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97章 無名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1-29 11:03:15

  回冥界時,我招了道傀儡符,讓魑魅魍魎四鬼把轎輦抬了過來。方才吃得太多太快,我實在是撐得走不動路。

  上了轎輦,我便瞇著眸子假寐,回想著念先生和沈月熙剛才那一番話,令我心情無比沉重,本來還激動澎湃的心瞬間降至冰點。

  我從來沒有排斥過寶寶的出現,即便是和小哥哥離婚了,我也很從容就接受了這個孩子。我本想簡簡單單當個母親,誰又料想這個孩子竟牽扯這么多事。

  按照陰司律例,六界中任何母體孕育生靈都意味著一次輪回,這個指標是按照生死定律來定,自然都是登記在冊的,沒有半點茬子。

  所以沈月熙那餿主意根本行不通,我懷的是魔尊的孩子,加上我自己又是血棺凝成的血肉之軀,一般的魂魄又怎能投胎到我肚子里呢?

  再則,我又是陰司冥王,自然備受關注一些。只要我這邊出現一點端倪,生死簿上便會有變化,閻羅王他們會不知道么?

  以他們千年老油條的性子,定然會吧這事兒上報到天庭,天庭歷來跟魔界水火不容,能容許我這個孩兒?

  這事兒,恐怕真得從長計議。

  剛下了黃泉,我便聽到轎外有人在打招呼,從轎簾縫隙朝外瞥了眼,竟是鬼醫在路邊上作揖,看樣子是刻意在這等我的。

  我又把轎簾放了下來,懶洋洋問了句,“沈卿,何人在轎外喧嘩?不知道本王還有要事在身嗎?趕緊回宮。”

  沈月熙從善如流應了句,“回王上,是鬼醫從這兒路過,說是看到王上轎輦專門打個招呼。”

  于是我慢悠悠掀開轎簾瞥了眼鬼醫,莞爾一笑,“顧卿辛苦了,本王剛好巡視了一圈冥界,發現了一些重要的事情,這會兒正急著回宮備案呢!”

  鬼醫張了張嘴又打住了,拱了拱手道:“既然王上日理萬機,那老臣就不打擾了,王上慢走!”

  放下轎簾時,我心里直犯嘀咕。鬼醫沒事兒怎么會在黃泉路上散步,明顯是在這兒堵我的,他可是有什么要事呢?

  我讓魑魅魍魎加快了速度,不過瞬間轎輦就落入了鳳闕宮外。

  我一下轎就急匆匆往寢宮走,莫愁和方琦她們正在亭子里嗑瓜子喝茶,見我回來立即迎了過來。

  方琦打趣我道:“王上,你這是去陽間溜達了嗎?怎么一身的火鍋味,喲,還是麻辣味的。”

  我狠狠瞪了她們幾個一眼,怒道:“都給本王進來!”

  進了寢宮,我砰地一下把門給關了,很是生氣地盯著他們幾個,“誰多嘴把本王疑似懷孕的事情說出去了?本王今天剛下黃泉就被鬼醫給堵上了,誰說出去的?”

  莫愁搖搖頭,朝著方琦看了眼,方琦又搖搖頭,朝小豆子他們瞄了眼,最后小豆子不知道看誰,無奈地攤了攤手。

  “王上,奴才又不是個嘴碎的人,而且王上刻意交代不能說,奴才哪里敢說一個字,反正不是奴才說出去的。”

  我還是很懷疑,惡狠狠地瞅了他們好幾眼,“都沒說么?要是撒了謊被本王知道了,可不是挨板子那么簡單哦。”

  “奴才不敢!”

  “奴婢也不敢!”

  看他們幾人的樣子確實不像撒謊,我倒是奇了怪了。

  既然沒人外傳,鬼醫何以莫名其妙在黃泉路上去堵我呢?他的府邸都快到十八層地獄了,離黃泉路那么遠,沒事絕不會出來。

  難不成,是生死簿上出現了什么預兆?

  不行,我得想辦法把生死簿弄來看看,上面是否有寫關于我懷孕的事,如果有,怕是又得跟陰司那幫人好一陣周旋。

  “小豆子,你去把沈月熙叫過來,就說本王……”

  “報,叟甕的小使覲見。”我話還沒說,殿外就響起了侍衛拖長了的聲音。

  我一愣,忙三步并兩步走出了寢宮,“小使在哪兒?快叫他過來。”

  不多時,大門口就出現了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有那么一剎那,我以為是小哥哥過來了,但定眼一看又不是。

  這人身材與小哥哥幾乎一模一樣,但長相著實丑陋,一臉的坑坑洼洼,遠遠一看便有些奇形怪狀。

  估計是生死狹縫戾氣太強,把他們無關都給侵蝕了。

  他手里抱著兩個魂甕,走進來放下魂甕后,恭恭敬敬對我深鞠了一躬,“無名見過王上,這是叟甕讓無名送來的兩只魂甕。”

  “無名?”我狐疑地看了這人幾眼,蹙了蹙眉道:“你跟著叟甕當小使,他連一個名字都懶得給你起么?”

