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自取其辱

書名:特殊魔物收容所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小貓不愛叫 更新時間:2020-03-09 17:42:29

        “你以前見過你的親生父母?”
  
  “算是, 見過吧。”
  
  “是當面還是電話聯系的那種?”原慕轉頭看了謝執一眼,這個意外發展十分出乎他們的預料。
  
  瀟瀟沉默半晌,然后說道, “小奈是當面,我是電話。”
  
  因為院長回來之前單獨和他通過話, 所以他那時候就組織了語言, 現在慢慢和原慕他們說起來,也還算順利。
  
  只是瀟瀟一直半低著頭,不太敢看原慕和謝執。
  
  “五年前, 我十二歲,我去尋找了我的親生父母。”
  
  “是你們七個一起去的嗎?”
  
  “不是所有人都去,只有我, 小奈, 還有遷陵。”怕他們不明白, 瀟瀟又具體解釋了一下, “小奈就是上午被送去急救的女孩。不是因為警察問話她嚇著了病發,是因為想起了當時的事情, 所以才……”

  “那時候,我們騙了院長爸爸, 說是去參加學校組織的夏令營,實際上, 就是想接著夏令營的機會, 溜出去找親生父母。”
  
  “院長爸爸一開始不同意,但當時學校的確有這樣一個夏令營, 而且我們三個堅持, 所以就讓我們去了。”
  
  “為什么是你們三個去?”原慕覺得有點奇怪。
  
  遷陵和小奈一個先天性心臟病,一個是心肺功能不全, 都是要仔細養著的孩子。而瀟瀟,只看現在,也知道他小時候恐怕會更害羞且膽怯,這樣的三個孩子,不管怎么想,也不像是有勇氣能夠獨自離開家門去尋找父母的樣子。
  
  瀟瀟紅著眼解釋,“因為當時夏令營的地方,是我和小奈親生父母居住的地方,遷陵是陪我們去。”
  
  “遷陵是我們七個里,第一個找到媽媽的,也得到了媽媽的愛。所以當時我們覺得,我們也可以。或許我們的親生父母也和遷陵的媽媽一樣,不是故意遺棄的,只是當時沒有能力養活我們。”
  
  “遷陵膽子很大,也聰明有主意。他說,我們先去偷偷看看。畢竟就在附近,如果他們活的很好,根本不想念我們,我們就直接走了。但也有可能只是因為一些意外才沒來接我們回去,那我們就去和他們相認。”
  
  “小奈那時候,身體很不好。遷陵一開始不想帶她去。可小奈說,或許她都活不到長大,及時行樂就好。所以我們還是去了。”
  
  “那你呢?”
  
  “我……我那時候發現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我喜歡男孩子……”
  
  “我覺得像我這樣的怪物,以后爸媽也不會想要我的。所以我就想偷偷看一眼。真的,我一開始只是想偷偷看一眼。可后來……”
  
  瀟瀟哽咽了一聲,說不下去。顯然不是什么值得紀念的回憶。
  
  原慕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著急。
  
  瀟瀟愣愣的看了原慕一會,慢慢說出當時的場景。
  
  “我們真的不應該去的,因為我們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能夠看開。根本做不到如果對方不想相認,就干脆利落的離開。”
  
  “真的,被拒絕的那一刻,我們一點都不堅強,比喪家之犬還要狼狽。”
  
  “那天我們是穿了新衣服去的。我記得小奈穿了粉紅色的公主裙,綁了緞帶,很好看。”
  
  “我們很快就找到了地方。小奈的親生父母開了一家小超市。我們是冒充客人進了超市,打算先觀察。”
  
  “小奈和她媽媽長得很像。我們幾乎一眼就認出來了。”
  
  “你們去認了嗎?”
  
  “去了。”瀟瀟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手也不受控制的抓住了領口,“我們買了飲料,小奈去結賬。”
  
  “真的太像了,她們母女隔著柜臺,就像是照鏡子。”
  
  “當時小奈笑得特別開心,她覺得,自己就像是憑空出現在母親面前的禮物。可小奈的媽媽,卻……她卻無視了。”
  
  “她很平靜的給小奈結了賬,然后就示意我們離開,不要影響后面的客人。”
  
  “她沒認出來嗎?”
  
  “認出來了。畢竟小奈的樣子一看就是先天不足。丟了個孩子,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沒有印象呢?”
  
  瀟瀟抹了一把眼睛,“我們三個站在超市門外,都有點懵住了。不知道要怎么辦。”
  
  “遷陵說,我們等等,等小奈的媽媽下班。”
  
  “可學校集合是有時間的,我們想,四點之前回去的話,總能等到小奈媽媽有時間。”
  
  “可沒有。”
  
  “她知道我們在外面等,她從頭到尾都一眼沒看過我們。”
  
  “天氣真的很熱,小奈和遷陵身體不好,我們就找了個相對陰涼的地方等。”
  
  “下午兩點多吧,小奈已經熬不住了,裙子都濕透了,頭發也是濕的,又沒有吃飯,我覺得她快要暈倒了。遷陵就說,他去超市問問,如果那個女人,還是小奈的媽媽,一定舍不得小奈這么難受,肯定會出來見見的。”
  
  “但當時我們就知道,她不會來的。”
  
  “可遷陵還是去了。”
  
  “小奈的媽媽出來了嗎?”
  
