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26 章

書名:為你摘下滿天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夜蔓 更新時間:2019-12-07 22:24:41

  衛凜看到時間已經是十點后了, 他洗完澡,翻出手機,看到幾條信息。高中群里的大家約著周末去霞山看楓葉, 順便露營一晚, 他沒興趣。他正準備丟下手機時, 目光往下看到了陳若星的名字。
這人換了頭像, 一顆金燦燦帶著笑臉的星星, 連微信名都改成了本名。
這點兩人倒是一樣, 衛凜的微信名也是本名。
他向來不太喜歡發信息, 再一看, 陳若星是一個小時前發的信息。衛凜直接撥了她的電話。
音樂響了一段時間,也沒有人接, 他皺了皺, 不會又出事了吧?

  陳若星正在洗澡,許落落拿著她的電話倚在門口。“若星, 你的電話。”
“我等會再接吧。”
“衛凜的喔。”
陳若星一想到少爺的脾氣,“你先幫我接一下,告訴他我一會兒就給他回電話。”
“好嘞。”
許落落得了指示,立馬對賈嘉說道,“別說話啊。”

  她開了免提, 接通了電話, 她故意先不說話。
衛凜皺了皺眉, “是我,剛看到你發的微信, 什么事?”
許落落咽了咽喉嚨, “你是手機本人的朋友嗎?”
衛凜:“你是誰?怎么拿著陳若星的手機?”
許落落:“我剛剛在路上撿到了這個手機。”
衛凜無語了,“你報個地址, 我過去拿。”
許落落忍著笑意,“你不是手機本人,我怎么能把手機給你。你是她什么人?”
衛凜:“我是她家人!你在哪兒?”
許落落表情詫異,“你得感謝我一下。”
衛凜:“你要多少錢?說吧。”
許落落和賈嘉對視一眼:“520吧。”
衛凜:“你到底什么人?”
賈嘉沒忍住撲哧一聲笑。

  陳若星已經從浴室出來了,“怎么了?”
許落落也蹦不住了,“衛凜,不好意思啊,開個玩笑。陳若星剛剛在洗澡,她現在出來了。你們說吧?”
衛凜咬牙,這都是什么人?

  陳若星接過電話,完全不知道他們剛剛說了什么。“喂――”她的聲音又軟又輕。
衛凜:“你找我什么事兒?”
陳若星見身后兩人都盯著她,她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了陽臺。“我住院的錢,還沒有還你。”
衛凜喔了一聲。
“我今天發工資了。”
“你現在就要給我錢?”衛凜繃著聲音,這人是等不及要和他算的干干凈凈了。“明天考試結束。”
“沒事的,我已經復習結束了。我現在可以出來――”說著她打了一個噴嚏。
衛凜想著她剛剛洗完澡,“行了,半個小時后,我到你們宿舍樓下。”
“我――”陳若星想著在宿舍樓下,她也不好意思把禮物送給他。
“還有什么?”
“小西門門口也可以的。”
“行。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陳若星呼了一口氣,回到里面。
許落落和賈嘉可不會輕易放過她,“說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陳若星猶豫道:“我去還衛凜的錢。”
“還錢啊――”賈嘉一臉壞笑,“我還以為是談情說愛呢。”
許落落也配合著,“我們若星剛剛可是一臉小媳婦的樣子。”
陳若星臉熱熱的,“我得過去了。”
“你頭發不吹啦?”
“一會兒就干了。”陳若星趕緊換上衣服,動作迅速。

  那兩人看的目瞪口呆。許落落不禁搖頭,“這孩子怕是被衛凜吃的死死的。”
陳若星苦笑,“我很快回來。”
賈嘉:“如果你能把衛凜拿下,不回來也沒關系。”
陳若星:“……”這個宿舍的尺度,她已經慢慢接受了。
環境對人的影響真的很大,開學后的這段時間,陳若星也在慢慢改變著。

  從宿舍走到小四門十多分鐘的路程,陳若星一路都在醞釀著一會兒該說的話。
路燈明亮,這時候路上還人來人往。路邊還有做生意的小販,有的還是江大的學生,利用平時的時間做些小生意。
夜色微冷,陳若星只穿了T恤外面搭了一件毛衣外套,出來才知道毛衣外套漏風。真冷!

