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06章 大結局1

書名:陰棺娘子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西極冰 更新時間:2019-05-18 23:19:44

  我從入定中醒來,也不曉得過去了多少個日日夜夜,感覺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見了前世的點點滴滴。

  我目睹了前世所有的風起云涌,仿佛又經歷了一遍肝腸寸斷。

  我也終于明白,陰陽君為何會答應小哥哥封掉我關于蕭氏王朝的所有記憶,并非是怕我受不了,而是因為念先生。

  在焚天血祭時我知道了真相,知道了穿心三劍是怎么來的。如果我留著記憶轉世,就算殺不了念先生,但也絕不會認他為師。

  師父啊,處心積慮三生三世,最終卻落得那么個下場。

  我在想,他最后若依然執迷不悟的話,估計這六界已經進入混沌時期了。

  還是老君說得對,人這輩子是逃不過“命數”二字的,天道輪回,所有逆天的東西最后都會再回到本該有的軌跡上來。

  我呢,算不算是個逆天的存在呢?

  當然,不管逆天與否,我都不在乎。

  作為六界至尊的天君,我就是天,天就是我,只要不是像童童那樣的洪荒之力出現,一切就都在我掌控之中。

  只可惜,我唯一想要掌控的東西卻是始終無法掌控:小哥哥的命!

  “娘親,你在這兒想什么呢?”

  身后傳來堯兒的聲音,我轉頭看去,不由得一愣。

  堯兒又長高了不少,儼然一個玉樹臨風的小公子哥。

  他穿著織女特意為他做的玄色錦袍,還把鯤鵬振翅翱翔的樣子也繡在了上面,風流倜儻得很。

  我朝他招了招手,“過來,娘親抱抱!”

  堯兒居然一下紅了臉,扭扭捏捏道:“娘親,人家已經是個小男子漢了,摟摟抱抱成何體統嘛。”

  我一挑眉,故作不悅,“……喲,你這是嫌棄老娘我咯?”

  “孩兒才不敢呢!”

  堯兒走過來靠在我身邊坐下,把頭擱在了我肩頭,又道:“娘親,孩兒要回北冥了,往后就不能經常回來看你,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去吧,你師父齊淮還在北冥等著你呢。閑暇之余,去天涯海角看看你爹爹,跟他說娘親很想他,很想很想。”

  “孩兒明白,一定會守護著爹爹的。”

  我捧起堯兒的臉看了許久,他長得太像小哥哥了,所以我倏然就紅了眼圈,“有空也回來看看娘親,娘親在這天上高處不勝寒,也甚是寂寥。”

  “娘親別哭,鯤鵬一日能飛千里,孩兒時常回來看望你就是。”

  我點點頭,又道:“蟠桃園的桃子熟了嗎?熟了的話摘幾個回去給你師父吃。”

  “孩兒挖了幾棵樹苗準備種在北冥,如若真的能開花結果,哪兒就會出現更多的生靈,北冥就不再荒無人煙了。”

  這大概只是堯兒的夢想吧,否則地球上也不會出現南北兩極。

  我也沒潑他冷水,起身輕輕摟了下他,道:“回去吧!”

  “孩兒拜別娘親!”

  堯兒給我行了叩拜之禮后,騎著鯤鵬飄然遠去,我怔怔望著他們越來越遠的影子,忽然間又忍不住淚眼婆娑。

  一個個都離開了我,丈夫、孩子、親人、朋友,留下我孤家寡人在這天上,日日數著這滿天星辰,何等落寞。

  不一會兒,靈兒和大白也回來了,身后還跟著墨靈,她手里還拎著個大食盒。

  “娘親你醒啦?”靈兒跑過來抱著我的胳膊蹭了蹭,又道:“孩兒還以為你會入定一年半載呢,正準備跟墨靈仙子去玩。”

  我捏了捏靈兒精致的臉蛋,笑道:“娘親再不醒來,恐怕就要認不得你和弟弟了。”

  墨靈沖我拱了拱手,道:“臣見過陛下,方才小公主說要吃糕點,臣就多做了一點,給陛下也帶了些來。”

  “墨靈仙子有心了,謝謝你這些天照顧靈兒。”

  “陛下入定是大事,臣自然有責任保護小公主。”

  見他們都以為我這些日子是在入定,我也沒解釋。如今蕭氏王朝的子民大都已經輪回,一切也算是過去了。

  不過我心里還惦念著一件事:尊皇當初說他收了小哥哥的殘魂,可是我到死也沒有拿回那些殘魂,所以小哥哥在靈機仙山還留有一縷殘魂么?

  這事兒我很疑惑,但是我不敢抱有希望。

  因為當年小哥哥得了靈兒的臍帶靈血,后來便修得了魂魄,那尊皇與他不共戴天,定然不會留著那點殘魂的。

  這其中,墨靈應該是比較清楚的。

  于是我跟靈兒道:“靈兒,陰陽君想要收你為徒,讓你做新的引魂人,娘親覺得這事兒可行,不然讓大白送你下去吧?”

  靈兒眸子轉了轉,幽幽道:“娘親,你的意思是孩兒可以下凡去玩咯?”

