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75章 天譴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3-14 22:42:50

  第一次,我感覺到了念斟那深不可測的城府。

  他不是想帶我看廟會,也不是要救我出水獄,而是讓我來看看這個宮觀,石像,明白我如今豬八戒照鏡子里外不是人的尷尬。

  月熙在覆滅后的西楚國京都給我建造宮觀,寓意很是明顯:浚樂國滅了西楚國,成為最強霸主這事兒我功不可沒。

  可誰都知道浚樂國滅西楚國用的是什么手段,不是死一百兩百,一萬兩萬,而是一路屠城至京都城,這是活生生的殺戮。

  我被這樣一個嗜血的君王敬仰,會很光彩么?

  當然不!

  這京都城內定然還有西楚國的俘虜和殘余的百姓,他們會甘心情愿來拜我這個所謂的陰棺娘子?

  而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已經渡劫成功,依照仙界律例我是即將封神的人,我本就會很快得到尊位接受民間供奉,如今月熙居然來這么一出,豈不是讓天帝陛下膈應么?

  我真的搞不懂,月熙他為何要這樣做,把我原本無心所犯下罪孽放大到讓我無言以對的境地。

  而我更不懂的是,念斟用這樣直白的方式讓我目睹這一切,他是什么心思,是讓我恨月熙,還是僅僅告訴我有宮觀了?

  夜里,我趁客棧打烊過后,捻了個隱身符從廂房的窗口跳了出去,直奔皇宮而去,也沒跟念斟說。

  皇宮里燈火通明,帶刀侍衛分成一組一組,在各個大殿外巡邏。

  這兒的戒備前所未有的森嚴,令我很是納悶。按理說月熙有三萬煉尸護城,再加上淪為鬼修的陳申護著,沒必要這么興師動眾,勞民傷財。

  我在房頂上張望了許久,才看到乾坤殿的殿前守衛最多,估計是月熙的寢宮。于是便飛身躍了過去,穩穩落在了殿前院中。

  “咳咳咳,咳咳咳……”

  倏然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來,我一愣,躡手躡腳地走到了窗邊,在窗紙上戳了一個洞,湊了上去。

  里面的畫面令我頭皮發麻!

  寢宮里亮著很多蠟燭,可即便如此瞧著都死氣沉沉。濃烈的龍涎香味充斥在空氣中,卻掩不住那股人之將死的腥味。

  軟榻邊,陳申正扶著一個滿頭白發的男子站起來。他佝僂著身子,穿著白色中衣,衣服空蕩蕩的顯得有些大,袖口處露出來的手枯骨如柴。

  他是背對著我的,手里正舉著一幅畫在看,而那畫上的女子就是我,就是宮觀里的那個樣子。

  他看了那幅畫許久,又顫巍巍地卷了起來,轉過了身,是月熙。

  昏暗的燭光落在了他那張蒼老病態的臉上,映得一半臉森白,一半臉發青,再無他曾經的俊逸不凡。

  沒想到才一年多不見他就成了這般模樣,老態龍鐘像極了將死之人。我看他頂上三花只剩下了命魂,左右肩的魂火已經滅了。

  他快死了。

  他走到銅鏡邊盯著里面看了許久,伸出枯骨一樣的手把一頭白發捋了捋,無比唏噓道:“陳申,朕這輩子還能見著七七嗎?你說,她若知道朕如今變成了這個樣子,會不會難過呢?”

  陳申應該是看得到月熙的生命跡象,面色很凝重,扶著他坐下后才緩緩道:“皇上如果想要見她,臣這就去把她請過來。”

  月熙擺擺手,用力地喘了喘氣,“不用,朕不想她看到這丑陋不堪的樣子。”

  他說著從手腕上取下我借給他的鎖魂鈴,又道:“陳申,朕死后,你帶朕把這鎖魂鈴還給七七吧,不要提朕一個字,朕無言見她。”

  “皇上莫急!”陳申連忙又把鎖魂鈴給月熙戴上,撲通一聲跪了下去。他面色有些陰霾,猶豫。

  許久,他小心道:“皇上,臣斗膽說一句。”

  “講!”

  “皇上,你的陽壽已經所剩不多,臣原本想用昆侖山那摘星樓的八卦輪盤來為你祭靈借命,但臣的修為有限恐怕不行。這鎖魂鈴乃仙家寶物,不但可以鎮魂,還能鎖住人的三魂七魄,十分助于修行。如若皇上不幸仙逝,那便入鬼道,有了這鎖魂鈴的幫助是能再修成鬼仙的。”

  月熙一怔,又搖了搖頭,自嘲般咧了咧嘴,“朕的手上站滿血腥,哪里有資格再修仙。朕只想好生輪回轉世,若蒼天有眼讓朕再遇上七七……”

  他說著又拿起了那幅畫像,打開看了許久許久,長長輕嘆了一聲,“出去吧,朕想歇息了。你盡快找到合適傳位的人,朕怕是沒時間再等。”

  “皇上,臣不然把紫云神君請下來?他不是許諾過你,為陰棺娘子建了宮觀就賜你一顆仙丹嗎?就算不能續命,起碼也能讓你身體好些。”

  “朕殺了那么多人,氣數已盡,不用徒勞。”

  “……是!”