  “回王上,生死狹縫是六界中最陰穢之地,素常也沒什么人拜訪,這名字也用不著,所以叟甕他老人家就干脆叫小人無名,說是好記。”

  無名不亢不卑的態度,倒是極像叟甕那云淡風輕的性子,我便信了他是他的小使,就讓小豆子把魂甕搬進寢宮里去。

  小豆子走過去,但他手還沒靠著魂甕便又急忙縮了回去,還一個箭步往后退了好遠,跟觸電了似得。

  我一臉錯愕,“小豆子你干嘛?”

  “王上,好,好重的戾氣,奴才不敢碰。”他一臉大驚失色。

  還有這事兒?

  我瞥了眼無名,有些將信將疑,便伸了一只手去捧魂甕,無名忙把我攔住了。

  “王上,這兩只魂甕是叟甕用了將近一半的修為煉制成的,他乃半仙半魔,所以這魂甕非但一般鬼魂不能碰,連王上這樣的九五之尊也不能碰。”

  我頓時有些生氣,怒道:“所以你弄兩個本王不能碰的魂甕來作甚?擺在宮里好看嗎?”

  “王上別生氣,叟甕派無名過來,自然是想到了這個。無名長期生活在生死狹縫里,也不怕這魂甕上的戾氣,王上盡可隨便使喚小人。”

  我很是驚愕,“你的意思是,你要留在皇宮來照顧本王的兩顆精元?”

  “這也是叟甕的意思。”

  這個叟甕,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把魂甕做成我惹不起的樣子也就罷了,還派了個小使過來專門照看精元。若長得好看倒也能將就,可長得這么不近人情,可怎么辦?

  我很是糾結地道:“那個……能換個小使嗎?比如……稍微……”我指了指自己的臉,實在不好意思當面說人丑。

  無名倒也激靈,立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笑了笑道:“王上可是嫌棄小人生得丑陋?可這生死狹縫里除了小人就是叟甕,王上若執意要換人,那小人便捎個信讓叟甕他老人家親自來好了。”

  “叟,叟甕……”

  我回想起叟甕那一身的蛆蟲和快要腐爛完的胳膊和腦袋,頓時又一陣氣血翻涌,一股濃濃的火鍋味從我胃里鉆了出來,把我嗆得差點沒背過氣。

  我忙擺了擺手,無奈道:“算了,就你吧。小豆子,去給無名師傅安排一個離鳳闕宮不遠的別院,里里外外派人打理好,不得怠慢。”

  “是!”

  無名斂下眸子鞠了個禮,我隱約撇到他唇角劃過一抹似有若無的淺笑,一閃即逝,所以我也不曉得有沒有看錯。

  這個人既然能在生死狹縫生存,想必也是個大能,我不敢小覷。

  小豆子走后,我把無名請進了大殿,召出了靈兒和魔宗鬼嬰的精元一并遞給了他。靈兒的精元還是有些暗淡,我有些擔心。

  無名接過精元怔怔看了許久,捻了個手訣,召出兩道黑紅色寫滿咒文的符印分別放進了兩個魂甕里,這才把精元放了進去。

  我有些看不懂,忙問道:“無名師傅,這個魂甕能養好她們嗎?”

  “王上盡可放心,魂甕是叟甕用了半生修為做的,絕不會有半點誤差。王上,你滴兩滴精血進來吧?”

  “本王可是血棺凝成的肉身,血液兇險無比,你確定行嗎?這顆精元可是本王的女兒,如果出了事,本王可繞不得你。”

  我很是認真地警告無名,他只是不以為意地笑笑,沒吭氣。我糾結了下,還是依言咬破指尖分別擠了兩滴精血在兩只魂甕里。

  只見精血一滴進去,兩只魂甕瞬間泛起一層淡淡的血光,雖然很淡,但肉眼是能看清楚的。

  我激動不已,忙小心翼翼支了個頭湊過去看靈兒的精元,想不到她的精元上竟開始長出了血絲,細細的,好像人的血管一樣。

  我一激動又滴了兩滴血進去,慌忙喊道:“靈兒,靈兒,你可聽見娘親的聲音了?”

  “娘……親,娘……親……”

  魂甕里忽然傳來弱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斷斷續續,可我還是聽清楚了。是靈兒的聲音,奶聲奶氣跟她以前一樣。

  我還沒來得及應她,邊上的魂甕也喊了起來,“娘親,娘親,寶寶在這里……”,他急得不得了。

  魔宗鬼嬰的聲音比較清晰,它被我供養得久,所以早早就有了些許神識。

  我忙又轉頭去看它,下意識道:“乖,娘親聽到了,聽到了。”

  “娘親是靈兒的娘親!”

  靈兒想必是聽到魔宗鬼嬰也喊我娘親了,頓時嚷嚷起來,聲音也清晰了許多,奶兇奶兇的還。

  我忙又把頭轉了過去,“靈兒,娘親在這兒呢,乖,別怕!”

  “娘親是寶寶的娘親,是寶寶的娘親,嗚……”魔宗鬼嬰也不甘示弱,還急得哭了起來,這聲音萌得我心都要化了。

  于是我又把頭轉了過去……

9834 3523895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2389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南粤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3人篮球比分 手机直播平台答题赚钱吗 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 双色球官方的app下载 彩票开奖查讯 11月足球赛事 双鱼男和天蝎男谁更能赚钱 广西快乐双彩今天开奖结果l 北京赛车pk1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