的疼。

  就在此時,整個宗堂內都響起了“咯咯咯”的聲音,好像是關節不靈活的那種挫骨聲,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我抬眼一看,只見宗堂四周站滿了一具具血淋淋的骷髏架,正朝著我們走過來。這些骷髏架全身都散發著濃烈的戾氣,十分兇殘。

  小哥哥眉峰一沉,“是不化骨!”

  我自然知道什么是不化骨,在僵尸的等級中,不化骨是最為強大的存在,比勉強算是飛僵的韓星韓月足足高了三個等級。

  僵尸一共有八種形態的存在:紫僵、白僵、黑僵、綠僵、毛僵、飛僵與游尸、伏尸、不化骨。

  前五種僵尸是以人體形狀存在,但后三種則是以骨骸的形式存在,是僵尸中最為厲害的三種。

  韓星韓月是奶奶親手煉制的飛僵,等級在人形狀態中已經算是最高等。但若遇上游尸、伏尸以及不化骨,他們就太微不足道了。

  不化骨是可以吸收日月精華變魃化犼的,它的殺傷力在僵尸中最為強大。

  可我想不到,區區一個蕭家宗堂里竟暗藏著這么多的不化骨,它們可不是一朝一夕成型的。

  這說明,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人利用這蕭家宗堂來煉制不化骨,而且是成批量煉制,可見這人的修為有多么可怕。

  奶奶當初煉制韓星韓月就差點要了一半修為,她可是鬼王級別的鬼修啊。

  “韓月,帶七兒走!”小哥哥眼底劃過一道如劍的厲光,將我交給韓月便站了起來,覆手召出了一道乾坤符。

  我忙道:“我不走,你現在是靈體肯定打不過他們的。”

  如果小哥哥的靈體被擊碎,那他神識將會支離破碎,這好比正常凡人的神經中樞被破壞了一樣,他即便不死也肯定會瘋,會癡,所以我怎么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走掉。

  我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又忍不住嘔出了一口淤血。好在我是血棺凝成的身體,否則怕是早就被這神壓震得支離破碎了。

  四周的不化骨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包圍圈,把我們三個死死圍在了中間。

  與此同時,蕭家宗堂里的陰氣越來越強烈,好像有一股無形的靈壓之氣在鎮壓我們的同時,又在控制這些不化骨。

  一個不化骨尚且令人毛骨悚然,別說這密密麻麻的了。

  這分明是有人在請君入甕,專程埋伏在這兒的。小哥哥之前就告知我可能這是個陰謀,倒是我太大意也沒防備。

  誰曾料想,有人會在蕭家宗堂埋伏呢?

  就這時,那個被我砍斷一半脖子的人緩步走了過來,那腦袋就連著點皮搖搖欲墜,漆黑的污血就順著他那白袍子滴答,著實有些瘆人。

  他指著小哥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蕭逸歌你逃不了的,這兒里里外外全都是不化骨,還有陰兵,你被包圍了,你的名字要立在牌位上了,哈哈哈。”

  小哥哥一臉黯然地盯著他,喃喃道:“想不到他連你都要利用,本是同根生,他恐怕從未把你當做哥哥看待。”

  說著將我扶到面前,又道:“七兒,來給公公磕個頭吧!”

  “哦!”

  果真是小哥哥的親生父親,我心里一下子愧疚了,忙跪在地上給他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當然他已經沒有正常神志,也領不了情。

  隨后,小哥哥緩緩舉起了手,覆手召出了一道陰陽乾坤符,“我救不了你,你就化作風,化作雨歸去吧。”

  乾坤符打在這人身上時,小哥哥雙膝跪了下去,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在乾坤符中化為一縷煙霧,被夜風吹得無影無蹤。

  連用了兩道乾坤符,小哥哥的身體越發透明,我擔心他若再招一道乾坤符,這靈體恐怕就撐不住,于是我把魂音召了出來。

  忽然間,周遭的靈壓之氣強烈了許多。不化骨可能是受到刺激,開始急速進攻了,它們與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了過來。

  小哥哥眸色一沉,覆手要再招乾坤符,我忙攔住了,“小哥哥,你快回到元神中去,這么多不化骨你的靈體對付不了,會傷神識的。”

  “我元神戾氣太重,人間的凡夫俗子受不得這種氣。七兒,你伺機跟韓月逃出去,我來拖住他們。他們終歸愚蠢,不礙事!”

