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79章 天道不许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9-01-19 12:21:04

  “啊!”

  院中忽然传出小哥哥痛苦到极致的咆哮,震得云顶的血雾越发汹?#31185;?#26469;。周遭亦狂风大作,掀起一层一层铺天盖地的血浪。

  我?#28216;?#35265;过如此诡异的画面,比起上次小哥哥破诛仙阵时更加恐怖。

  这血雾的戾气压得我满身血气一个劲横冲直撞,站都站不稳,我慌忙拿出斩魂冥刃扎在?#35828;?#19978;,才勉强控制住了身体。

  我跪在地上哇哇地吐着血,满嘴的血沫子横飞。

  小哥哥的咆哮一声比一声痛苦,他在哀嚎,是忍无可忍那种哀嚎。而我无能为力,哪怕靠近他给点安慰都不行。

  “小哥哥,小哥哥你怎么了!”

  我尖叫着,可他仿佛听不到我的声音。?#39029;?#21147;的朝院子爬去,每移动一下都像耗尽我所有力气似得,全身骨骼都在咯咯作响。

  我眼睛又开始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不是又流血了,眼前?#38498;?#19968;片。

  可我不能不管小哥哥,我想去看看。

  我借着斩魂冥刃往前攀爬,也是一步三退。这云顶上的戾气前所未有的?#25758;校?#23588;其这血雾,不知道从哪儿散发出来的,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说过,你不配跟他在一起。”

  身后传来轻尘师太凉薄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她正迈着莲步走来,那神情,那状态,还真有几分王者风范。

  她在云顶如履平地,半点不受这戾气干扰。走到我面前时,她垂眸很是不屑地瞄了我一眼,装着什么都没看到似得?#28216;沂直?#19978;走了过去。

  她丢给我一句话,“贱人,离开他吧!”

  我此时不好与她?#24179;希?#24613;急道:“轻尘师太,能告诉我小哥哥他怎么样了吗?”

  轻尘师太扭头斜睨我一眼,冷呲道:“你不是很爱他吗?何不自己来看看,来安慰他照顾他?”

  “我……”

  “哼,你都无法靠近他,有什?#37259;?#26684;在他身边?我看你还是速速滚蛋吧,别再成他的累赘!”

  随?#27492;?#32437;身一跃扑向了院子,像一只鬼魅。

  我一阵悲从中来,趴在地上没有再动。其实轻尘师太讲得对,我都无法靠近小哥哥,又有什?#37259;?#26684;留在他身边?

  难道就眼睁睁?#37259;牛?#26080;能为力?

  不多时,念先生也上来了,看到这漫天血雾微微一愣,忙覆手召出弑君剑在我面前划了一道剑盾,将我扶了起来。

  他用手抹去了我唇角的血,急急道:“七儿你怎么样了??#25104;?#24590;么如此苍白?”

  我哽?#39318;?#25671;了摇头,“我没事,师父,麻烦你帮我去看看小哥哥行不行?”

  “有轻尘在,他不会有事的,我先抱你下去!”

  “不要,你去看?#26149;?#19981;好?看看他怎么样了。”

  念先生没依我,二话不?#24403;?#30528;我就下了?#21073;?#25105;因为这一起一伏的重力,接连又呕了几口鲜血出来,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似得。

  师父把我放在床上时,我拽着被子就泪如雨下。

  是伤心,也是无能为力。我?#28216;?#36825;般沮丧过,救不了灵儿,也照顾不了小哥哥,只能眼睁睁?#37259;?#20182;们痛苦。

  为什?#27425;?#19981;能够?#30475;?#19968;点,为什?#27425;?#19981;能够像轻尘师太那样为了小哥哥修魔宗禁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可能真如轻尘师太说的,我就是个累赘。

  我蜷缩在被窝里,整个人是懵的。我无法理解为?#25105;?#26102;间如此多的祸事接踵而至,根本无法控制。

  小哥哥是那样?#30475;?#30340;存在,他怎么会发出那种痛苦到近乎绝望的哀嚎,他到底怎么了?

