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88章 放过我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9-03-21 15:56:55

  轩辕剑一出,自然不会有好事。

  苍?#20998;?#19978;的星宿命盘被萧逸歌劈得粉碎,落下来的星子把附近的金殿砸得一片狼藉,差点连九宫连星阵都给破坏了。

  周遭飞沙走石,满地星石噼里啪啦打得还没去宫宴的仙家狼狈不堪,最后都骂骂咧咧跑了。

  我站在天涯边望着萧逸歌那悲愤绝望的影子泪流满面,他的痛苦我感同身受,我跟他一样恨极了这该死的苍天,该死的注定。

  什么叫命数,那不都是人为的吗?

  “小哥哥,小哥哥你回来,我们回昆仑山好不好?”

  我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不想看到这一堆冷漠无情的人。

  这六界苍生谁不知道我和萧逸歌相恋,谁都在说我们郎?#25490;?#35980;,可偏偏生出这种命数的事。

  那些与萧逸歌素常来往亲密的仙人,谁都没有?#27425;?#20182;说一句话。大概在他们眼里,命数是绝对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

  萧逸歌气疯了,拿着轩辕剑劈星?#23545;攏?#37027;一声声凌厉的咆哮和嘶吼透着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绝望和无助。

  我?#28216;?#35265;过他这个样子,忙捻了个手诀飞上去想阻止,却又生生被剑气的余威给震了回来。

  “小哥哥,小哥哥你回来啊……”我忙不迭地爬了起来,望着天空大喊,可他根本听不见。

  蓦然,念斟和大殿下带着天兵天将冲过来了,两人脸色都十分难看。尤其是大殿下,一张脸寒得跟滴出血来。

  他指着萧逸歌怒喊,“萧逸歌你是疯了吧,知不知道扰乱天庭是重罪,你莫不是想死啊你?”

  念斟急匆?#39029;?#25105;走来,边走边解下身上?#25918;瘢?#36947;:“七儿,你先去摘星楼里躲着吧,别被这些星石砸到了。”

  他说着要?#35759;放?#25259;在我身上,我侧身就走开了,不想理他。天后乱点鸳鸯谱绝不是偶然,定是受了他的蛊惑。

  他眸色沉了沉,没再说什么,转身与大殿下一起带着天兵天将往天?#39318;?#33831;逸歌了。一群人费了?#25490;?#20108;虎之力才把人带回来,连捆仙绳都用上了。

  萧逸歌十分狼狈,头发乱了,唇角还?#39318;?#34880;,一身白色锦袍上血迹斑斑。他满目血丝爆裂,死咬着后?#21862;?#24594;视着念斟和大殿下,那是恨,是怒。

  一百多年了,我?#28216;?#35265;过他发疯发狂成这个样子。他从来都那么狂傲霸气,那么?#30475;螅?#20223;佛天塌下来他一个人就能撑住。

  我哽?#39318;?#21560;了吸鼻子,走上前?#35980;?#24320;了他脸上乱发,小声道:“小哥哥,我们回昆仑山去吧?”

  “还想回昆仑?#21073;俊?#22823;殿下满脸阴霾地看了我一眼,冷喝道:“昆仑神君扰乱天庭律例,暂时要关押在天牢里,你若不想参加蟠桃宴,就自己回去吧。”

  “不行,不能抓他!”我忙张开手挡在了萧逸歌面前,吓得心惊胆?#21073;?#23567;哥哥不是有意的,求大殿下放过他吧,我保证回到昆仑山他不会再做错事。”

  “你当这天庭律法?#21069;?#30528;好看的,是为你而设?”大殿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招了招手道:“来人,把昆仑神君押去天牢候审。”

  “别,你们别……斟哥哥,斟哥哥放了小哥哥吧,他不是有意的,不是……”

  我?#31449;?#26159;没拦得住大殿下把萧逸歌带走,眼睁睁?#37259;?#20182;被押去了天牢。念斟亲自给天牢上了枷锁,还下了一道封印,深怕人跑掉。

  随后他一脸凛然地跟我道:“七儿,按照天庭律法,逸歌这事儿重则用刑,轻则关押几个月,你若要?#21254;?#30041;在仙界,就去我府上住着吧?”

  我怒视他许久,咬牙道:“不用了,我去求天帝陛下!”

  我往宫宴那边去了,老大远就听到里面歌舞升?#21073;?#24182;没有谁被这点小插曲影响到。?#19981;?#32773;说,他们并不关心。

  仙人修行很多会摒弃七情六欲,所以大部分人都冷漠无情。但凡事不关己,都不过是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

  我走到宫宴门口张望了下,里面起码坐着上百个人,都是颇有地位的仙家。

  天帝天后正高坐大殿之上,接受着所有?#35828;?#25964;仰。长公主坐在天后右下?#21073;?#20063;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我遥遥?#37259;?#24320;?#30446;?#20048;的他们,这瞬间心如刀割。

  原本,我应该像长公主和大殿下一样身?#32769;?#36203;,再不济像念斟那样也能承欢膝下。可现在我成了什么,不过是被遗忘唾弃的小丑。

  或许,在天帝天后眼中,所谓的凶煞仙魄是谁都无所?#21073;?#20182;们只是需要那么一个人存在着。

  回想起之前天后给我吃桂花糕的样子,真真儿是讽刺。

  我在门口站了许久,把满腹委屈平息了过后,昂首阔步朝殿前走了去。众仙家看到我进去也都停止了高谈阔论,一脸狐疑地望着我。

  我上前恭恭敬敬跪了下去,道:“昆仑山仙?#24597;?#23567;七拜见天帝陛下,天后娘娘,见过长公主!”

