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18章 呸呸呸呸

书名:朱门贵女守则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鸿一菌 更新时间:2019-08-21 18:07:39

  陈喜属于穷人乍富,即便风光回宫擢升管事太监,对陈宝这等总管大太监的?#27425;?#20381;旧深刻骨血,一听陈宝语气不对立即缩肩弓腰,极尽所能减少存在感,但本能反应归本能反应,低垂的?#25104;?#21364;带着隐秘的笑意。

  小豆青却没被陈宝唬住,先给楚延卿请安,才答陈宝的话,“陈总管稍安勿躁,这个时辰皇妃能去哪儿?自然是还在屋里安睡。”

  她规矩不错半点,话却说得刁钻,眼中也透着隐秘的笑意。

  小豆花本性活泛,一不担心楚延卿发真火,二不怕同出万寿宫的陈宝,偏要吊陈宝胃口,“陈总管轻声些,皇妃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陈总管可别把皇妃吓着了!”

  远山不理会这些,见楚延卿一双厉?#21487;?#36807;来,忙蹲身福礼,“殿下不必担心,皇妃好好儿的。殿下只看狗儿猫儿在哪儿,皇妃就在哪儿。”

  近水也是个活泛的,闻言咧嘴无声笑,抬手先击一掌,“都进来吧!”

  沦为下手的四大宫女应声而入,抬?#20154;?#25265;脸盆,请着安行着礼,脑中转着等在外间听见的只言片语,即没瞧见念浅安在屋里,也想不通念浅安竟在屋里,一时即惊且奇。

  为首十然惊奇之余,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羞喜,飞快收回瞥见楚延卿赤着?#20185;?#38271;立当中的目光,低垂的?#25104;?#28014;起别样情绪。

  殿下这是恼上皇妃了?

  才想到这里,就听近水抬?#33267;?#20987;两掌,“去吧!”

  十然还当这是命她们送上?#20154;?#27611;巾,微抬头正要动作,却见已无警戒之色的大狗小猫闻声而动,掉转狗头矮下猫身,呲溜钻进床?#20303;?/p>

  屋里很快响起一阵窸窣怪响,似是凉席拖地的声音。

  随即果然露出一角竹编龙凤呈祥的席面,席上卧着正好睡的念浅安,腰间软绸布料正叼在奋力将人带席拖出床底的大黄狗嘴里。

  满室俱?#30149;?/p>

  陈喜忍着笑上前,单膝蹲到大黄?#20961;?#36793;,“轻点慢点,别惊着皇妃。”

  语气相当熟稔,不仅跟狗说人话,还对此情此景毫不见怪。

  被噎个半死的陈宝更:?#21834;?/p>

  突然很想化身为狗,?#20302;?#21676;一口又闹乌龙的皇妃怎么破?

  眼中厉色变惊色的楚延卿也:?#21834;?/p>

  突然很想自?#20102;?#30524;,假装被狗叼出来的不是他媳妇儿怎么破?

  然后就见小黑猫慢悠悠跟出床底,喵呜一声叫,轻盈跳上念浅安的?#30631;ぃ?#21069;爪抱脸扭着腰身蹭得十分欢?#30149;?/p>

  媳妇儿的小?#30631;?#34987;?#24187;?#30561;了。

  这是公猫母猫?

  回不过神的楚延卿又:?#21834;?/p>

  打狗看主人,打猫要不要看主人?

  同样止不住胡思乱想的陈宝也:?#21834;?/p>

  突然又想化身为猫,?#20302;?#30561;一下皇妃看起?#26149;?#33298;服的?#30631;?#24590;么破?

  啊呸!

  呸呸呸呸!

  呸完忍着满身惊悚冷汗,偷觑一眼仿佛神魂离体的楚延卿,赶忙清清喉咙正色问,“这、这是怎么回事儿?#20426;?/p>

  陈宝略结巴,但很识时务,立即乖觉地将声音压得极轻极低。

  答话的是近水,笑语即轻柔又跳脱,“皇妃自小睡觉就不老?#25285;?#20170;儿只是睡床底,已经算不上稀奇了。念妈妈最犯愁皇妃的睡相,早几年常有久找不见皇妃的时候。说来还得谢殿下,多亏殿下送宠物又送来喜公公,才破了公主不许皇妃养宠物的例。有了这对狗儿猫儿,找起皇妃来就便宜了。”

