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55章 演戲累不累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4-22 21:05:10

  我終于明白小哥哥為什么要讓陰陽君拿掉我的記憶,因為那實在太不堪回首了。那些話字字扎心,比他刺在我身上的三劍都要疼。

  即便是這樣回憶一下,我心都疼得跟撕裂了一般。

  三劍啊,心都被剁碎了。

  小哥哥的臉色煞白,眸中再無那冷冽之色,而是愧疚,懊悔。他動了動唇要說什么,但最終一個字也沒說出口。

  念先生拉過我,輕輕拍了拍我滿頭落雪,柔聲道:“七兒,為師可有騙你半分?”

  你沒有騙我,但卻是別有用心。

  我怔怔看了師父許久,走到了小哥哥面前,伸手覆上了他冰涼涼的臉。可能是他修為太強大的原因,雪花兒看到他都要躲。

  “小哥哥,你告訴我,這一千多年來,你哪個時候愛我最為純粹?沒有算計,沒有欺騙,只是因為愛我而愛我?”

  “我說你會信嗎?”

  “會!”

  小哥哥看我許久,輕聲道:“我從未愛過你,因為我一出生就知道天魔雙生,唯有一人能活。我在大荒等了成千上萬年,總不能等來自己魂飛魄散。”

  “那你為什么不殺了我?”

  “因為你詛咒過我,要我經歷世間所有痛苦,且萬劫不復。我把鮫珠給你,把魂火給你,剜掉眼睛給你,都不過是你詛咒的應驗。”

  頓了頓,他又補了一句,“若非我死,否則會不斷經歷你的詛咒,周而復始,永不停止。你說,我拿什么去愛你這樣一個詛咒我的女人?”

  “是啊,你經歷了世間所有痛苦,為什么會愛我這樣一個女人呢?”我望著他黯然無光的眸子,道:“小哥哥,演戲累不累?”

  他不語。

  我用指尖劃過他的眉眼,臉龐,最后落在了他的心口。

  小哥哥的心跳得很快,一縷黑色的靈力從他心口冒出來,眷戀不已地纏上了我的指尖,像是在親吻我的手。

  是龍璽里的飛龍。

  人有時候,身體的本能比嘴更實誠,我相信自己的判斷。

  我收回手,望向了雪霧中的海平面,估計那擎天鎮魂石柱已經龜裂得不像樣子,把這整片海水都給染紅了。

  看樣子,六界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經陷入混沌。

  不能再等了!

  我盯著手中的吞靈劍,朝著海面走了過去。念先生和小哥哥都不約而同跟了過來,我忙喝住了他們,“別跟過來!”

  念先生急道:“七兒,你還下不去手嗎?殺了他啊!”

  其實直到方才念先生把神識還給我,我才曉得他把吞靈劍交給我的原因:小哥哥與我契約過陰陽龍鳳璽,這世上只有我能殺得死他。

  而小哥哥瘋狂奪取靈力,只是想要壯大自己修為,用三魂去修補擎天鎮魂石柱。他逼我殺他,不過是想讓我活下去。

  但是……

  我轉頭看著小哥哥和念先生,淺笑了下,“記得當年在大荒時,你們都許諾會愛我一生一世,可師父卻最先離開我,而小哥哥你卻親手殺了我。如果還有下輩子的話,求你們不要再來打擾我,我寧可生生世世都孤身一人。”

  最后,我把吞靈劍狠狠扎進了自己心口,仰天發出了一陣聲嘶力竭的嘶吼,令蒼天都要垂淚的聲音。

  “啊……”

  這瞬間,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都傳來了萬鬼同悲的嘶吼,聲聲不絕于耳。

  “七兒!”

  “七兒!”

  小哥哥和念先生悲憤的呼喊被我的嘶吼掩蓋,我看到身體慢慢幻化為血光,旋轉著往空中飛了去。

  焚天之怒,只有千年血棺才發得出這種聲音。

  飛揚的雪花倏然間變成了血色,漫天的血紅,像是在下血一樣。一股強熾的業火從海面,地面以及山脈冒出來,把天地間封鎖在了焰火之中。

  我的真身飛快旋轉著往擎天鎮魂石柱那邊而去,棺身在洶涌地冒著血,這個畫面瘆人至極。

  小哥哥飛身朝我撲了過來,他想抓我,但已經不能了。棺身好像開始碎散,飄出了無數與我一起嘶吼的幽魂,好多好多。

  非但如此,四面八方的鬼魂全部都朝我飛撲而來,試圖再與我融合在一起。

  我如法炮制地下了個咒:“皇天在上,我愿以血肉之軀祭獻,三魂七魄封印,以一己之力保六界萬里江山,至死不渝……”

  “七兒不要,求你!”

