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73章 心魔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4-29 23:55:24

  “我不是你兒子,你快走吧,這兒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堯兒與我擦肩而過時,狠狠拽開了我拉著尊皇袖袍的手,還面無表情地看我一眼,畢恭畢敬跟在了尊皇身后。

  “你,你說什么?”

  我愣在當場,直到堯兒和尊皇走沒影了才反應過來,身子無法控制地晃了幾下,腦子很空白。

  發生什么事了?

  我的堯兒怎么不認得我了,還穿得像個乞兒。

  我下意識跟了過去,跟到了冰窟窿外,看到尊皇就斜躺在一張獸皮椅上,堯兒單腿跪著在他跟前倒酒。

  而莫愁則在冰窟窿中央跳舞,跳的還是那首膾炙人口的《離魂曲》。

  “人生如夢一揮間,難相忘,朝夕相依九重天。

  情意綿綿,不若醉去……”

  莫愁唱跳的功夫都是極強的,聽得尊皇如癡如醉。

  他一只腳翹在椅子上,一只腳屈膝,將手搭在上面輕輕地打著節拍。他側目斜睨著我,唇角揚起一抹陰鷙的寒笑。

  那俊美的側顏逆著光,分明就是小哥哥的神韻。

  我怔怔地站在洞口,仿佛被五雷轟頂了似得,懵了,亂了。

  “莫愁,莫愁!”

  我喊莫愁,她轉圈的時候明明看到我了,卻也裝著不認識我似得把目光挪開了。

  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沖到尊皇面前拂袖把冰桌上的菜肴全部掃在了地上。覆手召出斬魂冥刃對準了他。

  “你這禍害,你把他們怎么了?”

  “收手!”

  令我想象不到的是,堯兒霍然起身,手一召,一把冰刃出現在他掌心,他直接就對準了我頸窩。

  見我未動,他又陰惻惻地道:“我數到三,你趕快離去,否則就對你不客氣了。”

  狠戾的話像把利刀,狠狠扎在了我心頭,我頓時就淚眼婆娑了。

  然而莫愁的歌舞沒有停,尊皇依然保持著他那個目空一切的姿勢,劍拔弩張的是我與堯兒。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堯兒,看著他毫不留情用冰刃沿著我脖子劃了一圈。他雖沒傷我,卻也是扎心的警告。

  我鼻子一酸,道:“堯兒,我是娘親啊,你怎么不認得我了?”

  他臉一沉,道:“我沒有娘親,你不想死的話就快走!”

  我眼淚嘩地一下滾了下來,轉頭望向莫愁道:“莫愁,你們到底怎么了?怎么不理我啊?”

  莫愁充耳不聞,依然揮舞著水袖,孜孜不倦地跳著舞,轉著圈,唱著歌,她仿佛機器似得。

  堯兒吼道:“出去!”

  我怕堯兒真的會用那冰刃扎我,于是轉身離開了冰窟窿,抬頭望著白皚皚的天,覺得光怎么跟刀子似得,刺得人眼睛不停地流淚。

  我失魂落魄地走到海邊,遠遠遙望著海那邊,用了法術,卻沒有看到那三根擎天鎮魂石柱。

  我覺得蹊蹺,捻了個手訣上了半空中,依然沒看到石柱子,整個海面白茫茫一片。

  這莫不是幻境?

  我覆手召出了魂音,咬破指尖擠了滴血在笛孔,吹了一道乾坤符出來。

  當符文結成符時,周遭一切瞬間消失無蹤,原本白皚皚的天倏然間黑了下來,熟悉的戾風襲來。

  這是又回到黑洞里了嗎,這他媽到底是哪兒?

  我勃然大怒,拿著魂音到處亂劈,怒吼道:“你到底是誰,你為什么要在黑洞中設下幻境,你給本王出來!”

  無人應我,只有風在咆哮,足以把人挫骨揚灰的風。

  我終于明白,我是遇上那神出鬼沒的黑風暴,被困在黑洞里了。

  黑洞里面的時間軸是錯綜復雜的,一旦進錯時空就會出現方才那樣詭異的幻境。我剛才防不勝防,竟遇上了。

  “洛小七,你可知剛才的畫面代表什么意思?”

  就在我尋機會離開這黑洞時,陰陽君又幽幽開口了,但這次他不再那么吊兒郎當,有些嚴肅。

  我“嗯”了一聲,等著他的下文。

  他又道:“因為你知道蕭逸歌是禍世,腹中孩子也是禍世,你在害怕,怕他們殺你。你靈魂深處最害怕什么,就會遇見什么。”

  我言不由衷道:“你胡說,童童和小哥哥都不會殺我的。”

  “可你很清楚那死神鐮刀是架在你脖子上的不是?其實你怕死,你比任何人都要怕死,所以才看到了那樣的幻境。你不信任曾是禍世的蕭逸歌,更害怕你那未出世的孩子殺你,對么?”

