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88章 放過我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3-21 15:56:55

  軒轅劍一出,自然不會有好事。

  蒼穹之上的星宿命盤被蕭逸歌劈得粉碎,落下來的星子把附近的金殿砸得一片狼藉,差點連九宮連星陣都給破壞了。

  周遭飛沙走石,滿地星石噼里啪啦打得還沒去宮宴的仙家狼狽不堪,最后都罵罵咧咧跑了。

  我站在天涯邊望著蕭逸歌那悲憤絕望的影子淚流滿面,他的痛苦我感同身受,我跟他一樣恨極了這該死的蒼天,該死的注定。

  什么叫命數,那不都是人為的嗎?

  “小哥哥,小哥哥你回來,我們回昆侖山好不好?”

  我一刻也不想在這兒呆下去,不想看到這一堆冷漠無情的人。

  這六界蒼生誰不知道我和蕭逸歌相戀,誰都在說我們郎才女貌,可偏偏生出這種命數的事。

  那些與蕭逸歌素常來往親密的仙人,誰都沒有來為他說一句話。大概在他們眼里,命數是絕對神圣不可侵犯的東西。

  蕭逸歌氣瘋了,拿著軒轅劍劈星斬月,那一聲聲凌厲的咆哮和嘶吼透著靈魂深處散發出來的絕望和無助。

  我從未見過他這個樣子,忙捻了個手訣飛上去想阻止,卻又生生被劍氣的余威給震了回來。

  “小哥哥,小哥哥你回來啊……”我忙不迭地爬了起來,望著天空大喊,可他根本聽不見。

  驀然,念斟和大殿下帶著天兵天將沖過來了,兩人臉色都十分難看。尤其是大殿下,一張臉寒得跟滴出血來。

  他指著蕭逸歌怒喊,“蕭逸歌你是瘋了吧,知不知道擾亂天庭是重罪,你莫不是想死啊你?”

  念斟急匆匆朝我走來,邊走邊解下身上斗篷,道:“七兒,你先去摘星樓里躲著吧,別被這些星石砸到了。”

  他說著要把斗篷披在我身上,我側身就走開了,不想理他。天后亂點鴛鴦譜絕不是偶然,定是受了他的蠱惑。

  他眸色沉了沉,沒再說什么,轉身與大殿下一起帶著天兵天將往天際抓蕭逸歌了。一群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帶回來,連捆仙繩都用上了。

  蕭逸歌十分狼狽,頭發亂了,唇角還淌著血,一身白色錦袍上血跡斑斑。他滿目血絲爆裂,死咬著后牙槽怒視著念斟和大殿下,那是恨,是怒。

  一百多年了,我從未見過他發瘋發狂成這個樣子。他從來都那么狂傲霸氣,那么強大,仿佛天塌下來他一個人就能撐住。

  我哽咽著吸了吸鼻子,走上前用撥開了他臉上亂發,小聲道:“小哥哥,我們回昆侖山去吧?”

  “還想回昆侖山?”大殿下滿臉陰霾地看了我一眼,冷喝道:“昆侖神君擾亂天庭律例,暫時要關押在天牢里,你若不想參加蟠桃宴,就自己回去吧。”

  “不行,不能抓他!”我忙張開手擋在了蕭逸歌面前,嚇得心驚膽戰,“小哥哥不是有意的,求大殿下放過他吧,我保證回到昆侖山他不會再做錯事。”

  “你當這天庭律法是擺著好看的,是為你而設?”大殿下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招了招手道:“來人,把昆侖神君押去天牢候審。”

  “別,你們別……斟哥哥,斟哥哥放了小哥哥吧,他不是有意的,不是……”

  我終究是沒攔得住大殿下把蕭逸歌帶走,眼睜睜看著他被押去了天牢。念斟親自給天牢上了枷鎖,還下了一道封印,深怕人跑掉。

  隨后他一臉凜然地跟我道:“七兒,按照天庭律法,逸歌這事兒重則用刑,輕則關押幾個月,你若要執意留在仙界,就去我府上住著吧?”

  我怒視他許久,咬牙道:“不用了,我去求天帝陛下!”

  我往宮宴那邊去了,老大遠就聽到里面歌舞升平,并沒有誰被這點小插曲影響到。也或者說,他們并不關心。

  仙人修行很多會摒棄七情六欲,所以大部分人都冷漠無情。但凡事不關己,都不過是他們茶余飯后的笑料罷了。

  我走到宮宴門口張望了下,里面起碼坐著上百個人,都是頗有地位的仙家。

  天帝天后正高坐大殿之上,接受著所有人的敬仰。長公主坐在天后右下方,也是舉足輕重的存在。

  我遙遙看著開心快樂的他們,這瞬間心如刀割。

  原本,我應該像長公主和大殿下一樣身世顯赫,再不濟像念斟那樣也能承歡膝下。可現在我成了什么,不過是被遺忘唾棄的小丑。

  或許,在天帝天后眼中,所謂的兇煞仙魄是誰都無所謂,他們只是需要那么一個人存在著。

  回想起之前天后給我吃桂花糕的樣子,真真兒是諷刺。

  我在門口站了許久,把滿腹委屈平息了過后,昂首闊步朝殿前走了去。眾仙家看到我進去也都停止了高談闊論,一臉狐疑地望著我。

  我上前恭恭敬敬跪了下去,道:“昆侖山仙門洛小七拜見天帝陛下,天后娘娘,見過長公主!”