  幾分鐘后,衛凜騎著車過來了,車子停在她面前,他也沒下車。
陳若星看著他,他身上穿的一件新的外套,很暖和的樣子。“這是3000塊。”陳若星把信封遞給他。“謝謝。”
衛凜看了她一眼,兩個多月,她的頭發好像長長了不少。他接過來,“沒別的事了?”
陳若星咽了咽喉嚨,略略緊張的把盒子遞給他。
“什么東西?”
“杯――子。”她的聲音微微顫抖。
衛凜沉默了幾秒,“送我的?”邊說他邊接過來。
“嗯。”陳若星見他接了,心里舒了一口氣。
衛凜挑眉,語氣頑劣,“干嘛送我杯子?”
陳若星咬著嘴巴,“謝謝你。”
衛凜從車上下來,把盒子放到車框里。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那就謝謝了。”
陳若星松了一口氣,“那、那我――先回去了。”
“哎,你說話怎么結巴了?司哲那邊不靠譜嗎?”
“不是!”陳若星連連搖頭,她也不好說自己緊張吧。“我穿的少,有點冷。”
衛凜皺了一下眉,隨手解了自己的運動衣。“給你穿吧。”
“不用不用!”
“馬上期末考試,回頭你再生病,你準備缺考?”衛凜直接把外套罩她身上,頭碰到她的頭發,一陣潮濕。他下意識的抓了一縷頭發,“你頭發都沒吹干?”
陳若星:“我習慣了,在潿舟洗頭發從來不吹。吹風機有輻射,會變笨的。”
衛凜嗤笑,“陳若星,你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嗯?”她不解。
“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考上江大的。行了,你趕緊回去吧。”衛凜真是頭大,一點生活常識都沒有,也不知道怎么長大的。
衛凜回到家,就拆了盒子。
薄荷綠色的馬克杯,上面印著一只小黑貓,看著還不錯。他把咖啡杯洗了一下,放到了杯架上。

  轉眼期中考試結束了,課程依舊繼續。
成績沒出來的那幾天,大家倒是安分的很,到底還是在意成績的。
周五下課后,章一辰來找陳若星,“老師讓我找兩個同學幫忙登記一下成績,你有時間嗎?”
陳若星點點頭。
章一辰笑起來,“太好了。那我請你吃飯。”
陳若星:“不用了。你也幫了我很多。再說這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章一辰愣了一下,“你剛剛和我說了好多話。”他憨憨一笑,“你每次和我們說話,都是幾個字。”
陳若星也沒有反應過來,她每周都會去見司教授,下周去的時候,她再問一下教授吧。“走吧。”

  兩人一起去了辦公室,每個班都來了幾個學生。
關旭和肖靜語也在。
自從上次表演,陳若星和關旭再無聯系了。偶爾上課也碰到過幾次,不過彼此都沒有打招呼。
兩人相視一眼,關旭看了她一眼,繼續干活。

  章一辰道:“陳若星,你用這臺電腦吧。我把分數用U盤考給你。”
陳若星:“好。”
章一辰在包里翻來翻去,半天沒找到U盤。
“怎么了?”
“U盤不見了。”
“是不是忘在宿舍了?”
章一辰仔細一想,緩了一口氣,“在衛凜那邊,我給他打電話,讓他送過來。”
陳若星輕輕應了一聲。

  章一辰撥通了電話,“衛凜,你在哪?”
“在薛教授這邊。”
“太好了,我的U盤在你那呢,你能不能送過來啊?”
衛凜呵了一聲。
章一辰:“你要是沒空也沒關系,我讓陳若星去你那兒拿。”
“她和你在一起?”
“對啊。我們一起統計成績。”
“算了,我現在過來。”他掛了電話,對薛教授說道,“教授,同學U盤在我這里,我去送一下。”
薛教授看了他一眼,“去吧。我發給你的材料,回去好好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問問你師兄師姐他們。”他所說的師兄可是他帶的研究生。
衛凜點了一下頭,“沒問題。”
薛教授對這位大一師弟的偏愛,大家都看出來。

