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2章 风云2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9-02-22 17:28:33

  也不晓得是大伯良心发现,还是忌惮我,在我的一再逼问下他总算是松口了,提到了念先生,以及他在处理阴司公务时做的事。

  其实,念先生并不是如他说的当初?#20063;?#21040;我,不知道我的存在。

  甚至可以说,每一个出现在?#30097;?#36793;的人,比如齐淮、杜贝贝杜宝宝等,都是在他推波助澜下出现的。

  从小哥哥把鲛珠给我续命的那一刻起,我就在他的掌控之?#23567;?/p>

  念先生?#37259;?#25105;历经了每一次劫难,魂飞魄散、靠纸人附身、重塑血肉之躯,均在他的预?#29616;?#20869;,因为我是凶煞仙魄,只有经过千锤百炼褪去戾气后才能重塑肉身。

  他只算错了一步:我被沈漓暗算,以至于小哥哥得了我第一滴血。

  我与小哥哥解除婚约,当冥王,成为阴司的傀儡王上,这都是念先生的意思。其实阴司的文武百官早就被他控制,且以他为尊。

  大伯说,十殿阎罗与十方鬼将本是忠于小哥哥的,但因为被阴阳君以追溯前?#28572;?#29983;为由拘了一部分神识,所以他们才成了念先生的人。

  而至于大伯,实则是小哥哥还是昆仑少主时的家仆。在小哥哥犯下弥天大祸被贬时,是念先生保住了大伯一条性命。

  后来小哥哥转世?#19978;?#23478;小王爷,大伯就被念先生安排在了他的身边当了个公公,时而帮他传达一些关于小哥哥的消息。

  不过那时的大伯并未背叛小哥哥,他给的消息向来都是实实虚虚,避重就轻的。

  当时天庭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过后很乱,念先生作为五极战神责无旁贷,就没有更多的精力来分析消息的真假。

  也所以,他并不知道我当时也在萧氏王朝。

  后?#37259;?#30343;蛊惑沈丞相通敌叛国,掀起了萧氏王朝一场血雨腥风,念先生这才发现了我的存在,而那时我已经怀上了小哥哥的孩子。

  大伯说,当时我离开萧氏王朝并非是因为小哥哥和沈漓大婚生气,而是念先生的忽然出现,我便连夜消失了。

  再后来,宫里就流传着我被小哥哥刺死在镇魂石柱上事。

  据说,我?#28142;?#27515;之前刚生了灵儿,还让大伯把孩子送给了小哥哥,并让他好生保护着她不准现世。

  后来大伯回来找我时,我已经死在了镇魂石柱上,所以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讲不清楚。

  当然,他也没机会讲,因为我在死前用血肉之躯祭献,三魂七魄封印,给整个萧氏王朝下了焚天血祭。

  接下来的几百年,都是在阴曹地府发生的事情。

  我听得背脊一阵阵的发凉,强忍着悚意问大伯,“那后来呢?为?#38382;?#29238;把手又伸向了冥界?”

  “紫云神君的心思老奴并不太清楚,但当年他在昆仑山学艺时一直屈?#30001;?#29239;之下,心里确实?#34892;?#19981;平衡。”

  顿了顿,大伯又补了一句,“他是个很?#34892;?#26426;,也很有野心的人。”

  我狐疑地?#37259;?#22823;伯道?#39608;?#20320;那么早就为他卖命,就没听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大伯摇摇头,轻叹了声,“紫云神君城府极深,也无人猜得透他的意图。不过,老奴倒是觉着那魔宗灵血的出现甚是诡异。”

  “嗯?”

  “魔宗灵血乃天帝亲自封印在诛仙阵里的,他的法力何其?#30475;螅?#25353;理说,魔宗灵血?#32422;?#26681;本逃不出诛仙阵,更不可能在王上你重塑肉身之时寻主。”

  ?#21834;?/p>

  大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本也一直很蹊跷这事儿,因为那实在太过于巧合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便?#33125;?#22823;悟。

  敢情,这一切都是念先生在暗自操控。

  他当年便因为屈居小哥哥之下而耿耿于怀,有这么一个摧毁他的机会,换做是我也不可能错过。

  而且,一旦小哥哥成魔,仙界再没有能与他一争高下的人,他要翻云覆雨亦是做得到的。

  师父啊,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这?#26149;藎?/p>

  我斜睨?#25628;?#22823;伯,淡淡道?#39608;?#20320;既然知道这些事,为何不早点告诉?#23601;酰?#30495;的是要背叛小哥哥么?”

  大伯摇了摇头,别开头拭了拭眼角,“王上,这些事老奴告诉你又能如?#25991;兀?#20185;界如今早就分?#35272;?#26512;,紫云神君的势力如日中天,接管仙界指日可待。老奴想着,与其做无谓的挣扎,还不如顺势而为,这样?#24515;?#20445;全少爷。”

  ?#25353;?#35805;怎讲?”

