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21章 無臉婆婆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4-06 23:15:22

  蒼穹之巔,原來是這樣無窮無盡的。

  我抱著雙膝坐在天涯邊望著黑漆漆的天空,密密麻麻到處都是星子,一顆顆都泛著淡淡的光茫,像人的眼睛一眨一眨。

  人家說仙境很美,可我來了之后才發現,這兒只有蒼涼,孤寂,和無窮無盡的陰霾和黑暗。

  沒錯,天宮是黑暗的,與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就連掛著的那些燈籠,都像是地獄中的鬼火,陰森森,凄凄切切。

  “娘親,爹爹會來找我們嗎?”

  “娘親,寶寶好想爹爹,爹爹長得跟寶寶一樣好看哦。”

  兩個小家伙一人抱著我一只胳膊,小腦袋就掛在我胳膊上,懵里懵懂特別可愛。

  我回想起離開連陰山時的那一幕,不敢跟孩子們討論爹爹的問題。縱使我記不得之前的事情,但也曉得現如今念先生和蕭逸歌之間有著深仇大恨。

  一個是天尊,一個是魔尊,從來都勢不兩立。

  而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念先生手里似乎捏著蕭逸歌軟肋,在迫使他妥協。

  我不曉得那個尸蹩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仙父的神識”,難道那只尸蹩身上有前仙帝的神識?那前仙帝又為什么會被奪了神識?

  再有,念先生的這個帝位,是不是謀朝篡位得來的?

  如果是,我到底要怎么辦,又該怎么辦呢?

  我越想越覺得惆悵,越未知的東西,其實越恐懼,尤其是似是而非的那種。

  “冥王殿下,此處風涼露重,還請你和孩子們移駕靈闕宮歇著吧。不然天帝陛下回來,會責怪卑職照顧不周的。”

  來者是南緯,聽聞他之前是守護南天門的天將,后來因為立下不少豐功偉績而升了官,現在與北經一樣,是五極戰神之一。

  我揉了揉孩子們小腦袋,問道:“靈兒,堯兒,還要看星星嗎?”

  靈兒偏著小腦袋問我道:“娘親,天宮是不是有蟠桃,可以帶我們去吃嗎?”

  “這個……”我遲疑地看了眼南緯,笑問道:“南緯將軍,我能帶著孩子們去蟠桃園轉轉嗎?”

  南緯一臉難色,“冥王殿下,蟠桃園已經不是當初的蟠桃園了,里面也沒有熟的桃子,冥王殿下還是回宮歇著吧,天帝陛下可能要回來了。”

  “靈兒要去,要去嘛!”

  靈兒又抱著我大腿撒嬌,乖萌的樣子令我無法拒絕,于是我又看向了南緯。最后他拗不過,總算是答應讓我們去轉轉。

  去蟠桃園要穿過御花園,蓮池等地方。

  不過我特別不理解的是,蓮池的荷花是枯萎的,里面的水腥臭無比,還有無數死去的魚,已經都爛掉了。

  御花園的就沒有花,除了遍地枯葉之外,連個花骨朵都沒有。

  我覺著,如今的天庭好像沒有生機的墳場,到處都是死氣沉沉一片。

  南緯把我們帶到蟠桃園就走了,說是天宮當職的天將不多,他得到處都看看,轉轉,免得被有心之人趁虛而入。

  我尋思,這六界都是念先生手里的了,還有誰會趁虛而入,那不是找死么?

  我原本以為,蟠桃園里至少是郁郁蔥蔥到處都是紅彤彤的果實,其實不然。

  這兒比御花園里也好不了多少,桃林雖然沒有全部枯萎,但桃子就指頭大小,根本吃不得。

  靈兒和堯兒不甘心,飛奔著往桃林深處去了。這地方并沒什么危險,我也就沒有跟過去,精力沒孩子們好。

  我四下里轉了轉,看到了桃林中的一棟小木屋,就一間屋子。

  好像是有人。

  我好奇地走了過去,看到一個黑漆漆的人影拎著燈籠,正佝僂著背在木屋四周尋找著什么。

  “老人家,你在尋找什么吶?要不要我幫你找?”我很熱心地道。

  這黑影怔了下,緩緩轉過身來,待我看清她樣子時,頓時一陣毛骨悚然:她雖是個女流,但沒臉,頭發下就一團模糊。

  我佯裝鎮定,悄悄吐了一口氣才訕訕道:“對不起,我,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她仿佛在看我,隨即搖了搖頭,道:“并沒有,你來這兒作甚?”

