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32章 風云2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2-22 17:28:33

  也不曉得是大伯良心發現,還是忌憚我,在我的一再逼問下他總算是松口了,提到了念先生,以及他在處理陰司公務時做的事。

  其實,念先生并不是如他說的當初找不到我,不知道我的存在。

  甚至可以說,每一個出現在我身邊的人,比如齊淮、杜貝貝杜寶寶等,都是在他推波助瀾下出現的。

  從小哥哥把鮫珠給我續命的那一刻起,我就在他的掌控之中。

  念先生看著我歷經了每一次劫難,魂飛魄散、靠紙人附身、重塑血肉之軀,均在他的預料之內,因為我是兇煞仙魄,只有經過千錘百煉褪去戾氣后才能重塑肉身。

  他只算錯了一步:我被沈漓暗算,以至于小哥哥得了我第一滴血。

  我與小哥哥解除婚約,當冥王,成為陰司的傀儡王上,這都是念先生的意思。其實陰司的文武百官早就被他控制,且以他為尊。

  大伯說,十殿閻羅與十方鬼將本是忠于小哥哥的,但因為被陰陽君以追溯前世今生為由拘了一部分神識,所以他們才成了念先生的人。

  而至于大伯,實則是小哥哥還是昆侖少主時的家仆。在小哥哥犯下彌天大禍被貶時,是念先生保住了大伯一條性命。

  后來小哥哥轉世成蕭家小王爺,大伯就被念先生安排在了他的身邊當了個公公,時而幫他傳達一些關于小哥哥的消息。

  不過那時的大伯并未背叛小哥哥,他給的消息向來都是實實虛虛,避重就輕的。

  當時天庭經歷了一場血雨腥風過后很亂,念先生作為五極戰神責無旁貸,就沒有更多的精力來分析消息的真假。

  也所以,他并不知道我當時也在蕭氏王朝。

  后來尊皇蠱惑沈丞相通敵叛國,掀起了蕭氏王朝一場血雨腥風,念先生這才發現了我的存在,而那時我已經懷上了小哥哥的孩子。

  大伯說,當時我離開蕭氏王朝并非是因為小哥哥和沈漓大婚生氣,而是念先生的忽然出現,我便連夜消失了。

  再后來,宮里就流傳著我被小哥哥刺死在鎮魂石柱上事。

  據說,我被刺死之前剛生了靈兒,還讓大伯把孩子送給了小哥哥,并讓他好生保護著她不準現世。

  后來大伯回來找我時,我已經死在了鎮魂石柱上,所以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他也講不清楚。

  當然,他也沒機會講,因為我在死前用血肉之軀祭獻,三魂七魄封印,給整個蕭氏王朝下了焚天血祭。

  接下來的幾百年,都是在陰曹地府發生的事情。

  我聽得背脊一陣陣的發涼,強忍著悚意問大伯,“那后來呢?為何師父把手又伸向了冥界?”

  “紫云神君的心思老奴并不太清楚,但當年他在昆侖山學藝時一直屈居少爺之下,心里確實有些不平衡。”

  頓了頓,大伯又補了一句,“他是個很有心機,也很有野心的人。”

  我狐疑地看著大伯道:“你那么早就為他賣命,就沒聽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大伯搖搖頭,輕嘆了聲,“紫云神君城府極深,也無人猜得透他的意圖。不過,老奴倒是覺著那魔宗靈血的出現甚是詭異。”

  “嗯?”

  “魔宗靈血乃天帝親自封印在誅仙陣里的,他的法力何其強大?按理說,魔宗靈血自己根本逃不出誅仙陣,更不可能在王上你重塑肉身之時尋主。”

  “……”

  大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本也一直很蹊蹺這事兒,因為那實在太過于巧合了。聽他這么一說,我便恍然大悟。

  敢情,這一切都是念先生在暗自操控。

  他當年便因為屈居小哥哥之下而耿耿于懷,有這么一個摧毀他的機會,換做是我也不可能錯過。

  而且,一旦小哥哥成魔,仙界再沒有能與他一爭高下的人,他要翻云覆雨亦是做得到的。

  師父啊,你到底是怎樣一個人?為什么這么狠?

  我斜睨了眼大伯,淡淡道:“你既然知道這些事,為何不早點告訴本王,真的是要背叛小哥哥么?”

  大伯搖了搖頭,別開頭拭了拭眼角,“王上,這些事老奴告訴你又能如何呢?仙界如今早就分崩離析,紫云神君的勢力如日中天,接管仙界指日可待。老奴想著,與其做無謂的掙扎,還不如順勢而為,這樣尚能保全少爺。”

  “此話怎講?”

