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61章 引舞惊人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9-03-07 20:21:44

  萧逸歌和念斟成功斩杀水妖,算是整个昆仑山仙门的荣耀,不过据说念斟被天帝召回了仙宫,所以没一起回来。

  长武师父十分开心,下令书院大摆筵席,要给萧逸歌庆功。

  书院一般举行大型活动都在主殿,这儿可同时容纳好几百人。今朝是庆功宴,所以萧逸歌成了绝对的主角,被安排在了长武师父右下的主位。

  他换下盔甲,着一身白色锦袍,这袍子用红色云丝镶了衣边,却没有任何绣花,简简单单十分大气。腰间配一条嵌着红色宝石的腰带,瞧着与往常很不一样。

  非但如此,他头发也梳得不一样,鬓边发梢编成小辫以发冠固定,没了往日稚气,更多了几分硬净与清朗。

  他本就生?#27599;?#31168;英气,如此一?#27425;?#23448;越发棱角分明,眉眼间的王者之气也显现了出来,透着与生俱来的那份高贵。

  我则因为上次害得整个书院丢脸的事情被安排在了最角落的地方,比漓漓都低了几个等级。

  好在我也没所谓,我坐在这儿就是吃。

  摆宴席就免不了歌舞助兴,书院本就设有六艺讲堂,所以三位师尊都点了些才艺比较出众的来弹琴唱歌跳舞,很是热闹。

  我这些年一直在面壁思过,抄经文,也没什么时间学才艺。寻思反正也轮不到我去表演,也没理会。

  大师伯和三师伯的弟子才艺都不错,长武师父好胜心强,思来想去,让漓漓跳了一支边疆舞。

  她虽然修为不怎么地,但跳舞确实不错,引来一阵掌声如潮。就连一念师尊都忍不住点评了她,说她不但长得漂亮,才艺也很好,也是个可造之材。

  听他言下之意,好像觉得她配得上萧逸歌。

  我很是生气地看?#25628;?#20027;位上的萧逸歌,见他也朝我这边望过来,还微扬起一边眉?#35835;?#19979;,我的气一下就被他给抖没了。

  漓漓被夸了甚是得意,傲气地环视了在场的人一眼,?#23545;?#25351;着我道:“师父,小七这些年虽然在面壁思过,但听说她跳舞也不错,不如也让她来一段吧?#20426;?/p>

  她肯定是故意的。

  我?#35835;?#19979;,下意识往萧逸歌看了去,他莞尔一笑,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

  当着这么多人面,我也不想认怂,于是上前对着三位师尊拱了拱手道:“三位师尊,请容许七儿去换身应景的衣赏。”

  三师伯素常疼我,捋了捋胡子笑道:“好,好,七儿去换衣服,那月熙就来弹个琴助兴吧。今朝是我昆仑山仙门大喜的日子,重在参与!”

  月熙起身深意地看?#25628;?#25105;,才往大殿中央走了去。

  我回屋过后,把萧逸歌送给我的红色仙衣换上,将头发放下来缠了一条红色?#30475;?#36196;着脚又急急匆匆往主殿走去。

  刚到殿外,我就听得漓漓在说,“师父,洛小七还没有过来,恐怕是觉得才艺拿不出手不敢来了吧?要不,徒儿再给大?#39029;?#20010;曲子?#20426;?/p>

  “我看,不必了吧?#20426;?/p>

  她语音未落我就走了进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大殿中央,冲三位师尊鞠了个礼,“师父,七儿来晚了,请师父责罚。”

  长武师父看到我这身装扮时?#35835;?#19979;,但很快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七儿要给我们表演什么才艺啊?#20426;?/p>

  “九重飞天!”

  我话一出,三位师尊神色倏然?#34892;?#19981;对,但一闪即逝,我也没太在意,转头?#37259;?#33831;逸歌道:“小哥哥,你帮七儿伴奏如何?#20426;?/p>

  “好!”

  萧逸歌点点头,覆手召出了一把金色古琴,这叫伏羲琴,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据说是他出生时一位仙君送的。

  九重飞天出?#38405;?#20799;我并不知道,因为这是蝠婆婆教我的。

  她曾有?#24187;?#22855;怪的镜子,用一张灵符就能召出镜中的幻影,里面是一个看不到脸的女子在跳舞。

  这支舞非常的美,美到了极致。我虽学?#35828;?#30382;毛,但也受益匪?#22330;?/p>

  之前我被关禁闭的时候,为了让萧逸歌给我放水?#36947;?#36339;了一次给他看,后来他便经常给我伴奏。

  当萧逸歌指尖划过琴弦时,?#39029;?#36275;在殿内翩翩起舞,并随着琴音旋律唱了起来,“月当空,不尽相思梦……”

  这支舞以前我只能跳其形式,而不能表现出精髓,因为它刚中带柔,时而凌厉如风,时而妖娆妩媚,时而轻舞飞扬,时而又静若止水,这需要很强的灵力。

  但现在不一样,不知道是仙衣的原因还是我习了禁术,身体变得轻盈无比。

  我在万众瞩目中拉下帷幕,却没有一个人给我鼓掌。转头看?#25628;鬯闹?#30340;师兄师姐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搞得我特别不好意思。

  三位师尊也满脸错愕,尤其是师父,他的面色得用惊悚来形容,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35828;?#19996;西一样。

  我讪讪地上前鞠了个礼,道:“师父,大师伯二师伯,七儿跳的可好看?#20426;?/p>

  没人理会我,师尊们的?#25104;?#21464;得十分古怪。我不安地看?#25628;?#33831;逸歌,他也与长武师父交流了一下眼神,忽然起身朝我走来。

  “七儿,咱们先出去吧。”

  “我……”

  “你这怪物,妖孽,竟然敢如此忤逆不道。”身后漓漓忽然开始破口大骂我,于是我更加纳闷了。

  萧逸歌拉着我来到了后山梨园,一路上都不说?#21834;?#25105;埋头跟着他走,心里不禁纳闷还?#34892;?#24700;火。

  我不信我没跳好,可为何没人夸赞我一下?