  念浅安最?#19981;?#36825;对大狗小猫,大狗小猫也最粘念浅?#30149;?/p>

  许是陈喜养得好,许是真通人性,大狗小猫“发现”念浅安睡相感人后,总能准确无误地守在左近,远山近水再也没为找不见念浅安犯愁过。

  远山抿嘴笑,接过?#23433;?#36947;:“殿下委实不必担心。这类事体奴婢和近水是做惯?#35828;模?#20107;先和小豆青、小豆花通过气。另外也做足了准?#28014;?#20908;铺绒毯夏铺凉席,床底第一个要悉心收?#23433;?#32622;,冻不着热不着皇妃。再有床?#21453;?#23614;床侧,也都照着念妈妈的交待,勤换防护物件儿。”

  六?#39318;?#38498;不如绮芳馆大,卧室却?#22914;?#33459;馆的大多了。

  不单大床周围,墙角地上敞柜高脚桌,无有一处没考虑防护到。

  摆设软垫看似花团锦簇过于繁多,没想到真实用途竟然应在这里!

  满室又?#30149;?/p>

  十?#35805;?#28982;、千然万然两两对视呐呐无言,此时此刻,当真?#21069;?#21313;意动、万千思绪皆惘然。

  远山所谓的万全准?#31119;?#23601;是经她们四?#35828;?#25163;做的。

  本?#27425;?#32536;无?#26102;?#25273;去原职沦为下手,又?#25214;?#20570;着低等小宫女才干的洒扫?#21482;睿?#36825;事儿放到哪里都能讨个公道博来同情,甚至能招来外界对皇妃的指摘?#22836;且欏?/p>

  皇妃的陪嫁大丫鬟打压殿下的近身大宫女,就是说到坤宁宫跟前,她们也有话可说。

  只等假以时日“证据”充足。

  没想到等来的,是皇妃不可告?#35828;摹?#38544;?#30149;薄?/p>

  事出有因,让她们打下手干?#21482;睿?#21453;而是不见外,是对她们的信任。

  睡相不雅的妃嫔,一经发现就再无可能伺候皇上。

  殿下不是皇上,但皇妃如此“隐?#30149;保?#23682;能往外乱说?

  不仅不能乱说,还得紧守秘密、尽心当差。

  难道皇妃其实并不娇纵妄为,一开始就张口就抹去她们的原职,也并非无的放?#31119;?/p>

  不。

  陈姑姑带出来的大宫女岂是等闲之辈?

  真论起近身伺候殿下的资历,小豆青、小豆花还在她们之上。

  殿下十岁上才搬进?#39318;?#25152;,那之后,小豆青、小豆花凭着服侍殿下起居的经验,才被陈姑姑拨去服侍时常小住万寿宫的皇妃。

  恐怕不用远山近水通气,小豆青小豆花早就知道皇妃的“隐?#30149;?#20102;。

  与其猜疑皇妃其实城府颇深,不如相信小豆青、小豆花早有算计,给皇妃底气帮皇妃出主意,才让她们吃了这一茬哑巴亏。

  十然想到这里只觉豁然开朗,抿抿嘴却没作声,这次不用等近水吩咐,就冲百然三人使了个眼色,无声动作起来,往净房送?#20154;?#24067;置洗漱用具。

  这番训练有素的细微动静似乎惊醒了楚延卿。

  他上前弯身展臂,惊怔神色渐渐变得古怪,意图抱起念浅安的动作即小心翼翼,又?#34892;?#38590;以描绘的迟缓。

  陈喜眼疾手快,立即打手势,大黄狗也很训练有素,松开叼在嘴里的衣摆再次低呜,然后狗头一转去寻小黑猫,叼起被咬住?#26412;?#36719;肉、瞬间绷直四爪的小黑猫,颠颠儿弹开给楚延卿让路。

  楚延卿抬眼,目光掠过叼住小黑猫乖乖坐的大黄狗,眼底泛起盈亮笑意,顺利将念浅安捞进怀里。

  他一动,陈宝也跟着动,眼神往外瞟,“赶紧的,快来人帮道手!”

  陈喜真真踩了狗屎运,?#34915;?#27809;派着,回头不定还要得殿下赏呐!