  天帝淡淡?#20037;迹?#25351;了指长公主边上的位置道:?#30333;?#21543;,好不容易来一趟天宫,多玩一会儿。”

  我五体投地拜了下去,道:“天帝陛下,小七是?#27425;?#23567;哥哥求情的,他并非有意扰乱天庭次序,还请天帝陛下饶他这一回。”

  长公主小声提醒我,“小七,这里是蟠桃宴,不谈公事。过来我这儿坐下,好好?#32536;?#19996;西,看看歌舞吧。”

  我很固执,依然跪着,“求天帝陛下网开?#24187;媯?#25918;过小哥哥!”

  天帝顿时?#34892;?#19981;悦,道:“这儿是天后设的蟠桃宴,你跪在这儿作甚,不嫌丢人吗?”

  丢人?

  呵呵!

  我又道:“那小七就跪到凌霄宝殿前去,?#32676;?#22825;帝陛下!”

  ?#38712;?#20040;,你是觉得下跪就能?#30772;入?#25918;了他?曾几何时,我天庭律法用跪就能从轻发落的??#22902;疲 ?/p>

  天帝声音很平静,但话却掷地有声,我听得出他那压抑着的怒火。我抬头倔强地?#37259;?#20182;,没吭气,也没屈服。

  他轻叹了一声又道:“洛小七,朕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这是天意,朕也不能逆天而行,你说对么?”

  我梗着脖子道:“天帝陛下做什么,说什么都对,小七只想求天帝陛下开恩把小哥哥放了,他不是有意要触犯天律的!”

  他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这儿是蟠桃宴,是天后特意邀请众仙来娱乐的,朕希望你有点分寸。”

  我也很不?#25512;?#22909;,那小七便去凌霄宝殿前?#32676;?#22825;帝陛下。等你们?#35889;?#39277;饱了,总该要处理公事的吧?”

  ?#21834;?#28378;!”

  ……

  原来天宫也会下雨,与人间一样。

  以前我总以为天宫是六界最风平浪静的地?#21073;?#19981;会有风雨。谁料我刚跪到凌霄宝殿外,天际?#26114;洹?#22320;一声惊起一道天?#20303;?/p>

  好像就在我头顶爆开了一样,劈得我头皮发麻。

  雷声刚过,豆大的雨点子就噼里啪啦下了起来,很快就把我淋成了落汤鸡。天幕还黑漆漆的,也不晓得何时才会天亮。

  度日如年,大?#21866;?#26159;这种心情。

  我跪在这儿心力交瘁,担心萧逸歌在天牢里出事,担心他因为怒火攻心而再吐血。这次他比我受的刺激要大,因为他从来没想过我们的姻缘会是苍天不许。

  而我早在和念斟看三生石的时候便有了心结,这一百多年来,我无数次做梦都不是好兆头,只是我?#28216;?#36319;萧逸歌说。

  现在想想,民间那说书人真不是在瞎编?#20197;臁?/p>

  眼下我已经不奢望与萧逸歌比翼双飞了,只想他好好的跟我一起回昆仑?#21073;?#21363;便不能成亲,能朝朝暮暮相依也是不错。

  雨越下越大,瓢泼似得,打得我头昏脑涨。

  其实我这点倔强在天帝面前?#32536;?#24456;可笑,他是何等睿智何等霸气的一个人,怎么会因为我的下跪而屈服。

  说到底,我算个什么呢,不过是连神籍都没有的地仙。

  我只是不?#24066;模?#25105;不?#24066;摹?/p>

  “七儿,跟我回宫吧,这雨来势汹汹,一时半会儿不会停的。”

  耳边响起了念斟的声音,我一抬头,看到他拉起?#25918;?#32473;我遮住了满天飘摇的雨点子,自己却被大雨淋得狼狈不堪。

  我揉了揉眼睛,冷冷道:“你走吧,我在这儿等天帝。”

  “你怎么就不懂呢,天帝乃仙界至尊,你这么逼他不是给他难堪吗?他就算?#34892;?#35201;放逸歌也没有台阶啊?”

  “那你要我怎?#37259;觶?#25105;要怎?#37259;?#21834;?他们一句八字不合就生生拆散了我和小哥哥,那些人知道什么?#21069;?#20160;么是情吗?”

  “可你见过哪一?#38405;?#22825;而行的婚姻是幸福的?织女姐姐、七仙女、素女,她们现在过得如?#25991;?#27809;听过吗?”

  ?#21834;?/p>

  我竟无言以对,因为织女和萧逸歌的关?#24403;?#36739;好,她的故事我听得最多。她?#20004;?#21644;牛郎都不能团圆,永远在等,无止无尽地等着一年仅有的一次鹊桥相会。

  我不要那种无望的?#32676;潁?#25105;宁可不成亲,也要朝夕相依地?#37259;牛?#24565;着。

  念斟又道:“七儿,嫁给我好吗?我才是你真正的有缘人啊,我爱你不比他少一分。七儿,如果你答应,我即刻就去请求仙父下?#36857;?#25105;……”

  “斟哥哥!”我轻轻打断了念斟,望着他一字一句道:“我只说这一次了,往后你也不要再提。我爱小哥哥,如果此生与他无缘,我就等来世,来世等不到,再?#35748;?#19968;世。只要他还在,我一定就在。”

  他脸上的温柔在逐渐凝?#20572;?#30524;底开始出现了阴霾。

  我又补了一句:“我不爱你,也不会爱你,天庭配得上你的仙女很多,请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9834 3541597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4159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