  “少爺雖然四宗同修,修為也遠遠超過紫云神君,但王上可曉得,他的骨骸是被封印在連陰山下的。這八卦誅神陣乃眾仙家合力封印,還與九宮連星相輔相成,這封印即便是天帝來解,怕是也要耗費他至少半生的修為。”

  大伯說著悲戚地看了眼我,又道:“紫云神君是五極戰神,九宮連星是他布的天陣,他若想要毀掉少爺骨骸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王上可知這骨骸一毀,少爺以元神是無法與魔宗靈血徹底融合的,若被它反噬失了心智,這六界怕是要大亂。”

  不止六界大亂,小哥哥會忘記我,忘記我們的孩子,徹徹底底成為一個大魔頭。

  大伯說的這些,我心里有數,所以我無言以對。

  我沉默了許久,問大伯,“天帝為何要封印小哥哥的骨骸?”

  “為了王上你,當年王上犯下滔天殺戮,成為六界罪人,天帝天后被眾仙逼得護不了你,是少爺挺身而出扛下了罪責,才落得這般懲罰。”

  “你,你你胡說!”

  大伯舉手發誓,“老奴所言句句屬實,若有半句虛言,便讓老奴魂飛魄散!”

  其實我并不質疑大伯的話,我與他相處了那么多年,知道他講真話的時候是什么樣的情緒和表情。

  方才他滿臉傷悲雙拳緊握,這是他氣急了才會有的表現。

  我只是心虛,我無法接受自己那么混賬,害得小哥哥好好一個人成了如今這樣子。

  我瞬間急紅了眼圈,心揪著疼。

  大伯又跪在了我面前,也忍不住老淚縱橫,“王上,老奴并非硬要把你推給紫云神君,實在是因為他對你勢在必得,你若不允,他定是要讓少爺灰飛煙滅才罷休。老奴想著他雖心機很深,倒是與少爺一樣對王上你情有獨鐘,所以……”

  “所以你以為我嫁給他小哥哥就安全了?”我冷冷瞥了大伯一眼,道:“人心里一旦有了仇恨,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老奴愚昧!”

  我頓了頓又道:“小哥哥的骨骸就沒有別的辦法得到嗎?”

  “沒有,這千百年來少爺一直想盡辦法要破那誅神陣,但沒用。倘若硬闖誅神陣,天宮的九宮連星會立即出現反應,紫云神君手握九宮連星的陣眼石,可以第一時間毀掉少爺的骨骸。”

  “原來如此!”

  怪不得念先生給了我三天時間來做抉擇,他定是知道我會找很多人來問關于誅神陣的事情,他就是要我知難而退,就是要我放下小哥哥。

  我定不會讓他得逞的。

  我召來魑魅魍魎過來把大伯送回了陰間,獨自一個人在院子里坐了很久,望著天空墨黑的云層,眼淚如決堤似得流淌。

  我的心好痛,疼得好像有誰在用刀把小哥哥從我心里一點點剜出來一樣,而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毫無辦法。

  怎么辦啊,怎么辦呢?如何才能讓小哥哥安然無恙,讓他重回曾經的巔峰呢?

  莫愁給我送了件披風過來,一臉擔憂道:“王上,這兒風涼,回屋歇著吧,你還懷著身孕呢,可別把身體搞壞了。”

  我睨著莫愁,怔怔問道:“莫愁,你如今為什么不心心念念著沈丞相了,可是放下他了嗎?”

  莫愁臉一紅,嗔道:“王上又打趣奴婢,討厭。”

  我吸了吸鼻子,輕聲道:“給本王說說,我想聽聽。”

  她斂下眸子羞澀地笑了笑,道:“摯愛一個人,哪有那么快放下的。不過既然得不到他的垂愛,那奴婢就退而求其次,能時不時看到他也是很滿足的。”

  我有些不解,“只是看到就滿足了嗎?”

  “是啊,知道他過得很好,看著他兢兢業業地為王上謀事,而奴婢能與他一起為王上分憂,這種感覺很好。”

  “是么?”

  我轉頭看著莫愁那張美艷如昔的臉,發現她眼底的幽怨沒有了,一雙眸子明亮得像天上的星星。

  莫非,放下心頭執念后,果真能退一步海闊天空?

9834 3532290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229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风暴体育比分直播 七乐彩开奖号码多少 长春麻将打宝技巧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074期特码资料 江苏11选5 安徽11选5历史走势 6场半全场中奖条件是 六合图库官方网站 北京pk10锁定前5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