  念先生默默坐在床边?#37259;?#25105;,一双眸子如阴霾的夜色似得令人捉摸不透。

  许久,他才缓缓道:“七儿,他恐怕是回不来了,你要面对现实。他已彻底成魔,跟你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我揉了揉眼底的泪,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中秋节过后,魔宗四大长老会再来麒山接人,并签下魔宗与其他五界的?#25512;叫?#35758;。从此往后,你恐怕再难见到他。”

  念先生的话毫无感情,他好像就?#21069;?#36825;件事陈述给我听,并让我无条件接受。

  我抬头?#37259;?#20182;棱角分明的脸,第一次觉得他看起?#26149;?#38476;生,也好无情。一向温文儒雅的师父,怎地会讲这么残忍的真?#21834;?/p>

  他伸手勾起了我眼角的泪,一字一句道:“七儿,魔宗是唯一不入鬼道?#21482;?#30340;,与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你与他既不能比翼双飞,那就要学会放弃。”

  他顿了顿,又加重了语气道:“天道不许!”

  好一个天道不许,天道代表什么,真理?#31354;?#20041;?公正?

  可这些东西又与我何干,我不过是一个六界中微不足道的存在,我为什么要为了所谓的天道放弃我的挚爱?

  ?#36864;?#36825;一生我都无法靠近他,我也不会放弃。

  ?#39029;读?#25199;被子,跟念先生道:“师父,我想睡一会儿。”

  “睡吧!”

  他说着将手放在我眼睛上,顿有一股温和的气息把胀痛酸涩的感觉驱走了。我可能真的累了,?#20185;享?#23376;不多时就陷入了梦境。

  这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梦,我梦到魔界了。

  站在魔界高山之巅举目望去,周遭一片荒芜,没有花,没有草,只有被戾气灼得焦黑的土壤。

  这些土壤上都覆着一层黑色戾气,久久不散。

  这里的人一个个长得都凶神恶煞似得,眼睛全是血色,眉眼间的青筋如同从皮肤里爆开来一样,一根根清晰可见。

  他们仿佛是被这宇宙遗弃的生物,那么凶,?#26149;?#20687;又那么可怜。

  我看到了小哥哥,他一身黑色衣袍,黑色?#25918;瘢?#36830;靴子也是黑色的。从头到脚,只有他眉间那一抹赤红与这万丈戾气格格不入。

  他的脚下是魔宗子民,都?#38405;?#25308;的目光仰望着他,高举着双手,好像在祈求他赐予什么。

  小哥哥俯瞰着他们,然后拿了一把刀,一点点把自己的血肉割下?#27425;?#39135;给他们。

  他就在我眼前生生把自己凌迟成了一具骷髅,最后从他?#30446;?#25226;心剜出来捧在了手里。

  心血淋淋的,还在跳动着。

  他盯着?#24378;諾未?#30528;血的心看了许久,忽地仰头望向了我这边,然后高举着双手递给我,“七儿,我把心给你,可好?”

  我把心给你可好……我把心给你可好……

  “小哥哥!”

  我从?#35199;手行?#36807;来时,?#30446;?#30140;得好像被万箭穿心了似得。我拭了拭眉头的汗,捂着胸口坐了起来,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屋子里亮着一盏灯。

  我下了床,趿拉着鞋来到了窗边,推开一看,天际一轮皓月当空,还有几颗星子作伴,出奇的宁静,安和。

  云顶上的血雾好像没了,也没有戾气传下来,不知道小哥哥怎么样了。

  我得去看看他。

  推门出来时,后院很安静。

  我担?#21738;?#20808;生看到我又不准我去,便蹑手蹑脚?#24613;?#20174;侧门出去。但刚转过走廊,就看到他在转角站着,背着手,?#25104;?#38452;霾,像?#24378;?#24847;堵我的。

  “师,师父,你怎么在这儿?”

  “身体好些了吗?饿不饿?”

  我不好跟他撒谎,讪讪道:“我想去云顶看看小哥哥。”

  “他已经恢复正常,你无须担心。之前你身体被那戾气震伤,眼睛怕是又?#35828;?#20102;,别再去。”

  “可我不放心。”

  “师父的话你也不听了?”他顿了顿,从身后拿出了一只木盒子给我,“这是仙界极寒之地的千年寒冰,能暂?#38381;?#20303;魔宗戾气,你拿着养?#24378;?#31934;元吧。”

  “啊?”我忙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只见一股寒雾?#33268;?#20986;来,冻得我一个激灵,“真的可以镇住魔宗戾气吗?也就是说灵儿有救了?”

  “我会再帮你想办法的,只要你乖乖听?#21834;!?/p>

  师父这话,明明那?#27425;?#26580;那么关切,可我却听到了几分别样的味道。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拿着木盒子?#21482;?#20102;屋。

9834 3519933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1993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