  “咳……”我嗔她一眼,訕訕道:“不是去玩,是學藝!”

  “大白,走也!”

  靈兒面色一喜,飛身躍上大白背脊,拍了拍它大腦袋就跑了出去,我都來不及跟她說陰陽君是在麒山云頂上。

  墨靈看著她們走遠,才若有所思地看著我,道:“陛下遣走小公主,可是有什么事要與臣說?”

  我點點頭,“確實有些事情想問你,坐吧,嘗一嘗朕當年在昆侖山和小哥哥一起釀造的梨花釀!”

  我讓宮娥送來了一壇梨花釀和一些簡單的菜肴和蔬果,親自給墨靈倒了一杯。

  她端起酒杯看了看,又放下了,“陛下有話請直說,臣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般盛情,倒是令臣誠惶誠恐的。”

  “也沒什么特別的事,只是想問一下當年你和尊皇之間……”

  “他從未喜歡過臣!”

  看墨靈眉宇間浮起的淡淡陰霾,想必還沒有放下尊皇,或者說是小哥哥。

  我忙道:“不是這個意思,朕依稀記得當年尊皇收了小哥哥一些殘魂,不曉得這些殘魂他是融了還是怎么了?”

  墨靈微微一愣,“陛下的意思是?”

  “朕想試試能否把他找回來。”

  墨靈遲疑道:“對不起陛下,臣并不知道殘魂所在!”

  “……你不知道?”

  “陛下有所不知,當年紫云神君蠱惑尊皇,讓他耗盡大部分修為把鬼仙的魂魄封印在血符里。后來他被奪舍去殺你,被沈月熙用軒轅劍刺了一劍后修為失了很多,臣只顧著照顧他,也沒顧得上別的。”

  “你說什么?殺朕的是尊皇?”

  難道不是小哥哥嗎?最后那些話不是小哥哥跟我說的嗎?

  我頓然間覺得毛骨悚然,如果那是尊皇的話,那小哥哥呢?一直到我死小哥哥也沒有出現嗎?

  墨靈斂下眸子,端起酒杯小心翼翼汲了一口,又道:“確實是尊皇沒錯,你祭獻過后,他把你的殘魂帶回了靈機仙山。”

  居然是尊皇把我帶回了靈機仙山,那后來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正待問墨靈,卻看到她低垂的眼角忽然劃過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恰巧落入了杯盞中,還濺起了淺淺酒花。

  “墨靈,你怎么了?”

  墨靈的臉色忽然間就變得煞白,傷心極了。我也沒敢吭聲,覺得她可能有什么不為人知的事情埋在心里頭。

  許久,她揉了揉眸子看了眼我,吸了吸鼻子,“對不起陛下,臣方才有些失態。”

  “無妨,那……后來呢?”

  “其實尊皇很愛你,他嘴上說著恨你,可宮觀的布置,送給我的衣服首飾都是你喜歡的,他還讓我學你一顰一笑。”

  “對不起墨靈,這……”

  墨靈搖搖頭,“臣不怪你,這六界之中誰不知他很愛你呢,他能為你承受那么嚴重的懲罰,又怎會因為你推他下誅仙臺而恨你。”

  我竟無言以對!

  墨靈又道:“他眼看著你就剩了那么點殘魂要灰飛煙滅,便用自己的精元把你養在魂甕里,同時每日用心尖靈血喂養你。”

  “所以……”

  “你知道,你是千年血棺凝出來的,即便沒了肉身也會吞噬靈血。他說要養出你的魂,就得用心尖靈血。”

  原來不光是臍帶靈血可以養魂,心尖靈血也是可以的。那如果找到小哥哥的殘魂,修成人形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墨靈滿臉悲戚地訴說著當年的事情,想必當初她狠狠愛過尊皇的。她哭了很久,也喝了很多的梨花釀。

  我只能靜靜看著她,也不好說什么。

  她頓了頓又道:“他就要死了,臣不忍心看著他死去,又特別嫉恨你,就把裝著你殘魂的魂甕丟進了連陰山下的封印里,和他的骨骸封在一起。”

  我越來越糊涂了,問墨靈道:“朕入了封印是怎么出來的?為何又再世輪回了呢?”

  “是太子殿下一直守護著你。”

  原來,念斟早在蕭氏王朝覆滅之前,就利用職務之便把小哥哥引入了八卦誅神陣中封印了。

  他怕小哥哥修出魂魄,修成鬼仙。

  誰知無心插柳,這番操作卻令小哥哥修出了魂魄,最后修出仙根成了陰司冥王。

  我又問墨靈,“所以你從始至終都不知道小哥哥的殘魂在哪兒?也沒見尊皇與他的魂魄融合過?”

  “未曾!”墨靈想了想,又道:“他倒是提過一次,說若非用靈力給鬼仙封印,定能融了那些殘魂。”

  所以,尊皇不是不想融小哥哥殘魂,而是沒有那本事融。

  也所以,他的殘魂還在!

9834 3567256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6725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金钥匙配资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印度 股票指数 2011年4月股票推荐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测试 鸿满仓配资 股票融资卖入是好是坏 股票涨跌咋看 期货配资是怎么回事 淘股吧不死鸟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