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79章 天道不許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1-19 12:21:04

  “啊!”

  院中忽然傳出小哥哥痛苦到極致的咆哮,震得云頂的血霧越發洶涌起來。周遭亦狂風大作,掀起一層一層鋪天蓋地的血浪。

  我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畫面,比起上次小哥哥破誅仙陣時更加恐怖。

  這血霧的戾氣壓得我滿身血氣一個勁橫沖直撞,站都站不穩,我慌忙拿出斬魂冥刃扎在了地上,才勉強控制住了身體。

  我跪在地上哇哇地吐著血,滿嘴的血沫子橫飛。

  小哥哥的咆哮一聲比一聲痛苦,他在哀嚎,是忍無可忍那種哀嚎。而我無能為力,哪怕靠近他給點安慰都不行。

  “小哥哥,小哥哥你怎么了!”

  我尖叫著,可他仿佛聽不到我的聲音。我吃力的朝院子爬去,每移動一下都像耗盡我所有力氣似得,全身骨骼都在咯咯作響。

  我眼睛又開始隱隱作痛,不知道是不是又流血了,眼前迷糊一片。

  可我不能不管小哥哥,我想去看看。

  我借著斬魂冥刃往前攀爬,也是一步三退。這云頂上的戾氣前所未有的兇殘,尤其這血霧,不知道從哪兒散發出來的,壓得人喘不過氣。

  “我說過,你不配跟他在一起。”

  身后傳來輕塵師太涼薄的聲音,我扭頭一看,她正邁著蓮步走來,那神情,那狀態,還真有幾分王者風范。

  她在云頂如履平地,半點不受這戾氣干擾。走到我面前時,她垂眸很是不屑地瞄了我一眼,裝著什么都沒看到似得從我手背上走了過去。

  她丟給我一句話,“賤人,離開他吧!”

  我此時不好與她計較,急急道:“輕塵師太,能告訴我小哥哥他怎么樣了嗎?”

  輕塵師太扭頭斜睨我一眼,冷呲道:“你不是很愛他嗎?何不自己來看看,來安慰他照顧他?”

  “我……”

  “哼,你都無法靠近他,有什么資格在他身邊?我看你還是速速滾蛋吧,別再成他的累贅!”

  隨即她縱身一躍撲向了院子,像一只鬼魅。

  我一陣悲從中來,趴在地上沒有再動。其實輕塵師太講得對,我都無法靠近小哥哥,又有什么資格留在他身邊?

  難道就眼睜睜看著,無能為力?

  不多時,念先生也上來了,看到這漫天血霧微微一愣,忙覆手召出弒君劍在我面前劃了一道劍盾,將我扶了起來。

  他用手抹去了我唇角的血,急急道:“七兒你怎么樣了?臉色怎么如此蒼白?”

  我哽咽著搖了搖頭,“我沒事,師父,麻煩你幫我去看看小哥哥行不行?”

  “有輕塵在,他不會有事的,我先抱你下去!”

  “不要,你去看看好不好?看看他怎么樣了。”

  念先生沒依我,二話不說抱著我就下了山,我因為這一起一伏的重力,接連又嘔了幾口鮮血出來,感覺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了似得。

  師父把我放在床上時,我拽著被子就淚如雨下。

  是傷心,也是無能為力。我從未這般沮喪過,救不了靈兒,也照顧不了小哥哥,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痛苦。

  為什么我不能夠強大一點,為什么我不能夠像輕塵師太那樣為了小哥哥修魔宗禁術?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可能真如輕塵師太說的,我就是個累贅。

  我蜷縮在被窩里,整個人是懵的。我無法理解為何一時間如此多的禍事接踵而至,根本無法控制。

  小哥哥是那樣強大的存在,他怎么會發出那種痛苦到近乎絕望的哀嚎,他到底怎么了?

  念先生默默坐在床邊看著我,一雙眸子如陰霾的夜色似得令人捉摸不透。

  許久,他才緩緩道:“七兒,他恐怕是回不來了,你要面對現實。他已徹底成魔,跟你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我揉了揉眼底的淚,喃喃道:“不會的,不會的,不是這樣的。”

  “中秋節過后,魔宗四大長老會再來麒山接人,并簽下魔宗與其他五界的和平協議。從此往后,你恐怕再難見到他。”

  念先生的話毫無感情,他好像就是把這件事陳述給我聽,并讓我無條件接受。

  我抬頭看著他棱角分明的臉,第一次覺得他看起來好陌生,也好無情。一向溫文儒雅的師父,怎地會講這么殘忍的真話。

  他伸手勾起了我眼角的淚,一字一句道:“七兒,魔宗是唯一不入鬼道輪回的,與我們不是一個世界。你與他既不能比翼雙飛,那就要學會放棄。”

  他頓了頓,又加重了語氣道:“天道不許!”