  “少爷虽然四宗同修,修为也远远超过紫云神君,但王上可晓得,他的骨骸是被封印在连阴山下的。这八卦诛神阵乃众仙家合力封印,还与九宫连星相辅相成,这封印即便是天帝来解,怕是也要耗费他至少半生的修为。”

  大伯说着悲戚地看?#25628;?#25105;,又道?#39608;?#32043;云神君是五极战神,九宫连星是他布的天阵,他若想要毁掉少爷骨骸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王上可知这骨骸一毁,少爷以元神是无法与魔宗灵血彻底融合的,若被它反噬失了心智,这六界怕是要大乱。”

  不止六界大乱,小哥哥会忘记我,忘记我们的孩子,彻彻底底成为一个大魔头。

  大伯说的这些,我心里有数,所以我无言以对。

  ?#39029;?#40664;了许久,问大伯,“天帝为?#25105;?#23553;印小哥哥的骨骸?”

  “为了王上你,当年王?#25103;?#19979;滔天杀戮,成为六界罪人,天帝天后被众仙逼得护不了你,是少爷挺身而出扛下了罪责,才落得这般?#22836;!!?/p>

  “你,你你胡说!”

  大伯举手发誓,“老奴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便让老奴魂飞魄散!”

  其实我并不质疑大伯的话,我与他相处了那么多年,知道他讲真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绪和表情。

  方才他满?#25104;?#24754;双拳紧握,这是他气急了才会有的表现。

  我只是心虚,我无法接受?#32422;?#37027;么混账,害得小哥哥好好一个人成了如今这样子。

  我瞬间急红?#25628;?#22280;,心揪着疼。

  大伯又跪在了我面前,也忍不住老泪纵横,“王上,老奴并非硬要把你推给紫云神君,实在是因为他?#38405;?#21183;在必得,你若不允,他定是要让少爷灰飞烟灭才罢休。老奴想着他虽心机很深,倒是与少爷一样对王上你情有独钟,所以……”

  “所?#38405;?#20197;为我嫁给他小哥哥就安全了?”我冷冷瞥了大伯一眼,道?#39608;?#20154;心里一旦有了仇恨,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老奴愚昧!”

  我顿了顿又道?#39608;?#23567;哥哥的骨骸就没有别的办法得到吗?”

  “没有,这千百年来少爷一直想尽办法要破那诛神阵,但没用。倘若硬闯诛神阵,天宫的九宫连星会立即出现?#20174;Γ?#32043;云神君手握九宫连星的阵眼石,可以第一时间毁掉少爷的骨骸。”

  “原来如此!”

  怪不得念先生给了我三天时间?#37259;?#25225;择,他定是知道我会找很多人?#27425;?#20851;于诛神阵的事情,他就是要我知?#35759;?#36864;,就是要我放下小哥哥。

  我定不会让他得逞的。

  我召来?#35199;?#39757;魉过来把大伯送回了阴间,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坐了很久,望着天空墨黑的云层,眼泪如决堤似得流淌。

  我的心好痛,疼得好像有谁在用刀把小哥哥?#28216;?#24515;里一点点剜出来一样,而我只能眼睁睁?#37259;牛?#27627;无办法。

  怎么办啊,怎么办呢?如何才能让小哥哥安然无恙,让他重回曾经的巅峰呢?

  莫愁给我送了件披风过来,一脸担忧道?#39608;?#29579;上,这儿风凉,回屋歇着吧,你还怀着身?#24515;兀?#21487;别把身体搞坏了。”

  我睨着莫愁,怔怔问道?#39608;?#33707;愁,你如今为什么不心心念念着沈丞相了,可是放下他了吗?”

  莫愁脸一红,嗔道?#39608;?#29579;上又打趣奴婢,讨厌。”

  我吸了吸鼻子,轻声道?#39608;?#32473;?#23601;?#35828;说,我想听听。”

  她敛下眸子羞涩地笑了笑,道?#39608;?#25370;爱一个人,哪有那么快放下的。不过既然得不到他的垂爱,那奴婢就退而求其次,能时不时看到他也是很满足的。”

  我?#34892;?#19981;解,“只是看到就满足了吗?”

  “?#21069;。?#30693;道他过得很好,?#37259;?#20182;兢兢业业地为王上谋事,而奴婢能与他一起为王?#25103;钟牽?#36825;?#25351;?#35273;很好。”

  “是么?”

  我转头?#37259;?#33707;愁那张美艳如昔的脸,发现她眼底的幽怨没有了,一双眸子明亮得像天上的?#20999;恰?/p>

  莫非,放下心?#20998;?#24565;后,果真能退一步海阔天空?

9834 3532290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229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