  “不,我可以對付他們!”

  眼看著不化骨已經逼近,我不敢遲疑,忙咬破指尖滴了滴血在笛孔里,吹了道請神符出來。

  只是令我甚為尷尬的是,我用請神符歷來都是要靈不靈,請的神都不會馬上來,于是我拿起斬魂冥刃便朝撲來的不化骨沖了過去。

  “鐺!”

  當斬魂冥刃從不化骨的手臂上彈回來時,我驚得目瞪口呆,這削鐵如泥的利器非但砍不斷不化骨的骨頭,還被反彈了回來。

  我被它震得后退了數步,小哥哥一手把我拽回了他面前,抱著我便騰空而起。誰料沖到半空中便撞上一道無形的迷網,又生生被擋了回來。

  小哥哥落在地下時,身子又透明了不少,他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我抬頭望著天空中一閃即逝的血光,狐疑地問小哥哥,“小哥哥,剛才那個東西……可是陰司的圣器天羅地網?”

  小哥哥點了點頭,未做聲,他眸光陰鷙得能滴出血來,他怒了!

  陰司的圣器都出來了,我自然曉得這是怎么回事。

  這就是個陰謀,而且連陰司那邊都參與了進來,可見主要目的不是對付我,而是對付小哥哥,因為只有他才用得到這么多手段。

  小哥哥咬牙沉默了許久,忽地問我,“七兒,之前送給你的紅蓮業火可在?”

  “嗯!”

  我忙從鎖魂鈴里召出了那朵紅蓮遞給小哥哥,他捻了手訣,那朵紅蓮瞬間成為一簇燃燒的火焰,他直接丟向了那些蜂擁而至的不化骨。

  任何僵尸都怕這紅蓮業火,尤其是不化骨,所以它們再也顧不得襲擊我們,都在爭相逃命。

  總算可以喘口氣了,但我心里卻十分不安,我往了眼四周,問韓月,“韓月,韓星人呢?”

  她一愣,茫然地望向了四周,一臉納悶,“方才他還在呢,我們被飛尸攻擊時跑散了,我情急之下往門口這邊跑,就遇到了你們。”

  飛尸方才被小哥哥一道符印給滅了,韓星理應是沒有受傷的。再說他們是一個級別,就算傷了也不至于灰飛煙滅。

  難道韓星從我們三人被不化骨圍攻時就離開了?但以我對他的了解,他絕非那種貪生怕死之輩,也絕不會在這種情況下獨自逃離。

  莫不是他和陰陽君有什么協議?

  不,陰陽君膽子再大也不敢算計到小哥哥頭上,再說那家伙是個生意人,他絕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來動魔界的尊主。

  是蕭景深勾結陰司的閻君么?

  若不然,他何必把許諾給韓星的尸體放在這兒,這分明是故意引韓星給張小沫招魂,而她留在世間的殘魂,也只有玉璽里面那一滴心尖靈血。

  原來蕭景深盤算得這么深,但我著實不懂,他何以想算計小哥哥,他圖的是什么呢?

  我睨了眼小哥哥,他滿臉寒霜地望著紅蓮業火里被燒得咯咯作響的骨骸,本是黑白分明的眸子此時如兩把利刀,何其鋒厲。

  我握住了他負于身側的手,才發現他手在顫抖,可能是被氣的。

  “小哥哥,我們回去吧……”

  我“吧”字語音未落,只見得一道灼耀的光芒從天而降,但剛要落下來就被那天羅地網又震飛了。

  隨即便聽到一陣怒不可遏的罵聲,“哪個不長眼睛的混賬東西在這兒設了天羅地網?害得本君差點形象不保?”

  我狐疑地望向天空,看到一個明星般耀眼的男子站在了半空中俯瞰著我們。

  他穿著一雙大頭皮鞋,迷彩工裝褲,緊身黑T恤,手里還扛著一把槍……好辣眼睛的神仙。

9834 351917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917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网上流传的微信赚钱是咋回事 2014全年一码中特图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比播一 怎样下载甘肃福彩快3 购买彩票 彩票中奖数据下载 彩票双色球怎么玩 2016年9月 专车赚钱吗 10月14日上证指数 腾讯分分彩各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