  嘶啞陰冷的聲音,就像是地縫里冒出來的聲音似得,透著土腥氣。

  我趁著燈籠的微光仔細打量了一下這老婆婆,她著一件黑色素衣,全身上下一團黑,除了那團模糊不清的臉。

  能住在天宮的人,應該不是鬼吧?可她身上的鬼氣好重啊,陰陰的。

  我回道:“孩子們想吃蟠桃,我便帶他們過來看看,沒想到打擾到婆婆你了,真的對不起。”

  這婆婆幽幽道:“整個天宮靈氣都沒有了,怎么會有仙桃呢?你們且回去吧。”

  我忙又道:“婆婆,你知道天宮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嗎?”

  她怔了許久,用一種很怪異的語氣道:“天譴,有人逆了天,做了不該做的事,就把仙界的氣數揮霍了。”

  “那,這仙界別的神仙呢?”

  “沒死,恐怕也活不長了吧。”

  聽這婆婆語氣,她好像知道得還挺多的。我原本想再多問一些事情,忽然感受到一股極兇的戾氣從園子外傳來,便住了嘴。

  一轉頭,就看到念先生站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棱角分明的臉頰在黑暗中顯得無比陰森。

  這婆婆沒再說什么,拎著燈籠又進了屋,眼前瞬間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好在我這雙眼睛能夜視,倒也沒所謂。

  念先生闊步走來,淡淡問我道:“七兒在這兒做什么,跟一個守園子的老嫗也能聊一塊兒啊?”

  可能是因為連陰山的那一幕,我對念先生起了戒備心,小心翼翼道:“孩子們想吃蟠桃,我帶他們過來看看,不巧遇上了老婆婆,就聊了兩句。”

  他把我摟在胸前,輕輕捋了下我發絲,忽然把我頭摁到他心口,道:“七兒,我們成親吧,我一刻也等不了了。”

  我嚇了一跳,“……為,為為什么這么快?”

  他挑起眉峰,眸色有些涼,“你不想嫁給我?”

  “我……”

  “你心里還有那個人么?在連陰山的時候,我看到你很關心他。為什么,我對你這么好,你可曾關心過我?”

  念先生摟著我腰肢的手往我臀部滑了下去,把我摁向了他略微有些灼熱的身體,“七兒,哪怕這天塌了,我也不會允許有任何變數發生,我要娶你。”

  我掙扎了下,想把他的手打開,他卻忽然捏著我的下顎就吻了過來。我腦子一抽,狠狠一口咬住了他的舌尖。

  血腥氣在齒間蔓延,他卻不為所動,依然兇狠放肆地在我唇齒間掠奪。

  我不知道念先生哪兒來的那么大力氣,幾乎把我摟得喘不過氣來。待他放開我時,我踉蹌了好幾步才緩過氣來,腦門上已然泛起一片細汗。

  他似乎,變狠了。

  我咬著牙怒視著他,顫巍巍道:“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為什么我會沒有記憶?你一直在騙我對不對,我根本沒有要嫁給你。”

  “七兒,在你面前,我只想保留自己最好的一面,我希望你明白,在這世界上,你是唯一不想傷害的女人。”

  我厲聲道:“你欺騙我還不算傷害嗎?斟哥哥,人是有本能的,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在昏迷之前我愛的人不是你,而是蕭逸歌。”

  “你胡說!”念先生沖過來一把抓住我雙肩,眼神又急又怒有驚恐,“你是喜歡我的,七兒你是喜歡我的。”

  “你放手,你不要逼我,否則我,我……”

  “你怎樣?”

  念先生欺近我,唇角還掛著一縷被我咬出來的血跡,所以樣子看起來很是猙獰。我被他嚇得六神無主,呼吸都小心翼翼。

  他貼著我的臉,咬著我的耳垂道:“七兒,為了得到你我付出了很多,請你不要逼我。我說了,這天底下我唯一不想傷害的人是你,但其余的,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包括你的兒女。”

  隨后念先生丟下我走開了,背著手頭也不回。暮色下,他那一頭散亂的頭發被風揚起,宛如群魔亂舞似得。

  我靠著樹干滑坐了下去,眼淚忽然奪眶而出,眉眼間的汗水混著眼淚,滴答滴答瀑布似得滾落。

  我知道念先生不是在恐嚇我,他一定做得到。

  我怎么辦,我怎么辦?

  邊上傳來輕輕的腳步聲,我轉頭看去,那無臉婆婆又拎著燈籠出來了,走到了我面前,意味深長地道:“你經歷十世磨礪,是沒有資格蹲在這兒哭的。”

9834 3549023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4902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青海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 全民麻将下载桌面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足彩胜负彩规则 永利彩票网址 江西时时彩开奖 36选7开奖结果福建 2017福彩中奖地区 淘宝快3 快乐10分8个号任5复式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