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43章 余生,陪你轉轉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4-17 10:19:19

  三重天往上,黑暗在急速蔓延。我感覺這黑暗就是覆蓋天宮的永夜。它沒能吞沒仙界,是因為六界之中仙界最強大。

  但如若混沌存在,那么仙界被吞沒是遲早的問題。

  罷了,我現在顧不上研究這個,我要看看倉倉在打什么主意。再有,我想把天之痕開啟了,把爹爹和娘親他們救出來。

  “你這個孽障!”

  剛上南天門,我便隱約聽到念先生氣急敗壞的罵聲。忙捻了道隱身符,飛到凌霄寶殿一看,才發現倉倉倒在地上,口齒流血。

  天宮里的人不多了,上次小哥哥的大力金剛神壓打死了許多人,如今留在天宮的仙家都是念先生的心腹。

  有陰陽君、南緯北經兩大將軍,以及幾位我沒見過的仙君。

  蕭條的天宮,比人間都還要蒼涼。若非四海龍王那幾顆夜明珠在發光發亮,這兒肯定跟冥界一樣暗無天日。

  倉倉因為疼而蜷縮成了一團,但黑白分明的眸子卻凌厲地盯著念先生,一張臉微微有些扭曲。

  她拭了拭唇角的血,眸光淡淡從陰陽君身上劃過,又落在念先生臉上,很怪異地笑了一下。

  道:“斟哥哥,吃了那些生魂,你現在寒毒已經消失,經絡也通了,你應該感謝我才對。試問這世上,有誰像倉倉這般為你著想?”

  難道,倉倉拘了那么多生魂來,是給念先生吃的?

  念先生眉眼間青筋暴漲,可見他十分憤怒,他緩緩舉起手,召出了弒君劍,“倉倉,你道朕舍不得殺你么?”

  倉倉掙扎著站了起來,哭笑道:“那你殺啊,你看看你身邊還有多少擁護你的人。你殺了我爹爹娘親,我不依然死心塌地地跟著你嗎?我變得不孝,不義,全都是為了你。”

  念先生的劍舉了許久,卻始終沒有殺死倉倉,最后他又收起了劍,道:“南緯,把倉倉押入天牢,任何人不得探視!”

  “是!”

  “眾卿也退下吧。”

  “臣等告退!”

  陰陽君沒有走,他杵在柱頭邊,大半個身子都靠著柱頭,瞧著身體很虛弱的樣子。

  念先生幽幽看他眼,道:“那些生魂,是你讓倉倉去拘的吧?以她那點本事,怎么可能拘得來。”

  陰陽君也沒否認,咳嗽了幾聲道:“你當初養著魔女,不也是為了取她的修為嗎?若非她那靈力一般人得不到,你早就成為六界最強的人了。如今倉倉幫你拘了生魂來給你療傷,讓你強大,性質不一樣么?”

  念先生沒做聲,竟一屁股坐在了凌霄寶殿外的石階上,昂頭望著墨黑的天際愣神。

  許久,他才道:“離星,你說朕如若把仙界還給仙父,天宮還能回到以前繁花似錦的樣子嗎?”

  “不能!”

  陰陽君脫口道,一點委婉都沒有。但可能說太急,他又一陣急促的咳嗽,根本止都止不住。

  我估摸著,他的傷病沒好。

  念先生擰著眉看著他,滿眼憂心。似乎想說什么,但終究沒說出口。

  陰陽君喘了很久才又道:“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如今六界命數全改,怎是說回去就能回去的?小斟,你沒有退路。”

  “朕沒有想過退,只是覺得,如果天地混沌,六界萬物蒼生都不在了,朕這個天帝當著還有什么意思呢?”

  頓了頓,他又補了句,“不,可能朕也沒了,又化為了天地間一股靈氣。或者,連靈氣也不是了。”

  陰陽君沉默好一陣子,道:“那也未必!”

  念先生望向他,“嗯?”

  “當年,鬼仙、魔女和天后分別選擇了你、魔尊和冥王來孕育,乃表示著天、地、人。本是為了化解天地間的一場驚天浩劫,奈何鬼仙和魔女心生嫌隙而選錯了魂,這才出現了天魔雙生的事,也導致了三位絕世佳人差點香消玉殞。”

  原來當初我、小哥哥和念先生是同時出現在大荒的靈魄。而我之所以被天后孕育,其實是因為鬼仙和魔女選錯了魂。

  難怪那日在九幽鬼郡的囚牢里,小哥哥會問魔女那么奇怪一個問題。

  我倒是好奇了,究竟誰才是我命中注定的母親呢?

