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04章 出事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2-04 08:56:19

  戾障果真是往冥河上游蔓延了過來,非但如此,河面上還覆了一層白森森的枯骨和頭顱,好些骨頭上都燃著幽幽鬼火。

  船家把船停在了戾障之外,憂心忡忡地看著我,“王上,看樣子生死狹縫怕是出事了,你還是不要過去的好。”

  無名也道:“是啊王上,不然你在這兒等著,小人先去生死狹縫看看,如若沒事你再過來不遲,你覺著如何?”

  我原本想硬闖,但看到這河面上密密麻麻的枯骨猶豫了。我可以不顧生死,但不能不顧我腹中的孩兒,于是就同意了無名的要求。

  “那你且小心些,如果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立即回來,我們再從長計議!”

  “小人明白!”

  無名說著捻了個手訣,一個閃身就消失在了戾障之中。我還是不太放心,吹了道傀儡符跟過去,免得出了事我這邊不曉得。

  船家下了錨,轉頭跟我道:“王上,船頭風大,你要不進船艙歇一歇?此去生死狹縫尚有很長一段距離,那位公子恐怕不會那么快回來。”

  我擺了擺手,“無妨,本王在這兒等著便是。船家,無名之前可曾坐過你的船?”

  “不曾,他修為甚高,能自由來去生死狹縫,無需坐小老兒的擺渡船。”

  “哦?無名修為很高嗎?他……”

  轟隆隆!

  我話還沒有說完,生死狹縫那邊忽然間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緊接著一片血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彌漫過來。

  “糟了!”船家一聲驚呼,迅速將錨收了起來,一撐桿便后退了數丈遠。

  我也連忙召出魂音吹了一道乾坤符擋在血霧前,然而也擋不住這血霧蔓延的趨勢,幾乎是洶涌而來。

  生死狹縫不斷傳來震天巨響,隱約還有厲鬼的慘叫聲和哀嚎聲。

  與此同時,冥河的水開始洶涌,掀起了一層層強大的風浪。小船被風浪卷入了旋渦中,再風浪里不停地旋轉,轉得我眼冒金星。

  我好不容易穩住身子,忙問道:“船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老兒在這兒擺渡上千年,從未見過這種情況。王上,恐怕是生死狹縫的大陣破了,臨界碑恐有外敵入侵。”

  “外敵入侵?”

  除了魔宗的人,誰還敢靠近生死狹縫?小哥哥這是什么意思,他是授意魔界的人入侵冥界,還是那些人偷摸著來的?

  船家張望了一下又道:“看這樣子,陣仗怕是不小!”

  “哼,本王讓他們有來無回!”

  我咬破指尖彈了一滴血珠加持在陰陽乾坤符上,那些洶涌的血霧瞬間后退了不少。于是我又吹了一道乾坤符加持過去,接連著把戾障和血霧全部逼退了回去。

  但我能力有限,吹了幾道符印出來便不行了,身體顫巍巍抖得厲害。沒有強大的靈力支撐,我無法持續把乾坤符吹出來。

  于是血霧又開始蔓延,只是沒剛才那么洶涌了。

  我擔心魔界的人沖到冥界來,便把冥王印璽召出來拋向了天空。印璽被我催動,發出了強烈的血色光芒,覆蓋了整個陰曹地府。

  這是以最快速度召喚十方鬼將的法子,見印璽如見我本人。

  不多時,冥河上便出現了十艘插著帥旗的大輪船,是十方鬼將帶著各自一隊陰兵過來了,浩浩蕩蕩很有氣勢。

  正南將軍是十方鬼將的老大,他的大輪船一馬當先在最前面,停在了離我們不遠的地方,他站在甲板上,威風凜凜地對我拱了拱手。

  “王上召集末將所為何事?”

  “生死狹縫恐有外敵入侵,你們可有什么法子過去看看?”

  “王上不必慌張,這生死狹縫兇險無比,若非玄宗大能是絕對過不來的。縱使魔界的人進來,也不過是化為一堆枯骨而已。”

  頓了頓,他往后看了看別的大船,道:“王上,你若實在擔心得很,咱們便在這兒候上一兩個時辰,等冥河恢復了正常才離開。”

  這家伙言下之意是我大驚小怪了?

  我心頭頓時一股怒火冒出來,冷冷道:“正南將軍的意思是,但凡魔兵不打到你跟前來,你是不會理會的?”

