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49章 都給我滾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2-28 21:42:39

  我沒讓小哥哥送我回南城,直接騎著大白就回來了。這會兒正好天微明,可整片天卻被朝霞染成了血色,足足把大半個南城市都罩住了。

  這樣的畫面令我特別不安,我擔心天庭的天后和天帝。但愿一切真如小哥哥所說,念先生會因為娶不到我而按兵不動。

  這樣的話,下回再見到天帝天后,他們就能含飴弄孫了。

  宅子里的家鬼們鬧得簡直要上天了,他們吃了千年蟠桃修為大增,已經能以真身在人間行走自如了。

  我和大白剛進門,就聽到他們在聊市里面又新開了哪家酒吧,哪里的姑娘更水靈,哪里的帥哥更多。

  我聽得莫名其妙,幽幽回了句,“你們這是背著本王又做了什么好事?”

  幾人一轉頭,頓時一窩蜂地沖了上來,“王上你回來啦?我們大家可想死了。”

  “回本王的話!”

  “是韓星啊,昨天傍晚來了這兒一趟說是要找王上你,聽著你沒在坐了一會兒就走了。說他已經把市里面最熱鬧的那條商業街的地皮全部買下來了,很快就會打造成南城市最高端的商業街。”

  “韓星?”

  我已經很久沒聽到韓星的消息了,想不到他已經接手了沈家的生意。他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來這兒定是有事。

  頓了頓我又道:“他留什么話了嗎?”

  “只是說如果王上回來有空的話,發個信息給他。”

  “嗯,本王知道了!”

  估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不著急發信息。如今我還是先安心養胎,把孩子生下來再說,不想節外生枝。

  進了屋,家鬼們在外面探頭探腦的,問我能不能出去市里面轉轉。

  我見他們特別喜歡人間的生活,于是翻了翻柜子,找到了壓箱底的幾千塊錢分給了他們,讓他們各自買點人間的衣服啥的捯飭捯飭自己的儀表。

  其實養家鬼就像有錢人養金絲雀一樣,總想寵著疼著,雖然一個個都沒少讓我操心。

  隨后我就入了佛堂,準備趁這個時間段入定休息一下。我從仙界回來就沒好生休息過,靜下來才發現肚子沉得跟裝了一塊巨石似得。

  算起來,下個月我就懷孕整一年了,大長老說我大概十五個月左右生,那已經沒幾個月了。

  我在佛堂下了結界,這樣家鬼們回來也吵不到我。

  以前我入定神識不會離身很遠,但這次不同,我的神識竟上三重天,四重天……一直到了九重天上。

  原本江山如畫的九重天,此時被一層濃濃的烏云覆蓋,就好像人間快要下大暴雨時的那種天色。

  天極大陣邊,天帝和念先生一起站在星云下,兩人也不知道在說什么,臉色都十分的凝重。

  念先生穿著他那身金色戰袍,站在天帝身邊竟有種日月同輝的感覺。他身上那股氣場,甚至比天帝更甚。

  我悄悄地扯了一團云裹住自己,悄悄飄了過去,想聽聽看他們在說什么。

  天帝最先開口,指著天際那些碩大的星子道:“斟兒,仙界的神仙大隱過后,一般會化為星石掛在天際,你覺著朕往后會掛在哪里?”

  念先生忙沖天帝恭恭敬敬行了個禮,道:“天帝陛下如此年輕,定會洪福齊天,怎么會大隱呢。”

  “是嗎?朕活了近上萬年,還未曾聽說哪位天君不大隱的呢。你那一顆星石,就是前仙帝,你在看那一顆……”

  天帝指著天空講說的時候,念先生并未看天空,而是在看天帝。他眸子里的光芒很復雜,有恨,有敬,還有無法形容的東西。

  許久,他才回道:“仙父,兒臣還能這樣喊你嗎?”

  “當然,在朕的眼里,斟兒從來都是那個承歡朕與天后膝下的孩子。”天帝頓了頓,補了句,“聽話的好孩子。”

  念先生忽然怪異地笑了下,又道:“仙父,兒臣還記得千年前你親自將七兒指婚給兒臣的事,如今可還算數?”

  天帝怔了下,緩緩道:“她心有所屬,你這么心高氣傲的人能接受她心里裝著另外一個人嗎?”

  “兒臣可以!”