  鬼仙?魔女?

  陰陽君頓了頓,又道:“小斟,這一切足以證明一個事實:六界的命數并非是注定不變的,人為的影響十分巨大。”

  念先生微瞇起了眸子,睨著陰陽君道:“你的意思是?”

  “事在人為!你既然能逆天當了天君,為何不能再改變這天地混沌的命數呢?只要你夠強大,沒有什么改變不了。”

  “強大?”

  念先生捋了捋垂落在雙肩的白發,淺淺一笑,沒再說什么。陰陽君卻覆手一召,面前出現了無數小木盒子。

  我認得這木盒子,是用來裝仙家神識的。

  “小斟,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既然已經吃下了無數凡人的生魂,又何不把這些全都吃了呢。仙家的神識比起凡人的生魂來,那是云泥之別。”

  這個該死的陰陽君,竟然唆使念先生吞噬神識。這要是被他吃下去了,那還得了,這是包含了爹爹、娘親和哥哥姐姐的神識。

  念先生盯著那些神識沒做聲,臉上也沒有表情。

  陰陽君又道:“小斟,你不想成為這六界最強嗎?魔尊本就厲害無比,他還得了冥王的精元,眼下算得上是這六界最強的人了。”

  念先生斜睨他一眼,意味深長地道:“離星,你為什么那么希望朕成為六界最強的人?”

  陰陽君忽然就沉默了,一張陰柔絕美的臉變得煞白煞白。我看到他負于身側的手在抖,他的情緒很是糾結。

  念先生就那樣昂頭望著他,夜明珠的照耀下,他的輪廓越發棱角分明,世間千百萬個男人中,也找不到這般氣質的。

  不可否認,師父的顏值在六界之中是十分出眾的,唯有小哥哥能壓過他。

  “……我的日子不多了,我不希望在走的時候,你前面還有誰攔著你的路。”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樣久,陰陽君才回道,但聲音卻落寞無比。

  念先生神色凜了凜,道:“大荒里有一種名為圣血草的藥草,聽說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想必也能修復被大力金剛神壓震斷的心脈,朕可以去取。”

  “有你這份心,我便死而無憾了。”陰陽君唇角泛起了一抹笑意,又道:“不過不用,那所謂的圣血草,不過是天帝當年一個謊言罷了。”

  念先生眉心微蹙,“你說什么?”

  “天后生冥王的時候差點死去,天帝沒有辦法,就用他的心頭靈血做藥引,因為血氣強烈,就誑天后說是從大荒拿的圣血草,血氣強是草藥的氣味。”

  “……怎么會?”

  這一刻,念先生的眼底才出現了一縷恐慌。他下意識握住了陰陽君負于身側的手,道:“你告訴朕,如何才能救你?”

  陰陽君低頭看著念先生握著他的手,眸光忽然暖得化不開。他顫巍巍地伸手覆上了他的臉,像在笑,卻又在流淚。

  “小斟,我真想活到地老天荒的那天,就這樣看著你。因為我怕,我走了你就把我忘記了。”

  剛說完,他就又劇烈地咳嗽了起來,但這次咳得比方才還要久。待他緩下來的時候,唇角全都是斑斑血跡。

  念先生唇角顫了下,別開頭道:“你幫朕打下了江山,朕如何能忘記你呢?”

  陰陽君擦了擦唇角的血跡,滿眼期待地道:“那除此之外呢,還有別的嗎?”

  他見念先生久久沒做聲,笑了笑又道:“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你心里愛著誰,我在你身邊一千多年還能還不知道么?只是,這么多年愛而不得,我挺為你不值的。”

  “七兒對朕,也算是仁至義盡了,誰讓我當年迫不及待離開大荒,錯失了他呢。”

  陰陽君輕嘆了聲,道:“小斟,你若真想得到她,我可以為你做最后一件事。”

  “不用,余下的時間就讓朕好生陪陪你吧。離星,縱觀這六界萬里河山,你最喜歡哪兒?朕陪你去走走。”

  陰陽君臉色大喜,“真的嗎?”

  念先生盯著他,用袖袍拂去了他一臉淚痕,道:“君子一言,你不信朕嗎?”

9834 3553065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5306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末世之红警无敌 多盈在线怎么注册不了 河南快3计划默默向上游 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 内蒙古时时彩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首推GO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吧 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的 河北快三 热门赚钱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