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46章 尸蹩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2-27 16:21:49

  轟!

  天雷下來時,我死死抱住小哥哥閉上了眼睛。如此兇猛的天雷,我極有可能會扛不住,可我沒有別的選擇。

  但我等了很久,并沒有等到想象中的魂飛魄散,也沒有痛苦襲來。

  于是我顫巍巍地睜開眼,才看到周遭飄著我那十位母親的殘魂。她們已經被天雷震得稀碎,再也無法凝成人形了。

  原來是她們擋住了這道天雷。

  “母親,母親……”我瞬間就淚崩了,伸手去抓她們的殘魂,可這點兒魂一到我手里就灰飛煙滅,“母親,你們別離開七兒,別離開我啊。”

  “七……兒,能為……你做最后……一件事,是母親們……最大的安慰。往后你要……好好的……要好好的……”

  好多個聲音接踵而來,零零碎碎的,想是被風吹碎了那種聲音。隨后,那些飄散在空中的魂一點點散去,直到全無。

  “娘親!”

  我聲嘶力竭地尖叫著,咬破指尖打出了招魂符,想用招魂術召回她們的殘骸。但是沒用,什么都沒有。

  “七兒,冷靜些,冷靜些!”小哥哥大概才反應過來,忙伸手把我拽入懷中,“冷靜些七兒。”

  “小哥哥,我的母親全都沒了……”

  我趴在小哥哥懷里哭得不能自已,我不懂上蒼為什么要對我如此殘忍,對我殘忍也就罷了,對那些孕育過我的母親們也這般狠毒。

  她們為了魂飛魄散,唯一的殘魂也因為為我擋劫而灰飛煙滅。六界之中,從此再不會有她們的痕跡,再不會有了。

  小哥哥緊緊抱著我沒有說話,他的身體在發抖,不是傷心,而是憤怒。他身上的戾氣又漸漸彌漫了出來,強烈無比。

  這種情況持續了好久,他才捧起我的臉用袖袍擦了擦我一臉淚痕,“別哭了七兒,她們走得很安慰,無憾了。”

  “你為什么要選她們來孕育我,讓我死了不好嗎?嗚嗚……”

  “原諒我的自私,我寧可負盡天下人,也不愿意負你。”小哥哥捏了捏我臉,又把我摟入懷中,“別難過了七兒,我一定會為她們立一塊豐碑來紀念。”

  我抽噎得停不下來,心里太難受了。

  我此時深深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多么可怕和多余。如果不是我,六界絕不會是如今這個樣子。

  “王上,咱們還是盡快離開此地吧,方才極寒血霜蔓延過來時,怕是吞噬了不少十八層地獄里惡鬼們的心智,末將擔心……”齊曉峰走過來道。

  “殺啊,殺了那個妖婦!”

  齊曉峰語音未落,一陣震天的喊殺聲便由遠及近,我抬頭一看,看到無數陰兵鬼將和惡鬼們都面目猙獰地朝我們這邊沖來。

  而我不懂,為何他們失去心智后卻記得殺了我這個妖婦,是誰在極寒血霜中故意下過咒語么?

  小哥哥臉一沉,覆手一道乾坤符打了過去,一把抱起我騰空而起,“七兒,我們先回皇宮,其他的事情再做定奪。”

  ……

  皇宮這邊熱鬧得很,十殿閻羅和十方鬼將已經到了,正在交頭接耳地說著什么。看到小哥哥抱著我從天而降,一個個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們。

  秦廣王最先開口,“王上,魔尊殿下怎地又擅闖冥界呢?你且要注意影響啊。”

  其余的從善如流。

  “可不是嘛,王上還是要以身作則,作風可不能出問題。”

  “對啊對啊,魔尊與仙界可是有契約的,未經允許不得擅入。”

  “……”

  我冷冷瞥了他們一眼道:“魔尊殿下是本王請過來的貴客,眾卿若有異議盡可跟本王提,本王定會一只耳朵進,一只耳朵出。”

  頓了頓,我瞄了沈月熙和陳堅一眼,“上朝吧!”

  隨即我徑直轉身往金鑾殿去了,群臣跟在我身后,還在小聲議論小哥哥擅自入冥界,我作風有問題的事情。

  我真想一巴掌給他們揮過去,一個字一個字告訴他們“這他媽是我的夫君”。

  金鑾殿內還是那個樣子,威武,森嚴,高貴。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上朝了,重新坐在這龍椅上還頗有些感慨。如果仙界變天,我這冥王之位怕是也坐不久了。

  小哥哥最后進來,沈月熙給他搬了一張椅子坐在殿下。大伯捧著折子走了過來,我翻了翻,這上面都是一些陳芝麻爛谷子的破事,也就沒管。

  我暫時也沒提要給十殿閻羅和十方鬼將恢復神識一事,因為魂甕上有封印,想必是不好解的封印,否則念先生不會直接就走了。

  我看了眼陳堅,道:“陳卿,你一直在陰司幫本王處理雜務,可有什么要說的?”