  好一個天道不許,天道代表什么,真理?正義?公正?

  可這些東西又與我何干,我不過是一個六界中微不足道的存在,我為什么要為了所謂的天道放棄我的摯愛?

  就算這一生我都無法靠近他,我也不會放棄。

  我扯了扯被子,跟念先生道:“師父,我想睡一會兒。”

  “睡吧!”

  他說著將手放在我眼睛上,頓有一股溫和的氣息把脹痛酸澀的感覺驅走了。我可能真的累了,合上眸子不多時就陷入了夢境。

  這是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夢,我夢到魔界了。

  站在魔界高山之巔舉目望去,周遭一片荒蕪,沒有花,沒有草,只有被戾氣灼得焦黑的土壤。

  這些土壤上都覆著一層黑色戾氣,久久不散。

  這里的人一個個長得都兇神惡煞似得,眼睛全是血色,眉眼間的青筋如同從皮膚里爆開來一樣,一根根清晰可見。

  他們仿佛是被這宇宙遺棄的生物,那么兇,卻好像又那么可憐。

  我看到了小哥哥,他一身黑色衣袍,黑色斗篷,連靴子也是黑色的。從頭到腳,只有他眉間那一抹赤紅與這萬丈戾氣格格不入。

  他的腳下是魔宗子民,都以膜拜的目光仰望著他,高舉著雙手,好像在祈求他賜予什么。

  小哥哥俯瞰著他們,然后拿了一把刀,一點點把自己的血肉割下來喂食給他們。

  他就在我眼前生生把自己凌遲成了一具骷髏,最后從他心口把心剜出來捧在了手里。

  心血淋淋的,還在跳動著。

  他盯著那顆滴答著血的心看了許久,忽地仰頭望向了我這邊,然后高舉著雙手遞給我,“七兒,我把心給你,可好?”

  我把心給你可好……我把心給你可好……

  “小哥哥!”

  我從夢魘中醒過來時,心口疼得好像被萬箭穿心了似得。我拭了拭眉頭的汗,捂著胸口坐了起來,才發現天已經黑了,屋子里亮著一盞燈。

  我下了床,趿拉著鞋來到了窗邊,推開一看,天際一輪皓月當空,還有幾顆星子作伴,出奇的寧靜,安和。

  云頂上的血霧好像沒了,也沒有戾氣傳下來,不知道小哥哥怎么樣了。

  我得去看看他。

  推門出來時,后院很安靜。

  我擔心念先生看到我又不準我去,便躡手躡腳準備從側門出去。但剛轉過走廊,就看到他在轉角站著,背著手,臉色陰霾,像是刻意堵我的。

  “師,師父,你怎么在這兒?”

  “身體好些了嗎?餓不餓?”

  我不好跟他撒謊,訕訕道:“我想去云頂看看小哥哥。”

  “他已經恢復正常,你無須擔心。之前你身體被那戾氣震傷,眼睛怕是又傷到了,別再去。”

  “可我不放心。”

  “師父的話你也不聽了?”他頓了頓,從身后拿出了一只木盒子給我,“這是仙界極寒之地的千年寒冰,能暫時鎮住魔宗戾氣,你拿著養那顆精元吧。”

  “啊?”我忙接過盒子打開一看,只見一股寒霧彌漫出來,凍得我一個激靈,“真的可以鎮住魔宗戾氣嗎?也就是說靈兒有救了?”

  “我會再幫你想辦法的,只要你乖乖聽話。”

  師父這話,明明那么溫柔那么關切,可我卻聽到了幾分別樣的味道。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拿著木盒子又回了屋。

9834 3519933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993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微信群真的能赚钱 快乐10分怎么玩好中奖 足彩进球彩开奖 九龙彩票游戏 福建31选7历史页 重庆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天津十一选五 中线股票推荐博客 五味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