  “王上,生死狹縫兇險無比,本就是冥界的天然屏障。末將若要入生死狹縫,須得用我們十人的兵符拼成太極陰陽圖,才可以進去。”

  聽著他那老氣橫秋的語氣,我頓時眸色一寒,斜睨了他一眼,“那還不趕快拼了進去,讓你們過來是杵在這兒好看的嗎?”

  正南將軍怔了下,忙收起了那副拽兮兮的樣子,招呼其余鬼將聚集在大輪船上,開始用兵符拼湊太極陰陽圖。

  我擔心無名的安全,所以就沒離開,還是想去生死狹縫看個究竟。

  十方鬼將用兵符拼好太極陰陽圖后,又同時咬破指尖擠了滴血在兵符上,只見兵符上忽然射出兩道詭異的光芒,一黑,一紅,平行著往生死狹縫那邊而去。

  這兩道光芒一上一下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通道,而這通道里竟然沒有半點戾氣,著實令我震驚不已。

  正南將軍甚為得意地瞥了我一眼,道:“王上,這便是太極陰陽圖形成的陰陽路,很是安全,王上可要過去瞅瞅?”

  “將軍辛苦了!”

  我不想跟這家伙費什么話,上回我因為天羅地網的事情打了他們一頓,一個個還懷恨在心呢。

  我二話沒說縱身上了通道,一路往生死狹縫那邊跑去。

  說實在話,雖然我不喜歡這十方鬼將的人品,但對他們的能力還是十分肯定,他們鎮守的地方大都如生死狹縫一樣陰穢兇險,卻從未出過大事。

  有了通道屏蔽戾氣,我很快到了生死狹縫這邊。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竟在那一片枯骨堆成的小山巒上看到了念先生。

  他一身白色袍子上血跡斑斑,手里還拿著那把弒君劍,劍身上還滴著血。我不知道他殺了誰,因為四周沒有人的尸體,或者散碎的鬼魂。

  我掃了眼四周,沒有看到叟甕和無名,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于是我硬著頭皮朝念先生走了過去,他聽到腳步聲霍然轉頭,竟是一臉兇相,就連那眼瞳都是血色的,嚇得我頓時愣在當場。

  “師,師父,你你你……”

  “七兒,你怎么來了?”念先生眼底的血色一閃即逝,他很快恢復了平常的樣子,不留痕跡地把弒君劍收了起來。

  大概是因為他托大伯送了我龍鳳血玉鐲的緣故,我竟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很尷尬,也有種無法言喻的恐懼。

  我小心翼翼跟他道:“方才我本想來生死狹縫,無名說這兒兇險,他先過來看看再說。誰知就聽到一陣詭異的巨響,我便過來看看,想不到師父也在這兒。”

  他莞爾一笑,道:“我在仙界看到生死狹縫這兒出了大問題,便過來看看,想不到有好些魔宗修者入侵,所以先出了手。”

  頓了頓,他又道:“七兒,你說的無名是誰?”

  我忙道:“無名是叟甕的小使,也是生長在這生死狹縫里。”

  “叟甕大限已至,你恐怕再也見不到他了。至于無名,我倒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么一個人,你確定他剛才過來了?”

  “我……也不是特別確定,但應該是過來了。”

  無名不是一個陽奉陰違的人,他說來這兒探探路,想必不會騙我。

  可念先生甚是疑惑地搖了搖頭,“剛才我一直在這個地方,并未瞧見有外人進來,只有魔宗幾個作亂的小嘍啰被我打跑了。”

  我一愣,連忙跑進山洞看了看,發現里面陳設都落了一層灰,顯然已經好些日子沒人在這里住了。

  “無名,無名!”

  我四處大喊了起來,卻不見無名應我。所以我也疑惑了,難不成他真的沒有來生死狹縫,那他去哪兒了呢?

  念先生一直默默跟在我身后,也不阻止我找人,直到我把這一片枯骨堆成的小山巒都找了一遍,他才一手拉過我,就那樣靜靜看著我,星眸里一片灼熱的光芒。

9834 3526189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2618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中彩网双色球中奖号码分布图 吉林快3预测大小 宁夏十一选五开结果 体彩刮刮乐哪种中奖高 彩9彩票安全吗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999彩票是官方的吗 现在那种货车最赚钱 万国彩票平台注册 南国最大规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