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61章 引舞驚人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3-07 20:21:44

  蕭逸歌和念斟成功斬殺水妖,算是整個昆侖山仙門的榮耀,不過據說念斟被天帝召回了仙宮,所以沒一起回來。

  長武師父十分開心,下令書院大擺筵席,要給蕭逸歌慶功。

  書院一般舉行大型活動都在主殿,這兒可同時容納好幾百人。今朝是慶功宴,所以蕭逸歌成了絕對的主角,被安排在了長武師父右下的主位。

  他換下盔甲,著一身白色錦袍,這袍子用紅色云絲鑲了衣邊,卻沒有任何繡花,簡簡單單十分大氣。腰間配一條嵌著紅色寶石的腰帶,瞧著與往常很不一樣。

  非但如此,他頭發也梳得不一樣,鬢邊發梢編成小辮以發冠固定,沒了往日稚氣,更多了幾分硬凈與清朗。

  他本就生得俊秀英氣,如此一看五官越發棱角分明,眉眼間的王者之氣也顯現了出來,透著與生俱來的那份高貴。

  我則因為上次害得整個書院丟臉的事情被安排在了最角落的地方,比漓漓都低了幾個等級。

  好在我也沒所謂,我坐在這兒就是吃。

  擺宴席就免不了歌舞助興,書院本就設有六藝講堂,所以三位師尊都點了些才藝比較出眾的來彈琴唱歌跳舞,很是熱鬧。

  我這些年一直在面壁思過,抄經文,也沒什么時間學才藝。尋思反正也輪不到我去表演,也沒理會。

  大師伯和三師伯的弟子才藝都不錯,長武師父好勝心強,思來想去,讓漓漓跳了一支邊疆舞。

  她雖然修為不怎么地,但跳舞確實不錯,引來一陣掌聲如潮。就連一念師尊都忍不住點評了她,說她不但長得漂亮,才藝也很好,也是個可造之材。

  聽他言下之意,好像覺得她配得上蕭逸歌。

  我很是生氣地看了眼主位上的蕭逸歌,見他也朝我這邊望過來,還微揚起一邊眉抖了下,我的氣一下就被他給抖沒了。

  漓漓被夸了甚是得意,傲氣地環視了在場的人一眼,遠遠指著我道:“師父,小七這些年雖然在面壁思過,但聽說她跳舞也不錯,不如也讓她來一段吧?”

  她肯定是故意的。

  我愣了下,下意識往蕭逸歌看了去,他莞爾一笑,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

  當著這么多人面,我也不想認慫,于是上前對著三位師尊拱了拱手道:“三位師尊,請容許七兒去換身應景的衣賞。”

  三師伯素常疼我,捋了捋胡子笑道:“好,好,七兒去換衣服,那月熙就來彈個琴助興吧。今朝是我昆侖山仙門大喜的日子,重在參與!”

  月熙起身深意地看了眼我,才往大殿中央走了去。

  我回屋過后,把蕭逸歌送給我的紅色仙衣換上,將頭發放下來纏了一條紅色絲帶,赤著腳又急急匆匆往主殿走去。

  剛到殿外,我就聽得漓漓在說,“師父,洛小七還沒有過來,恐怕是覺得才藝拿不出手不敢來了吧?要不,徒兒再給大家唱個曲子?”

  “我看,不必了吧?”

  她語音未落我就走了進去,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大殿中央,沖三位師尊鞠了個禮,“師父,七兒來晚了,請師父責罰。”

  長武師父看到我這身裝扮時愣了下,但很快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道:“七兒要給我們表演什么才藝啊?”

  “九重飛天!”

  我話一出,三位師尊神色倏然有些不對,但一閃即逝,我也沒太在意,轉頭看著蕭逸歌道:“小哥哥,你幫七兒伴奏如何?”

  “好!”

  蕭逸歌點點頭,覆手召出了一把金色古琴,這叫伏羲琴,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據說是他出生時一位仙君送的。

  九重飛天出自哪兒我并不知道,因為這是蝠婆婆教我的。

  她曾有一面奇怪的鏡子,用一張靈符就能召出鏡中的幻影,里面是一個看不到臉的女子在跳舞。

  這支舞非常的美,美到了極致。我雖學了點皮毛,但也受益匪淺。

  之前我被關禁閉的時候,為了讓蕭逸歌給我放水偷懶跳了一次給他看,后來他便經常給我伴奏。

  當蕭逸歌指尖劃過琴弦時,我赤足在殿內翩翩起舞,并隨著琴音旋律唱了起來,“月當空,不盡相思夢……”

  這支舞以前我只能跳其形式,而不能表現出精髓,因為它剛中帶柔,時而凌厲如風,時而妖嬈嫵媚,時而輕舞飛揚,時而又靜若止水,這需要很強的靈力。

  但現在不一樣,不知道是仙衣的原因還是我習了禁術,身體變得輕盈無比。

  我在萬眾矚目中拉下帷幕,卻沒有一個人給我鼓掌。轉頭看了眼四周的師兄師姐們,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搞得我特別不好意思。

  三位師尊也滿臉錯愕,尤其是師父,他的面色得用驚悚來形容,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一樣。

  我訕訕地上前鞠了個禮,道:“師父,大師伯二師伯,七兒跳的可好看?”