  陳申離開過后,月熙就坐在軟榻邊看我那幅畫像,他看得特別傳神。我原本想進去看看他,順便拿走鎖魂鈴,但最后想想也作罷了。

  他魂魄已散,早就魂不附體,如若拿走鎖魂鈴,估計他不用一炷香時間定會魂飛魄散。像他這種罪孽深重的人,想轉世輪回是不可能的。

  他因為罪孽太深死了也沒所謂,但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浚樂國的子民才安定下來不久,怕是經不起再一次戰亂,且在等等吧。

  ……

  此時的夜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時間,京都城內終于沒有那么喧囂了。馬路上零零星星還有些人,估計都是從廟會回來的。

  我沒有回客棧,出了皇宮就在京都城的街上沒有目的地亂混。我用了隱身符,也沒人看得到我。

  眼下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念斟,無法理解他。

  陰棺娘子的宮觀是他讓月熙修建的,所以在這之前他對月熙的一舉一動都心知肚明,包括他滅西楚國的事情。

  可他為什么不阻止?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說,他是默許的。

  不知不覺的,我又來到了宮觀門口,走近一看,朱漆的大門口還有一副題字:不渡蒼生渡乾坤,不問是非問生死。

  我不懂這個意思,可瞧著這龍飛鳳舞的字卻有點毛骨悚然。怎么看,怎么理解,這話都好像有點忤逆。

  我在門外站了許久,推門走了進去。可能香火旺盛的緣故,我一進門就有種輕飄飄心曠神怡的感覺,像是吃了仙丹似得。

  看來,我雖還沒封神,但供奉已經能化為功德為我所用。我心頭一動,捻了個手訣附身上了石像,很快聽到了各種各樣的心愿。

  “求陰棺娘子保佑我家公子今年高中狀元。”

  “求陰棺娘子保佑我寶兒快點病好……”

  “求……”

  很多心愿,求子、求病災等,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心愿。我聽了一會兒便不想聽了,因為我不想管,也沒有心情管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我正要離開,看到大門又被推開了,竟是那漓莊主帶著幾個下人拿著鐵錘鬼鬼祟祟進來了。

  他們一進來就朝石像沖過來,掄起鐵錘就砸過來。我正想出手,只見一道白影忽然落在石像前,拂袖便將那些砸石像的人給震飛好遠。

  是念斟。

  他彈了彈袖袍,睥睨著漓莊主,“漓莊主這是要做什么,三更半夜帶著下人來砸陰棺娘子的神像,誰給你的膽兒?”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紫云神君。你師父長武仙尊見著我還會給幾分薄面,你這么殺氣騰騰是幾個意思?”

  “放肆,紫云神君是你叫的?”

  念斟眸色頓寒,拂袖又是一震,那漓莊主的腿好像不受控制一樣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其余下人見狀,也顫巍巍爬過來跪著。

  漓莊主臉上兇氣橫生,又驚又怒道:“你要做什么?我家阿漓還在昆侖山修行,你不會連同門情分都不顧吧?你你,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機,是你煽動月熙滅了西楚國?你還故意讓魔界制造混亂調離昆侖神君,借此一個人獨占昆侖山仙門,我講得沒錯吧?”

  念斟微瞇起了眸子,黑漆漆的眸子忽然間透出幾分寒光,半晌他道:“漓莊主,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

  漓莊主很不怕死地道:“我怎么亂講了,我哪里有亂講啊,我親眼看到聽到你與魔宗一個長老在一品居談九燭魔獸的事情,我,我是親眼看到過。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則別怪我這嘴巴不老實。”

  念斟抬了一邊眉梢,笑道:“哦,既然你嘴巴不老實,那本君讓你變得老實。”

  說著,念斟緩緩舉起了手,一道狂戾的劍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他掌心飛出。我甚至來不及阻止,只見眼前一片血肉橫飛。

  腸子、胳膊、腿、腦袋……一塊塊血肉被震飛上天,再又雨點般地落下來,滋滋滋地冒著氣泡,不多時就化為戾氣。

  這,是魔宗的魂祭大法。

9834 3539187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918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下载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金牛国际娱乐城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查询休彩 足彩进球彩怎么买 南粤36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福建时时彩什么时候换 做贝店多久能赚钱 3d福彩中奖诀窍 c9999彩票游戏 贵州11选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