  十來分鐘后,衛凜來了。大家看看他,各忙各的。只有關旭和肖靜語表情有些異樣。
章一辰激動,“辛苦啦。”
衛凜轉了轉眸子,見陳若星坐在一旁,整個人都被電腦屏幕給擋住了,小小的一只躲在那里。他問道:“分數都出來了?”
章一辰:“對啊。我先把文件拷到電腦上。”
衛凜也跟過去。
章一辰回頭,“你去忙吧,我和陳若星統計就好了。”
衛凜抽了一下嘴角,老實人真會過河拆橋啊。

  章一辰搞好之后,對陳若星說道:“有什么問題找我。”
陳若星點點頭,余光不由得看了一眼衛凜,很快又收回來了。
章一辰見衛凜還沒有,“你不回去嗎?”
衛凜冷冷看著他,“我等名次。”
陳若星有些不敢相信的耳朵,他會在意名次?

  衛凜走到陳若星旁邊,“多久能好?”
陳若星連忙加塊速度,“一個小時吧。我爭取快點。”
章一辰:“陳若星,你就找你正常速度,該休息休息。”
衛凜:“我也不急,你慢慢來吧。”
可是他在她的旁邊,她好像也無法安心工作啊。

  衛凜見她打字的樣子,頭一抬一低,笨拙又有些可愛。
陳若星擰了一下眉,她停了下來。“衛凜――”
“什么事?”衛凜坐直了身子,正視著她。
“你可不可以坐別的地方去?”她已經不敢看他了。
衛凜的臉色頓時沉下來。剛剛她還以為她有什么問題要問他,結果就讓他去別處。
陳若星小聲道,“你在我旁邊我會分心。”
衛凜失笑,“我又沒說話怎么讓你分心了。”
陳若星說不過他,只要繼續干活了。
衛凜也不再看她,安靜地坐在一旁。

  大家各忙各的,偶爾說幾句話,辦公室里安靜又不乏熱鬧。
“要不要喝點東西,我來叫。”隔壁班的班長開口道。
肖靜語淺笑道:“看來朱班長這次考得很好啊。”
“初步合了一下分數,我們專業我排第八。”不好也不太差。
“1班排名出來了嗎?”
大家期待地看著陳若星。
陳若星不比他們,打電腦的速度要慢一些。“還沒有。”

  章一辰忙完了手里的工作,走過來看了看,“還有多少?”
陳若星:“十多個人。”
章一辰:“第一是誰?”
陳若星滑動鼠標,大家都過來了。
“衛凜啊!”肖靜語念出了名字。
衛凜不甚在意。
“第二名呢?”
大家再往下一看,看了的卻是陳若星的名字。
章一辰有些激動,“陳若星,你考的很好啊,第二名呢!”
這么一說,大家看向電腦,似在確認什么。雖然大家專業不一樣,不過1班第一名總分比其他班都要高。
“只比衛凜低兩分。”
“沒想到你這么厲害。”
大家都有些驚訝,畢竟陳若星平時真的很不起眼。原以為是個花瓶呢,結果大家都被打臉了!
陳若星不習慣被大家圍觀,“我……我繼續了。”

  大家繼續去點喝的。
陳若星舒了一口氣。
衛凜輕笑一聲,“還不錯。”
“第一名很厲害了。”陳若星順著他的話說道。小時候她每次都努力考第一次,她想這樣阿婆會不會就會開心呢。可好像阿婆對她的學習并不太在意。
“我說你考的還不錯。”衛凜嘴角微微上揚。
陳若星睫毛顫動,臉熱熱的,大概是被他表揚關系。