  沒人理會我,師尊們的臉色變得十分古怪。我不安地看了眼蕭逸歌,他也與長武師父交流了一下眼神,忽然起身朝我走來。

  “七兒,咱們先出去吧。”

  “我……”

  “你這怪物,妖孽,竟然敢如此忤逆不道。”身后漓漓忽然開始破口大罵我,于是我更加納悶了。

  蕭逸歌拉著我來到了后山梨園,一路上都不說話。我埋頭跟著他走,心里不禁納悶還有些惱火。

  我不信我沒跳好,可為何沒人夸贊我一下?

  走著走著,我發現周遭景物好像不太對,像被罩了一層血霜一樣,瞧著淡紅淡紅的。

  我忙往天空望去,卻發現整片蒼穹掛滿了星辰,一輪血月從星云中慢慢浮了出來,與那漫天的星子輝映,形成一幅美到極致的畫卷。

  后山梨園中的梨花倏然間如被血染了一樣怒放著,梨園中的香氣濃了好幾倍。

  我忙扯了扯蕭逸歌的衣角,示意他往天空看。他一抬頭就像被五雷轟頂了一樣,這個人都呆滯了。

  “怎么了小哥哥?”

  “好像……不太對勁!”他握緊了我的手,若有所思地望著天空,跟我講了十二年前的事。

  原來,這種奇觀在十二年前也出現過一次,也就是蕭逸歌出生之時。

  當時三清觀三位尊神同時卜卦,說此乃大吉之象,吉星降世。但同時又算出蕭逸歌魂不鎮體,得要小心養育。

  蕭逸歌滿月之時,仙界各路大仙都送來了賀禮,包括天帝都派了大殿下親自送來一只法寶:鎖魂鈴,以鎮他不穩之魄。

  所以在之后這些年,蕭逸歌并未出現任何事情。

  如今一紀過去,天空又出現了這種令人嘆為觀止的奇觀,卻又是他的生辰之時。

  所以這是什么?

  我忍不住又看了眼漫天星辰與那輪血月,還有血色梨花兒,映著那滿地白皚皚的積雪,瞧著美是美,卻美得太過詭異,很不真實。

  蕭逸歌伸手折了一枝梨花在手里,看了許久,忽然一手給揉碎了。我嚇得往后退了一步,怯懦地盯著他背影。

  他有些瘦,一身白色錦袍被血月染成了淡紅色。我隱隱覺得他越來越遠,遠到我都不敢去喜歡。

  許久,他轉過身來,瞧我一臉癡癡的,道:“七兒在看什么,傻呆呆的?”

  我下意識后退了步,訕笑道:“小哥哥,你比七兒高好多,本事也越來越厲害,七兒追不上你了。”

  “傻瓜,我本就應該厲害些,不然如何保護你?父親又還沒教你練劍,往后遇到危險怎么辦。”

  “我其實……可以保護自己。”

  長武師父說過,我修煉《乾坤陰陽訣》上的術法和禁術一事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蕭逸歌,所以我便沒說。

  他可能還覺得我像以前那樣只習文不習武,卻不知我走的是最逆天的鬼道,不能夠回頭。

  “走,咱們上樹看星星。”蕭逸歌拉著我縱身一躍,就落在了我們時常坐的一棵梨樹上,又把滿樹梨花給震落了不少。

  他指了指天空的血月,幽幽道:“七兒,你知道那血月代表著什么嗎?”

  “不是說大吉之象嗎?”

  “并不是,是大兇!”他睨我一眼,又道:“我出生的時候也是星辰漫天,但月亮沒有這么紅,也沒有彌漫著血霧。”

  我嗔了他一眼,“你那么小,怎么會知道。”

  “我知道,我生下來就被父親開了靈智,所以那天夜里的景象我記得很清楚。十二年過去,整整一紀,想不到它又出現了,其實我最不希望看到這輪血月,我討厭它。”

  他說著召出了一枚晶瑩剔透的鈴鐺,晃了晃跟我說,“若沒有天帝陛下這只鎖魂鈴,我恐怕是活不下來的。”

  “原來這就是鎖魂鈴啊?瞧著也沒什么異樣啊?”我拿起鈴鐺看了看,又還給了蕭逸歌,“小哥哥,為什么你會活不下來呢?”

  蕭逸歌又深意地看了眼我,捏了捏我臉沒做聲。

  我看他神色凝重,想來也不是在誑我,就又道:“小哥哥,照你這么說,三清觀的三位尊神卜的卦怎么會是大吉之象呢?”

  “因為天帝……”他頓了一下,沖我笑了下,“好了,不提這個了,過兩天我與父親要去仙界受封,你想去嗎?”

  “我一個凡人,不好去吧?”

  “傻瓜,你乃千年血棺凝成的肉身,怎么會是凡人呢?我教你如何幻化成真身,帶你上去,天后娘娘蟠桃園的桃子熟了,念斟邀我們去吃桃子。”

  “是偷吧?”

9834 3536585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658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河北快3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彩票控 北单比分直播500 天天乐棋牌电脑版下载 娱乐场所上班会性格会变吗 新体彩app官方下载 二码二肖中特期期准 电子游艺注册送体验金 河北20选5 新手炒股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