  “……我沒有,你胡說,你亂講。”

  “你有,你急于找到你的爹爹和娘親,就是希望他們能為你出謀劃策,拿掉你脖子上的死神鐮刀對不對?”

  “你放屁!”

  “其實你沒有那么大無畏,你每次的視死如歸,都不過是走投無路被逼無奈的選擇,對么?”

  這個混蛋,令我無言以對。

  我承認,陰陽君每一個字都戳在了心頭,這都是我心里想過卻不敢承認的事情。

  小哥哥對我的感情,我一直在信任和不信任之間徘徊。

  而對于童童,一開始我義無反顧要做他母親,可在知道脖子上有一把刀懸著時,那種義無反顧就成了我的負擔。

  不可否認,我愛他們,愛小哥哥,愛童童。可同時我也想守護著他們,不想先他們一步而去,所以我很怕死。

  我急著找到爹爹娘親,以他們睿智,一定會給我想辦法的。

  一沉默,黑洞里就只剩下了懾人的厲風,仿佛刀子一樣一下下在我身上刮。

  我抱著雙臂跪在了地上,滿心被陰陽君戳破偽裝的尷尬和狼狽。原來我內心深處如此猥瑣,如此不堪一擊。

  “那你要我怎么做,聽天由命嗎?”

  許久,我才聽到自己嘴里發出來的沙啞刺耳的聲音,好像用盡了我所有力氣,透著絕望和挫敗,沮喪得令人心酸。

  陰陽君毫不留情道:“沒有你,小斟不會成為鬼仙的傀儡,更不會為了那該死的帝位而冒天下之大不韙。他愛你是個錯,可你更是這天地間的錯。”

  是啊,沒有我,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是,上蒼偏偏造就了我,我能怎么辦?

  陰陽君唯恐我不難過似得又道:“所以你為什么不死呢,和你懷中胎兒一起死去,那么從此往后就不會有死神,小斟再也不會卑微地等待你的憐惜,這六界就太平了。”

  “對啊對啊,你為什么不死呢?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可不是,快死了吧。”

  “別說了,你們別說了!”

  陰陽君語音未落,我耳邊仿佛出現了無數聲音,都在質問我為什么不死,吞噬了成千上萬個人的魂魄和血肉,為什么不以死謝罪。

  “賤人,你去死啊,你這禍國殃民的東西。”

  “殺了她,殺了她這妖言惑眾的妖姬。”

  “她就是個禍害,就不應該活著。”

  “你去死啊,遲早都得死,為什么不早點死?”

  我死死捂著耳朵,可這些聲音卻依然如魔音一般鉆入我的耳膜,像是要擠爆我耳朵似得。我無助地望著四周,黑漆漆的,一點光都沒有。

  “去死,你快去死啊,你活著做什么呢,你馬上都要被自己兒子殺死了,你活著不痛苦嗎……”

  耳邊的聲音愈演愈烈,震得我耳膜都要破了似得。我瘋了似得到處跑,到處碰壁,像是有無數雙手在推擠我,我站也站不穩。

  “爹爹,娘親,小哥哥,小哥哥,你在哪兒?靈兒,堯兒,你們都在哪兒啊……”我聲嘶力竭地尖叫著,可沒有人來幫我。

  耳邊成千上萬個人喊著要殺我,要我去死,我召出斬魂冥刃瘋狂地砍著他們,越砍這些聲音就越大,不絕于耳。

  “去死啊,你害死那么多人活著做什么?你什么都救不了,你男人為你填了石柱子,你母親為你賠了半條命,你毀了整個蕭氏王朝,你血洗天庭……”

  我被這些憤怒的聲音逼得無處可逃,于是忍無可忍地怒喊道:“好,我死,我死給你們看好嗎!”

  說著我舉起斬魂冥刃,毫不猶豫地朝心口狠狠扎了下去。

  但就在此時,我忽然聽到一聲憤怒的龍嘯,由遠及近。緊接著,我心口忽然泛起了淡淡的血色光芒,一只小小的血色鳳凰從我心口飛了出來。

  它像一盞明燈照著我前行,我跟著它一路走,不知道走了多遠,多久,終于看到了一線光明。

  不,那是爹爹身上散發出來的神輝。

  我看到爹爹了,他身著玄色錦袍,長發束冠,威風凜凜地站在那兒。他的身邊,依偎著美艷不可方物的娘親,在朝我招手。

9834 3559457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5945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足球图片壁纸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网查询 斯诺克赛程 新疆十一选五 买时时彩怎么赚钱 快乐8登录网 3D311期的开奖号码预测 云南十一选五直三开奖 贵州11选5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