  肖靜語坐在一旁的位置上,一時間也安靜下來,她這次考試班級排名在第三十名。
外賣來之前,陳若星做完了統計,又看了一下賈嘉她們的排名,都比預期的排名好些。大家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不一會兒,外賣送來了。肖靜語拿了兩杯奶茶過來,“關旭請客,你喝什么口味的?”
“謝謝,我不喝了。”陳若星臉色溫和。
“你是怕胖嗎?”肖靜語見她身形苗條,估摸著她在飲食上面控制的很厲害。
陳若星搖搖頭,江城物價高,一杯奶茶十多塊,貴的甚至30,抵得上一頓飯錢了。
肖靜語聳了一下肩膀,“好吧。”
陳若星拿起書包,“我得走了。”
“你要去圖書館?”
“不。我今晚有兼職。”
肖靜語啞然,“那再見了。”

  陳若星看了一眼衛凜,也不知道他走不走。
衛凜捕捉到她的目光,跟了上來。
兩人剛走出了大門,就被后面的叫住了。“陳若星――”
她停下來,見是關旭。
關旭看看她,又看看衛凜,眸光里一閃而逝的失望。他似是鼓足勇氣一般把奶茶遞給她,“每人一杯,給個面子。”
陳若星的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衛凜大步往前,先一步離開了。

  關旭的臉色有些不自在,“晚會那事,我很抱歉。”
“該抱歉的人是我,是我的問題。”
“我也太小氣了。不過,被女生推到我也很沒面子。奶茶請你喝的,這事就過去啦。”
陳若星彎了彎嘴角,接過來,“謝謝你。不過,我得走了。”
“那個――”
“怎么了?”
“你這周末有空嗎?我們社團組織去XX公司交流學習。對我們金融專業的學生來說,能去見識一下也挺不錯的。”
陳若星想了想,“好,謝謝你。”關旭笑了,“回頭我安排發給你。”
陳若星趕時間,“我先走了。”

  她到樓梯口,看到衛凜站在那兒。剛剛還以為他已經走人了呢。
衛凜回頭,掃到她手里的奶茶。
兩人一時沒話,下樓以后。
衛凜突然問道:“關旭找你有事?”
“他說他們社團周末組織去XX公司,問我去不去?”
“那你去不去?”
“去啊,機會挺難得的,我也想去看看。”
衛凜輕笑,“走個場子而已,你以為能看到什么。”這些社團組織的活動多半都是一個空架子,走個過場而已。
陳若星受到打擊,“至少我去見識過了。”
衛凜撇撇嘴角,“寒假去我爸公司實習,去不去?”
陳若星默了一下,“寒假我得回潿舟。”
衛凜不再說什么了,“你就這么喜歡喝奶茶?”
陳若星小心翼翼地拿著,“還好吧。”
衛凜咂舌。
陳若星輕輕道:“關旭請我的,拒絕也太不好。司教授和我說,人和人交往不能老拒絕別人。”
衛凜反問道:“那你怎么老拒絕我?”
陳若星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這雙鞋子,她穿的久了,鞋面留下了的印跡她怎么洗也洗不掉了。良久,她開口:“那不一樣。一杯奶茶和幾千塊錢是不一樣的。而且我以后也可以再請關旭啊。”她和他之間本就有很大的差距,陳若星內心的自卑,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不想欠衛凜太多,好像這樣她們之間就平等一些了。
其實,她知道目前這些都是不切實際的。
衛凜了然,問道:“你現在去咖啡館?”
“我先把奶茶送給賈嘉,她喜歡喝這家的奶茶。”陳若星解釋道,“那天我喝了奶茶,幾乎一個晚上沒睡。”好奇怪,奶茶怎么比咖啡還提神?
衛凜沒忍住笑意,他清清嗓子,“所以這東西要少喝。”
陽光下,兩人邊走邊說著話,俊美的背影像是一副畫卷。

  

9898 3626035 MjAxOS8wMS8wNC8jIyM5ODk4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4/9898_362603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图横屏 苹果手机4捕鸟达人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扑克王 欢乐彩充值 江苏快三预测号码推荐号码 牌九袖箭变牌 快乐飞艇 重庆幸运农场开到几点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直播