  天帝淡淡蹙眉,指了指長公主邊上的位置道:“坐吧,好不容易來一趟天宮,多玩一會兒。”

  我五體投地拜了下去,道:“天帝陛下,小七是來為小哥哥求情的,他并非有意擾亂天庭次序,還請天帝陛下饒他這一回。”

  長公主小聲提醒我,“小七,這里是蟠桃宴,不談公事。過來我這兒坐下,好好吃點東西,看看歌舞吧。”

  我很固執,依然跪著,“求天帝陛下網開一面,放過小哥哥!”

  天帝頓時有些不悅,道:“這兒是天后設的蟠桃宴,你跪在這兒作甚,不嫌丟人嗎?”

  丟人?

  呵呵!

  我又道:“那小七就跪到凌霄寶殿前去,等候天帝陛下!”

  “怎么,你是覺得下跪就能逼迫朕放了他?曾幾何時,我天庭律法用跪就能從輕發落的?荒唐!”

  天帝聲音很平靜,但話卻擲地有聲,我聽得出他那壓抑著的怒火。我抬頭倔強地看著他,沒吭氣,也沒屈服。

  他輕嘆了一聲又道:“洛小七,朕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這是天意,朕也不能逆天而行,你說對么?”

  我梗著脖子道:“天帝陛下做什么,說什么都對,小七只想求天帝陛下開恩把小哥哥放了,他不是有意要觸犯天律的!”

  他眸色沉了下來,冷冷道:“這兒是蟠桃宴,是天后特意邀請眾仙來娛樂的,朕希望你有點分寸。”

  我也很不客氣,“好,那小七便去凌霄寶殿前等候天帝陛下。等你們酒足飯飽了,總該要處理公事的吧?”

  “……滾!”

  ……

  原來天宮也會下雨,與人間一樣。

  以前我總以為天宮是六界最風平浪靜的地方,不會有風雨。誰料我剛跪到凌霄寶殿外,天際“轟”地一聲驚起一道天雷。

  好像就在我頭頂爆開了一樣,劈得我頭皮發麻。

  雷聲剛過,豆大的雨點子就噼里啪啦下了起來,很快就把我淋成了落湯雞。天幕還黑漆漆的,也不曉得何時才會天亮。

  度日如年,大概就是這種心情。

  我跪在這兒心力交瘁,擔心蕭逸歌在天牢里出事,擔心他因為怒火攻心而再吐血。這次他比我受的刺激要大,因為他從來沒想過我們的姻緣會是蒼天不許。

  而我早在和念斟看三生石的時候便有了心結,這一百多年來,我無數次做夢都不是好兆頭,只是我從未跟蕭逸歌說。

  現在想想,民間那說書人真不是在瞎編亂造。

  眼下我已經不奢望與蕭逸歌比翼雙飛了,只想他好好的跟我一起回昆侖山,即便不能成親,能朝朝暮暮相依也是不錯。

  雨越下越大,瓢潑似得,打得我頭昏腦漲。

  其實我這點倔強在天帝面前顯得很可笑,他是何等睿智何等霸氣的一個人,怎么會因為我的下跪而屈服。

  說到底,我算個什么呢,不過是連神籍都沒有的地仙。

  我只是不甘心,我不甘心。

  “七兒,跟我回宮吧,這雨來勢洶洶,一時半會兒不會停的。”

  耳邊響起了念斟的聲音,我一抬頭,看到他拉起斗篷給我遮住了滿天飄搖的雨點子,自己卻被大雨淋得狼狽不堪。

  我揉了揉眼睛,冷冷道:“你走吧,我在這兒等天帝。”

  “你怎么就不懂呢,天帝乃仙界至尊,你這么逼他不是給他難堪嗎?他就算有心要放逸歌也沒有臺階啊?”

  “那你要我怎么做,我要怎么做啊?他們一句八字不合就生生拆散了我和小哥哥,那些人知道什么是愛,什么是情嗎?”

  “可你見過哪一對逆天而行的婚姻是幸福的?織女姐姐、七仙女、素女,她們現在過得如何你沒聽過嗎?”

  “……”

  我竟無言以對,因為織女和蕭逸歌的關系比較好,她的故事我聽得最多。她至今和牛郎都不能團圓,永遠在等,無止無盡地等著一年僅有的一次鵲橋相會。

  我不要那種無望的等候,我寧可不成親,也要朝夕相依地看著,念著。

  念斟又道:“七兒,嫁給我好嗎?我才是你真正的有緣人啊,我愛你不比他少一分。七兒,如果你答應,我即刻就去請求仙父下旨,我……”

  “斟哥哥!”我輕輕打斷了念斟,望著他一字一句道:“我只說這一次了,往后你也不要再提。我愛小哥哥,如果此生與他無緣,我就等來世,來世等不到,再等下一世。只要他還在,我一定就在。”

  他臉上的溫柔在逐漸凝滯,眼底開始出現了陰霾。

  我又補了一句:“我不愛你,也不會愛你,天庭配得上你的仙女很多,請你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

9834 3541597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4159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二八杠麻将 000001上证指数新浪行情 国彩微信群 快乐扑克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自由的百科a 新快3历史最大遗漏 排列5红球杀号专家 极速11选5 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