  走着走着,我发现周遭景物好像不太对,像被罩了一层血霜一样,瞧着淡红淡红的。

  我忙往天空望去,却发现整片苍穹?#34915;?#20102;?#27973;剑?#19968;轮血月?#26377;?#20113;?#26032;?#24930;浮了出来,与那漫天的星子辉?#24120;?#24418;成一幅美到极致的画卷。

  后山梨园中的梨花倏然间如被血染了一样怒放着,梨园中的香气浓了好几倍。

  我忙?#35835;?#25199;萧逸歌的衣角,示意他往天空看。他一抬头就像被五雷轰顶了一样,这个人都呆滞了。

  “怎么了小哥哥?#20426;?/p>

  “好像……不太对劲!”他握紧了我的手,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跟我讲了十二年前的事。

  原来,这种奇观在十二年前也出现过一次,也就是萧逸歌出生之时。

  当时三清观三位尊神同时卜卦,说此乃大吉之象,吉星降世。但同时又算出萧逸歌魂不镇体,得要小心养育。

  萧逸歌满月之时,仙界各路大仙都送来了贺礼,包括天帝都派了大殿下亲自送来一只法宝:锁魂铃,以镇他不稳之魄。

  所以在之后这些年,萧逸歌并未出现任何事情。

  如今一纪过去,天空又出现了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观,却又是他的生辰之时。

  所以这是什么?

  我忍不住又看?#25628;?#28459;天?#27973;?#19982;那轮血月,还有血色梨花儿,映着那满地白皑皑的积雪,瞧着美是美,却美得太过诡异,很不真实。

  萧逸歌伸手折了一枝梨花在手里,看了许久,忽然一手给揉碎了。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怯懦地盯着他背?#21834;?/p>

  他?#34892;?#30246;,一身白色锦袍被血月染成?#35828;?#32418;色。我隐隐觉得他越来越远,远到我都不敢去?#19981;丁?/p>

  许久,他转过身来,瞧我一脸痴痴的,道:“七儿在看什么,傻呆呆的?#20426;?/p>

  我下意识后退了步,讪笑道:“小哥哥,你比七儿高好多,本事也越来越厉害,七儿追不上你了。”

  ?#21543;?#29916;,我本就应?#32654;?#23475;些,不然如何保护你?父?#23376;只?#27809;教你?#26041;#?#24448;后遇到危险怎么办。”

  “我其实……可以保护自己。”

  长武师父说过,我修炼《乾坤阴阳诀》上的术法和禁术一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萧逸歌,所以我便没说。

  他可能还觉得我像以前那样只习文不习武,却不知我走的是最逆天的鬼道,不能够回头。

  ?#30333;擼?#21681;们上树看星星。”萧逸歌拉着我纵身一跃,就落在了我们时常坐的一?#32654;?#26641;上,又把满树梨花给震落了不少。

  他指了指天空的血月,幽幽道:“七儿,你知道那血月代表着什么吗?#20426;?/p>

  “不是说大吉之象吗?#20426;?/p>

  ?#23433;?#19981;是,是大凶!”他睨我一眼,又道:“?#39029;?#29983;的时候也是?#27973;?#28459;天,但月亮没有这?#26149;歟?#20063;没有?#33268;?#30528;血雾。”

  我嗔了他一眼,“你那么小,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30097;?#19979;来就被父亲开了灵智,所?#38405;?#22825;夜里的景象我记得很清楚。十二年过去,整整一纪,想不到它又出现了,其实我最不希望看到这轮血月,我讨厌它。”

  他说着召出了?#24187;?#26230;莹剔透的铃铛,晃了晃跟我说,“若没有天帝陛下这只锁魂铃,我恐怕是活不下来的。”

  “原来这就是锁魂铃啊?瞧着也没什么异样啊?#20426;?#25105;拿起铃铛看了看,?#21482;?#32473;了萧逸歌,“小哥哥,为什么你会活不下来呢?#20426;?/p>

  萧逸歌?#31258;?#24847;地看?#25628;?#25105;,捏了捏我脸没做声。

  我看他神色凝重,想来也不是在诳我,就又道:“小哥哥,照你这么说,三清观的三位尊神卜的卦怎么会是大吉之象呢?#20426;?/p>

  “因为天帝……”他顿了一下,冲我笑了下,“好了,不提这个了,过两天我与父亲要去仙界受封,你想去吗?#20426;?/p>

  “我一个凡人,不好去吧?#20426;?/p>

  ?#21543;?#29916;,你乃千年血棺凝成的肉身,怎么会是凡人呢?我教你如何幻化成真身,带你上去,天后娘娘蟠?#20197;?#30340;桃子熟了,念斟邀我们去吃桃子。”

  “是偷吧?#20426;?/p>

9834 3536585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658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