  沒等我說完,小哥哥飛來抱住了我從血棺里飄出來的魂,“傻丫頭,我費勁十世才把你凝成血肉之軀,你怎么可以這樣踐踏?”

  焚天血祭起,沒有血肉之軀祭獻,三魂七魄風云,哪能結束得了。

  我望著小哥哥道:“你能舍得自己,我為何舍不得自己?既然我們注定要有個人死去,為什么不可以是我?”

  “誰人都可以,但你不可以!”

  “若這天地還在,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千年血棺是吞噬了成千上萬個鬼魂才形成,此時鬼魂一個個灰飛煙滅,棺身也快要碎了。我來不及講更多的話,只能癡癡望著小哥哥,想再多看一眼。

  如果還有來世,我們不要在一起,因為太痛苦了。

  “蕭逸歌,你這混蛋,要不是你,七兒也不會這樣!”

  就在此時,念先生忽然召出弒君劍朝小哥哥撲了過來。

  小哥哥臉一沉覆手召出一道乾坤符,把我的魂魄鎖進了快碎散的棺身之中,恢復了我的人形。

  隨后他召出軒轅劍,舉劍迎上了念先生的劍招。可能是實力懸殊太大,他一劍就把念先生給震開了。

  念先生忽然捻了個手訣,生生從我身上把吞靈劍給拔走,朝著小哥哥就刺了過去。他的眸色是赤紅的,恨及了小哥哥。

  “七兒本該是朕的,你卻硬生生把她從朕的身邊奪走。帝君之位是朕的,可天帝偏偏選了有魔根的你,該死的你,把屬于朕的所有東西都奪走。”

  風馳電擊間,小哥哥和念先生已經打了千百招。

  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暗了下來,是黑暗在吞噬光明,六界就要徹底混沌了。周遭狂風大作,海面掀起一層又一層的血色巨浪拍向我們。

  天空血淋淋的雪花兒沒停,鋪天蓋地。

  小哥哥和念先生越打越遠,兩個人被一片紅紅的雪花封鎖,我看也看不清,掙也掙不開,焦急如焚。

  “鐺!”

  忽然兵刃相撞的巨響,一截冒著血光的劍鋒從風雪中飛出來,正好從我眼前飛過,是念先生的那柄弒君劍。

  緊接著,只見念先生和小哥哥同時飛來,念先生手執半截殘劍,倒退著飛過來。小哥哥那柄軒轅劍,插在了他的心口。

  兩人退到我身邊的時候就沒退了,念先生用手死死拽著劍鋒,血從他指尖滴答滴答掉。他的樣子好生狼狽,一頭白發凌亂無比。

  小哥哥面色冷冽,睨了眼我道:“七兒,殺他,還是不殺他,你一句話!”

  “我……”

  軒轅劍正在瘋狂吞噬念先生的靈力,如果他再不療傷,最終肯定魂飛魄散。但他很無所謂的樣子,斂下眸子看著我,唇角竟然是微揚著的。

  “七兒,你希望為師死去嗎?如果想,把這把劍拔出來,再刺為師一劍如何?死在你的手里,是為師這輩子最大的安慰。”

  “師父……”

  他又道:“聽話,劍穿心的滋味很難受,送為師一程好嗎?”

  想起小哥哥當年刺了我三劍,劍劍穿心,我冷不丁打了個寒顫,道:“你曾經不是很想要萬里江山嗎,怎么現在一心求死?”

  他笑笑道:“要那萬里江山,只為博得你紅顏一笑,可惜你從未笑過。拔劍送為師一程吧,往后六界之中,就再沒有念斟這個人了,你也不用難受。”

  我還沒做聲,小哥哥直接把軒轅劍給拔了出來,轉手遞給了我。我看著劍鋒上滴答滴答的血,又一陣發憷。

  “七兒,殺了為師,快啊。”

  “師父,我……”

  我接過劍還沒動,忽然聽到天空中傳來一陣飛龍馬車的聲音,緊接著一個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念先生面前。

  是倉倉。

  她朝我拱了拱手,“冥王殿下,請看在斟哥哥曾是你師父的份上,放過她一命。”

  頓了頓,她又朝小哥哥鞠了一躬,“魔尊殿下如此獨領風騷,還請放過斟哥哥,往后的日子,倉倉為奴為仆毫無怨言。”

  我下意識看了眼小哥哥,他斂下眸子冷喝了聲,“帶著他滾!”

9834 3556282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5628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qq捕鱼大富翁新手卡 pc蛋蛋在线预测99 3d直选专家精准预测软件 浙江快乐彩 下欢乐斗地主最新 湖北快3跨度表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组技巧 投注站总结 竞猜篮彩让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