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11章 绝佳闺蜜,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书名:攻妻不备,洛少盛宠100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翎羽菲 更新时间:2019-04-16 12:26:08

  宋诗茵想要甩手,一听这话当即震惊的朝苏铃语看去,越看越能察觉异样,她走路的姿势,疲惫的脸庞,隐藏在短发里淡红色的印记……

  早上在电话里听李奎说昨晚她连夜赶往节目组去开会了,怎么可能,哪有节目组后半夜开会的,所以说,她是被洛锦时逮住了。

  宋诗茵咬着后牙根,“洛锦时那个畜生究竟还想怎样?他嫌伤铃语还不够多吗?”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立场,高沐自然是护着自己老大的,“老大对苏铃语已经很仁慈了,被她捅了一刀都没报警,否则苏铃语至少要在监狱里蹲两年。”

  宋诗茵心头的火苗瞬间被点燃,猛地甩开他,“他有什?#37259;?#26684;告铃语,他才是杀人犯,让人给铃语灌药,狠?#21738;?#25481;孩子,从始至终都在玩弄着铃语,到头来还不是选择了文雅琪那个贱人,若是换做我,?#19968;?#30452;接捅死他!”

  宋诗茵懒得跟他废话,转身朝拍摄场地走去,“走狗,回去告诉洛总,还活着就要?#34892;?#38083;语手下留情!”

  “你什么意思??#22791;?#27792;一把扯住她的手,“老大还干过这事儿?给铃语灌药拿掉孩子,?#20197;?#20040;不知道?”

  宋诗茵敌视的瞪着他,冷哼了一声,“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去了,你们家老大干的缺德事数不胜数,行了,别再跟我们有任何瓜葛了!”

  那段时间高沐一直忙公司的事情,还真不清楚洛锦时都安排了什么,难怪老大会挨刀子,做出这么绝情的事情,他是女人?#19981;?#36305;去捅他一刀,“所以,苏铃语不是因为唐启明?”

  怎么就提到唐家人了,宋诗茵甩手,“关唐启明什么事儿!”

  高沐凝眸?#20102;跡?#30524;睛转了转,“既然老大是个这?#26149;?#32477;的男人,那你们就更需要我这个保护伞了,你不想铃语挨欺负吧?”

  宋诗茵很想臭骂他,可是转念一想,确实如此,毕竟高沐整天跟洛锦时在一起,而?#19968;?#26159;锦绣的二把手,有了他的帮助,很多对她们而?#38405;?#22914;登天的事情,他都能迎刃而解。

  见她动摇,高沐再度蛊惑,“难道你不想在洛总哪里埋个卧底?他有任何举动,我都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苏铃语的幸福可就掌握在你手里了。”

  宋诗茵微微咬唇,再度朝苏铃语看去,此刻她正跟女二号和冯导据理力争,冯导色眯眯的?#37259;?#22905;,总是趁机揩油,女二号高她半个头,居高临下的指着她的额头。

  再也不想看她难过哭泣了,这半年以来,她像个空壳似的,好不容易同意李奎的追求涅槃重生……

  宋诗茵垂眸看向摊开的手?#30130;?#22914;果仅是因为她这一个决定就能守住苏铃语的幸福,她愿意做出这个牺牲。

  她自嘲的笑,看向高沐,如同谈生意一般,“果然女人最好用的武器是身体,好,只要你肯帮我保护铃语,这笔交易,我做了!”

  交易?高沐滚喉,没错,每个跟他发生关系的女人都被他明码标价,他给她们相应的好处,她们则是使出浑身解术的满足他,他也时常在床笫时将‘交?#20303;?#20004;个字挂在嘴边。

  而此刻,从对方口中听到这两个字,却是那么的讽刺和侮辱,他伸手?#37259;?#22905;的腰,力道?#34892;?#22823;,掐得宋诗茵眉头一皱,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没好气的骂一句。

  可她只是笑笑,“放心,如何讨好男人?#19968;?#26159;懂的,以后无论高特助对我做多过分的事儿,我都不会发脾气。但听你记住你的承诺,?#37259;?#27931;锦时,不准他接近铃语!”

  高沐喉咙塞了块棉花般,闷闷的喘不过气,女人这张脸如同带了张面具,还没有酒吧里的公关小姐真实。

  他发狠的在她腰上捏了一把,扯着她走进拍摄场地,正在争辩的三个人停了下来,苏铃语目光闪过一?#30475;?#24853;,上去就推高沐,“你干嘛?别碰诗茵!”

  高沐一把搪住,压下她的手,“别激动,我刚刚跟诗茵谈过了,她已经同意跟我在一起了。”

  苏铃语半张着嘴巴不可?#30511;?#30340;看向宋诗茵,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居然趁着诗茵发烧神志不清……”

  宋诗茵拉住她的手,“我没神志不清,与其给一个有老婆的人当小三,不如选择高沐这个黄金单身汉,其实?#19968;?#25402;?#19981;?#20182;的。”

  苏铃语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大脑完全跟不上事态发展的节奏,“诗茵,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好了,这个话题待会儿到医院再慢慢聊,先解决这两个人。”

  高沐手一横,将苏铃语护在了身后,盛?#25042;樅说目醋排?#20108;号,“怎么样,选择好了吗?是要被雪藏还是跟宋诗茵对调角色?”