  “沒有。”瀟瀟搖頭。
  
  那是他記憶里,最痛苦的一個夏天。

  八月酷暑,他們在陌生的街道上,像是被遺棄的小獸,擠在小小的屋檐下,一心期盼那個女人能回頭看他們一眼。
  
  可等到的,卻是另外一個小女孩的出現。
  
  漂亮,活潑,又有朝氣,嗓音脆脆的透著一股子天真的味道。
  
  她進門就撲到小奈媽媽懷里撒嬌,“媽媽,為什么咱們家店外有個村姑坐在那里?太影響生意了吧!”
  
  小女孩最近想要一個新上市的洋娃娃,所以格外擔心家里的店生意不好。
  
  遷陵站在邊上,聽到她這么說,很想立刻開口反駁,說那是你的姐姐,不是村姑。
  
  可小奈的母親,卻從冰箱里拿了三個冰淇淋遞給他,“別在這守著了,趕緊回家吧!”
  
  “你們不知道當時的場景。小奈的母親,打發我們就像是打發叫花子。”
  
  “至于說出來的話,就更可笑了。她叫我們趕緊回家。”
  
  “回家……我們哪里有家?她就是小奈的媽媽,她卻不要小奈,小奈怎么還會有家呢!”
  
  “她真的,太過分了。”瀟瀟控制不住哭了出來。
  
  “而且給我們冰淇淋,小奈的病,是不能吃這樣的東西的。可她還是給了。一定是故意的吧!想叫我們知難而退。”
  
  “畢竟,比起她后來的那個孩子,我們骯臟,瘦弱,就像是乞丐,散發著垃圾的臭味。讓人惡心。”
  
  一字一句,都是把自己貶低到了極點的自辱。
  
  如果不是真的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又怎么會有人把自己貶損成這樣。
  
  原慕握住瀟瀟的手,斷了他的話,“不是你的錯。”
  
  瀟瀟搖頭,“是我們的錯。我們不應該去的。你知道他們后來的女孩叫什么名字嗎?”
  
  “叫什么?”
  
  “叫一寶。唯一的寶貝。”
  
  “那女孩,就比小奈小個兩三歲。”
  
  “她媽媽是故意的!不是什么意外,沒有什么苦衷,也不是因為什么變故,她媽媽就是不想要她而已!”
  
  “就是單純的,不要她。”
  
  原慕伸手抱住瀟瀟,瀟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抓住原慕的衣服哭了起來。
  
  “我是那天才知道的,不是所有的媽媽都和遷陵的媽媽一樣。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讓父母喜歡。”
  
  “小時候,院長爸爸說,沒有爸媽也不要緊的,我們永遠都是他的寶貝。所以我們從來不覺得自己比別的孩子差,不覺得,自己不夠好。”
  
  “我們甚至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有這么多這么多的兄弟姐妹。就算和別人不一樣,但我們從來不缺少什么。”
  
  “可看見那個小女孩,我們就都懂了。”
  
  “還是,不一樣的。”
  
  “那個小女孩,可以肆無忌憚的撒嬌,不需要和任何人分享父母的愛。她可以任性,哪怕不能長成優秀的大人,也還是有能接納她的家庭。”
  
  “可我們不是。”
  
  “我們注定了要比別人懂事,比別人豁達。從知道人事兒開始,就要學會分享。”
  
  “我們不能往后看,因為一旦歸根究底,就會明白自己是被拋棄不要的。所以我們只能往前看,不停的自欺欺人。”
  
  “告訴自己,我有很多,我是幸福的,我很快樂。可實際上呢?”
  
  “在別人眼里,我們就是街邊等著乞討的乞丐,而且還是在乞討永遠得不到的親情。”
  
  “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找上門的。”
  
  “那天的冰淇淋,小奈最后也吃了。回去之后,她就發了高熱,還住了院。”
  
  “院長爸爸那陣子很為了錢發愁。院里的兄弟姐們也因為小奈住院拼命省錢。開學了,幾個大點的哥哥姐姐都沒有買新的文具。”
  
  “我們知道,都是我們的錯。不去的話,就不會有這些事兒了。”
  
  “那你呢?你有沒有找你的親生爸媽?”
  
  “找了。”瀟瀟像是怕冷一樣往原慕懷里湊了湊,“我打了個電話。”
  
  “是一個小孩接的,我說,我叫瀟瀟,從省城來,找他的媽媽或者爸爸。”
  
  “那個孩子傳話了,可電話沒有被轉接,而是直接掛斷了。”
  
  瀟瀟抬起頭看著原慕,“你看,我打這么個電話,是不是自取其辱?”

9843 3651034 MjAxOC8xMi8xNy8jIyM5ODQz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7/9843_365103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牛配资 福彩网快三平台 加拿大28官方app 近十年股市走势图 国际股票指数行情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广东麻将推倒胡技巧 安徽快三今天 股票推荐·天牛宝诚信 网站有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