  “回王上,臣前日發現正南將軍和西楚將軍把主軍調遣至陰陽地界,但他們并沒有調令。非但如此,原本鎮守在各處關要的陰兵也調回主營,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殘留守關要。臣把這些日子陰司發生的事情都寫在了折子上,王上請過目。”

  陳堅說著從袖袍中拿出一封奏折呈遞上來,大伯連忙又專遞給了我。

  我打開一看,上面寫的全都是關于十方鬼將調兵遣將的事情。至于十殿閻羅們,倒也還中規中矩沒什么太大動靜,估計是因為我拿捏著他們的命魂有關。

  但這也足以證明,念先生說的起兵并非空穴來風,他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

  我看了正南將軍一眼,道:“正南將軍,陰陽兵符均在本王手中,你竟敢沒有調令就擅自調兵,誰給你的膽子?”

  “王上請息怒,末將只是覺得陰陽地界地勢遼闊適合練兵,因此才把主軍調過去操練,并沒有別的意思。”

  其余十方鬼將立即點了點頭,“是啊王上,我等只是在練兵。”

  “諸位將軍不用在本王面前演戲,你們與本王貌合神離也著實怪不得你們。當初陰陽君以追溯前世今生為由奪了你們部分神識,迫使你們成了他的傀儡,是本王的錯!”

  我說著將在九幽鬼郡拿到的二十只魂甕全都召了出來,一字排開在殿前,“這二十個魂甕里就封印著你們的神識,你們可有感應?”

  十方鬼將和十殿閻羅們均一愣,一起朝殿前涌了過來。

  小哥哥忽然伸手當在了他們面前,淡淡道:“諸位遠看即可,這魂甕上的封印十分古怪恐怕有詐,需得謹慎。”

  我跟著點點頭道:“沒錯,必須要謹慎,所以本王才請了魔尊殿下過來幫助你們恢復神識。”

  小哥哥捻了個手訣,伸手從魂甕上緩緩拂過,隨后臉色一沉,“七兒,這封印恐怕不能解。”

  “什么?”我連忙起身走到了魂甕前細細看了眼上面的封印,瞧著每道符印上都浸著血,瞧著還很新鮮的樣子。

  難道是下了焚寂血咒?

  “糟了!”

  小哥哥忽然一聲輕呼,直接袖袍一卷將二十只魂甕全部收入袖中,隨后一個閃身就沖出金鑾殿,把二十只魂甕丟了出去。

  砰砰砰!

  我跟出去時,魂甕已落在地上被摔得粉碎,接著一只又一只拳頭大的尸蹩從碎散的瓦塊下鉆了出來,通體赤紅,跟染了血一樣。

  十方鬼將和十殿閻羅們也都跟了出來,個個都被驚得目瞪口呆。

  然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杵在門口的時候,這些尸蹩仿佛長了眼睛似得朝他們飛快地跑過去,好像會認主一樣。

  頓然間,這金鑾殿外一陣的雞飛狗跳。

  我嚇得不輕,緊握著小哥哥的手道:“小哥哥,怎么魂甕里全都是尸蹩啊,全都紅彤彤的。”

  “他肯定是把那些神識融進了尸蹩的腦子里,這些尸蹩在沒有神識的情況下攻擊力就很強,現在有了神識恐怕不得了。”

  “救命啊,救命……”

  十殿閻羅和十方鬼將被這些尸蹩攆得到處亂竄,嚇得那叫一個鬼哭狼嚎。

  而更詭異的是,尸蹩一旦爬到人身上就開始瘋狂啃噬起來,仿佛這部分神識與他們的本體是敵對的一樣。

  正南將軍躲避不及,被尸蹩直接咬住了手背,活生生被啃下一塊血淋淋的肉,很快他那條胳膊都快保不住了。

  此時的十方鬼將殺傷力極弱,完全抵不過這恐怖生猛的尸蹩。

  我氣得瑟瑟發抖,忙覆手召出乾坤符,將還在地上亂爬的尸蹩鎖在了符里。隨后拿起斬魂冥刃,揮刀把正南將軍一條手臂給砍了下來。

  那尸蹩把肉啃噬完了又咔擦咔擦地啃骨頭,速度之快非我能想象,于是我把斬魂冥刃狠狠扔了過去,將那尸蹩的頭砍了下來。

  “啊!”

  正南將軍忽然一聲慘叫,抱著腦袋直挺挺往地上倒了下去,倏然間就七竅流血,靈力潰散。

9834 3533961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396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多乐彩 bet007澳门足球指数 内蒙古老友麻将攻略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详情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网络棋牌真赚钱吗 体彩p5 内蒙古时时彩网站 深圳市福彩中心兑奖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