  女二号两手紧紧握拳,不?#24066;模?#21487;?#37259;?#23435;诗茵小鸟依?#35828;目?#22312;高沐臂弯里,她也只能妥协,“我、?#24050;?#35282;色对调。”

  高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歉吧,昨天你可是?#25307;?#23475;死她?只要她肯原谅你,视频的事情?#19968;?#24110;你压下。”

  女二号仗着自己是锦绣旗下的签?#23478;?#20154;,而?#19968;?#26377;?#21487;劍?#22312;组里一直飞扬跋扈,居然让她当众道?#31119;?#20973;什么……”

  高沐习惯性的伸手捏住对方的下?#20572;?#23601;凭,我能毁了你!”

  “?#20572;?#26412;?#38405;?#25913;。”

  耳边传来一声嘲讽,高沐悻悻然的松开对方的下?#20572;?#25163;指在西服上蹭了蹭,烦躁的低吼一声,“道?#31119; ?/p>

  女二号?#35834;没?#36523;一抖,九十度鞠躬道?#31119;?#23545;不起,我错了!”

  高沐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20339;藎?#22905;是因为拍戏生病的,算工伤,想着核算赔偿,先拍其他演员的戏份,她需要休息。”

  “是是,高特助不用担心,我这边会好好安排的。”冯导一脸讨好的笑着,完全没了?#20339;?#35813;有的架势。

  高沐俯身打横将烧得如同火球般的女人抱起来,走了两步停顿,“管好你们的嘴,今天的事若是传出去,这个剧组马上就解散。”

  简直是大快人心,宋诗茵感觉病痛去了一半,走出工作人员的视线便从他怀里跳了下去,拉住苏铃语的手快步朝路边走,“打车?#28982;?#20844;司吧,早上的新闻我看了,你有什么对策?”

  “喂,你这女人怎么过河就拆桥??#22791;?#27792;追上去,展开手臂拦住两?#35828;?#21435;路。

  宋诗茵绕开他,?#25300;以?#20040;样了?难道要24小?#22791;?#20320;黏在一起?你也知道你那个混蛋老大都干了什么缺德事儿,不马上应对,工作室就要倒闭了!”

  苏铃语看得一愣一愣的,刚刚还说要在一起的两个人,此刻怎么又变成冤家了?

  高沐烦躁的抓乱头发,效仿着洛锦时对待女人时的霸道,俯身一?#31119;?#23558;宋诗茵举在了肩头,然后快步朝车子跑去。

  “我靠!摔了!”宋诗茵尖叫起来,死死搂着他的脖子,生怕被这混球给扔下去。

  苏铃语无?#25105;?#22836;,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高沐还真是受到洛锦?#38381;?#20256;了,她跟上去,“算了诗茵,就让他送我们去医院吧,我给李奎打电话,让他也去医院。”

  半个小时之后,医院病房,宋诗茵手上挂着点滴,整个人烧得已经?#25226;?#20102;,她朝高沐白去一眼,“你怎么还不走,我们要开会,商?#21482;?#23494;?#24405;?#35841;知道你这个狗腿子会不会回去报告!”

  “?#20572;?#22235;十度还是太低了,就应该烧你个八十度,把你这一口伶?#35272;?#40831;都给烧软!”

  苏铃语?#36824;?#22827;搭理那两个冤家的花式斗嘴,拿过李奎递上来的邀请函,“这是刘沫整理的名单?”

  李奎拔下?#30452;拭保?#23558;?#23454;?#32473;她,“所有递过简历的?#20339;?#21512;作过的开发商都在这了。”

  苏铃语接过笔,按照名单填写邀请函,“?#25484;?#23601;定在明晚,在那之前必须将邀请函送到所有人手?#23567;!?/p>

  “真的不召开记者会澄清,只要这样就行?既然我们能拿出足够的证据扳倒?#31456;?#30340;,为什么不一举揭发他?我已经派人去波兰找那个女翻译了……”

  苏铃语?#37259;?#30340;手颤抖了一下,一横一竖被她写成了浪线,?#20843;?#30772;脸?#25442;?#35753;?#31456;?#30340;纠缠不休,我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这样就够了,只要那些?#20339;?#30456;信我,还愿意跟我合作就行。”

  李奎眉头揪紧,?#37259;?#22905;那躲闪的目光,他相信她说的不想再有瓜葛,但他跟信她的不忍,她舍不得彻底毁掉那个男人,她的余情依旧未了。

  见她短发垂下遮住了眼睛,李奎伸手?#37259;?#37027;几缕不安的头发帮她别在了耳后。

  瞬间他的目光紧缩,一把楼过她的将帮,“你……”

  苏铃语疑惑的抬眼,“怎么了?”

  李奎嘴角动了动,呵呵笑起来,“没什么。”说着探头在她耳后亲了一下。

  苏铃语浑身一绷,朝病床方向看去,宋诗茵已经烧得睡着了,高沐捧着她的手贴在嘴边,正趁机揩油。

  “铃语,今晚,可不可以到我房间来?”耳边响起李奎虔诚的恳请。

  苏铃语心脏像被捏住了一样,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一?#23567;?#24871;疚刹那将她吞噬,她犹豫半晌,最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好。”

9842 3552632 MjAxOC8xMi8xNi8jIyM5ODQy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6/9842_355263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