  念先生的斬釘切鐵大概嚇到了天帝,他錯愕地看了他一眼,又道:“可她已經懷有身孕,而且……”

  “都沒關系,兒臣都可以接受。”念先生說著撲通一聲跪在了天帝面前,動容道:“仙父,兒臣愛七兒,一千多年來不改初衷,求仙父賜婚把七兒嫁給兒臣吧?”

  天帝不吭氣了,一臉為難。不,他眼底藏著的光不是為難,而是憤怒。

  “仙父,三生石也驗證了兒臣才是七兒命中注定的夫君,為什么你們都想要逆天而行,是因為兒臣出身魔宗嗎?”

  “斟兒,起來說話!”

  “兒臣不起來,兒臣只是不明白仙父為何要出爾反爾,如果當初七兒就嫁給兒臣,仙界就不會有那一場血雨腥風,也不會有后來的……”

  “住口!”天帝喝住了念先生,又道:“斟兒,朕知道你愛七兒,但她終究愛的是逸兒,你就放棄吧。”

  “為什么是兒臣放棄,兒臣的愛就不是愛嗎?蕭逸歌能為七兒做的事,兒臣也可以做到,甚至更多。”

  聽到這兒我有些按耐不住了,扯開云朵想要沖過去跟念先生理論,誰料耳邊忽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頓把我的神識給拉回了本體。

  “王上,王上你怎么了,你快出來呀!”

  佛堂門口,是家鬼們聲嘶力竭的喊聲。

  我十分不悅地起身打開了門,正要訓斥他們,卻見得他們一個個打扮得花里胡哨的,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首先是莫愁,燙了個大波浪頭,穿了一身蘇繡青花瓷真絲旗袍,風情萬種地拎了個小手包走到我面前轉了兩圈。

  問我,“王上,奴婢這一身打扮你覺著如何?”

  我點了點頭,“甚好!”

  她攏了攏一頭卷發,道:“就是有點貴,奴婢還欠人五千多塊錢呢。”

  邊上小豆子忍不住了,走過來整了整衣服,一臉諂媚道:“王上,你覺著小的這身西裝如何?”

  我上下瞄了他一眼,也點了點頭,“還算養眼!”

  他立即道:“所以五百塊是買不著這種衣服的,小的這身西裝加上腳上這雙皮鞋,一共花了,花了八千多塊錢……”

  “哦,所以你們倆一個欠了五千多,一個欠了七八千?”

  “王上,還有我們吶,我們的西裝跟小豆子一個門店里買的,皮鞋也是……”小石頭他們異口同聲道,還都屁顛顛小碎步跑到我面前問好不好看。

  我感覺我眸光有點兒綠了,臉在抽,青筋在鼓動。

  方琦倒是沒吭氣,估計是因為她本來就是現代人,所以也不用……

  我剛暗忖著,她就邁著貓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扒拉著她手腕上的玉鐲子,還刻意放在了我面前晃。

  “王上,她們這些古人真是膚淺得要命,衣服買這么貴有什么好的,人家說亂世黃金盛世玉,眼下太平盛世當然應該是買些玉首飾才好看吶,王上你說是不是?”

  我感覺心跳有些加速,血液也有些沸騰,睨了她一眼,“所以你花了多少錢?”

  “嘿嘿,玉器店老板說奴婢的氣質比較好,所以拿了他店里的珍藏版羊脂玉鐲給我,還打了個八點八折,省了兩萬多塊呢。”

  我瞬間身體都哆嗦了起來,咬牙道:“所以它本來是十多萬對么?”

  “對啊,十萬以下的都是渣渣玉嘛,哪有什么好玉。”

  “嗯,挺好,一個更比一個強,真夠出息的。”我指了指腦袋,傾盡全力從他們怒吼道:“看到本王頭頂冒煙兒了嗎?綠煙兒!”

  幾人這才一愣,臉上笑容逐漸凝結,“王,王上,錢財是身外之物,你且莫生氣,你這還懷著身孕呢……”

  “混賬,都當本王是款爺啊?”我喘了幾口大氣,指著大門口道:“都給本王滾,限你們一個禮拜之內把花多的錢賺回來,賺不回來就不要回來了。”

9834 3534407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440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新浪足彩网 新疆35选7大星彩票 今日nba让分胜负推荐 怎么在百度文库赚钱吗 时时彩怎么看后三组六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网 王牌手游麻将辅助免费版 福彩直播25选5 排列三走势图淘宝彩票 彩票网点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