  陈宝心里怄气,他派去“请”陈喜的徒弟一直等在外间,闻言却是面上堆笑,利利落落地凑到陈喜身边。

  师傅丢不起脸,他的脸随便丢。

  但不能提“请”陈喜时态度不好,一说破丢脸的还是师傅。

  遂也不讨好陈喜,只管扎手扎脚地去接大狗小猫,“狗祖宗猫祖宗,小的伺候二位用早膳嘞?#20426;?/p>

  他学陈喜和畜牲说人话学得臭不要脸。

  这下轮到陈喜心里笑得打跌,到底不敢当面看陈宝的笑话,客?#25512;?#27668;让着陈宝师徒,不肯假他人手,亲自哄着大狗小猫“用膳”去了。

  楚延卿缓声开口,“都下去吧。”

  正转出净房的十然脚步一顿,细品着楚延卿的语气暗?#39072;有Γ?#39046;着百然三人蹲身告退。

  远山近水落后一步,跨出门才露出担忧来,“殿下的?#25104;?#20284;乎不太好,声音也绷得紧紧的,不会是恼了皇妃吧?睡相不好又怪不着皇妃,要不……我们就等在外间别走远?万一殿下发火,我们还能转圜转圜?#20426;?/p>

  小豆青、小豆花齐齐捂嘴笑,一人一句道:“你们别光看殿下的?#25104;?#38590;道没瞧见殿下抱起皇妃时,动作温柔得直如捧珍宝?外头传殿下冷脸冷情,万寿宫上下却都知道,殿下其实很好伺候。”

  虽然小时候确实性情乖戾,但从不为难下人,更从不乱发脾气无?#26159;?#24594;他人。

  远山近水少根弦,小豆青小豆花却看得明白:那些关于楚延卿如何爱重念浅安的传闻,或许是为了造势,但楚延卿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小意,却是货真价实的男女深情。

  殿下护着皇妃?#20381;?#19981;及,哪里会恼了皇妃呢?

  小豆青、小豆花无声交流,相视而笑。

  近水眼珠骨碌转,二起?#26149;?#36828;山不相上下,精明起来却比远山强,“那几位今儿可真听话。不用吩咐就把活干清爽了。平时最爱动嘴的十然刚才竟一句废话都没有,我总觉得怪怪的。”

  远山皱眉回想,小豆花也没多留意四大宫女。

  倒是小豆青似笑非笑,话也说得似是而非,“这宫里当差的人,有个好处也有个坏处,凡事啊都爱多想。总?#19981;?#25226;人和事往复杂里想。想多了就把自己绕进去了。两?#24187;妹?#21487;别跟她们学,小心多想多错。”

  远山近水不止少一根弦,立即抛开十?#21804;?#34920;示虚心受教,“不学不学,管她是正常还是古怪,左右和我们不相干!”

  小豆青哑?#21804;?#24819;说什么又觉何必,只拉着俩二货笑个不住。

  小豆花也笑,原先觉得远山近水是怪人,如今才相处几天,倒觉得脾气性格奇异地对胃口,当即凑到一处,说说笑笑转去耳房边吃茶边待命。

  卧室正当中,楚延卿抱着念浅安没挪地方,“媳妇儿?媳妇儿,该醒了。”

  边?#24403;?#25474;?#35828;?#24576;中人。

  早在陈宝第一次提声喝斥时,念浅安就迷?#38498;?#31946;地醒了,一时没闹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入眼全是床底依旧昏暗的光线,只当时辰还早没到点起床,又迷?#38498;?#31946;地瞌睡过去了。

  刚才被从低处捞到高处,熟悉的怀抱成功让她再次?#38498;?#37266;了。

  某?#35828;?#24471;她不舒服,起床气全变成?#31185;?#21557;死了……再让我多睡一会儿……”

  楚延卿一脸“居然被媳妇儿?#24736;?#20102;”的凶狠表情,黑着俊脸歪头去顶念浅安耷拉的脑袋,二话不说换了个?#34892;?#30340;方式。

  念浅安成功被亲醒,被?#26085;?#30528;嘴睁开眼,瞪近到模糊的某人,“树恩……”

  话音含混,爪子推拒,瞬间更?#24736;?#20102;,“怎么这么多汗?好油腻!”

  亲不下去的某人:?#21834;?/p>

  好油腻是什?#22402;恚?/p>

  仍赤着?#20185;?#30340;楚延卿,胸肌貌似狠狠抽了一下。

9836 3598637 MjAxOC8xMi8xMy8jIyM5ODM2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6_359863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